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千變神紋 > 第0005章 开局
    苏文仔细想了想,还是选择了莽荒大世界。

    這裏雖然是店裏面,但畢竟是在城內,天知道官方有着什麼手段。

    可不能开局就把沙漠世界给暴露了。

    “玩家屬於第一次登錄……檢測到特權,可手動選擇降臨區域。”

    “地点选在南方!”

    “南方!”

    “最好是没有玩家或者玩家很少的国度!”

    “檢測中,大唐國玩家擁擠度2%,大秦國玩家擁擠度4%,大周國玩家擁擠度1%……黑水國玩家擁擠度0!

    根据优先条件,确定降临地点为黑水国!

    南方黑水国,请确定!”

    “确定!”

    ……

    城卫府,安中正在吃饭。

    突然一陣腳步聲傳來,“將軍,將軍出事了,將軍!”

    安中的臉又黑又紅,黑是氣的,紅是嗆的,什麼人啊這是,吃着飯呢,怎麼就出事了。

    “那个,将军,真的出事了。”

    “我出什么事了?”

    安中虎着臉,瞪着這個鞋都沒穿好的文書,“咋咋呼呼,毛毛躁躁,成何體統!

    说吧,出什么事了?”

    陸明訕訕一笑,正色道:“將軍,蘇文登錄莽荒大世界了!”

    “什么?!”

    安中聽完,整個就震驚的跳了起來,桌子被撞翻。

    碗碗碟碟哗啦啦的滚了一地。

    他沒管這個,神情震驚,“他不是纔剛剛晉升一階麼,都沒練級吧,0級就進入莽荒大世界了?”

    說着,他看向陸明,“立刻將此事稟告上使!”

    陆明神情一定,躬身后退,“是,将军!”

    这小子搞什么鬼啊?

    找死?

    異界涼涼也是涼涼的,又不是早期的魂穿,現在的靈能科技,那都是肉穿的。

    收获是不小,但危险性也大增了。

    難道這小子真的有什麼祕密,還是說,那枚“百獸香”在他身上?

    话说回来,那枚“百兽香”到底是什么东西?

    安中想不通了,“来人,换一桌!”

    ……

    其實不用陸明來通知,那股空間波動沈馨也感知到了。

    风华一回来,就发现了坐在院子里的沈馨。

    “看来你也感知到了。”

    “嗯。”

    風華找地方坐下,豪飲一杯白開,“要不要搜魂?”

    沈馨都沒看他,“我在家裏是庶出,在師兄眼裏是不是也和蘇文一樣,是螻蟻?”

    風華伸着的手一頓,也不抓什麼花生了,連忙解釋道:“師妹別這樣,我就是開個玩笑。”

    “我知道,只是有些玩笑開多了,早晚理所當然會認爲事實就是那樣。”

    風華一本正經,面色嚴肅的說道:“我不會!”

    沈馨搖了搖頭,“說正事,啓動權限,查探一下蘇文的落腳點吧。”

    “已經吩咐下去了,你真的認爲東西在他身上?”

    “只是怀疑罢了。”

    “……”

    风华听着有些疑惑。

    沈馨看向他,淡淡說道:“一個能逃脫荊棘衛的追捕,至今杳無音信的人,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一階鑑定師嗎?

    还有那些百兽香,那么巧,被人全部买走了。

    不僅僅是那枚特殊的,還有其他九十九枚普通的,捆綁賣了。

    最後一點是,他竟然提前簽好了地契轉讓協議!”

    “他早就看出來了,也早就做好了逃走的準備!”風華大驚。

    “可能性很大!”沈馨点头。

    風華面目突然有些猙獰起來,“這麼說,我們都被這師徒兩給耍了?”

    “蘇文我不知道,但那個範忠絕對早有預謀!”

    “所以你没有停下荆棘卫的行动?”

    沈馨再次點頭,淡淡說道:“影響壓下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沒那麼急迫了。

    我们可以慢慢来,人要找,东西也要找。

    這一次,很可能是最後的機會了,絕對不能出什麼差錯。

    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可轻举妄动!”

    话说到这里,她突然一停。

    脚步声越来越近。

    一個侍者進來,“兩位上使,莽荒大世界定位失敗,對方應該也有權限!”

    “什么?!”

    这一刻,沈馨和风华齐齐震惊得站了起来。

    在莽荒大世界擁有權限,沒有三階,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就算是沈馨的权限,也不过是来自圣地。

    来自葛青山!

    而蘇文這樣的草根,一隻螻蟻,一無所有的他,權限是哪裏來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骇。

    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背后也有大佬。

    聚魂阶!

    好懸沒做過什麼過分的事,要不然,可就全撂在這山腳城了。

    “下去吧!”

    “是!”

    沈馨看向風華,“師兄走一趟吧,這件事系統傳訊風險太大。”

    “理当如此,我早去早回!”

    看着风华冲霄而起,身形急速没入云端。

    她輕聲喃喃,“又學到了,聖地外面,果然無比精彩。”

    ……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夕陽西下,阡陌交錯的田地裏,許多老農還在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忙碌着。

    此时,一阵阵铃铛声远远传来。

    卻是一個角落裏,一個少年正在牽着他的愛駒。

    赤膊着上身,挥汗如雨的劳作。

    這一帶的農田比較偏僻,靠山腳邊,地勢略偏高,視野也非常好。

    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田地平坦而空旷。

    田垄附近,是一间小木屋。

    和那些老農不一樣,這個少年耕作在這裏,也生活在這裏。

    而这里,已经属于村子外了。

    十五歲的少年,抹了把汗,很滿意自己今天的工作,開局就滿分。

    没错,这里就是黑水国。

    而少年,正是苏文。

    這間小木屋不是他新建造的,而是原本就有的,他剛來那會兒還住着人。

    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农。

    老人姓李,一般人都叫他李三,真名叫什麼他不說,蘇文也不知道。

    半个月前。

    苏文以流民的身份降临此地,被他收留。

    村裏也沒什麼意見,相反,還給蘇文辦了身份,算是李三的遠房侄子。

    就李三的身體狀況,有個人辦身後事也是好事。

    李三走了之後,蘇文也就繼承了他留下來的這半畝靈田。

    是的,灵田!

    這周邊十畝地都是他的,但那些都是普通的農田,只有木屋面前的這半畝地是靈田。

    这东西传出去,十个山脚城都不够屠的。

    同時,他還繼承了李三的種植術,順利成爲一個學徒級的種植師。

    這身份可就要老命了,比他那學徒級鑑定師的地位還高。

    打开灵能系统。

    功法:行符诀

    修为:一阶一变

    技能:鉴定术Lv0、种植术Lv0

    形态:纵云虎

    簡簡單單,清清爽爽,蘇文有點想哭,還真是志比天高啊。

    就这,还整天心里嚷嚷着雄起、报仇……

    怎么不找块豆腐自己撞死算了。

    “還要努力啊!”蘇文喃喃自語,眼神更加堅定。

    简单收拾了一下,回屋下线。

    ……

    苏氏百货,三楼。

    空間波動傳出,蘇文的身影剛剛出現,就看到已經等待在那裏的沈馨。

    在转头,穆青拘谨的坐在另一边。

    他皺了皺眉,隨即面帶微笑,“上使這是來告別的嗎?

    其實不用那麼麻煩,聖地的事情要緊,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沒那麼多俗禮。”

    “聖地沒什麼事,我本身就監管這一帶地域幾個區的事務,無論是在聖地,還是在這裏,都能處理。”

    “……”

    啥意思?

    苏文有些愣住了。

    沈馨沒解釋,而是問道:“我這次來,是因爲檢測到你登錄了莽荒大世界。

    想來問問,你的信息資料,需不需要上交匯總。”

    “为什么要上交汇总?”

    “這個不是強制的,而是信息交換,這是一個平臺,畢竟,莽荒大世界的運輸成本太高。

    你需要什么,或者想卖什么,加入这个平台。

    然後將東西帶回宇通世界交易,這樣會方便許多,也會省下一大筆錢。”

    蘇文聽到這裏,立馬懂了,這個他從那兩個三階的收穫裏看到過。

    一些游记杂文,地理秘史。

    特別是女的那個,還喜歡寫日記,就蘇文整理出的幾個機緣,將來都是要去取的。

    “上使说的是莽荒联盟吧。”苏文笑道。

    沈馨輕輕搖頭,“莽荒聯盟要加,不過,你最應該加的是赤天聯盟!”

    蘇文再次皺眉,“兩者功能重合,且前者比後者更大,爲什麼更應該加後者?”

    “苏文,你要明白,你是赤天圣地的人!”

    沈馨淡淡說道:“自己人都不團結,一旦哪天我們的經濟垮了,再談什麼保護本土經濟就晚了。”

    “行吧,我两个都加。”苏文无所谓。

    兩世爲人,這個對於他來說,不難理解,不過也沒那麼看重就是了。

    打铁还要自身硬,玩情怀,绝对玩不长久。

    他前世就有不少這種事,動不動就打擊外國的貨,動不動就支持國貨。

    那口号喊的比谁都响。

    最终有什么用?

    產品質量不過關,售後服務不達標,各個環節一團糟。

    有這嗓子,多攻克幾項技術,多多完善服務,合理降低各項成本。

    真的物美价廉。

    不用喊,老百姓没瞎。

    (请勿对号入座)

    在赤天聖地也一樣,真要有人道德綁架他,他會讓這些人看看,什麼叫做沒道德。

    “黑水国!”沈馨心中一震。

    她看向蘇文的目光急劇變化,由重視變成了一絲絲敬畏。

    那個國家她知道,玩家擁擠度爲零,這是最好的降臨地,沒有之一。

    在一个没有竞争压力的地方发展,开局满分。

    而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要麼是大氣運,要麼是有權限。

    无论哪一种,这个人都不再是蝼蚁了。

    他已经有了和她平起平坐的资格。

    並且也實錘了她的另一個猜測,此人背後有聚魂階的強者撐場子。

    合作可以,不能再动其他不好的心思了。

    蘇文不知道對方心裏如過山車一般,眼神示意穆青下去,淡淡說道:

    “正好,我也有点灵材要收集,这是清单!”

    “加入那两个平台,你可以自己购买。”

    蘇文搖了搖頭,“我又不認識人,也不知道具體物價,被坑了怎麼辦。

    以後熟悉了再說吧,如果上使太忙,我可以去找安將軍。

    对了,安将军应该能帮忙的吧?”

    “平台上没有假货!”

    “物价也一样吗?”

    “一样!”

    “不会得罪人?”

    “匿名上架。”

    “两个平台都是这样的吗?”

    “都是!”

    “那如何取貨?有人監管貨物質量嗎?誰來保證,運來的貨和上架的貨指標一樣?”

    “灵能速递!”

    蘇文聽到最後,倒是對這兩個平臺的印象大爲改觀。

    而且監管方是靈能速遞,那可是中州聖地最大的產業,從來沒有出過錯。

    “原来是这样操作的,那我就放心了。”

    蘇文訕訕一笑,“讓上使見笑了,打小讓人欺負慣了,謹慎的毛病一直沒改。”

    說完,又問,“對了,上使,這個申請審覈大概要多久?”

    沈馨闻言,回答道:“两到三天。”

    蘇文搖了搖頭,嘆息道:“那太慢了,要不這樣,這些貨還是請安將軍幫忙,我急用。

    不過,我就一個小老百姓,臉沒那麼大,上使能不能幫忙說說?”

    “没空!”

    沈馨说完,起身就走。

    心中一顿咆哮。

    我脸大?

    她想了想自己大腦袋大臉龐的樣子,都要氣笑了。

    對方的臉皮已經多次領教,不怕欠什麼人情,因爲有自信還。

    但真的很烦人。

    凭啥帮你?

    我又不是放贷的,你还不还得起关我啥事?

    ……

    没一会儿,穆青上来。

    “人走了?”

    “走了。”

    穆青說完坐下,“還好嗎?聽說異界降臨很危險,死亡率可不低。”

    “放心,我十歲就進百萬大山外圍找草藥去賣了,這點東西,難不了我!”

    “人没事就好,不要急。”

    蘇文一臉自信,拿起那張單子,交給穆青,“正好,你來幫我收一下貨。

    我降临的地方不错,有一种特产叫木李稻。

    這可是三血丹的主材料之一,告訴許斌,讓他招人,招煉丹師。

    別再跟那些供貨商搶食吃了,我們兄弟一起幹把大的!”

    “好!”

    “找你背後的人買貨,最好讓他們派出小號來跟我們合作!”

    蘇文撓着穆青的手心,繼續暗語道:“不用擔心,訓狗嘛,得偶爾給些吃的。

    等以後,咱新賬舊賬一起算,一個都跑不了。”

    穆青挠回去,“我懂!”

    蘇文眼睛一眯,看着穆青離開,再次進入莽荒大世界。

    坐在木屋中。

    他拿出了那枚“百兽香”颗粒。

    這東西,就一直在他手裏,範忠還能跟弟子搶撿漏?

    他其實沒看出什麼,但敢肯定這東西不是百獸香,所以下意識的留了些後手。

    這些後手也只是想避免一些人順藤摸瓜查到什麼。

    效果還不錯,不過他不知道的是,不少人,還是懷疑到了蘇文身上。

    奇珍:寄魂晶

    等级:无

    说明:可开辟寄魂空间

    爲了鑑定這東西,蘇文狠心花費了十顆靈能石,相當於一百億星幣。

    灵能石,可是三阶大佬才能凝聚的能量结晶。

    珍贵无比。

    每一颗都是非常重要的能源。

    他現在手裏,也就剩下三顆了,心中感嘆錢再多也不夠花。

    不过结果还是不错的。

    又是一件無等級的寶物,而且比他的萬合離玄液還要珍貴稀缺。

    可惜,这东西现在他还不能用。

    他現在還沒有開闢識海,這東西很明顯,是至少聚魂階才能用的。

    他现在能开在哪里?

    丹田?

    那不得炸了。

    丹田是物質能量匯聚之處,是法力流經的地方。

    而識海纔是靈魂能量匯聚的地方,魂力的儲存和週轉都在這裏。

    起身出去轉了一圈,普通田地、靈田,都沒事。

    這才放心的回屋,進入地窖,將寄魂晶小心給藏了起來。

    知道是好東西,怎麼可能還會放到宇通世界那邊,被人查到怎麼辦?

    再次下线。

    蘇文開始悄悄的掃貨,他沒有急着大批收購,動靜太大,容易被人察覺。

    搞得涨价了,损失的是他。

    所以他决定慢慢来,反正初期用量不大。

    等到审核通过,他再看看。

    一下樓,就看到忙得直轉圈的許斌,這丫的竟然把黃毛洗了。

    一头黑短寸,看着挺精神。

    “文哥!”

    “忙什么呢,都转晕了。”

    許斌拉過來一個管事的代爲指揮,“這不是搬家麼,把家當歸置歸置。

    苏氏百货旁边的那家商场我给买了下来。

    我打算打通,以後就跟你混飯吃了,這可是你說的啊。”

    “我说什么了?”

    “我去!你不會不認賬吧,是你說兄弟合夥,幹票大的!”

    “是是是,我想起来了。”

    許斌聞言,頓時鬆了口氣,好傢伙,總部都賣了,商場也買了。

    这时候你说开玩笑,信不信我开了你的菊花。

    讓你知道知道,社會的險惡,不是什麼東西都能隨便亂開的。

    蘇文看見對方的表情,直接丟了個白眼,“聽着,我最近要煉製一種丹藥,貨已經在掃了。

    你在散修羣體裏有門路的,把那些閒人都組織起來。

    记住了,至少签十年以上。

    工資福利都給好一點,我先試試水,賺第一桶金出來就大幹!”

    “好!”

    “商場改造成丹藥加工工廠,盯緊了,別讓人坑了咱,不要偷工減料,爲這點錢不值當!”

    “放心吧文哥,咱这格局,不至于。”

    蘇文聞言點了點頭,“對了,現在生意開始做大,安保問題得關注了。

    你那些兄弟中,有符纹师吗?学徒级也行。”

    “文哥,當初可是你教我兵貴精不貴多的,放心,全是學徒級符紋師!”許斌很自信。

    學徒級是個很空泛的境界,一階以下,但凡有修煉資質的,都可以稱之爲學徒級。

    因为这类人至少可以身纳灵气。

    比普通人就是强上一些。

    “那就好,重新籤一份安保合同,以後沒有大鍋飯了。”

    “明白,照章办事,拿工资!”

    蘇文點了點頭,“這樣堅持下來的,都是有心跟我們混的,那些懶散的,混吃等死的,就放手。

    讓他們繼續回去混吃等死,人各有志,不強求。”

    许斌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

    时间流逝,半个月过去。

    苏氏百货的动作还是带来了影响。

    一些人開始發現,平日裏無人問津的靈材居然沒有了,就這麼奇怪的沒有了。

    而且不僅如此,其他煉丹所需的輔助藥材也是大量的減少。

    很多人都是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市場上各種藥材價格節節攀升。

    这种情况,让很多副职散修暗暗叫苦。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好處的,原材料的價格被擡升,帶動的是諸多原材料加工產業的發展。

    以及各種副職成品的價格,開始緩慢增長,對於那些有實力的商家而言,完全可以從中大賺一筆。

    苏文不知道这些。

    这些天以来,他就是熟悉新变强的身体。

    叮!

    “莽荒联盟申请通过!”

    “赤天联盟申请通过!”

    蘇文坐在木屋前的石階上,開始在界面上不斷的翻頁。

    流通的各种货物不少,就是价格真心不便宜。

    果然,他猜測的沒錯,還是得現實就近的交易,真沒有,再從平臺上訂。

    浏览了一番,苏文失望的下线。

    從三樓下來,進入百貨鋪隔壁的丹藥加工工廠。

    厂子初创,穆青只是招收了五个炼丹师。

    其中兩個是從許斌的人裏挑的,另外三個是網上招聘的,都是顏值八十分以上的美女。

    不知道穆青想干啥。

    反正苏文时不时的就心猿意马。

    其實原先許斌是找了不少的,不過穆青一看到那些老頭老太太直接就給遣散了。

    用她的话说,这么大年纪了还学徒级。

    培养价值为零。

    在家养老就行了,出来浪费资源干啥。

    给年轻人点机会不好吗?

    然後後來其他中年男女煉丹師也是被趕走了,真實的理由也說出來了。

    长得丑!

    影响公司形象。

    当时许斌的下巴就掉地上了。

    這五個煉丹師美女,簽訂了十年的合同,拿着穆青高價買來的煉丹術,直接從零開始。

    不过三血丹到底是学徒级,等级不高。

    成功率慢慢被提升到了30-40%,三血丹終於開始盈利。

    不过这时候许多大商人也是反应了过来。

    開始明目張膽的掃貨,猶如聞到了血腥味的荒獸,紛紛在背後出手。

    讓本來就大漲的價格繼續增長,而那些人還在市場上不斷地掃蕩相關的靈材藥材。

    他们可不是苏文这样的小商家。

    背後都有龐大的資金支持,哪怕暫時的囤積,多投入個幾十上百萬的都是毛毛雨。

    现在市场上。

    不管是療傷的,還是止血的,或者其他常用丹藥的配方靈材都是大量的稀缺。

    因为很多丹药的一些辅助药材都是共用的。

    所以,雖然他們掃蕩的都是普通的輔助藥材,卻是讓其他丹藥的供應也受到了影響。

    那些副職散修雖然偶爾還有丹藥拿出來賣,但是他們手裏又能有多少存貨呢?

    而且隨着材料越來越少,導致的結果就是丹藥也是越來越少,價格越來越貴。

    這時候,要麼高價從外面進貨,要麼就是繼續高價掃貨。

    這種玩法,很顯然,不少的副職散修都被玩壞了。

    这种游戏,没点资本,那都玩不起的。

    沒多久,二十星幣一瓶,一瓶五粒的三血丹,價格就漲到了四十星幣。

    直接翻了一倍!

    其他效果更强的价格更高。

    不過蘇文只是眼睛轉了一下,並沒有把自己手中的三血丹拿出來賣。

    事实上,这种情况对他其实是有利的。

    因为他也是既得利益者之一。

    現在他拿出丹藥,雖然可以賺一筆,但是也會得罪整個圈子裏的很多大商人。

    而且也頂多就是把價格壓下來一點點,並不能改變什麼。

    還不如趁着這個風口,賺一筆,有了第一桶金,下次機會再來的時候纔有足夠的資本玩更大的。

    就好像这一次。

    如果他有足夠的資本,完全可以趁機狠狠地抄一下更多靈材藥材。

    并不用仅限于三血丹的丹方材料。

    哪怕他沒有那些大商人那麼財大氣粗,但也可以盯着某幾種稍微稀缺一點的靈材進行囤積。

    到时候,这些灵材自然就会价格大涨。

    如今的他,却是不行。

    哪怕是三血丹的主材料之一,木李稻,還是他自己種植的。

    更不要说,还要多囤积几种丹药的材料。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

    賣靈能石,他還有三顆,但這東西真不能這樣用。

    錢可以慢慢賺,總有賺大錢的時候,但靈能石卻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一連半個月下來,市場上的丹藥終於稀缺起來。

    其他地方蘇文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是山腳城這一帶,他打算出手了。

    現在整個山腳城的市場,他手裏的丹藥還在增多。

    炼丹师一直在炼制,材料却是收不上多少了。

    差不多收完了。

    ……

    虎王峰。

    苏文一来,就先跟三小只玩耍了一下。

    体验一下童年的感觉。

    “嫂子你这是……受伤了?”苏文突然皱眉。

    “附近來了一個瘋子,似乎盯上我們一家子了。”虎母搖了搖頭,表示沒什麼問題。

    事实上看着,的确只是些皮外伤。

    苏文眼珠子一转,开口就问。

    “什么修为?”

    “至少四变!”

    苏文讪讪一笑,“那我可能就帮不上忙了。”

    虎母見此,微微一笑,“你能陪他們玩一玩就很不錯了,這段時間他們都沒法出去。”

    “没想过什么办法吗?”

    “阿祖不是他的对手,只有我能伤他。”

    虎母搖了搖頭,這個局面看着的確是很尷尬,但她真的沒辦法。

    蘇文看了看她,有些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樣子。

    “有什么话就说。”

    “我這次來,的確是有件事希望嫂子幫個忙的,不過現在還有這種事,那正好可以一石二鳥!”

    虎母看向他,正色道:“先说说你的事。”

    蘇文也是肅然道:“嫂子是虎王,應該可以引發獸潮的吧?”

    “可以!”

    “那就來一場,不用太大,給山腳城加加餐就成。”

    虎母轉過頭去,不再看他,“我可是荒獸,你在我面前說什麼加餐的話,就不怕我把你當點心了?”

    “嫂子,這怎麼能一樣,荒獸有靈智和沒有靈智,可是天差地別的。

    這一點,嫂子覺得我會不知道嗎?”蘇文說道。

    “为什么要引发兽潮?”虎母问。

    苏文知道,肉戏要来了。

    他也没打算隐瞒。

    開始講述這一個月以來,山腳城這邊的丹藥市場變化。

    以及他的谋划。

    “我可以配合你,但我有什么好处?”

    “嫂子,蘊靈果用過一次後,還可以接着用嗎?”

    蘇文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出了這個問題,卻瞬間把住了虎母的注意力。

    “你还有?”

    “人族做生意的本事嫂子有了解吧,沒有就找,找不到就買,我可以先欠着,嫂子覺得呢?”

    虎母心中一阵大喜,蕴灵果自然是多多益善。

    灵智越好,三小只未来的成就才能更高。

    不過大喜過後是深思,她不太清楚人族那邊的物價,蘊靈果對於荒獸很珍貴。

    但是对于人族却不是,她该要多少。

    “你……”

    “嫂子,这是蕴灵果的市场价,您看看!”

    蘇文一臉真誠的打開了靈能系統,點開了莽荒聯盟平臺。

    上面一连串的蕴灵果出售。

    这可是放大到了整个宇通世界的市场。

    “少的十萬星幣,多的二十萬都有,怎麼會相差那麼大?”

    “這個平臺遍佈整個宇通世界,近的自然就便宜,遠的運輸成本會很高。”

    虎母一听完就懂了,也明白了苏文的打算。

    只見她直接問道:“我這一次能拿多少錢?可以現在就下單嗎?”

    蘇文見此微微一笑,“嫂子別急,我現在也沒多少資金了,所以,先完成計劃。

    卖了钱,我们利润五五分账。

    到时候,嫂子有多少钱,就买多少蕴灵果!”

    虎母饒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好,計劃什麼時候開始,你通知我就行。”

    “辛苦嫂子了。”

    說着,蘇文又道:“對了,趁着這個機會,嫂子可以試試,把那個瘋子解決了。”

    “还用你教我?”虎母白了他一眼。

    “哈哈哈,嫂子秀外慧中,冰雪聰明,決勝千里之外,自然不用我來教。”

    女人對於誇讚的抵抗力還是很低,虎母也一樣。

    嘴角微微一扬,心情显然是非常高兴。

    蘇文和三小隻一直玩到下午,回去的時候,三小隻還有些戀戀不捨。

    一直喊着他的名字,特别是老幺,都要哭了。

    “嫂子,我回去了。”

    “飞回去!”

    刚下山的苏文闻言,身形突然一顿。

    心念一动。

    一對華麗而巨大的白色虎翼,由無數的靈力光點,從背後匯聚而出。

    虎翼微微一振,苏文离开了虎王峰。

    急速向着山脚城飞去。

    別看他現在還是一階0級,對於縱雲虎形態的掌握卻已經幾近完美。

    想要飛行,不需要完全變成縱雲虎,只需要凝聚虎翼就可以了。

    林中,一个黑袍人眼中布满红光。

    看着飛走的蘇文,發出絲絲低沉的嘶吼,殺意凌然。

    ……

    这一天晚上。

    蘇文召集了山腳城一些囤貨的,一起開了個會。

    並約定好,事後各方分一成利潤給他,只要他真的能夠掀起獸潮。

    引来大量的低级荒兽。

    屆時,各方冒險隊,無數的散修都會蜂擁而至。

    荒兽资源,可是过了这村没这店的。

    而這樣一來,丹藥市場自然就會更加稀缺,沒有足夠的各類丹藥,誰敢進入林中狩獵?

    可還是那句話,荒獸被引來,你不上,人家是會跑回去的。

    在荒獸森林深處獵殺,和在外面獵殺,那是不一樣的。

    至少不會有高級荒獸突然路過這麼衰的事情發生。

    深夜,苏文捏碎一枚玉石。

    百萬大山內外圍附近的邊界線上,虎王峯附近,一聲低沉的虎嘯聲響起。

    这一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

    山脚城,轰隆隆的巨响传来。

    城牆上打瞌睡的城衛軍被驚醒,林中一座巨大的軍營也是逐漸亮起燈火。

    此时,已经是凌晨。

    “怎么回事?”

    “不知道。”

    “好像是百万大山那个方向!”

    “……”

    城卫军几名副将都登上了城墙,议论纷纷。

    就在这时。

    天空中,一隻體長近二十米,高達十米的紫色巨狼踏空而來。

    “都愣着干什么,是兽潮,全体戒备!”

    “是,将军!”

    几名副将闻言,顿时浑身一凛。

    安中说完没有停留,直接跑向军营的方向。

    “来者何人?”

    “安中!”

    军营的阵法被人打开。

    安中身形落在營地的中央帥帳附近,“郝將軍,獸潮來了!”

    帐中,大马金刀的端坐着一个铁塔大汉。

    “嗯,很準時,那個小傢伙看來能耐不小啊。”

    “哈哈哈,这一次,小赚一笔。”

    郝難點了點頭,“戰士們眼看兩年後就要輪換回去了,臨走之前撈一筆也不錯。

    也许他没这层意思,但这份情,我们得记着。

    以後有什麼事,影響不大的話,報我的名,照顧一下!”

    “应该的!”安中对于苏文也很看重。

    才开会完,凌晨就准时发动了。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獸潮這種事,大了不好,會死人的,但小型獸潮完全就是送福利。

    不管是戍邊的軍士,還是來往邊境的散修冒險者。

    那都是一次不错的发财机会。

    ……

    而被苏文打过招呼的各大媒体也是惊呆了。

    竟然真的有兽潮!

    山腳城這一次,不管是大媒體還是八卦小報,這一夜,全都瘋了。

    天快亮了,头条之战开始。

    一个个媒体人都在欢呼,热搜,我来了!

    “山脚城外,惊现数十万级兽潮!”

    “荒獸洶涌,赤天兒郎,此時不戰,更待何時?!”

    “一夜惊变,万兽围城!”

    “那個男人,到底和數十萬荒獸發生了什麼?”

    “一个男人和数十万荒兽不得不说的故事!”

    苏氏百货内。

    衆人看着這些剛出現的報道,大媒體的標題看着還算是正常。

    可是这些八卦小报,都把他当成了什么。

    我能对数十万荒兽干什么?

    “疯了吧,敢这样写?”苏文神情不忿。

    一邊的王倩聞言,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實在是沒忍住。

    刚刚她还偷偷瞄了一眼,脸色微红。

    假的吧,數十萬,還是荒獸,這些小報的確是什麼都敢寫呢。

    “笑什麼笑,看來是歇夠了,趕緊的,煉丹去!”

    “不要嘛文哥,人家都快累死了。”

    “高压丹炉炼丹,你累什么累,赶紧……”

    話沒說完,小姐姐就拉着他的手盪鞦韆了,整個脫繮的心猿意馬。

    有点Hold不住了!

    “咳咳,劳逸结合,就一会儿啊!”

    蘇文小心的抽出了手臂,很不捨的離開了那個溫暖的港灣。

    远远的躲到角落去,报纸挡住了整个上半身。

    其他四名美女炼丹师也是笑了。

    而隨着戰鬥的爆發,整個山腳城都幾乎處在一片震驚之聲中。

    “竟然真的来了!”

    “哈哈哈,发了,发了,这一次赚大了!”

    “可惜了呀,早知道這樣,我就是借錢貸款,也要再掃一點貨啊!”

    “队长,是真的,山脚城爆发了小型兽潮!”

    “集合!集合!出城刷怪!”

    “……”

    臨近天亮,還有不少的散修往山腳城這邊跑,匆匆的來,掃完貨就匆匆的走。

    虽然惊讶于丹药的高价。

    但争分夺秒之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就這樣,一直過去了三天,蘇文從赤天聯盟平臺上大批量訂購的靈材藥材也到了。

    王倩几女看见这些材料,一个个眼中冒火。

    却又无可奈何。

    好在煉丹術的提升也是很快,熟練度大漲,相信很快就要晉升爲一階煉丹師了。

    这可是拿大量的材料硬生生堆出来的炼丹师。

    如果能夠成功凝聚丹符,選擇丹龍爲一變形態,得到加持,煉丹術會更好。

    那时候,他就有资格进入中端丹药市场了。

    才能赚更多的钱。

    “文哥,跟你商量个事呗!”许斌凑了过来。

    “说。”

    蘇文頭都沒擡,有點嫌棄,這個傢伙一身臭汗,看來是百米衝刺過來的。

    “我想带着保安团去练练!”

    “注意安全!”

    蘇文想了想就同意了,“把藥帶足了,錢過後再扣!”

    许斌顿时笑了,“是,文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