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千變神紋 > 第0007章 潜入
    做好准备,苏文和阿祖两人互相看了看。

    都做了些僞裝,但一個滿身芬芳,一個玲瓏可愛,相差太大了。

    “我感觉你抹的还是少了。”

    “滾蛋,近距離接觸,肯定會被發現,所以稍微糊弄一下就得了。”

    阿祖低聲罵了一句,將身上一塊大的拍掉,一臉噁心。

    却又没有办法,谁让他没有本事变成老鼠呢。

    想了想,看着蘇文,微微蹙眉道:“你這個形態,到時候可就沒什麼戰力了。”

    “到时候再变回来呗。”

    “还能变回来?”

    阿祖心中有些羨慕,他能看得出來,這兩個形態都是第一位置,不用冷卻,道:“跟緊了。”

    如果是同一本命符紋核心下的形態,切換會有一分鐘的冷卻。

    肉身变化还能增加掌控度,灵魂却是没办法。

    哪怕掌控度提到最高,也要有一分鐘的緩衝冷卻,因爲那是靈魂的變化過程。

    苏文点了点头,看了看那野山猪。

    “干什么?”

    “要不要打死了?”

    “不用,沒有靈智的,活的更好,上次我就是在這裏……”

    “哦!”

    蘇文一下子就瞭解了,怪不得動作那麼嫺熟呢。

    “闭嘴!”阿祖气得半死。

    走了一阵,天已经不知不觉间黑透了。

    “就在前面大概十里地左右了。”

    阿祖嚴肅了不少,四下看了看,警惕道:“記住了,這附近有個狼窩,狼王戰力還是可以的。

    進入百萬大山,處處都要小心,隨時都有可能遇到高階荒獸。”

    “知道。”

    “遇到了荒獸,弱的敲暈,遇到強的,別廢話,跑!”

    “懂。”

    敲晕而不杀,是因为不能弄出血腥味。

    王者了,还用你教。

    黑暗中,两人一路前行。

    百万大山的夜晚,并不宁静。

    那一聲聲極具穿透力的荒獸嘶吼聲,時常從遠方傳來。

    这里,是荒兽的天下。

    兩人一路前行,並未遇到荒獸,當然,這也不代表沒有,只是還沒那麼深入而已。

    蘇文正小心翼翼地跟着阿祖走,阿祖忽然一個虎撲,在他沒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撲到前面。

    小心翼翼的將地上一棵好像雜草一般的植物拔了起來,二話不說就塞進了自己的嘴裏。

    荒兽都有胃带空间的。

    且体积大小跟自身的修为有关。

    苏文直接愣了一下。

    見阿祖沒有解釋的意思,壓低聲音問道:“什麼情況,那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

    “我去!不知道你就拔?”

    “不是你說有靈氣波動就能賣錢的麼,我看着有波動,應該是好東西。”

    阿祖一臉坦然,我是不知道,只是感受到了靈氣波動,所以趁着你沒反應過來之前拔了再說。

    苏文听完,差点没给气死。

    不過很快,蘇文眼珠子一轉,靈識散開,開始感知四周的靈氣波動。

    他怎么说也是一阶0级了,灵识还是有的。

    之前沒反應過來,現在阿祖做初一,他也能做十五,尋寶的能力,自己可不比他弱。

    寻宝鼠形态,了解一下!

    一路前行,兩人此刻,已經漸漸步入一座大山之中。

    蘇文隱隱有不好的感覺,想了想,低聲問道:“這個方向沒錯吧,怎麼感覺瘮的慌?”

    “靠近狼窝了,瘆的慌很正常。”

    “什麼!”蘇文一愣,低聲罵道:“不能繞路嗎?你跑狼窩裏真以爲自己無敵了?”

    “廢話,能繞路我還往這裏跑?繞到別的地方,就沒有強大的荒獸了嗎?”

    阿祖撇了撇嘴,“這裏是百萬大山,你當郊遊來了。”

    蘇文吐了口氣,再次道:“一會兒你行不行啊,別被圍了,嫂子都救不了你?”

    “廢話,我什麼時候不行過?那隻老狼王我都教訓過!”

    “你就说你打得过多少只狼?”

    “閉嘴,百萬大山這麼大,我一隻都不會遇到!”

    蘇文突然一頓,幽幽說道:“我也不想遇到,可惜你沒那個命。”

    “什么?”

    下一刻,阿祖二話不說,轉頭就跑,速度驚人,將二品獸王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

    蘇文比他跑的還快,形態變化,騰空一躍,虎翼一振,瞬間消失不見。

    兩人離開了幾秒之後,黑暗中,幾隻馬駒大小的森林狼纔出現在兩人剛剛停留的地方。

    幾隻森林狼四處看了看,沒察覺到什麼,很快,身形縮回到黑暗之中。

    十几里开外。

    阿祖和苏文对视一眼,默默无声。

    大家大哥不說二哥,跑的都快,速度也都極快。

    阿祖彷彿在斟酌什麼,輕聲道:“森林狼而已,數量其實不多,都是一二品,可以擊殺的。”

    “那你还跑?”

    “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吗?”

    蘇文聞言,翻着白眼,有些心累道:“好了,一會兒小心點,我們從上面走。

    再這樣玩心跳下去,我遲早得被你嚇個半死。”

    阿祖幽怨道:“上邊怎麼走?我是熾火虎,不是縱雲虎,又不會飛!”

    蘇文有心想踹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別廢話,我帶着你走,頂多飛慢一點。

    我可告訴你,一會兒安靜一點,弄出動靜,我給你扔下去。

    到時候,我就站在樹冠上,看你怎麼對戰老狼王!”

    “……”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没有安全感呢。

    不過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點頭道:“好,我安靜就是了。”

    “说好了啊!”

    “放心!”

    兩人很快達成了共識,蘇文飛起,抓着阿祖,再次向着深處而去。

    这一次很顺利。

    又过了半小时左右。

    阿祖面色開始凝重起來,低聲道:“這是最後一座山,翻過去就到了,那是一個山谷。

    你说,是晚上行动还是白天行动?

    晚上的話,有狼,麻煩不小,白天的話,山谷主人可能在家。”

    “先看看情况再说。”

    蘇文低頭看了一眼,有些頭疼,他翻山越嶺的,起碼飛了百多裏地。

    直線十里地的距離,爲了躲避狼窩,也是沒辦法。

    这么远。

    可千万别再出什么问题了。

    这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

    大山深处。

    一處山谷之中,聳立着一座巨石堆砌而成的古樸石殿。

    此时,石殿内部闪烁着微弱的亮光。

    山谷三面環山,只有東北方的谷口是對外的出路。

    当然,对于苏文来说,哪哪都能飞就是了。

    此刻,兩人降落,已經抵達了最近的一座山頭之上。

    “有人?”

    “不是人,是异族!”

    “异族?”

    阿祖點了點頭,道:“你不會以爲宇通世界就只有人族和荒獸吧?”

    說完,又道:“怎麼辦?直接下去?你說的那些靈材在石殿的後面,你應該感知到了吧?”

    “嗯。”

    苏文一来,灵识就放了出去。

    他打量四周,實在是忍不住問道:“你確定不是什麼強者的地方?

    這種住在深山老林裏的傢伙,怎麼可能是弱者。”

    要是弱者,岂不是早就喂狼了。

    还能建房子种田?

    “来都来了,怎么着,你就是这样当叔的?”

    “……”

    苏文深吸一口气,你以为我是怕死吗?

    我只是不想送死而已!

    “好。”

    蘇文一咬牙,低聲道:“那就直接下去,手腳快點,另外,我要是跑了,你記得趕快跑!”

    无他,他能飞。

    真有强者现身,他的生存能力更大一些。

    “用你说。”

    阿祖不以爲然的撇了撇嘴,你都跑了,我還能不跑?

    我得多傻啊我。

    兩人說完,不再廢話,開始小心翼翼地往山下潛入,躡手躡腳的樣子,還挺喜感。

    山壁沒那麼陡峭,不過就算陡峭,對他們兩人而言,只要有個借力的地方,也能如履平地。

    肉身強到一定程度,地形的影響也會隨之下降。

    蘇文前世就聽說過不少徒手攀巖的,那種弱雞都可以幹這種事,更不用說這個世界。

    幾分鐘後,兩人從山上走下,距離巍峨的石殿已經不遠。

    蘇文靈識再次探出,不過山谷內靈氣濃度挺高,加上石殿似乎佈置了什麼陣法,內部也不好查探。

    兩人見此都不再猶豫,躡手躡腳地繞着石殿,向後走去。

    沒有動用法力,法力一動,就會有波動,石殿之內,要是真有人在,很快便會察覺到。

    “是灵材吗?”

    “是灵材,我们发财了!”

    當兩人小心翼翼地爬上院牆,阿祖聽完,咽口水的聲音蘇文都能聽得到。

    不过苏文也想咽口水。

    实在是大院之中,真的有一块灵田。

    灵田内,种满了各种木属灵材。

    灵材是灵能材料的简称。

    花、草、树木这些植物算是木属灵材。

    矿物之类的,都算是金属灵材。

    這些是方便煉丹師和煉器師等副職行業使用材料而分類的。

    苏文仔细的看了一遍。

    “紫雲草、碧血果、還有一些暫時看不出來,但品級不低。”

    “值钱吗?”

    “值钱!”

    阿祖松了口气,“那就好,现在动手?”

    蘇文搖了搖頭,心中默算,這些靈材,都是製作丹藥的原材料。

    而且大部分都是一階及以上品級丹藥的原材料。

    各種靈材起碼上百種,不過數量不算太多,有的只有一株,有的就幾株,總共百來株的樣子。

    三千颗蕴灵果,一颗十万,总价三亿星币。

    這還是最少的數額,算上運輸成本,得四五億星幣。

    而眼前這些靈材,價值至少三億起步,一階二階的還好,靈田中,有兩株三階的樹苗。

    是三阶灵果!

    此時無法鑑定,但他似乎曾經見到過,絕對是值錢的東西。

    “一會兒那兩棵樹苗我來,這樣,你那邊,我這邊,別衝突了,明白嗎?”

    “为什么?那两棵树苗很值钱?”

    “……”

    这家伙算是彻底掉钱眼里了。

    “很值钱!”苏文语气很重的说道。

    “那我来,你滚开!”阿祖直接拍板定案。

    “你会吗?”

    “什么?”

    “我说你会吗?”

    阿祖瞪大了兩隻大眼睛,蠢萌蠢萌的,“什麼意思,不就是直接拔出來嗎?”

    蘇文撇了撇嘴,一副就知道的表情,“這是兩株三階的靈果樹苗,像你那樣拔,死了一文不值!

    得是活的才值钱,懂吗?

    而我是啥?”

    “对呀,你是啥?”阿祖下意识的问道。

    苏文差点没给呕死。

    “我是一阶鉴定师,你来还是我来?”

    “你来!”

    真弄死了回去被媳婦罵一頓還另說,三小隻的水果錢可就沒了。

    他哪里敢冒这样的险。

    蘇文輕哼一聲,定下時間,下一秒,兩人輕輕落地。

    緊接着,兩人哪怕不動用法力,速度也極快,快速衝到靈田附近。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響起了一聲輕微的炸響聲。

    苏文面色一变,迅速道:“警戒阵法!”

    “靠,快点!”

    “放心!”

    兩人此刻一邊快速交流,一邊手下絲毫不敢耽擱。

    蘇文雙手快速結印,法力浸入靈田,慢慢包裹了兩株樹苗的根部。

    一条根丝都不放过。

    通過溝通百寶戒,手速極快,拔草似的,將其連根拔起,放進玉盒中。

    另一侧,阿祖双手齐动,也是快速的扒拉。

    然後張開巨口,全連土一起,不管是草還是花,全吞了進去。

    “谁!”

    “快走!”

    下一刻,苏文脸色一变,低声喝道。

    抓起阿祖,振翅而起,急速上了山坡,翻過去之後,就將人丟了下去。

    “分头跑,什么都不要管,各自保命!”

    “还用你教!”

    嘭!

    而就在兩人剛開始逃跑的一瞬間,石殿內響起了一聲炸裂聲,一道黑影衝了出來。

    “该死的虎族,你们找死!”

    一個留着短鬚的男中年跳上院牆,暴喝一聲,也是騰空而起,迅速追到山谷外面。

    正在逃竄的蘇文面色微變,會飛的,看來是個二階。

    然而,苏文两人是分开跑的。

    他追不上苏文,又不想追地面那只虎王。

    他感知到了树苗在苏文身上。

    这就很尴尬了。

    最後還是盯上了阿祖,沒想到,蘇文他真的追不上。

    再追下去,连地上那只都要跑了。

    苏文和阿祖速度都极快。

    不過終究是天空中佔便宜,就這會兒功夫,蘇文人影都看不見了。

    “这小子,跑的真快,动作很老练啊!”

    阿祖微微有些喘息,他跑這麼遠,舌頭都粗了,後面還在死追不放。

    怎么办?

    要凉啊!

    千多裏地,兩人硬是一前一後的衝出了百萬大山。

    不过阿祖已经快要跑不动了。

    吼!

    他也是乾脆,既然跑不動了,那就拼命吧,好在樹苗帶回去了。

    三小只有钱吃水果。

    这一趟不亏。

    只見他怒吼咆哮一聲,轉身就是一口怒焰噴了出去。

    巨大的火球升空,非常耀眼。

    照亮了四周。

    火球的攻擊速度也極快,頃刻間穿透了黑暗,出現在半空中那短鬚男的身前。

    黑暗中,追來的短鬚男臉上帶着冷漠,以及一抹嘲諷。

    腳下一跺,凌虛踏空,短鬚男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阿祖眼前。

    阿祖卻是絲毫不意外,早有準備一般,身形瞬間一退,身子於半空中側身。

    虎尾啪的一声,抽出了音爆声。

    “好胆!”

    短鬚男措手不及,一拳轟出,卻是打了個勢均力敵。

    双双后退。

    “祖哥,左侧巨石下,快跳!”

    “……”

    这家伙竟然没走。

    阿祖也來不及多想什麼,一落地,就再次起跳,“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下次再切磋!”

    “虎族,你找死!”

    “再见!”

    阿祖不理他,落地之後,果然有玄機,他沒接觸到地面。

    而是垂直往下落,大概五六米左右才到地底。

    “我去!”

    “愣着干什么,快走!”

    一隻尋寶鼠一爪子抽過去,將阿祖給打醒過來,轉頭就跑了。

    这一次,是真的打死都不管了。

    仁至义尽!

    地下的鼠道七拐八拐,彷彿一個迷宮,要不是有蘇文帶路,他很可能就迷路了。

    甚至重新跑回去都有可能。

    鼠类战力是不强,但是保命的功夫还算不错。

    短须男也是很快发现了鼠道。

    他沒有下去,怕有什麼陷阱埋伏,不過由於深度不算太深,就直接來硬的。

    在地面,兩隻手,一邊一拳,對着方圓萬米內的地域展開轟擊。

    “大胆,百万大山外围,星纹阶不可进入!”

    卻是在這時,山腳城方向,傳來一聲大喝,緊接着一道黑影破空而來。

    “郝將軍,我們一起出手,留下他,我們就賺大了!”

    “好!哈哈哈!”

    却是安中也赶了过来。

    郝難當空一躍,一柄大砍刀出鞘,瞬間斬出,劃破天際。

    短鬚男見此,臉色微變,輕哼一聲,一拳重重轟出,打中刀刃一側,長刀傳出淒厲的顫鳴。

    说时迟那时快。

    這一拳,擊退郝難,腳步微動,出現在安中跟前。

    拳頭還沒有到,威勢滾滾,已經直接鎖定了安中的腦袋。

    “四星战力!”

    安中輕喝一聲,也是一爪子打出,兩人攻擊還未碰撞到一起,空氣中已經傳出陣陣轟鳴聲。

    “再接我一刀!”

    郝難眼神冷厲,下一刻,一瞬間揮刀無數次,漫天刀影籠罩。

    “……”

    这尼玛是一刀?

    短鬚男可真是沒想到會這樣,一陣金鐵交擊聲響起。

    最後還是零星的被砍中,巨響聲傳出,短鬚男倒飛而出,口角溢出鮮血。

    就在短鬚男怒極之時,安中腳踏虛空,狼吻之中,一道紫光凝聚,光柱璀璨。

    轰隆隆!

    一瞬间,短须男再次被击飞。

    郝難在一邊喘了口氣,精神集中,長刀橫握,伺機而動。

    见此一幕,也是接上了节奏。

    一抹凌厲的刀芒劃過,瞬間斬在了對方的胸口上。

    一道黑影轟的一聲落地,翻滾幾下後站起,一連串的逆血出口,直接重傷。

    嘭!

    只见空气微微一震。

    安中的身影已經從天而降,利爪擊中對方身上多處,打得對方不斷後退。

    不過短鬚男終究是四星戰力,肉身淬鍊的非常強大,這樣的抓傷倒不如刀傷來得重。

    退了几步之后,刚想要还击。

    下一刻,長刀爆發出刺眼的光芒,法力涌動,照亮了黑暗。

    “死吧!”

    短鬚男也是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機,怒吼一聲,全力以赴,拳勢一往無前,直直打向郝難。

    嘭!

    郝难倒飞而出,身体表面炸裂,血液四溅。

    右手虎口开裂,手臂受伤更严重。

    他和安中都是二星戰力,要不是本命符紋核心加持,掌握的武技也高明。

    还真的难以打到这个地步。

    不過對方受傷也不輕,倒飛而出,還未落地,安中已經撲了過來。

    一道紫色的光柱當空落下,瞬間炸開了對方脖頸的防禦。

    利爪紧随其后划过,噗嗤一声!

    一道微不可聞的切割聲傳出,沒看見血,只是保持着後退的姿勢,一連退了好幾步,一直到最後坐了下去。

    “死了吗?”

    “死了!”

    安中抬起狼爪,上面血迹斑斑。

    短须男眼中闪过一抹迷茫。

    很快,脖颈处就咕噜咕噜的开始喷血。

    脑袋跌落在地。

    ……

    虎王峰。

    阿祖將靈材交給了蘇文,兩人就直接往家裏跑。

    路上还绕了一圈。

    還通過飛行,一些路途上也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兜兜转转许久,才终于回到了这里。

    “行了,我跑不動了!”阿祖趴在半山腰,一副打死都不爬的架勢。

    “哼!”

    “休息夠了沒,夠了就趕緊走,磨磨唧唧的!”

    阿祖瞪了蘇文一眼,頓時神采奕奕的狂奔起來,很快就消失不見。

    蘇文心中氣得要死,你有這精神頭,還讓我拉着飛了一陣。

    不当人子啊!

    苏文张开虎翼一振,比阿祖提前回到虎巢。

    “嫂子!”

    “看样子不是很顺利?”

    “是有點麻煩,不過都解決了。”蘇文笑了笑。

    里美點了點頭,特別是看到爬上來的阿祖,那口氣才真的鬆了下來。

    不过随即她的脸就黑了。

    虎掌抬起,一团云气凝聚成更大的虎掌。

    啪的一声人就滚了下去。

    “洗干净了再上来!”里美气得浑身颤抖。

    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晚上,某個傢伙是別想睡牀了。

    女人,好像天生就有洁癖。

    蘇文面上微微一笑,道:“嫂子,你知道這一趟的收穫有多少嗎?”

    里美闻言回过神,问,“多少?”

    “起码三亿!”

    “怎麼會這麼多,我雖然不懂什麼靈材,但靈氣波動還是懂的!”

    蘇文搖了搖頭,解釋道:“那塊靈田裏,有兩株三階的靈果幼苗,因爲是幼苗,所以靈氣波動不大。

    但價值卻是真的很高很高,其他的只能算是添頭。

    不過三億還是有些不夠,算上運輸成本,四五億才能保險。

    六亿星币才能百分百不出任何意外!”

    “已经很好了!”

    “嫂子还真容易满足呢。”

    里美翻白眼,瞥了他一眼,“還有時間,不用着急。”

    蘇文點了點頭,“的確是不用着急,不過運輸也需要時間,我先去處理靈材。

    等换到了钱,全部买蕴灵果,先吃一批。”

    “好!”

    “那我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蘇文輕輕一笑,虎翼一振,騰空而起,瞬間沒入雲霄。

    这一晚上,当真是惊险至极。

    要不是他十歲開始歷練的強大心臟,指不定過程中涼在了哪裏呢。

    ……

    苏氏百货。

    “文哥回来了!”李欣面上一笑。

    话音一落,所有人就都注意到了门口的苏文。

    “这是干什么呢?”

    “聚会啊!”

    “對呀,賺了那麼多,青姐說要犒勞一下我們。”

    蘇文走進去,保安團的人被趕到了角落,看着好可憐的樣子。

    才站好,身邊已經擠滿了女生,脫繮的心猿意馬在狂奔。

    鶯鶯燕燕一羣人圍着,雖然沒有什麼別樣的心思,但畢竟都是高顏值的女生。

    正所謂,秀色可餐,他感覺這麼點時間,已經有些飽了。

    很快,菜上齊了,每桌還都有靈酒,穆青叫的,當真是大出血了。

    “相逢即是有緣,蘇氏百貨的潛力大家都看見了!

    相信我,跟着文哥幹,絕對是你們這一輩子做出的最正確的決定!”

    穆青的开场白说完。

    一杯酒下肚,气氛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五個煉丹師美女,二十個女服務生,紛紛起身湊熱鬧,一個勁的灌蘇文。

    把那些保安看的眼热不已。

    一個個都心裏酸酸的,卻也只能在一邊幹看着。

    蘇文其實酒量還行,但也架不住這麼多人灌的,所以很快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好在他機靈,沒有一個個來,而是招呼所有人一起,才勉強應付了過去。

    不过最后还是有些撑不住,尿遁了出去。

    躲到了二樓的陽臺,吹吹風,這樣可以醒一下酒。

    “找了你一圈,原来你在这里?”

    轻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手里端着一碗温热的醒酒汤。

    “我看你喝了不少,這是剛跟廚房拿的醒酒湯,喝了會好受一些。”

    “麻烦你了。”

    苏文也不客气,从王倩手里接过醒酒汤。

    “不麻煩,沒有文哥,我現在墳頭草都一丈高了。”王倩輕輕一笑。

    五個美女煉丹師,三個是招聘的,兩個跟着許斌。

    其实,跟着许斌,就是跟着苏文混。

    只不过这家伙喜欢独行而已。

    她很自然的來到蘇文身邊,手臂直接被一團溫暖包裹,心猿意馬終於徹底脫繮。

    喝了不少,内心本来就有一团火。

    那股燥热直接就爆了。

    ……

    次日凌晨,窗帘不知被谁拉开。

    一縷明媚的陽光照到牀上,睜開慵懶的眼睛,撓了撓散亂的頭髮,伸個懶腰,打個呵欠。

    “醒了?”

    穆青的声音传来。

    苏文的起床气一下子就瞬间消失了。

    “青姐!”被子裏,王倩的聲音小小的傳出來。

    “额……那个……”

    “什麼這個那個,怎麼着,不認賬?”穆青虎着臉,瞪了他一眼。

    “滚!”

    苏文就这样被人赶了下去,整个一脸懵逼。

    下到二樓,四個美女煉丹師竟然都在,看見蘇文後,都是臉色微紅。

    “什么情况?”苏文心里有些发毛。

    早餐过后。

    他單獨找上了穆青,“你這個……到底什麼情況?”

    穆青面無表情的走了過去,一口咬在蘇文的肩膀上,一直咬到出血。

    “疤不要去掉,留着,一定要記住,如果你的人生是一部小說,那我就是你的女主!”

    “一定!”苏文神色坚定。

    穆青這才說道:“我選的是聖符,目前還不能那個。”

    “其实不用这样的……”

    “你傻啊,花了那麼多代價培養出的煉丹師,你真的願意十年後放人離開?”

    “……”

    苏文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果然,這丫頭是真的瞭解自己,這種事,想想就有點心肌梗塞的意思。

    怎么可能还让它发生。

    “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不管多少,我不介意,但還是那句話,我必須是你唯一的女主!”

    “那个,没那么恐怖吧!”

    “怕了?不行了?”

    “那怎麼可能,我可是男人,沒有說不行的男人,說不行的就不是男人!”

    穆青頓時一臉鄙夷的踩了某人一腳,“呵,男人!”

    苏文顿时疼的呜呜叫。

    不敢出声,只能红着脖子在那里跳脚。

    这一天,王倩休息了一天。

    ……

    苏文在二楼找了个空房间。

    上线。

    進入莽荒大世界後,走出木屋,照例巡視了一番。

    拿着收購來的靈材輔以種植術,配置出了一桶浸靈液,花了一上午的時間,將半畝靈田變成了一畝。

    药剂:浸灵液

    等级:学徒

    说明:辅以种植术可以开辟普通的灵田

    果然,灵液没有挥发逸散。

    而是浸入了灵田内部,保留了下来。

    蘇文雙手不斷接引,吸引來靈氣,涌入靈田之中,就彷彿穩固修爲一般,靈田這才成功開闢出來。

    然后,他将昨晚上的收获,全部种了下去。

    包括那两株三阶灵果。

    由於收費太高,他現在還不知道這兩株靈果具體是什麼靈植。

    但就憑三階這個名頭,他就不捨得這樣賤賣了。

    其他的靈材暫時也不急,他心中有一個想法,只要能成,三小隻的水果錢就有了。

    种好之后,他心情很美。

    然后拿出了一个幻阵阵盘安装了起来。

    不困不殺,他只需要讓靈田看起來,和其他普通農田一個樣就行。

    木屋这里偏僻,平时也没有人来。

    加上他吓过几次熊孩子,就更是没有人来了。

    大虫这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敢惹的。

    事情弄完,然後回屋下線,他需要去一趟城衛府,今天應該是有的忙了。

    ……

    城卫府。

    安中和郝难兴高采烈,实在是收获不错。

    殺了一個星紋階異族,光是戰功就有不少,再加上戰利品的收穫。

    兩人一晚上都樂得睡不着,這會兒還在喝酒呢。

    “將軍,上使來了!”陸明再次只穿着一隻鞋子就跑了進來。

    安中和郝难顿时回神。

    连忙运转法力。

    “收拾一下,快快快,别愣着!”

    安中醒酒之后,立马拉着郝难一起忙开了。

    滿桌子滿地的狼藉消失不見,窗戶打開,通風透氣,還給自己來了一個震盪洗浴。

    一股轻微的震动传出,两人都是浑身一颤。

    互相對視了一眼,動作嫺熟,看着,還都是王者啊。

    “上使!”两人躬身。

    沈馨緩步走進來,四下看了看,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聽說你們滅了一個異族?”

    郝難眼珠子瞪得老大,剛要開口,就被安中狠狠踩了一腳。

    “是的,上使!”

    “怎么,怕我贪你们功劳?”

    两人直接摇头,来来回回,跟拨浪鼓似的。

    “把战利品拿出来!”

    “什么?”

    沈馨擡頭看向他們,淡淡說道:“我說,把戰利品拿出來!”

    安中面色一顿,再次狠狠踩了郝难一脚。

    老老实实的将战利品放到桌子上。

    沈馨一件一件的看過去,最後一副瞭然的神情,“果然是他!

    最近二十年裏,紅斑區的黑市上出現了不少高品丹藥。”

    “這個不是很正常嗎?煉丹師也要賺外快的!”郝難終於逮到機會開口說話。

    “爲了維持丹藥的價格,煉丹師販賣丹藥也是商量着來的,數量會有一個控制。

    不然,大家都亂來,最終損害的還是大家的利益。”

    安中有些聽明白了,“上使的意思是,這個異族是個煉丹師?”

    大家都守规矩,突然出现一个不守规矩的。

    不用猜,那肯定就是外来的同行了。

    沈馨聞言,點了點頭,“很有可能還是個種植師!”

    嘶!

    两道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种植师的身份地位可比炼丹师要高得多了。

    宇通世界不缺資源,只要有錢,培養煉丹師並不難。

    可是靈材成長需要時間,很多時間,於是培養一個種植師,就只能等。

    这是一个让人干着急的职业!

    “收起来吧。”

    沈馨沉吟了一下,試着問道:“你們仔細說說昨晚的情況。”

    安中和郝難一聽完,都是立馬拿走自己的東西。

    然后开始讲述昨晚发生的事情。

    沈馨一聽完,立馬就神情震驚的站了起來,“你是說,他是追殺什麼人,而離開百萬大山的?!”

    “应该吧!”安中不敢肯定。

    “有什麼不敢說的,他的確是追殺人,不過不是人族,是虎族!”

    “虎族?”沈馨疑惑。

    随即她眼睛睁大,“虎王峰!”

    山腳城這裏的知名獸王,可不就是虎王峯上的兩隻虎王麼。

    他们都知道,只是没打过交道而已。

    安中有些不解的問道:“上使查這個究竟是爲了什麼?”

    沈馨想了想,道:“灵田!”

    话一落。

    嘎的两声齐齐响起。

    嘶!

    随即又是两道倒吸凉气的声音。

    “上使的意思是,这家伙还有一块灵田?!”

    “不然呢?”

    沈馨白了他們一眼,也是有些發愁,線索斷了,找兩隻虎王談談?

    开什么玩笑。

    惹怒了虎族的強者,葛青山會親自出手斃了她。

    这可就气人了。

    明明一塊靈田就在那放着,可她就是找不到,活活氣死的節奏。

    能开辟灵田的地方,地下都是有灵脉的。

    靈田珍貴,但更珍貴的是地下的靈脈,那代表着源源不斷的靈能石收穫。

    雖然這種自然誕生的靈能石雜質很多,但終究是靈能石。

    反正是拿来用作能源的。

    不管是驅動器物,還是驅動陣法,特別是聖地這種擁有高級聚靈陣的地方。

    没有聚灵阵,弟子的日子过的都不舒心。

    ……

    城卫府外。

    苏文在一条地摊街上闲逛着。

    他本來想進去的,結果看見了沈馨從天而降到裏面。

    直觉敏锐的他,顿时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叮!

    他打开灵能系统。

    “文哥,你订的货到了。”

    “我马上回去。”

    蘇文面色一喜,終於到了,他到現在還是0級。

    不是沒出去刷過怪,而是不敢隨便吸收,他資質本來就差,再亂來,路就斷了。

    所以他專門從莽荒聯盟平臺上買了一個淨化靈能環。

    這樣打怪的時候,先由淨化靈能環吸收逸散出來的靈能,淨化完之後,他再吸收修煉。

    这样效率低,但是贵在灵能纯净,没有杂质。

    刷怪打經驗,不能真的像遊戲那般隨便,那可是吸收進入身體裏面的。

    病都从口入,更何况灵能。

    回到苏氏百货,穆青和许斌都在。

    “文哥,這是什麼呀,靈能速遞送來的。”許斌一臉好奇。

    蘇氏百貨時不時的用靈能速遞賣東西,可從來沒有在上面買過。

    苏文笑道:“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邊的穆青聽着,直接上手,既然蘇文覺得沒問題,那就是沒問題。

    打开一看,那是一个白玉一般的手环。

    金属材料制作的灵能装备。

    “净化灵能环!”穆青和许斌齐齐惊呼。

    而且還是淨化率最高的那種,價值一百萬星幣的好東西。

    杂质净化率达到了99%!

    當然,宣傳是這樣,是不是真的,誰也不知道,但至少90%還是有的。

    刷怪的時候,怪物死亡,要是不管,能量就會返還天地。

    这时候,人可以吸收逸散的灵能修炼。

    荒兽更是可以直接吃掉。

    而净化灵能环的作用,就是当一个净化中转。

    “文哥豪气!”许斌服了。

    “我資質不好,可不敢胡亂的浪,把路給斷了你養我?”

    說着,他又道:“你們也是一樣,晉升一階之後,一定要買一個,必須是最貴的這種!”

    “我知道的。”穆青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