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千變神紋 > 第0008章 灵脉
    莽荒大世界,黑水国。

    蘇文再次進入,推開門,從木屋內走出,他的左手上有一圈銀白色的符紋。

    那是净化灵能环!

    他已經將其認主並裝備上了,感覺還不錯,終於是有裝備的玩家了。

    再次巡视了一番自己的地盘。

    他離開了木屋,一人往蒼茫延綿的大山內而去。

    他故意沒有去那片山坡,而是沿着山坳往另一個方向走,遠離了村子之後,才進入。

    山内,空气中的雾气慢慢变得浓郁起来。

    这是一种瘴气。

    不過也就是普通人碰不得,蘇文卻是沒有問題。

    他小心地穿行其中,一直從山坳往裏,走到了一片平坦的開闊地帶。

    這裏已經沒有任何道路,霧氣也是濃郁到了幾乎實質的狀態。

    他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距離,發現前方十數米之外,一團顏色明顯加深的霧氣在翻滾。

    看着就像是高浓度的雾气。

    苏文略微犹豫,但还是决定踏入其中试试。

    一直都說莽荒大世界危險係數很高,他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個高法。

    出场就三阶?

    还是自然条件恶劣?

    結果,他纔剛進入其中,就覺得鼻腔和喉嚨喘不過氣來,彷彿進入了水中的感覺,呼吸困難。

    又是繼續前進了十幾步,已經明顯有了窒息的意思。

    扛不住了,他不得不退了出来。

    站在那濃郁霧氣之外,蘇文的呼吸才終於順暢了一些,活過來了。

    他皱了皱眉,目光循着那雾气团打量。

    霧氣團籠罩的範圍很大,一旦太過深入,迷路的話,幾乎等於涼涼。

    但他有些不甘心,这还没打到怪呢。

    這一趟進來,他可是打算就把自己升到十一級的,這樣第二變就可以凝聚了。

    第二變,王符不出意外就是阿祖的熾火虎形態。

    还有鼠符的百灵鼠形态。

    至于虎符,先放着,暂时用不上。

    “再找找!”

    他不願就此放棄,便沿着霧氣團的邊沿,一路向右行走。

    半个时辰过去。

    濃郁的霧氣團仍舊存在,他期間還不死心的嘗試了幾次,結果和之前一樣,始終是無法抵禦的窒息。

    不過走着走着,蘇文突然發現,腳下的地勢在逐漸擡高,看來大方向上是沒錯的。

    此时的他,应该是在深入大山。

    只是被這團霧氣籠罩的區域無法行走,其他地方是可以的。

    当然,依旧没什么收获就是了。

    就在他想要放棄的時候,腳下突然咔的一聲,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

    树叶枯枝的声音不是这样的。

    他十歲就開始混跡這樣的地方,能聽出來不對勁。

    苏文低下头,移开脚,才发现那是一具骸骨。

    罪过,他踩断了人家的左小腿。

    他心中微微一動,這是一具人屍,不是動物,說明這裏以前有人走過。

    放棄的念頭收起,又朝前走了一刻鐘,前方的霧氣突然開始變淡了許多。

    最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

    一個大概百米方圓的低窪地帶,地面上赫然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類骸骨。

    蘇文四下打量,眉頭不禁微微一皺,不過最終還是繼續朝白骨中央走去。

    他很好奇,造成这一切的是什么东西?

    很快,他就看到地面上有一個三丈左右的洞口,裏面黑漆漆一片。

    吱吱!

    苏文直接祭出寻宝鼠形态,收敛气息。

    轻悄悄的钻了进去。

    這是一條隧道,並不複雜,相反很直,幾分鐘的時間過去,蘇文從另外的洞口鑽了出來。

    身形悄然跳上一条树干。

    遠遠看過去,一片泥濘的沼澤內,淡淡的奇異花香瀰漫。

    “二阶灵花!”

    蘇文看完後,怔了一下,“不對,已經快要晉升了,好像是因爲能量不足,一直卡着。”

    沼泽之中,尸骨更多。

    不仅仅是人族的骸骨,还有不少动物的骸骨。

    這朵花,看着像是黑蓮,感覺很妖異,全身都散發着一股極其邪惡的氣息。

    但是又莫名的中正。

    正義與邪惡,竟然交織在一起,感受着這氣息,蘇文眉頭微微一皺。

    这东西,恐怕不好对付。

    看這些白骨屍骸,哪怕沒有主動的攻擊力,肯定也有其他的手段。

    他有些不敢靠过去了。

    正當他猶豫的時候,不遠處,淤泥和花草涌動。

    一連數條花草翻滾糾纏間,混雜着不斷滴落的淤泥藤蔓,向着他激射而來,戰鬥瞬間爆發。

    苏文见此也是眼睛一眯,这就是你的手段吗?

    吼!

    寻宝鼠变为纵云虎。

    一隻雲氣組成的巨大虎掌當空將激射而來的藤蔓擊碎。

    不过这朵花的手段可不只是这样。

    它還同時祭出了多個泥沼術,將周邊的林木吞噬掉,方圓千米之內,全部被沼澤覆蓋。

    沼澤擴散間,藤蔓開始瘋長,長出了花苞,張開變成美麗的花朵。

    花香瀰漫,一股淡淡的香霧,在沼澤中生成,讓整片區域,變得朦朧了起來。

    苏文见此一幕,眉头微皱,瞬间屏息。

    这是什么招数?

    是要迷晕他,还是毒死他?

    苏文思维闪烁,全神戒备。

    就在這時,周圍朦朧的香霧終於漫過他,眼前的場景突然一陣變幻。

    變成了各種高樓大廈,一棟棟的建築是那樣的熟悉。

    可是在這之間,還有一棟風格迥異的蘇氏百貨突兀的擠在那裏。

    一股奇异的力量侵蚀着他的灵魂。

    但是因爲這些建築,風格實在是有着極大的差異,一個是前世的記憶,一個是現世。

    因此,這巨大的差異感,就影響了香霧的效果。

    没办法让苏文全神沉浸进去。

    所以蘇文只是微微一頓,就從這些迥異的畫面之中,瞬間回過了神來。

    周身一震,一團雲氣瀰漫開,硬生生將香霧擠了出去。

    将所有的香雾,抵挡在了外部。

    “幻术魅惑?”

    蘇文臉色微微黑了下來,穿越多年,有些祕密是隻能獨享的。

    这就是你自己在找死了!

    蘇文陰沉着一張臉,心神轉動間,一隻雲氣組成的,更加巨大的虎掌,緩緩擡起,一掌落下。

    虎掌在落下的過程中,越發的凝實,宛如實質。

    卻在這時,空間微微波動,一個溼淋淋的人偶,雙手十字擋住了蘇文落下的巨掌。

    看着这个人偶,苏文神情一阵错愕。

    随即仔细一看,原来不是人,是只猴子。

    這些藤蔓控制骸骨戰鬥,之所以選這隻猴子,應該是它的屍骨最硬吧。

    毕竟,这么简单就挡下了他的一击。

    有些強者就是這樣,哪怕死了,屍體放那裏讓你砍,你都破不了防。

    “什麼年代了,鬥法也要看智慧的,看我怎麼弄死你!”

    蘇文咧嘴一笑,他在樹林中跳躍,遠離了沼澤,取出了一桶黑油,潑了出去。

    在其落地之前,大量的云气包裹住了黑油。

    然后很快,白云就变成了黑云。

    不過蘇文不在乎,將黑雲升到沼澤上空,一樣是瀰漫開來。

    沒多久,雲氣融入了沼澤,蘇文以火點燃,嗡的一聲,熱浪席捲向四面八方。

    藤蔓急了,屍骸手中延伸出大量的藤蔓,不斷抽打。

    漫天淤泥溅射而出。

    这是想要灭火。

    可惜,蘇文用的是水潑不滅的黑油,這些淤泥落下就融入沼澤,大火暗淡了一下又是重新熊熊燃起。

    咻咻!

    咻!

    一条、两条……一连三十七条藤蔓被烧死。

    在蘇文眼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逸散的靈能涌入淨化靈能環內。

    “恭喜玩家,成功击杀泥沼鬼藤!”

    “靈能系統就是厲害,還真的將入侵和吞噬世界當成遊戲了。”

    蘇文心情微微有些激盪,這是他第一次殺怪得經驗。

    ……

    大火又烧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停下。

    沼泽慢慢缩小,直至最后消失。

    然而,詭異的是,黑蓮依然完好無損的綻放着,地面上,滿是燒焦的屍骸。

    “年輕人,適可而止吧,我們無冤無仇,何必呢?”

    “谁!”

    苏文被这一声给吓了一跳。

    嘭的一声!

    虎翼張開,直接飛了起來,靈識查探四周,眼神中滿是警惕。

    “別裝了,年輕人,你這點把戲還騙不了老夫!”

    “是你在说话?”

    这一次他准确的锁定声源,直直看过去。

    却是那朵黑莲花!

    “能找到這裏,你本事倒是不小,說吧,誰派你來的?”

    “……”

    苏文有些迷茫,现在什么情况啊这是?

    他仔细分析了一番。

    特別是對方最後的那句話,看來對方是誤會了什麼。

    “呵,找到这里很难吗?”

    不对,这句话不行!

    這樣說的話,恐怕立馬就會暴露,因爲他並不知道他所扮演的人是什麼人設。

    说话需要用什么身份,什么语气。

    換句話說,他並不知道這朵黑蓮花的仇人是個什麼人。

    或者是些什么人?

    又该怎样说话。

    所以。

    蘇文平復下心情,臉上的表情依然茫然,“你是誰,這裏是什麼地方?”

    他收起翅膀,接連跳躍,回到來時的隧道口附近。

    一副如遇不测立马就跑的架势。

    “你到底想要什么?”

    黑蓮見此急忙開口,“泄露我的行蹤,你其實什麼都得不到,相反,爲我保密,我可以給你好處?”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蘇文儘量讓二愣子的形象更逼真一點,一副不爲所動,固執呆板的模樣。

    黑莲气急,却又无可奈何。

    他是花,雖然現在很特殊,能跑,但真的追不上縱雲虎。

    所以只能按照对方的节奏来。

    “我是李霄,这里是黑水山深处!”

    李霄說完,又是激動的說道:“你到底想要什麼,直說無妨,我現在這個樣子,你沒必要擔心我會對你不利。”

    “李霄是谁?”

    “……”

    玛德!玩上瘾了是不是?

    李霄有些怒了,士可杀不可辱啊,有没有?

    蘇文連忙縮了縮頭,他也感覺到了對方的怒意,乾咳道:“咳咳,你爲什麼會在這裏?”

    “原来如此!”此言一出,李霄就秒懂了。

    心中一陣糾結,這傢伙胃口不小啊,竟然看中了山中的這條小型靈脈。

    苏文瞪大了眼睛,怎么了怎么了,暴露了吗?

    他的话应该没问题啊。

    誰曾想,李霄突然嘆息道:“靈脈我可以讓給你,但我現在傷勢有些嚴重,我需要療傷三天。

    三天之後,我自會離開,希望你能夠遵守諾言。”

    “什么诺言?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年轻人,做人要知足,不要得寸进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蘇文直接一跳,進入了隧道口,身形已經縮入了黑影中。

    阳光只是落到了他的膝盖处。

    這一下,李霄是真的急了,“好!這是我鑽研種植術以來,記錄的一些心得。

    這是我最後的底線,如果還不行,大不了一拍兩散。”

    顶多重新被追杀,又不是没有逃掉的可能。

    他现在身无分文,只有这个还值点钱。

    绝对是最后的底线了。

    李霄心中不断安慰着自己。

    黑蓮此時,竟然彷彿一隻怪獸,張開了血盆大口,嗖的一聲,一枚玉簡飛了出去。

    蘇文看了看,心中蠢蠢欲動,不過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轉身就整個沒入了黑暗之中,沿着來時路,穿過隧道,下了山道,兜兜轉轉,終於回到木屋。

    东西绝对是好东西,那可是种植术心得。

    用靈能系統的說法,那就是經驗大禮包,看完後,種植術恐怕會晉升。

    至于晋升多少,就完全看脸了。

    不过他不敢拿,至少不敢现在就拿。

    現在對方誤會了他的身份,一切還好說,要是暴露了,天知道這些積年老怪有什麼手段。

    “天啊,种植术!”

    蘇文突然瞪大了眼睛,“他和李三!不對,李三見過我,應該認識我!

    不是李三,那会不会是认识李三的人?

    或者,根本就是那個教導了李三種植術的人!”

    就說嘛,一個普通的老農,竟然會種植術這種高大上的東西。

    调配浸灵液的钱都没有,哪里来的灵田。

    他应该是通过李三买药疗伤。

    心想着,他跑進地窖,先看了看寄魂晶,還在,然後才翻出李三留下的東西。

    这一次,他认真的给全看了一遍。

    “灵田、灵脉……”

    通了!

    全都通了!

    那朵黑蓮花本身就受傷了,他是利用靈脈療傷。

    还有……

    蘇文隱隱覺得有什麼東西很重要,但是他漏過了,可惡,想不起來。

    “算了,不想了,越想胡同钻的越深。”

    蘇文關好地窖,啓動了防禦陣法,才放心的合上機關。

    嗡!

    突然手臂一震。

    却是灵能已经完全净化,他可以吸收修炼了。

    这一修炼就是三天。

    功法:行符诀

    修为:一阶3级

    技能:鉴定术Lv1、种植术Lv0

    形态:纵云虎、寻宝鼠

    雖然靈能還有不少,但一個人一天最多隻能提升1級,人的肉身是存在極限的。

    而之所以今天停止修煉,也是他想去看一看,那朵黑蓮到底還在不在。

    照例繞了點路,進山,躲避高濃度瘴氣,找到洞口。

    花了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他來到了隧道的另一邊出口處。

    一顆鼠頭悄悄的伸出去,玉簡還在那裏,心中一喜,看向遠處黑蓮所在的地方。

    已经只剩下一地的烧焦的尸骸。

    “真走了?”苏文眼睛一眯。

    头缩了回去。

    身形往后退。

    慢慢藏入阴影之中。

    作爲一個老獵手,這點耐心還是有的,他決定了,要在這裏藏一天。

    寻宝鼠形态下,他收敛了所有的气息。

    保持了一個舒服的姿勢,一動不動,靜靜的等待着,太陽高升又西落。

    眼见傍晚时分。

    一隻渾身纏繞着藤蔓的死猴子從樹上輕輕落下。

    四处打量。

    目光着重的看了看那枚玉简。

    而玉簡還在原地,連一絲絲被移動過的跡象都沒有。

    附近也沒有任何陌生的氣息,腳印沒有,更沒有什麼靈力波動,半點痕跡都沒有。

    随即重新跳回树木,嗖嗖几下,消失不见。

    蘇文見此撇了撇嘴,這些積年老怪都特麼腦回路不正常。

    太阳终于落山,夜幕降临。

    大山內,蟲鳴鳥叫,這是荒獸的世界,弱肉強食無時無刻不再上演。

    苏文的耐心一直在线。

    這一次,一直等到深夜,一道黑影急速躍出,再次來到屍骸堆之中。

    像是夜晚找食吃的荒兽,四周寻找的很认真。

    蘇文此時已經悄然變成了縱雲虎形態,那死猴子敢跑到隧道這邊來。

    他保证会直接弄死它。

    “年輕人,你很有耐心,不過我會遵守約定,也希望你會遵守約定。”死猴子竟然說話了。

    不过那破嗓子是真难听,目光直直看向隧道。

    也不知道是真的发现,还是诈他。

    話說完,藤蔓直接化作星星點點的靈光,死猴子沒有了藤蔓當即散架。

    骸骨堆成了一團,夜色下,慘白慘白的,看着瘮的慌。

    苏文仍然没有出现,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

    獵手和獵物其實是一樣的,反轉時刻都存在着,比的就是誰有耐心,

    ……

    正当苏文和一朵花较劲的时候。

    宇通世界。

    山脚城,城卫府。

    一道星光落下,風華的身影出現,“師妹,我回來了。”

    沈馨点头,嗯了一声,道:“长老怎么说?”

    “師妹,我一路風塵僕僕,可是一點都沒有休息,你就沒點別的話?”

    “师兄辛苦!”沈馨深吸了口气,淡淡说道。

    “不辛苦,为师妹跑腿可是我的荣幸。”

    風華這才笑道:“長老說了,謹慎對待,暫時可以合作,不可爲敵!”

    “知道身份吗?”

    風華搖了搖頭,“應該不是我們這邊的人,在赤天聖地,三階的存在,都是有數的。

    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三階強者,暫時還沒有任何線索。”

    就在这时。

    风华发现了安中和郝难都在。

    “上使!”两人微微行礼。

    風華點了點頭,看向他們,問道:“看你們的樣子,我不在的日子,又發生了什麼事嗎?”

    “……”安中将事情又说了一遍。

    風華也是有些震驚,“那個煉丹師被你們殺了?”

    “上使,我们也不知道他是炼丹师啊。”

    “對對對,我們就是以爲對方想要入侵山腳城,所以纔出手的。”

    風華揮了揮手,他就是震驚了一下,死不死的他不在乎。

    隨即想到什麼,問道:“所以,靈田的線索斷了?”

    沈馨也是有些皱眉,心里烦的要死。

    說實話,她能留下來,除了“百獸香”那件事,有一部分原因是爲了追查這個。

    不然她早就被调回圣地去了。

    她選的是翼符,以這個爲本命符紋核心的不多,但也沒多少。

    最关键的是,她的修炼路线是天使路线。

    整個赤天聖地內,就只有聖地之中囚禁了一隻三階天使,外人就是想,都沒有神韻去臨摹。

    越强大,越复杂,神韵越是难以临摹。

    而沈馨的悟性很高,被葛青山這一系寄予厚望,她能在外浪這麼久,已經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上使,也不算斷了,虎王峯應該可能會有線索!”安中擡起頭,說道。

    “是应该,还是可能?”

    “应该!”

    安中解釋道:“我們殺的那個異族,其實就是追殺一隻虎王進入百萬大山外圍的!”

    “不是入侵山脚城吗?”风华瞪了两人一眼。

    兩人訕訕低下頭,這個事要怎麼說,殺良冒功?也不算吧,殺異族可是政治正確。

    而且还占理了,谁让他无视规矩,冲了出来。

    我們人族這麼多年以來,那麼多人進入百萬大山狩獵,死了那麼多人。

    我们有抗议过吗?

    我们有聚会游行过吗?

    我们有到哪里哪里集体静坐过吗?

    没有!

    这就是真相,有图有真相!

    風華走到沈馨身邊坐下,淡淡說道:“虎王峯不用想,荒獸排斥人族,你們連靠近的機會都不會有。”

    “上使,那兩隻虎王修爲應該不高。”郝難突然說道。

    “闭嘴!”安中再次狠狠踩了他一脚。

    風華也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心中暗罵了一句莽夫,看向沈馨,“師妹覺得呢。”

    “可以试试,但不能用强。”

    沈馨特別看向郝難,“獸王都有血脈示警的能力,一旦出什麼意外,整個紅斑區都要受到牽連!”

    郝難撇了撇嘴,打了這麼多年仗,不就是獸潮麼,怕個鬼。

    他守边这么多年,只有苦劳,没有功劳。

    年輕時候還想着開疆擴土,結果到頭來,卻是怕這怕那,畏首畏尾。

    这一带地域,他也是摸的很熟了。

    真的要打,他有把握三天內,擴土千多裏地,獸潮怕個屁。

    這麼一個小地方,頂多來兩隻三階,聖地連兩隻三階都對付不了嗎?

    當年赤天聖地也沒那麼大,現在的土地不都是這樣來的嗎?

    真以为他不懂。

    這些獸王都是被流放的,頂多是個“報警器”而已。

    杀了也就杀了。

    ……

    回到城外大营。

    此时的兽潮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二品三品,甚至是四品以上的荒獸都開始進入諸多冒險者的腰包。

    不管是冒險隊,還是冒險團,就是獨行散修,在這一波獸潮中都賺了個盆滿鉢滿。

    當然,山腳城內,那些賣丹藥的,一樣是盆滿鉢滿。

    “将军!”一个年过六旬的副将走了过来。

    “兄弟们怎么样,都有收获吧。”

    “將軍放心,我親自盯着,每個人都有收穫,也沒人敢伸手!”

    郝難點了點頭,兩人邊走邊聊,進入帥帳,“傳令下去,讓兄弟們撤回來,修整一天。”

    “将军?”

    “什麼都不要問,檢查好器械,我希望我的人現在還能打大仗!”

    “末将领命!”副将闻言,顿时神情一凛。

    同時心中激動,真正的熱血軍人,哪一個不渴望上戰場真正打一次。

    不然,退伍回家都不好意思吹牛。

    等副將離開,郝難眼中閃過一絲異樣,“靈田、靈脈……”

    他拿出一个玉罗盘,单手虚空画符。

    玉羅盤很快被激活,驟然化爲光點散開,凝聚成了一個面容俊逸的青年。

    青年一襲白色的長袍,烏黑的長髮束在玉簪上,劍眉星目,丰神俊逸,“什麼事情,需要動用最高級傳訊?”

    “郝難拜見徐長老,回長老,那個煉丹師有線索了!”

    “就为了一个炼丹师?”

    “按照沈馨所言,他還可能是一個種植師,在百萬大山內,擁有一塊靈田!”

    徐念聽完這話,眼中射出一縷精芒,“當真!”

    郝難堅定的點了點頭,“這是屬下親耳聽到沈馨所言,屬下敢以性命擔保。

    當時在場的,還有山腳城城衛府的城衛將軍安中。”

    他将之前在城卫府的事情简单一说。

    徐念沉吟一番,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郝難聞言,嘴角一揚,道:“我想掀起戰爭,威逼虎王峯,逼迫那兩隻虎王說出靈田所在之地!

    有灵田必有灵脉,宇通世界明文规定。

    對於靈脈,擁有聚魂階的勢力,先佔先得,誰也不能搶。”

    “那样你就暴露了!”

    “長老,這很值得,屬下只是希望,家裏能出手,接走我的家族,保證他們的平安!”

    “放心,我亲自吩咐这件事!”

    郝難單膝跪地,“屬下多謝長老,家裏有了這一條靈脈,必然會如虎添翼,更上一層!”

    “你的功勞,家裏不會忘!”徐念面上微微一笑。

    郝難也是面上微微一笑,傳訊結束,人影化爲光點,重新凝聚成了一個玉羅盤。

    被他妥善收了起来。

    这东西不能放在百宝戒内,会有暴露的风险。

    任何世界,隱私權都是有限的,聖地要是突然查內奸,這東西就是定時炸彈。

    ……

    三天的时间过去。

    百萬大山外圍的林區已經漸漸降溫,荒獸已經獵殺了大半。

    剩下的,要么跑了,要么藏了起来。

    這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零星的荒獸花費這麼多時間去找已經沒有必要了。

    有這時間,前往其他更大的獵場林區,賺取更多的錢,不香嗎?

    城外大营,帅帐内。

    郝难召集了十名副将开会。

    這些副將每人掌兵兩萬,合起來就是二十萬大軍,他自己也有五萬人馬。

    城外大营就有了二十五万大军。

    士卒全是學徒級,一階開始就是伍長、什長、伯長這一類的小官。

    而在場的這十名副將,修爲全在一階九變或十變。

    “將軍,人都到齊了!”開口說話的,正是那個六旬老將。

    其人名叫黄立,是郝难的铁杆支持者。

    這支隊伍剛剛組建的時候,不是沒有刺頭跟郝難作對過,但都被他處理了。

    一身一阶十变的修为。

    十人之中,他是最有希望晋升星纹阶的。

    郝難聞言,點了點頭,道:“三天前,大家都知道,我和城衛將軍安中擊斃了一名過界的異族。

    後來,我們從這名異族的身上得到了一些情報。

    情報上報之後,今天上面下達了一個不會記錄在案的命令!”

    一個短鬚青年聞言,不由得皺了皺眉,“將軍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這件事辦成了,大家都有功勞,辦砸了,我背鍋,都不是菜鳥了,不用我教的吧?”

    “將軍,這種任務是可以推掉的吧?”那短鬚青年再次問。

    “是可以推掉的,但是我不想推,我想賭一把!”

    郝難點了點頭,解釋道:“剛當兵那會兒,我就有開疆擴土的夢想。

    這一次的機會很難得,在我們外圍林區附近,存在一塊靈田。

    而知道這個消息的那個異族死了,線索斷了,不過虎王峯的兩隻虎王也知道。

    因为那个异族就是追杀虎王冲进来的。”

    “就为了一块灵田?”又有人诧异。

    郝難目光平靜的說道:“想要開闢靈田,條件是地下得有靈脈!”

    “灵脉!”

    “天啊!”

    “那不是发大财了!”

    “这的确是个机会啊!”

    郝難擡手壓了壓,帥帳安靜下來,“靈脈的事情,大家別到處亂傳。

    而且,这也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情。

    我們的任務,就是出兵包圍虎王峯,逼迫他們交出靈田所在的地圖。

    並趁此機會,將外圍林區的邊界線,再向外推個一千里地。”

    “一千里?!”

    “这几乎相当于多了半个区!”

    郝難面上笑了笑,“看來大家都想明白了這其中的利益,這個纔是我們的收穫。

    这笔战功,比我们戍边十多年的功劳都要多。

    我老了,不怕熬,熬來熬去也就是那樣,所以需要這筆戰功。

    你們有些人還年輕,相比於我而言,應該更需要這筆戰功。”

    說着頓了頓,繼續說道:“不過大家也應該明白,這件事關係到獸王,所以可能會有意外。

    誰想搏一搏的,就跟我一起出發,不想的,就留在大營!

    再说一次,这是一个不会记录在案的命令!”

    他目光平靜的掃了一圈,“希望你們都慎重的考慮清楚了,再做決定!”

    “有了這筆戰功,我應該就能湊足晉升的資源。”

    黃曆面色堅定,舉起手,開口道:“我加入!”

    “我也加入!”

    “我也是十變,而且今年未到三十,晉升的機會更大,我也加入!”

    “跟着将军打仗,不会有错!”

    “算我一个!”

    “……”

    最终,十名副将,九人加入。

    没加入的那人,正是之前的那个短须青年。

    郝難看向他,“嚴興,你不打算搏一搏嗎?你也是十變了,而且你還是平民出身。

    这笔战功,你应该更加需要才是。”

    嚴興站起來,躬身一禮,“得將軍厚愛,我纔能有今天,但將軍也說了。

    这件事涉及到了兽王,有可能会有意外发生。

    守衛山腳城是我們的主要任務,一旦有意外,我就是山腳城最後一道壁壘。

    如果單單是出了意外,將軍應該不會受到太嚴重的責罰。

    可一旦山腳城出了什麼問題,甚至丟了,我們所有人都會吃不了兜着走!”

    “对啊!”

    “的确是这样!”

    有幾人都是面色一變,看向嚴興的目光,也是不再凌厲。

    剛剛誰都參加了,就他沒有,所有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將其定爲了叛徒。

    现在听完这些话,都是醍醐灌顶,心生惭愧。

    “想的很周全,事後我的戰功,一成算你的!”

    “还有我!”

    “这一成战功是你应得的!”

    郝難也是說道:“好,這件事就這樣說定了,大家下去準備吧。”

    說着,低喝一聲,“記住了,低調一點,動靜不要太大。”

    “是,将军!”所有人起身,行礼,离开。

    這些人離開,郝難喊住了黃立,“發一個通告,山腳城內發現了其他聖地的間諜小隊。

    需要封城一天,傳訊也要一起屏蔽,我們要封鎖消息。”

    “属下明白!”黄立领命离开。

    這個他還真是沒想到,人家當主將,的確是有這個本事。

    ……

    临近中午。

    城卫府才得到消息。

    安中站了起来,“什么?驻军封城了?”

    陸明肅然的點了點頭,“如果不是有商家鬧到了城衛府,我們恐怕都不知道這件事。”

    “发通告了吗?”

    “有通告,但是口头通告,没有纸面文件!”

    安中皺了皺眉,這個郝難到底要幹什麼,城中還有兩位上使呢,這個時候胡來,皮癢了?

    “通知下去,休假取消,所有人回營待命,內城必須要在我們的手中!”

    “是,將軍!”陸明心中隱隱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

    又是半个月过去。

    山腳城慢慢恢復了平靜,好像除了日復一日的封城,的確是沒什麼事情發生。

    每天都有士卒巡邏,看着還真是一副抓間諜的架勢。

    雖然封城的時間一直在延長,但只要沒有人傷害老百姓。

    对于老百姓而言,抓间谍也是件好事。

    倒是没有人再去城卫府闹了。

    也就是这一天。

    苏氏百货。

    苏文第一次长时间上线结束。

    三楼的主卧内。

    穆青和王倩都在,這是他們約定好的日子,也是蘇文準備材料用完的大概時間。

    畢竟,黑油這種東西,也不能全給百寶戒裝滿了。

    嗡!

    空间波动荡起,一道人影一步迈出。

    “文哥!”

    穆青两人,异口同声,齐齐扑入了他的怀中。

    蘇文揉了揉兩人的頭,“別擔心,我這不是沒事麼,你們看,我現在一階15級了。”

    功法:行符诀

    修为:一阶15级

    技能:鉴定术Lv1、种植术Lv2

    形态:纵云虎、寻宝鼠

    那份種植師心得,也就是經驗大禮包讓他的種植術晉升到了二階。

    同時這麼多天刷怪,幾乎走到哪裏黑油就燒到哪裏。

    修为达到了二变。

    新加了熾火虎和百靈鼠形態,不過都是第二位置,使用需要冷卻時間。

    “文哥,我一定会努力修炼!”

    “我也是!”

    蘇文聽着兩人的話,輕輕一笑,“好,我們一起天長地久,長生久視!”

    “文哥!”

    “别动!”

    “怎么能不动!”

    都到碗裏了,還香得要死,他也餓得要死,怎麼可能不吃。

    當然,該注意還是要注意,他最終只能吃一個。

    一顿饭,一直吃到下午。

    蘇文這才起身,他沒有去城衛府,而是去虎王峯。

    他之前還想着賣靈田,結果現在一看,靈田下面可能是靈脈。

    这笔财富太大,可就需要跟人商量一下了。

    轉頭看了看熟睡中的兩人,面上微微一笑,虎翼一振,沖霄而起。

    ……

    虎王峰。

    日头开始西下。

    森林中,不知从何时起,充满了肃杀之气。

    對於虎族而言,殺意煞氣這種東西,都是他們玩剩下的。

    “阿祖,最近不要下去了,待在家里!”

    “媳妇,你也看出下面有些不对劲了?”

    阿祖神情凝重,話剛說完,就被裏美一巴掌呼了回去,“你什麼修爲,我什麼修爲,回去,看好孩子!”

    “哦哦……媳妇别打脸,我这就去。”

    就在这时。

    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里美擡頭一看,卻是蘇文從天而降,“嫂子!”

    “你终于来了。”

    “嫂子快走,下面是人族军队!”

    里美搖了搖頭,“走不了,虎王峯已經被包圍了,不過你放心,他們應該是有所求。

    我們終究是獸王,還是虎族獸王,他們不敢把我們怎麼樣。”

    “嫂子,我想我知道他們想幹什麼!”蘇文眼睛一眯。

    他就練級了半個月,就找到了這裏,膽大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