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千變神紋 > 第0009章 都疯了
    回到巢穴,老幺直接扑到苏文身上。

    苏文苏文的叫个不停。

    里美眼中滿是溫馨,“好了,都裏面去玩,我和你們叔叔還有話要說。”

    “不嘛不嘛,苏文苏文……”

    “快点!”

    老幺癟了癟嘴,一臉的不高興,蘇文面上微微一笑,把老幺丟出去的時候,塞了個毛球。

    那是他路上抓的一隻豬鼻鼠,速度很快,膽子很小。

    面对三小只,应该、可能、也许能跑得掉吧。

    阿祖肩膀撞了一下他,“什么东西?”

    “猪鼻鼠!”

    “我去!”

    阿祖和里美都是目瞪口呆,急忙向裏面跑過去。

    “……”

    什么情况?

    吼吼!

    吼!

    在蘇文目瞪口呆之下,裏面頓時滿是小虎的稚嫩咆哮,嗷嗷的叫個不停。

    阿祖和里美赶到的时候,里面已经一片狼藉。

    一个个满头的黑线。

    “完了,媳妇,晚上我们睡哪里?”

    “你说呢?”

    阿祖簡直氣得要死,但以他對媳婦的瞭解,應該是找不了小叔的麻煩。

    目光看向被虎威吓得瑟瑟发抖的猪鼻鼠。

    “行了,都亂套了,就讓他們玩個盡興吧,對了,玩歸玩,不許見血!”

    臉上剛剛露出笑容的大虎,聽完這話,頓時眉毛就耷拉到了一起。

    “你这是什么表情,那是你小叔的礼物。”

    “知道了!”

    里美沒管他,大虎被阿祖教壞了,也就二虎和老幺還小,還能重新教。

    那一天,蘇文說的那些話,她仔細考慮了一下。

    覺得改變一下也沒什麼,嗜血暴戾這些東西,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

    “额,那个,嫂子,我不知道这个……”

    “沒事,是我擔心出事,所以讓他們呆在我屋裏了。”

    蘇文點了點頭,看來外面的局勢的確是嚇到這一家子獸王。

    三人重新来到洞外。

    阿祖直接就問了,“你說你知道外面那些人是幹什麼來的?”

    蘇文聞言,點了點頭,道:“祖哥,還記得我們之前採集靈材的那個地方嗎?”

    “记得啊,对了,你卖钱了吗?卖多少了?”

    “别打岔。”

    里美瞪了他一眼。

    蘇文也是白了他一眼,繼續說道:“那個種植了大量靈材的地方是一塊靈田。

    可以賣很多錢的,我本來打算聯繫買家,就耽誤了一點時間。

    可是後來我瞭解到,靈田的下面,是一條靈脈!”

    “灵脉!”

    阿祖和里美齐齐惊呼。

    蘇文表情肅然,輕輕點了點頭,“沒錯,一條靈脈,對於一個勢力而言,是很珍貴的戰略資源!

    到這裏,我就知道事情搞大了,沒想到,還是遲了一步。

    他們竟然直接出動了軍隊,看來那天我們被那個異族追殺,祖哥應該是暴露了。”

    “应该是,唉,这地上跑的,就是吃亏。”

    阿祖仔細一想,還真的有可能,氣的直嘆氣,“媳婦,你什麼時候二階啊。

    到时候,我们把臂同游,翱翔天空……”

    “你行吗?”

    “我怎么就不行了。”

    “你恐高!”

    阿祖顿时摔了个五体投地,看的里美想笑。

    苏文也是一乐。

    他也帶阿祖飛過,剛開始還擔心這傢伙搗亂呢,沒想到,上了天,一動都不敢動。

    这个毛病,恐怕要二阶之后,才能克服了。

    “所以,他们是找我们要地图的!”

    “對,那個異族死了,他們不知道靈田在什麼地方,只有我們去過那個地方。”

    聽到這裏,阿祖眼睛一亮,“那我們還怕什麼,我們直接把靈脈賣給他們不就完了?

    到时候,孩子的水果钱就有了!”

    里美也是心中一動,不過還是看向蘇文,想聽聽他的看法。

    “理论上是可以的。”

    蘇文點了點頭,不過又是很快搖頭,“但實際上,如果能夠白拿,這麼大一筆錢,他們會很願意省下來。”

    “怎麼白拿,我不告訴他們,他們就不知道在哪裏!”

    蘇文看向阿祖,“如果他們抓了三小隻呢?如果你們之中,有人被抓了呢?

    到时候,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阿祖被問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荒獸的世界,終究是沒有人類的世界複雜,他還有很多東西要學的。

    里美一聽到這裏,心裏就直接否定了阿祖的意見。

    看向蘇文,“阿文有什麼想法,嫂子聽你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阿祖也是瘋狂點頭,這個時候,他的確是沒轍了。

    蘇文仔細思忖了一下,很快就有了辦法,“還是祖哥的辦法,談判!”

    “啊?”阿祖闻言一愣。

    蘇文沒理他,說道:“不過要先把三小隻安置好,先藏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没有了后顾之忧,再跟他们谈判。”

    “就这样?”里美追问。

    “嗯,大體就是這樣,不過,哪怕三小隻安全了,虎王峯也不能出事。

    所以,谈判之前,嫂子就再发动一次兽潮。”

    說着,他問道:“對了,嫂子,你能發動的最大獸潮有多大?”

    听到这个,里美和阿祖就笑了。

    苏文一脸懵逼。

    这个笑容,很邪恶啊。

    第二天早上,人族的大軍縮小了包圍圈,一些地方已經能看到營地了。

    “將軍,這麼近了,兩隻虎王怎麼還沒有露面?”

    “担心什么,不过是两只一阶荒兽罢了。”

    郝難眼中厲色閃過,最好一切順利,否則,就算是獸王,也不是不能殺的。

    他抬头看向日初照耀下的虎王峰。

    正好這時候,一隻斑紋巨虎睡意惺忪的走到望風石邊趴下,“人類,你們越界了!”

    郝難眼睛一眯,一步邁出,人已經來到了半空中。

    高度与阿祖持平,“虎王阁下怎么称呼?”

    “就叫我虎王阁下吧,挺好听的。”

    藏起來的里美看向蘇文,蘇文搖了搖頭,這句話真不是他教的。

    里美见此,顿时秀眉就蹙了起来。

    蘇文只能心中祈禱,祖哥回來後多多挨一點揍了。

    望风石外,郝难嘴角轻轻一抽。

    他深深吸了口氣,說道:“前不久,虎王勾結百萬大山內的星紋階異族,入侵我山腳城的林區。

    虎王阁下,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人不是已經被你們殺了嗎?還要什麼交代,我又不是星紋階,我能給你什麼交代?”

    “這麼說,虎王是承認勾結一事了麼,你們荒獸打算挑起戰爭,攻打我山腳城?”

    郝难一套接着一套,流程清晰,口才老练。

    可以看出,這種栽贓陷害的事情,這傢伙要麼有文案,要麼就是以前經常這樣幹。

    已经到了张嘴就来的地步。

    “有證據嗎?沒有證據你就是栽贓陷害,我這可是留了影的!”

    “那个异族的尸体,现在还保存着。”

    “哦,我還以爲你保存着他的靈魂呢,嚇我一跳。”

    郝難眼中瞬間閃過一抹殺意,這隻虎王,比想象中的要難以對付。

    郝難思忖半響,看向阿祖,“這個並不難,我重新找一個異族殺了,拿這個新靈魂做點手腳。

    也就是费点时间,虎王到时候要看一看吗?”

    阿祖也是轉頭看向他,“可以啊,我也想看一看,你的手段能不能騙得過三階。”

    郝难背在身后的双手一紧,握成了拳头。

    却是强忍着怒意,退回了大营。

    而阿祖還在曬日出,一直到太陽略高,八九點的時候才走了回去。

    一回去,整个人就飘了。

    “媳婦,怎麼樣,我剛剛的表現怎麼樣?帥不帥,酷不酷,是不是很爺們?”

    “是很爷们!”

    里美咬着牙,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揍。

    看着好像是被一群母鸡给啄了。

    全身上下就没一寸好皮。

    “媳妇,我咋了,你这样打我?”

    “咋了?要不要我也叫你一声虎王阁下?”

    里美聞言,氣就不打一處來,“你還玩上了是吧,這麼嚴肅的事情,你還玩上了是吧。”

    说着,是又要动手揍一顿的样子。

    蘇文連忙攔着,“嫂子別急,那句話加的沒問題,還是挺好的,這種情況下,太嚴肅了反而不好。

    说实话,刚刚祖哥发挥的还是很不错的。”

    “哼!我看在阿文的面子上,暫時饒過你,下一次再敢亂改亂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

    阿祖一臉感激的躲在蘇文身後,被訓的連連縮頭。

    蘇文小聲說道:“祖哥也別怪嫂子,嫂子也是擔心你,人族做事,喜怒無常。

    我不太清楚這個人族的性情,要是萬一你哪一句話激怒了他。

    他可是貨真價實的星紋階,一刀給你砍了,嫂子豈不是要守寡了?”

    “我会守寡?我直接找一个更好的!”

    阿祖聽了,臉更黑了,“媳婦,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一定按照阿文的話來。”

    “哼!”

    里美不理他,看向苏文,“接下来怎么办?”

    蘇文聞言,眼神凌厲,剛剛阿祖沒看見,但是他和里美都看見了。

    那個傢伙眼中帶着殺意,明顯不懷好意,不是個善類。

    “发动兽潮,最大规模的兽潮!”

    “早就該這樣了,談判我們荒獸也懂,先亮拳頭,打完了纔好談。”阿祖笑道。

    里美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很赞同这个计划。

    眼看中午将至。

    里美和阿祖齊齊登上了虎王峯的最高峯,在那裏,就是星紋階上來了,都呆不長。

    罡风太大,人类的肉身可没有荒兽那么强大。

    吼吼!

    吼!

    吼吼吼!

    一声接一声的虎王咆哮冲破了天际。

    呼嘯聲之大,哪怕是遠在山腳城,都能夠清晰的聽到。

    附近的四花城和黑帽城的人也是被惊动。

    “怎么回事?”

    “听着像是老虎的叫声。”

    “是虎啸!”

    “是虎王长啸!”

    一個正在釣魚的灰衣老者面色大變,“不好,虎王峯出事了,虎王正在召喚荒獸,掀起獸潮!”

    一個正在白日宣()的刀疤男也是急匆匆的下牀。

    穿好衣服,当即飞空而起。

    两道虹光直直向着山脚城而去。

    而此時的山腳城,也是炸鍋了,經驗老道的散修已經聽出了什麼意思。

    “什么情况?”

    “都瘋了,都瘋了,虎王峯這是想幹什麼?想挑起戰爭嗎?”

    “完了,現在封城還沒有解除,我們都完了。”

    “难道是我们刷的太狠了,虎王在报复?”

    “我觉得不可能。”一个男中年摇头。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马脸不满道。

    “會不會是有人激怒了虎王,虎王這是在報復那個人?”

    “有可能!”男中年这回点头了。

    獸潮死的再多,其實也和虎王無關,後者纔是有直接關係的因果。

    中年男的分析其实是很老道的。

    多年混跡于山林,狩獵了那麼多的荒獸,看得多了,也就是懂得多了。

    荒獸,沒有靈智的,和有靈智的,差別非常大。

    有靈智的荒獸,是絕對不會在乎沒有靈智的荒獸的死活的。

    相反,死的多一点,还能给他们省点资源。

    城卫府。

    安中惊得下巴掉到了地上,眼中一脸懵逼。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启动护城阵法!”

    陸明聽完,也是反應過來了,急忙轉身就跑了出去,連行禮都忘了。

    城主府。

    沈馨和风华直接飞上天空。

    随即冲入了外围林区,直直扑向虎王峰。

    “到底是谁激怒了虎王,都特么疯了吗?”

    “郝难!”

    沈馨只是想了想,就大概猜到是誰了,這個傢伙在荊棘衛那裏的審覈級別很低。

    換句話說,就是懷疑他有問題,但是沒有證據。

    再加上前陣子,這個傢伙反常的表現,完全沒有將獸王放在眼裏的態度。

    站在她那個高度,很多事情已經不需要證據了。

    风华闻言,神情诧异,“怎么会是他?”

    沈馨沒有說話,兩人都是不顧法力的消耗,急速破空飛行。

    星纹阶,是一个星辉锻体的阶段。

    在某些异界,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的说法。

    其实在宇通世界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只是大家炼精化气的方式不一样罢了。

    那個異界是通過吃來解決,不過這樣做太傷嘴了,餅乾吃多了口腔都得破皮。

    靠这个来补充精气,得吃到什么时候。

    那個畫面只需要想一想,就知道,有多令人瘮的慌。

    宇通世界就不一樣了,這裏是通過星輝鍛體來補充精氣,最後煉氣化神,進入聚魂階。

    万法殊途同归,但终究宇通世界的更好一些。

    这得益于宇通世界良好的修炼环境。

    星辉的力量非常充沛。

    ……

    正当边境乱套了的时候。

    虎王峰。

    郝难听到虎啸之后,顿时面色大变。

    這麼幹脆,他也是沒想到,虎王峯竟然敢這樣幹。

    直接发动了最大规模的兽潮。

    五百萬起步,近千萬的荒獸一旦涌入外圍林區,將會摧枯拉朽的一路橫推。

    直至將整個山腳城,以及周邊所有的邊城全部摧毀。

    他來到最高處,頂着冷冽的罡風,“兩位虎王閣下,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你们当真要掀起荒兽和人族的战争吗?”

    “人類,別裝了,你都兵臨城下了,我要是再不招兵,豈不是任人宰割了嗎?”

    这一次阿祖没有擅自给自己加戏。

    不说之前的教训。

    就是此時,媳婦可就站在身邊呢,他得喝幾斤纔敢亂說話。

    郝难被阿祖的话给堵的一愣。

    “我知道你們的目的,是想要靈脈吧?”阿祖泰然自若的開口道。

    山巅之上,就那么大点地方。

    兩隻巨虎趴着,郝難就沒有落腳之地了,只能飛着說話。

    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罡风冷冽。

    那丫给冻的,已经开始哆嗦了。

    “既然知道,就更應該知道,獸潮嚇不住我們!”

    “沒想嚇你們,等獸潮來了,殺光你們就行了。”

    郝難神情不屑,淡淡一笑,這個表情落在蘇文眼中,顯得有些奇怪。

    “那又如何,我會活得好好的,而獸潮終將會散去。”

    郝難輕聲笑道:“到時候,我再回來重建這裏,並且把靈脈佔據下來。

    始终是我赚了,至于其他的,与我何干!”

    “不好,这是个疯子!”

    蘇文面色一凝,腦海中思緒急速的轉,對着話筒開口。

    而山巅处。

    阿祖沉默了許久,也是肅然道:“計劃不錯,但你憑什麼敢肯定,我不會把靈脈的事情傳出去?

    到时候,有没有你的份,可就不知道了。”

    “你敢!”

    郝難一急,威勢就鎮壓了下去,阿祖直接就動不了了。

    里美倒是可以動,不過她此時扮演的,是一隻修爲比阿祖低的一品虎王。

    而且她的修爲實在是不夠,頂多帶着阿祖滾下山去。

    打架是肯定打不过的。

    阿祖倒也硬氣,“我有什麼不敢的,我是獸王,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人給我墊背,甚至包括你。”

    “你想要什么?”郝难终于进入阿祖的节奏。

    “這纔對嘛,別什麼都想白拿,這是不對的,至於想要什麼,我現在心情不好,明天再說吧。”

    阿祖说完,闭上眼睛,就不再管他了。

    他倒是想瀟灑的下山去,關鍵是,這個傢伙還沒有撤回威勢。

    他动不了,白白浪费了一次大秀的机会。

    ……

    郝难最终还是下山去了。

    阿祖和里美也是后脚回了洞穴。

    一見面,蘇文就說道:“嫂子,該走了,留下一個傳訊用的東西,他想通了,自然會聯繫我們。

    我们已经不需要冒险留在这里了。”

    “媳妇?”阿祖也是这个意思。

    “我留下吧,談判還是要親自談才能談清楚。”里美想了想,卻是搖了搖頭。

    此言一出,阿祖和苏文就立马着急了。

    里美笑道:“不用擔心,我可是四品獸王,打不過他,但他想殺我,也沒那麼容易。”

    “可是嫂子想没想过那二十多万大军?”

    “他怎麼說,也是星紋階的強者,對付我一個人,還不至於吧。”

    蘇文聞言,耐心解釋,“嫂子,大虎他們不能沒有母親,這個萬一,不能賭!”

    說着,又道:“暗碼傳訊沒問題的,只要他真的想要靈脈,肯定會跟我們談,再麻煩也不會介意。”

    “對對對,媳婦,咱不能賭這個,我可不會帶孩子,沒有你,他們會餓死的。”

    “……”

    里美闻言,美眸狠狠白了阿祖一眼。

    最终还是听了他们的话,从隐藏的地道离开。

    那是蘇文挖的,不管是尋寶鼠,還是百靈鼠,鼠類天生都是挖洞小能手。

    而与此同时。

    刚刚回到临时营地的郝难也是脸色一变。

    “不好,他们要跑!”

    終究,阿祖和里美下山還是着急了一些,不過也沒辦法,蘇文總是覺得這個人怪怪的。

    只能提前叫他们两个下来。

    而且是一下来,就准备跑路了。

    “将军?”黄立走过来。

    “上山,大軍上山,所有路口封鎖,一直蒼蠅也不許跑了!”

    “是,将军!”

    大军终于开始出动,层层推进。

    幾名伍長擔當先鋒,變化爲各種巨獸,硬是犁出了一條條可以讓人行走的道路。

    特別是其中一隻巨大的雙角犀牛,像推土機一樣撞倒一棵棵十幾人環抱的參天大樹。

    各種凸起的山石,也是撞碎,煙塵滾滾,一路暢通。

    很快,大军就来到了虎王的洞穴。

    黃立守在洞外,郝難走了進去,四下一看,發現了傳達信號用的玉石。

    以及……洞壁上,爪子划出来的暗码规律。

    这一刻,郝难气得想砍人。

    被耍了!

    被两只畜生给耍了!

    戍邊多年,從來都是他獵殺荒獸,無視荒獸,今天,他竟然被荒獸耍了。

    还是不止一次的那种。

    他收起玉石,抹去洞壁上的一切劃痕,走了出去。

    脸色发黑的问道:“有发现吗?”

    黃立躬身說道:“回將軍,虎王峯什麼都沒有,那兩隻虎王應該是逃了。”

    “兽王也会逃吗?”一个副将走过来。

    满脸的疑惑,这种情况,可真是第一次遇见。

    郝難說道:“現在不管這些了,命令各部隊,直接向着百萬大山推進。

    提前搶佔有利地形,修築防禦工事,抵抗獸潮!”

    “是,将军!”

    其他副将全部离开,行动起来。

    黃立沒有走,“將軍,那可是最大規模的獸潮,憑我們能擋得住嗎?”

    “挡不住!”

    “那我们还……”

    郝難搖了搖頭,道:“放心,之前爆發過一次小型獸潮,靠近這一帶的荒獸已經沒了大半。

    更遠處的獸潮要過來,沒幾天是不行的,我們還有時間。

    這件事,聖地肯定不會放着不管的,我們只要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情。

    开疆扩土,抢占更多的土地,修筑防御工事。

    等一切成爲事實,聖地也不會放棄這大好的土地資源。

    最關鍵的是,靈脈就在附近,就算虎王跑了,大不了我們把地方佔下來,以後慢慢找就是了。”

    “将军英明!”黄立听完就懂了。

    也是跟着離開,安排部隊進發,同時給一些還心有疑慮的副將解釋一下。

    别看他们走的干脆,真正的二愣子可没几个。

    二愣子也走不到今天这个位置。

    回到帅帐。

    郝难再次祭出玉罗盘,徐念的虚影再次出现。

    “情况如何了?”

    “虎王跑了,留下了这个!”

    徐念點了點頭,“獸潮被引爆,我就有不好的預感,現在你打算怎麼辦?”

    “长老,我想先看看虎王的条件。”

    徐念聞言,沉吟了一下,“你是想要談判額度,可是荒獸想要什麼,我們都不知道,現在談這個是否爲時過早?”

    “可以先定一個最大額度,這樣屬下也有信心!”

    “先說說這兩隻虎王,你覺得怎麼樣?”徐念沒有直接回答。

    “很狡猾,很難對付,對人族很瞭解。”郝難說道。

    徐念聽着已經在心中描繪出了一隻精明得像人的老虎形象,“也就是說,得當個人來看了。”

    “是的!”郝难不敢在这种事上撒谎。

    這個徐長老,已經是七十二星層次的星紋階,哪怕現在突破三階都沒有問題了。

    是妥妥的准三阶存在。

    当然,听说他还在收集资源,要搞八十一星。

    那是最高层次的星辉锻体了!

    一旦成功,到了三階,他就是同階之中,戰力最強的那一小撮人。

    打這樣的基礎,三階如果沒出什麼意外,四階都可以試試的。

    “先谈着,我给你随时联系我的权限!”

    “是,长老!”

    郝難面上一喜,這纔是最大的權限,最大的支持。

    一個長老啥也不幹,就等着給你站臺,你還想要什麼?要什麼自行車?這就是最好的自行車!

    一天过去。

    在帅帐坐了一天的郝难突然睁开眼睛。

    盖因为,那个玉石亮了。

    暗碼時長時短的閃爍起來,不清楚規律,還真的莫名其妙。

    這東西,其實就是摩斯密碼,是蘇文弄出來的。

    郝難早已經將暗碼規律,也就是密碼本抄了出來,此時一對照,信息出來了。

    “想清楚了吗?”

    “堂堂虎王,竟然也逃跑?”

    “怎么,在人族眼里,荒兽全是傻白甜?”

    郝難咔嚓一聲,就把茶杯捏碎了,回道:“虎王閣下到底想要什麼?”

    “蕴灵果!”

    这一次,苏文没再吊他的胃口。

    反正該出的招已經出了,刀已經架在了脖子上,對方不管不顧的話,那就兩敗俱傷。

    “就这个?”郝难突然神情一顿。

    這個他有些看不懂了,他連忙召出徐念,“長老,對方這是什麼意思?”

    徐念先是看向玉石,然後看向密碼本,讚賞的點了點頭。

    “以後不要小瞧了荒獸,這種方式,簡單,波動還小,是搞地下工作的利器!”

    “……”

    大哥,我召你来是要花钱的。

    一分一秒都是錢,咱這關注點是不是有點問題啊。

    徐娘彷彿沒看到他的表情,繼續說道:“能發明出這種東西的荒獸,絕對不簡單。

    不僅僅要將對方當成一個人,還得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说着,他终于说道:“问问他,想要多少。”

    郝難不懂,是因爲某些內幕不便傳開,否則荒獸那邊會發瘋的。

    宇通世界何其大,人族才占了多少地盘。

    如果不是人族精神文明建設方面發展的不錯,早慧,智商大多偏高。

    至少是相比於荒獸高出不少,導致修煉文化進步神速,多出現了些頂尖強者的話。

    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站稳脚跟,可没那么容易。

    真要論,人族其實也是荒獸的一員,荒獸可不是一族,而是許多種族。

    就好比虎王峰的这两个兽王是虎族的一样。

    很快,蘇文的回答到了,“六千顆,對於你們來說,不貴!”

    不僅是郝難愣住了,徐念也是下巴差點掉地上。

    真敢开口啊。

    而在虎王峯附近的地下某處,阿祖和里美也是驚得虎目圓睜。

    “阿文,要的是不是太多了?”阿祖嘴巴直哆嗦。

    “祖哥,你懂还是我懂?”苏文白了他一眼。

    他客氣,里美可是不會客氣,一巴掌就呼了過去,徹底安靜了。

    然後目光回到玉石那,死死的盯着對方的回覆。

    没多久,玉石亮了。

    “快快,密碼本,翻譯!”里美又把阿祖拉過來幫忙。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终于翻译出来。

    “你知道六千颗蕴灵果多少钱吗?”

    “大概十幾億吧,我很瞭解你們,別想着騙我。”

    蘇文熟練的發出信息,玉石在不斷的閃爍,這一刻,阿祖和里美心跳都要驟停了。

    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都是一個意思:生,再生三胎!

    阿祖雖然有些腿軟,但仍然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勢,里美的目光都柔和了許多。

    這句話說完,蘇文等了一陣,再次傳過去一句話,“我更清楚一條靈脈對於你們人族是什麼價值!”

    “什么价值?”里美好奇问。

    “對啊,一條靈脈多少錢啊?”阿祖也是問道。

    蘇文放下傳訊玉石,開口解釋道:“一條靈脈,那怕是小型的那種,一個月也能產出一顆靈能石。

    这还是不破坏灵脉的前提下。

    而一顆靈能石能賣多少錢你們知道嗎?整整十億!”

    “什么?!”

    一瞬间,两只斑纹巨虎的下巴就拉长了。

    “那不賣了,咱不賣了!”阿祖就是下意識的護食道。

    這可都是他的錢,一個月十億,那得是多少錢啊,別說六胎,十二胎他也生得起了。

    以後他的家族,個個都是天級血脈,過不了多少年,虎族就是他說了算。

    不是有句话么,父凭子贵!

    他是那麼多天級血脈大佬的爹,以後走路都是虎虎生風的。

    里美没说话,但也是疑惑的看向苏文。

    蘇文也沒讓她失望,“祖哥別搗亂,你以爲靈能石是怎麼來的?

    那是需要一個三階強者夜以繼日的抽取靈脈的靈氣,凝聚出來的。

    你们有三阶强者给你们打工吗?”

    “那媳婦,聯繫族裏,咱聯繫族裏派強者過來,不就是三階麼,四階都行。”

    “安静!”

    里美又是好幾巴掌下去,才讓這個亢奮的傢伙安靜下來。

    “白癡,通知了族裏,還有我們什麼事,到時候連個添頭都沒有了。”

    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了里美家庭頂樑柱的地位了。

    她不僅僅修爲高,也有智慧,懂得取捨,“是,貢獻出去,對族裏的幫助很大。

    但是对我们,肯定没什么收获。

    我們目前最主要的任務,是年底之前,弄到足夠的蘊靈果!”

    她一巴掌按着阿祖的頭,“聽明白了嗎?你再給我搗亂,我就敲暈你,讓你連暈三天!”

    “……”

    嫂子不愧是嫂子,家里管理的井井有条。

    堪称模范妻子。

    隨即她看向蘇文,“阿文,別管他,就照你的意思來,先弄到蘊靈果再說。”

    “嫂子放心,这声叔叔可不是白叫的。”

    里美闻言,面上轻轻一笑。

    阿祖也是目光柔和。

    “虎王閣下,靈脈就在那裏,跑不了,我可以先把地方佔下來,慢慢找的!”

    “怎么,不怕我将此事传出去?”

    “傳出去又如何,大不了我們幾大勢力一起佔着,一起分,虎王閣下,你真以爲我不知道你們的打算?”

    发完这句话,郝难神情有些疑惑。

    他看向徐念,但徐唸的表情很顯然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他也不管郝難,繼續說道:“真的給了你們這麼多蘊靈果,我就是人族公敵了!”

    “這有什麼,不讓別人知道不就行了,這蘊靈果是我的,不是虎族的!”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

    徐念皺了皺眉,啥意思,這麼多蘊靈果,對方不打算上交?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不是不可以。

    十几亿而已,顶多也就是两颗灵能石的事情。

    兩個月這筆錢就能收回來,後面全是賺的,這筆生意巨賺,能做!

    但是,对方为什么不上交?

    突然,徐念想到什麼,看向郝難,“你之前說,那兩隻虎王是一公一母?”

    “是的,长老!”

    “原來是這樣,一公一母就對了,要是兩隻公的,早打起來了。”

    徐念整個豁然開朗,“告訴他,我們答應了,問一問他們怎麼交易。”

    這邊蘇文接到回覆,也是神情一愣,隨即就笑了。

    而里美和阿祖也是目瞪口呆,瞠目結舌,六千顆蘊靈果,就這樣到手了?

    “嫂子,不知道你們吃蘊靈果還有沒有效果?”

    “不用想了,我們已經過了時間,這是靈魂層面的東西,不是肉身。

    肉身可以後天補,但是靈魂的基礎定了就是定了。”

    里美說着,臉上沒有一絲遺憾,此時的她,只要家人都過得好,就滿足了。

    苏文了然的点了点头。

    這就好比人類,生長在什麼樣的家庭,孩子未來的成就已經幾乎可以預見。

    个例差异,毕竟只是少数。

    比如蘇文這樣的,就算是個例差異,而和他一樣出身的,此時大多數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這個纔是正常現象,命運天註定,老祖宗早已看明白。

    “那就留着,以後看情況,如果再生,就再用。”

    蘇文笑了笑,“或者,給他們三個當底蘊,以後他們三個成家了,有孩子了,也能用。”

    “對對對,留着留着……”阿祖都樂瘋了,再次亢奮。

    里美卻是看向蘇文,“那你呢,怎麼都不要?”

    蘇文搖了搖頭,“嫂子忘了?如果蘊靈果的事情解決了,那兩棵三階樹苗就不用賣了。

    還有那些靈材,加起來也好幾億了,我不虧的。”

    “那也行,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以後有需要,就找我們,靈材這種東西,我們都是生吃的。

    如果你有用,我们以后都留着,给你用。”

    “那可就说定了。”

    阿祖也是拍着胸脯,“放心,我們荒獸吃那個,其實效果不大,因爲不太懂。

    灵气波动太大的不敢吃,太小的,吃了没用。

    有時候運氣不好的,還會中毒,給你正好,還能賣錢花。”

    “说的没错,哈哈哈……”

    三人都是笑了。

    “那我们怎么交易?”笑完,里美就问道。

    蘊靈果沒到手裏,她還是有些不踏實,不過也明白,這件事得靠蘇文,着急沒用。

    “先不急,我得給對方一個,我們在準備的假象。”

    “为什么?”

    “太直接了,对方会警惕的。”

    如果對方以爲他是早就計劃好了,哪裏還敢來交易,別到時候人財兩失。

    这个准备的缓冲时间,是给双方的,都需要。

    ……

    这一天,晴空万里。

    郝難等了幾分鐘,沒收到回信,知道談話結束了。

    也就在这时。

    徐唸的虛影突然消失,帥帳外,臨時營地中心,兩團氣浪掀飛了所有靠近的士卒。

    “上使大駕光臨,末將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原来是你在搞事!”风华声音低沉的说道。

    沈馨也是鎖定了他,神情淡漠,“郝將軍,這件事,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回上使,这是军事机密!”郝难微微躬身。

    你葛長老是個厲害人物,可終究管不到軍閣這邊,整個赤天聖地的軍務,都只對軍閣負責。

    “放肆!”风华彻底怒了。

    背後升起一條百丈白龍虛影,風捲雲涌,狂暴的威勢,讓人無法靠近。

    此時只要他一個念頭,瞬間就能以白龍形態,將其撕碎。

    郝难当即给压得半跪在地,心中暗暗心惊。

    这个家伙,至少勾连了三十多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