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千變神紋 > 第0006章 开过去
    一千五百萬星幣的投入,那是他兜裏所有的錢。

    短短一个多月,资本就翻了一番。

    二十星幣的三血丹,賣到四十星幣,而且隨着散修越來越多的涌入。

    这个价格还在慢慢上涨。

    從開始出手,到現在也才幾天時間,就已經收回了成本。

    並且用這一千五百萬星幣,從莽荒聯盟平臺上訂購了一批靈材藥材。

    王倩、姚娜五名炼丹师再次开始上班。

    至於剩下的那近兩千萬的貨,他沒有放出去,遊戲現在纔剛剛開始。

    大头还在后面呢。

    散修也分個人和小團體,有冒險隊,甚至是冒險團。

    這些貨存起來,就要直接跟這些大玩家交易的,這樣簡單不說,還能增加一些客戶資源。

    这些都是积累起来的人脉。

    “穆青,最快来山脚城的冒险团查到了吗?”

    “剛剛查到,有三個,都是百人以上的大團,分別是天幕、星輝、殘龍!”

    苏文看向她,“你觉得先找哪一个?”

    穆青想了想,道:“天幕的背後是一批邊城豪門,這支冒險團拉起來,也是爲了掌握力量。

    再有就是,爲了他們自己的生意,給遠程運輸提供護衛。

    但是天幕行事非常的霸道,就怕交易不順利,橫生什麼事端。”

    穆青在總區的時候,就聽說過不少這些邊城豪門的事。

    以前還只是有錢,現在有了力量,就更是猖獗,沒出什麼大事的話,官方都不想搭理他們。

    “星辉呢?”

    “星輝非常神祕,甚至背後有沒有老闆都不知道。”

    穆青直接說下一個,“殘龍的名聲倒是不錯,人數也不少,可惜的是,殘龍是真的沒有背後老闆。

    這個冒險團其實就是由一羣平民散修組成的,比較窮。”

    聽完蘇文搖了搖頭,信息太少,他根本就無法分析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要不,去找安将军问一问?”

    “算了,先等等,需要貨的,自然會自己找上來。”

    就在这时。

    叮!

    灵能系统接到了传讯。

    “嗯?”

    苏文眉头挑了一下,这么快就来生意了。

    “苏氏百货,哪位?”

    “我是党进!”

    传讯一接通,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

    “黨先生?可是天幕冒險團的党進先生?”秦豐想了想,看到穆青遞過來的情報資料。

    此人是天幕冒險團的副團長之一,還是主管財務的,是整個天幕的錢袋子。

    “你手裏有多少三血丹,我們天幕全要了,每一瓶五十星幣,高於市場價。

    天幕做生意,不會讓朋友吃虧,蘇老闆,我們應該是朋友吧?”

    党进的语气冷淡,但说的话很自信。

    因爲他知道,天幕在這邊的圈子,是個什麼地位。

    而且他出的价,也的确是没坑人。

    至少目前三血丹的价格还没涨到五十星币。

    “三萬瓶,就按照黨先生的價,一百五十萬星幣!”

    “好!”

    党进顿了一下,才回答道。

    他也是沒想到,對方既不加價,也不減價,完全按照他給的價來算。

    什么意思?

    现在可是卖方市场,为什么不加价?

    還有,對方是不知道天幕嗎?不加價可以理解,竟然也不減價。

    “合作愉快!”

    苏文简单一句话就直接挂断。

    結交人脈可以,但得是平等地位,現在顯然還不是時候。

    “大玩家进场了,一百五十万进腰包!”

    “这笔钱还是继续订购原材料吗?”

    誰知,蘇文卻是搖頭,道:“這兩千萬的貨款不是我們的!”

    “什么?”穆青眼珠子一瞪。

    蘇文聳了聳肩,兩手一攤,“你以爲獸潮怎麼來的?說好了五五分賬!

    我們賺的,已經拿來買原材料了,剩下的這些不是我們的。”

    “这是五五分账?!”穆青翻了翻白眼。

    “這話說的,人家不介意,你還真這樣做事啊?”

    完成了一单大生意,苏文心情不错。

    而這,僅僅只是開頭,後面的星輝、殘龍都是不出意外的找上門。

    紧接着,其他大大小小的冒险队冒险团进场。

    数十万荒兽散在这一带林区。

    整个都刷疯了。

    兩千萬的貨不斷減少,且越往後面,價格越高,高到離譜。

    批发就一定便宜吗?

    错了。

    決定商品價格的,是供求關係,而如果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加一個時效性,批發相反還能賣的更高。

    市场上扫散户,能扫多少?

    還不如找大商人直接全部買齊,爭分奪秒,最後賺的更多。

    能看透這一層的,格局都不會小,自然也就不會在意大商人多賺的那一點添頭。

    因为这场兽潮的利益,真的是很大。

    没看见城外驻军都已经下场了吗?

    再迟一点,他们连汤没得喝。

    ……

    這邊,三血丹已經快要賣完,但是蘇文一點都不在意,繼續囤貨。

    最終,兩千萬的貨賣完,扣了保護費,實際利潤不是兩千萬。

    而是两千三百万!

    蘇文站在三樓的陽臺上,“穆青,我出去一趟。”

    “等等,我们还要继续囤货吗?”

    “嗯,接下來生產的三血丹,我們不賣了,一天後再賣!”

    “为什么?”穆青疑惑。

    “現階段被獵殺的都是一品二品的荒獸,明天開始,就是二品三品了!”

    嘶!

    穆青倒吸一口凉气。

    “涨价!”她斩钉截铁的说道。

    “沒錯,漲價,八十星幣一瓶,少於這個不賣!”

    嗡!

    气浪掀开。

    巨大的虎翼張開,輕輕一振,人已經騰空而起,衝入雲霄。

    修炼初期,飞行的优势实在是太大。

    至少星紋階以下,飛行形態的生存能力是最大的。

    哪怕到了星紋階,單純依靠靈氣浮空,也追不上擁有翅膀的一階符紋師。

    換句話說,如果安中沒有翅膀,也追不上此時的蘇文。

    毕竟,纵云虎的飞行能力可不差。

    吼!

    正所谓,说老曹老曹就到。

    一大塊雲層後,伸出一隻蛇頸龍首的巨吻,整個山腳城都被嚇了一跳。

    “我去!”

    “三品的蛇颈翼龙,怎么可能?”

    “都冲到山脚城领空了!”

    “不会吧。”

    “另一只荒兽是什么?”

    “那不是荒獸,是符紋師,沒看到靈力波動不一樣嗎?”

    吼!

    吼!

    两只巨兽几乎是同时发出了怒吼。

    蘇文看見對方的第一時間,就完全變身成了縱雲虎形態,戰鬥瞬間爆發。

    虎爪和龙爪对了一下,瞬间分开。

    不過蘇文的戰鬥經驗何其豐富,十歲就在林區找食吃了。

    腳下突然出現一大塊雲臺,後腳狠狠跺了一下,身形借力追上了倒退的蛇頸翼龍。

    一巴掌拍在它的脑门上。

    直接將其打懵了,這在醫學上,學名叫輕微腦震盪。

    蘇文一刻不停,趁着對方懵圈的瞬間,虎爪一下接一下的呼過去。

    “好厉害!”

    “那是什麼形態,飛行能力好強,還有那朵雲,那是什麼雲啊?”

    “是縱雲虎,我想起來了,那是縱雲虎形態!”

    “王级战力加持,天啊,好强!”

    “這個人選的是王符,這是哪來的天之驕子,竟然默默無聞的藏在山腳城。”

    “是他吗?”

    城外军营内,郝难也在看着。

    安中聞言,搖了搖頭,“不知道,我沒見過那小子動手。”

    這一刻,小老百姓,各方大佬,都是議論紛紛。

    有人庆幸,有人惊叹,有人好奇。

    但总体来说,危机算是解除了。

    天空之中,一顆巨大的龍頭掉落,臃腫的身軀,肥大的肉翼被撕成碎肉。

    吼!

    苏文一声怒吼。

    將那些衝過封鎖線的飛行荒獸全給驅趕了出去。

    这才双翼一振,冲向百万大山方向。

    ……

    “苏氏百货,哪位?”

    “穆總,我知道你手裏還有很多貨,我想我們可以合作,不僅僅是這一單,以後還有很多機會。”

    “我们货已经卖完了!”

    穆青語氣平靜,對於外人,她態度偏冷,更不要說一個這麼熱情的陌生人。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圈即套!

    “我在莽荒聯盟平臺上也有號,你們下手的確是挺快,附近大部分廉價的原材料全都被你們買了。

    但是,這麼大的貨物量,煉製的丹藥會非常多。

    而獸潮總有退去的時候,這麼多丹藥要是砸手裏了,損失也是巨大的。”

    那人也是厲害,開篇就是一副我爲你好的語氣。

    “丹藥又不是海鮮果蔬,放着不用很快就壞,相反,丹藥會一直值錢。

    在官網上,我想我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三血丹賣完了。

    暫時沒貨,謝絕打擾。”穆青笑了笑,直接掛斷。

    看來是隔壁城的大玩家,還在莽荒聯盟平臺上有號,接下來的蛋糕果然誘人。

    不過想想也是,三品左右的荒獸,身上全是寶。

    而这样的荒兽不是一只两只。

    是成群结队!

    ……

    “什么情况?”

    見商會裏的幾個高層都看着自己,那青年有些訕訕,嘴裏吐槽了一句。

    他本以爲報出“莽荒聯盟平臺上有號”這個身份,會有用。

    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给面子,直接挂了传讯。

    他當然知道目前是個什麼行情,也清楚對方是什麼打算。

    现在下场,会少赚不少。

    等到大戲開場,有沒有足夠的各類療傷藥,就決定了收穫的多寡。

    他们也没想到,军方会出这么大力气。

    這麼快就殺穿了一二品荒獸,更高品的荒獸都沒回神,這會兒是連跑都跑不掉。

    现在,山脚城最大的超凡商铺拒绝了他。

    弄巧成拙了。

    五豐商會的會長看着這小子這副囂張任性的樣子,心中實在是太失望,這一次可以說是很關鍵的機會。

    商会旗下,养了一支五百人的冒险团。

    有了足夠的丹藥入場,收穫絕對是無數倍的回報。

    是他做生意好几年才能赚到的大钱。

    “你应该知道对方为什么囤货?”

    “知道,爲了最後關鍵時刻下場,那時候才能賣出最高價!”

    張德說道:“既然知道,爲什麼要耍這些小手段,我們直接把價錢出到對方的底線上。

    拿到丹药,冒险团才能入场,现在呢?”

    “对不起,父亲……”

    “叫我会长!”

    “会长!”

    張德神情失望的看着張南,“這就是你這些年的歷練成果?你太讓我失望了!”

    他重新拨打系统传讯。

    “我说过了……”

    “我是张德!”

    穆青神情一頓,“張會長,蘇文並不在,我們的計劃,想來張會長也看得出來。

    我也是打工的,没办法做这个主。”

    “依我的分析,你們的定價應該在七十星幣,或者八十星幣,我出九十星幣,你們的貨,我全要了!”

    “张会长知道我们有多少货吗?”

    “一千五百万!”

    “没错,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了。”

    张德心思一转,有些好奇了,“怎么说?”

    穆青臉上帶着得意神色,“同樣是一千五百萬的原材料,之前的成功率是30-40%之間。”

    “现在呢?”

    “现在的成功率是80%起步!”

    “不可能!”

    穆青面上微微一笑,“張會長忘了,蘇文可是聖地外門弟子,他定了五顆丹龍!”

    “豪气啊!”张德服了。

    這等於是短短時間內,蘇氏百貨花了千多萬,加上點特權,硬生生培養了五位煉丹師。

    一阶炼丹师!

    “张会长见笑了。”

    穆青微微一笑,沉吟了一下,“九十太高了,蘇文的意思是,最低也要八十星幣。

    這樣吧,我做主給五豐商會一批丹藥,就按八十星幣算。”

    “什么条件?”

    “条件等苏文回来,你们再商量。”

    “先货后谈?”张德坐直了身体。

    穆青笑道:“我相信张会长,先货后谈!”

    “蘇先生豪氣,穆總也有魄力,好,這個朋友我張德交了!”

    这还只是开始。

    晚飯過後,穆青變得忙碌起來,傳訊絡繹不絕,一個個紅斑區內叱吒風雲的人物親自和她聯繫。

    “李会长,幸会幸会,八十您觉得怎么样?

    好,您報一下數量,到時候我通知貴商會過來取貨。”

    一边的宋嫣做着助理的工作。

    她也是五大煉丹師之一,此時卻是一臉崇拜的看着這個比她小一歲的女孩。

    現存的丹藥很快就被賣空,然後是丹藥的預定。

    两人一直忙到深夜。

    後面消息傳開,競爭越來越激烈,已經不再是八十、九十,最高一百多的都有。

    一千五百万是原材料,炼制成三血丹。

    这么一卖,直接翻了四五倍。

    按照四倍來算,那就是六千萬,淨利潤也在四千萬左右。

    可以說,蘇氏百貨這一次,賺到了許多大玩家多年積累纔有的財富。

    当然,这笔钱的20%要上交。

    畢竟在人家地盤上討生活,保護費終究是要交的。

    对于这个,苏文没什么意见。

    他前世的个人所得税,其实也是这个数额。

    這個比例是千錘百煉出來的,心疼,但不致命,想活命,就只能認命。

    “青姐,我們纔剛剛晉升一階,丹藥提純恐怕沒那麼容易。”

    “怕什麼,情況都說清楚了,慢點就慢點唄。”

    三血丹毕竟不是什么高级丹药。

    所以,使用提純技術,增加藥效的吸收就是必須的。

    不能一边刷怪,一边嗑药吧。

    吃一颗,恢复一次,就得打一阵子才行啊。

    当糖豆吃?

    開什麼玩笑,以爲這是什麼粗製濫造的二維遊戲嗎?

    一边喝血,一边打怪,包裹里全是红和蓝。

    宋嫣聞言,這才放下心,依依不捨的離開,相比於煉丹,她其實更喜歡呆在這裏。

    坐办公室多好,工作也闲,赚的又多又轻松。

    虽然也累,但睡一觉后,就能满血复活。

    煉丹,累死累活的,她感覺小胳膊小腿都粗了不少,整天腰痠背痛的。

    穆青不知道这些,她再次点开灵能系统。

    ……

    虎王峰。

    蘇文收起翅膀,一落地就把三小隻給趕到了一邊去。

    “苏文,我要看!”

    “不许看,带着妹妹去一边玩。”

    大虎看向虎母,虎母什麼都沒說,只能苦着臉帶着其他兩隻去一邊玩。

    阿祖說道:“我們是荒獸,有時候,該見血還是要見的。”

    虎母也是看向苏文,“卖完了?”

    “嗯。”

    蘇文笑了笑,說道:“祖哥,在我看來,有靈智,和沒有靈智是有很大區別的。

    沒有靈智的荒獸,哪怕它吃人了,我頂多殺回去。

    但不會恨,更不會虐屍,因爲我知道,那純粹是生存本能。

    但是如果有了靈智,有了道德,還要這樣做,那就是一種退步。”

    說着,他嘆息了一下,道:“我不知道荒獸的世界如何,但我知道,想要進步,就必須要做出改變。

    他們將來可以爲了種族而戰,殺戮無數的人族。

    但是不能因爲各種負面的東西,比如嗜血、仇恨、變態等等。

    那都是不對的,祖哥,嫂子,你們不能教他們這些。”

    说着,他抬起虎掌,一巴掌下去。

    一團馬賽克就飛了出去,炸開,被下面的荒獸吞噬殆盡。

    不出所料,這東西的主人,應該就是之前那個襲擾虎王峯的瘋子。

    阿祖有些听不懂,摇了摇头。

    虎母若有所思,看向他,“計劃怎麼樣,要不要再來一次?”

    蘇文連忙搖頭說道:“那不行,再來虎王峯就暴露了,這種事,偶爾來一下就行。”

    说着,点开灵能系统。

    打开莽荒联盟平台,进入到蕴灵果的界面。

    “蕴灵果!”

    阿祖驚呼,這麼多的蘊靈果,一排排的列着,看着直流口水。

    虎母也是心神震惊,“我现在有多少钱?”

    蘇文伸手指了指,“兩千三百萬星幣,蘊靈果的市場價是十萬一顆。

    换句话说,嫂子可以买两百三十颗!”

    “我去!”

    “怎么可能!”

    阿祖目瞪口呆,瞠目結舌,“蘊靈果這麼不值錢的嗎?”

    他之前找了一年,一颗都找不到。

    這會兒直接兩百多顆擺在眼前,做夢吧,怎麼感覺那麼不真實呢。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我就说嘛。”

    蘇文白了他一眼,解釋道:“十萬一顆,是最理想的情況,那都是山腳城附近的賣家掛上去的。

    因为距离近,所以没什么运输成本。

    祖哥你看看這些,這些就是距離遠的,十一萬,十五萬,二十萬的都有。

    如果祖哥不着急,可以等一等,慢慢買,專門買便宜的。

    那些贵的不买也可以……”

    “現在就買,全買了!”虎母斬釘截鐵的說道。

    “多浪费啊!”阿祖喃喃自语。

    嘭!

    話才說完,就被虎母一巴掌從數萬米高的山峯上拍了下去。

    当然,不可能摔死。

    又不是斷崖,沒滾多少距離,肯定就爬上來了。

    別說是阿祖,就是三小隻,毒死、噎死有可能,但不可能是摔死。

    “嫂子英明,錢以後可以繼續賺,但是大虎他們的靈智卻是越早提升越好。”

    “還是阿文懂事,哪像這個東西,當個屁的爹。”

    刚刚冒头的阿祖连忙又缩了回去。

    一脸委屈,人家就是说说嘛。

    不过脑的话也能当真吗?

    他又不是當紅明星,哪能這樣一直抓着不放的,誰能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禿嚕嘴了說錯話?

    心裏想着,再次冒頭,沒發現險情,這才爬了上來。

    “那嫂子就下单吧。”

    蘇文淡淡一笑,“貨運到我那裏,我再送過來。”

    “别说这些废话,嫂子相信你。”

    虎母可不是說說,真的開始下單了,兩千三百萬全部花完,一個子不剩。

    “有你這個叔叔,他們有福了!”虎母面上滿是欣慰。

    “我也高興,能當他們的叔叔。”蘇文看向三小隻,面上微微一笑。

    “那个,什么叔叔?”

    “滚!”

    “哦哦……”

    阿祖急忙跳到一边去,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叔叔,可不就是這個叫自己哥的傢伙嘛,那也行,只要不是乾爹就行。

    “九十步都走了,不差这十步。”

    虎母深深吸了口氣,問道:“還有什麼辦法賺錢嗎?”

    “嫂子这是?”

    阿祖也是站起來,面色凝重,“媳婦,你要……”

    虎母點了點頭,“機緣來了,錯過多可惜,不試一試,我不甘心。”

    說着,她看向蘇文,“他們三個都是王級血脈,荒獸的血脈,和你們人族的本命符紋核心不一樣。

    你們最高可以達到天極,而我們荒獸的血脈最高只是皇級。

    不是我们无法向上晋升了,而是条件所限。

    許多提升血脈的條件太過苛刻了,而且還要從幼年開始培養。

    比皇級高的,百萬大山,甚至是更深處可能會有。

    但是在这里,资源太过贫瘠。

    阿祖找了一年多,一顆蘊靈果都找不到,你就能想象,有多貧瘠。”

    “怎麼提升血脈?”蘇文沒有廢話,直奔主題。

    两只巨虎闻言,看向他,目光中透着亲切。

    这是真的把他当家人了。

    他也把三小只当成子侄辈了。

    “荒獸的靈智提升,伴隨的是種族神通的覺醒!”

    虎母開口解釋:“荒獸的種族神通,都是血脈遺傳的,他們從出生開始,天生就會。

    大量的神通信息都会出现在脑海里。

    靈智提升到一定程度,就會自行領悟,覺醒種族神通。

    而這種覺醒了種族神通的荒獸,便是王級血脈!

    如果想要晉升到皇級,就要領悟到第二個種族神通,這就需要更高的靈智。”

    “嫂子,這個祕聞恐怕很高級吧,換句話說,普通的荒獸,如果服食足量的蘊靈果……”

    “没错!”虎母神色坦然的看着他。

    蘇文吐了口氣,神情堅定起來,“嫂子繼續說。”

    分享秘密,有时候,也担上了因果。

    日後祕密從他這裏泄露,被荒獸強者知道了,一定會展開最血腥的封鎖。

    而主谋之一的他,肯定是必杀目标。

    虎母神情滿意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多年以來,其實已經總結出一定的規律。

    就如他們三個,只要一顆蘊靈果就可以覺醒第一個種族神通。

    但卻會是最差勁的那種,在諸多獸王中,戰力墊底。”

    “灵智越高,领悟的种族神通就越强?”

    “对。”

    虎母接着說道:“而封頂,則是每人一百顆,過了一百顆,就有機會覺醒第二個種族神通。

    也就是晉升到皇級血脈,皇級是三百顆封頂!”

    “人级、地级、天级呢?”苏文直接问。

    “六百、九百、天级是一人一千!”

    “天级怎么变少了?”

    虎母想了想,解釋道:“你們人族有一個詞,叫做抗藥性,這個是一樣的。”

    “原来是这样!”

    “越到後面,越難以增加靈智,一千不是封頂,而是過了一千,蘊靈果就無效了。

    过了一千还没有达到天级,那就是到顶了!”

    “那就是三千颗,还有多少时间准备?”

    “今年年底!”阿祖立马说道。

    虎母瞪了他一眼,不過還是很急切的看向蘇文,看看他有沒有辦法。

    蘇文想了想,“你們久居這一帶,認識靈材嗎?”

    “是指灵药吗?”

    “對,靈植也可以,珍貴的靈材是能賣很多錢的!”

    两只巨虎对视一眼,皱了皱眉。

    灵材?

    没研究过啊,平日里,也那个经费啊。

    蘇文撓了撓頭,看來問了一個蠢問題,他重新問,“就是,你們發現過的,一些有靈氣波動的植物嗎?

    草、花,或者树也可以,带我过去看看。”

    苏文怎么说也是一阶鉴定师了。

    魂力的恢復週期是一個月滿一次,修爲高了不知道,但現在一階就是這個水平。

    这段时间里,他的王符已经凝聚完成。

    鼠符也凝聚了寻宝鼠形态。

    功法:行符诀

    修为:一阶一变

    技能:鉴定术Lv1、种植术Lv0

    形态:纵云虎、寻宝鼠

    至於王符,他已經把縱雲虎轉到王符那邊,這樣戰力加持會更強。

    不然,他何以能夠以一階0級的修爲,秒殺蛇頸翼龍。

    “我带你去!”阿祖肃然道。

    要說靈氣波動大的,肯定是那裏了,其他地方,還沒他拉個巴巴靈氣濃郁呢。

    “小心点!”虎母显然也想到了哪里。

    囑咐了一句,就不再說其他了,這種事,不能攔當爹的去做。

    “現在就去,對了,從地上去!”阿祖一本正經的說道。

    他绝对不会承认,他还有点恐高。

    蘇文點頭,收起翅膀,兩隻斑紋巨虎轟隆隆就下了山。

    ……

    路上。

    阿祖問,“對了,除了靈材之外,其他有靈氣波動的東西能賣錢嗎?”

    “当然可以。”

    “荒兽的尸体也可以吗?”

    蘇文淡淡說道:“你不是看見了嗎?獸潮爆發,那些人都瘋了!”

    阿祖有些無語,“他們搶那些屍體是拿去吃麼,酸酸澀澀的,很難吃的。”

    “你不喜欢吃,不代表人族不喜欢吃。”

    蘇文神情陶醉,又有些回味道:“味道還是挺不錯的,特別是海獸的味道,鮮的要死。

    不過海獸不太好捕捉,海上也危險,我吃過的不多。

    說起來,林區這邊,最好吃的你知道是什麼嗎?”

    “什么?”

    苏文在林区,还真吃过不少东西。

    十歲就進了百萬大山的外圍林區,打得過的,只要沒毒,幾乎都吃過。

    “三叶蛇。”

    他舔了舔脣,一臉享受,“三葉蛇肉那是真嫩,那滋味……比白嫖還強……”

    “你和三叶蛇有不得不说的故事?”

    “滚!”

    这家伙,嫂子说的对,绝对是个逗逼。

    “对了,祖哥,嫂子叫啥名啊?”

    “你问我?”

    “這不是嫂子沒說,我也沒敢問嘛,四品的縱雲虎王,說不定有什麼大背景。

    這樣的人,名字可都是寶貝,豈能輕易告訴人的。”

    “那是,就好比我,祖是按照人族習慣取的化名,你嫂子也有一個。”

    “化名好,知道了总好过不知道。”

    “你嫂子化名里美,有個說道,就是指內在美的意思。”

    “……”

    这个……是个好说道。

    奔跑了一陣,躲開了人羣,整片林區現在,地面上,一片紅色。

    蘇文雖然沒有參加狩獵,但的確是死了不少荒獸。

    当然,人族这边,也有凉凉。

    下了场子,就得有这个觉悟,怪不得谁。

    阿祖悶不吭聲的開始趕路,這一帶林區周邊百多裏,危險度不高。

    兩人沒浪費法力,而是保持勻速,跑了一個多時辰,阿祖忽然停下了腳步。

    前方,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坑地。

    跟陨石坑似的。

    阿祖站在原地看了片刻,道:“竟然有高品荒獸?”

    苏文也是意识到,这些坑地是怎么产生的。

    絕對是星紋階強者出手了,這一帶打成這樣,可想而知,當時的戰鬥有多激烈。

    两人对这里都熟。

    以前,这里是一片平坦,且长满了桂花树。

    现在,全是坑。

    蘇文沉默,阿祖也不在意,看了一眼,都是選擇了繞行,邊走邊道:“你說來的荒獸是幾品?”

    “不知道,不過人族那邊應該是出動了星紋階!”

    “这家伙应该有八品,帅级血脉。”

    蘇文詫異,“這麼強?那看來就算是星紋階出手,都不一定能夠拿得下。”

    “没错,那家伙跑了。”阿祖满脸的鄙夷。

    八品荒獸就是一階八變,再加上帥級血脈,打一個沒幾顆星的星紋階,綽綽有餘。

    血脈加持之力真的很強,和符紋師的本命符紋核心一樣。

    而在山腳城這樣的地方,凝聚帥級本命符紋核心的符紋師可沒幾個。

    人族和荒兽也并没有什么大战。

    邊境這種地方,爲了不讓雙方都緊張,是不可能派出多強的人手的。

    一路走着,渐渐地,空气中不再有血腥味。

    兩人此時都已經跨過了百萬大山和外圍的邊界線。

    巨木遮天,大地不再平坦,丘陵隨處可見,空氣也不算太清新。

    畢竟,樹葉腐朽,各種糞便,真不是什麼好聞的味道。

    “这里对于我们而言,会不会太危险?”

    “不用擔心,有我在呢,也不遠,西南方向一千多裏的距離,很快的。”

    “你怎么会去那边,找蕴灵果?”

    “沒錯,找蘊靈果!”阿祖點了點頭,道:“眼看時間將至,那段時間,我們兩只要有空,都會去找的。

    不然你以爲,那一次,你能那麼輕易的進去偷獸王菇?”

    說着,他又道:“不過,也正是那一次經歷,里美就一直在家裏呆着。

    不敢再離開半步,不覺醒就不覺醒,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

    蘇文一下子就不說話了,現在想想,如果換成自己。

    回家之後,發現孩子正在和一個陌生人玩,也是心裏嚇的要死吧。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男子本强,为父则柔!

    说的就是这一家子了吧。

    所以說,有靈智了,荒獸其實和人沒什麼兩樣。

    甚至在感情上,更加纯粹。

    “抱歉!”

    “不怪你,也幸好是你,如果是其他人,後果不堪設想。”

    阿祖幽幽說道:“你是一個很特別的人族,我們荒獸對於人族是非常排斥的。

    几乎是零信任,不可能产生交集。

    但你不一樣,那一天雖然嚇到了我們,但也讓我們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孩子們當時玩的很開心,所以,我們才接受了你。”

    “我很荣幸!”苏文笑了。

    而在阿祖看來,一個能讓三小隻放下警惕,並且主動去親近的人,絕對不是壞人。

    因为这种东西是装不出来的。

    天渐渐黑了。

    蘇文忽然停下腳步,看向阿祖,道:“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阿祖並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肯定不是累了,但還是點了點頭,“跟我來。”

    两人七拐八拐,钻入了一只野山猪的洞窟。

    那野山豬也是一臉懵逼,被阿祖一瞪,縮在角落就不敢動了。

    苏文点开了灵能系统。

    “什么事?”

    “是这样……”

    穆青将事情说完,一边的阿祖就张大了嘴巴。

    “你还有钱?”

    “廢話,五五分賬,我只是重新買了原材料,重新煉丹去賣而已。”

    “那为什么不算上我们一起?”

    “你懂还是我懂?”

    蘇文白了他一眼,“市場飽和了,不是你有丹藥,就一定能賣得完的。

    而且我看嫂子要的挺急,就没想那么多。”

    阿祖頓時咧着嘴,一副想打人的模樣,嚇了蘇文一跳。

    “祖哥你干什么,我有嫂子罩着的。”

    “臭小子,別以爲我不懂,你這一次賺大了吧。”

    蘇文頓時一臉訕訕,“小賺,小賺,別說話,沒看見我忙着嗎?”

    阿祖撇了撇嘴,趴在一边。

    蘇文重新點開傳訊,“這樣,我有點事情要處理,回去的時間不定。

    条件什么的,就由你来谈。”

    他想了想,說道:“你的想法不錯,我們現在暫時不缺錢,但是缺店鋪。

    就以這個爲條件,你要是有本事,就把店鋪開過去。

    哪怕只是一個架子我們也賺了,至於資格的問題,我過後再想辦法。”

    到別人的地盤開店,等於瓜分人家的市場份額。

    莽進去,和商量好了進去,這兩者可不是一個概念。

    苏文又叮嘱了几句,才挂断了传讯。

    “你明明還有錢,爲什麼不拿出來給孩子買蘊靈果?”

    “祖哥,你的确是没有嫂子聪明。”

    蘇文瞪了他一眼,一點都不怕他,“這種事,要是換了嫂子就不會問。”

    “为什么?”

    “我這樣說,如果我傾盡所有去幫助孩子,這個因果你將來還得起嗎?”

    “你是孩子他叔!”

    “可你才是孩子他爹啊!”

    阿祖頓時無言以對,說到這裏,再不明白,就只能之後回去,讓組織來教育了。

    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伸手指了指一坨马赛克。

    “干什么?”

    “我们去的地方,需要遮掩味道。”

    “真的假的?”

    阿祖看了他一眼,率先過去滾了一圈,一身的惡臭,撲鼻而來。

    苏文看着浑身起鸡皮疙瘩。

    “到你了。”

    “不用,我有办法遮掩气息!”

    “真的假的?”

    這回輪到阿祖不信了,而且很不爽,竟然沒被套路。

    只見本來是縱雲虎形態的蘇文,搖身一變,成了一隻水盆那般的尋寶鼠。

    气息整个消失不见。

    不管香的臭的,全都没有,仿佛一团空气。

    理论上来说,他比阿祖还要安全。

    畢竟,太臭了,也容易露餡,莫名其妙出現臭味,也是會引起懷疑的。

    “靠!”

    “不许说脏话!”

    “……”

    阿祖气得要死,心中口吐芬芳。

    卻又不敢有什麼意見,不然,回去肯定又要挨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