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鬥羅之開局獲得混沌神考 > 第311章 震惊,紫珍珠的荒唐要求
    第311章 震惊,紫珍珠的荒唐要求

    “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雪清河神色一怔,暗道難道沐辰看穿她的身份了?

    雪清河能夠有着如此的猜測,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沐辰已經可是一名神祗了。雪清河魂骨賦予的僞裝能力,能夠瞞住封號鬥羅級別的強者,不一定能夠瞞住成神的沐辰。

    也許,沐辰已經察覺到雪清河的女兒身。甚至是已經知道了他雪清河的真實身份。

    “二弟,你說什麼呢?你是不是喝酒了?”雪清河掙扎了一下,然而沐辰這一次抱着很緊,根本沒有掙脫沐辰的懷抱。

    “我沒有喝酒,此時我清醒着很。你還要潛伏多久,我……的……千……仞……雪……大……小……姐。”沐辰說到最後,一字一字地吐露着。

    千仞雪!

    这三个字刺中了雪清河的心。

    大殿沉寂了许久。沐辰也就这样抱着千仞雪。

    千仞雪緩了足足好一會兒,掙脫沐辰的懷抱,詢問着沐辰,問道:“你……你是怎麼發現的?是不是那個女人告訴你的?”

    千仞雪口中的那個女人,唯有消失已久的前武魂殿的教皇,原武魂帝國的女皇比比東。

    沐辰搖搖頭,微笑道:“怎麼知道的,我自有我的辦法。你終於承認了麼?”

    千仞雪點頭,嚴肅道:“好吧,我承認,我就是武魂殿千道流的孫女千仞雪。你打算何時昭告天下,揭穿我的身份?”

    “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會這樣做。”沐辰伸出手,輕輕地彈了一下雪清河,哦不,是千仞雪的額頭。

    “你要幫我?”千仞雪眼神一喜。幫她什麼?一統斗羅大陸?

    “你誤會了,我不會去滅星羅帝國,也不會去滅天鬥帝國,同時也不會允許有人攻打武魂帝國。”沐辰道。

    “如今你識破了我的身份,那你還是我的二弟麼?”千仞雪繼續關心地問道。

    在千仞雪和沐辰結拜的時候,千仞雪是以雪清河的身份結拜的。如今千仞雪恢復了女兒身,那麼她和沐辰還是結拜兄弟麼?

    “当然不是。”沐辰回答道。

    “這麼說,你要和我斷絕關係?”千仞雪眼中有些傷感,甚至有着霧氣籠罩。

    在沐辰離開的那些歲月中,千仞雪患得患失。她和沐辰是結拜兄弟,關係匪淺。同時她也害怕沐辰知道了真相之後,從此疏遠她。

    沐辰伸出雙手,握着千仞雪的玉手,笑罵道:“傻瓜,以後我們怎麼還會是結拜兄弟的關係,以後我要你當我的媳婦!”

    “媳……媳婦?”千仞雪神色錯愕,含情脈脈地看着沐辰。

    “當然,不然,你以爲我爲何總是對你毛手毛腳。我難道腦子有病,放着身邊的美女不要,去猥褻一個同性啊。”沐辰繼續笑罵道。

    “啊……?”千仞雪神色一驚,絲毫沒有意識到她此時還被沐辰握着手呢。驚訝道:“你是說,你很久以前就識破了我的身份?”

    “嗯。”沐辰重重地点着头。

    “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就連寧風致和雪夜陛下都沒有看出來,你又是怎麼識破的?”千仞雪好奇地問道。

    “簡單。是男是女,我只要用鼻子嗅一下就能夠知道。你雖然僞裝的很好,還是逃不過我的鼻子。”沐辰得意地回答道。熟知故事線這種事情,打死沐辰也不能說。

    “嗅一下?你是狗麼?”千仞雪不假思索地震驚道。

    咚

    坳叱

    沐辰又彈了一下千仞雪的額頭,疼着千仞雪摸着額頭,吃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說什麼呢?怎麼說自己喜歡的人是狗!”沐辰笑罵道。

    千仞雪依旧摸着额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小雪啊,你打算什麼時候恢復正身?以你真正的身份面對世人。”沐辰問出了此次見面的重點問題。

    “這……我還沒有想好。”千仞雪眼神低垂,轉身背對着沐辰。

    “有我在,我就不允許大陸出現動亂。也不會允許你達到你僞裝雪清河的目的,同時也不會允許有人對武魂帝國不利。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雪夜陛下對你關懷備至,就算你毒害了兩個皇子,他依舊沒有因此責罰你。你雖然不是寧風致真正的學生,你用雪清河的身份和寧風致相處,寧風致對你的關懷也是出自於真心。我不信,你內心對此就沒有過一點點的動容。”沐辰勸說道。

    千仞雪转身,眼神对视着沐辰。

    “知我者,你也!”千仞雪感慨道。

    “既然如此,何不就此身退。”沐辰又道。

    “想要身退,谈何容易。”千仞雪叹气道。

    “简单。”

    “你有办法?”

    千仞雪驚喜地看着沐辰。若是恢復了女兒身,她可就能夠光明正大地和沐辰在一起。

    “嗯,我讓紫珍珠修書一封,願意和天鬥帝國百年休兵。紫珍珠已經建國,背後還有着海神島,紫珍珠王國的實力不容小視。天鬥帝國比鄰武魂帝國和星羅帝國,自然很願意和紫珍珠王國百年休兵。到時候你主動請纓,帶領使節團前往紫珍珠島簽訂盟約。以你的身份,實在是出使的不二人選。一旦你登船入海,你就想辦法讓船隻沉沒。到時候你再來個金蟬脫殼,恢復你的女兒身。”沐辰道。

    千仞雪震驚地看着沐辰,眼中的神色佩服不已。

    “怎么了,难道有什么不妥么?”沐辰问道。

    “沒有。只是感覺你若是想要一統大陸,猶如探囊取物。”千仞雪佩服道。沐辰的決策,天衣無縫。如此的話,她的確能夠恢復女兒身,從此擺脫天鬥帝國太子殿下的身份。

    “好了,既然事情決定好了,我們也該做一點正經事了。”沐辰笑道。

    “正經事?是什麼事?”千仞雪的話剛說完,她的腰就被沐辰給抱着。下一秒,沐辰的脣瓣已經印上了她的櫻桃小嘴。

    “……”

    千仞雪眼瞳大睜,大鬧一片空白。這竟然就是沐辰說的正經事!!!

    吱呀

    在千仞雪想要閉着眼睛,打算好好地享受着沐辰的疼愛的時候,大殿的大門突然被人給打開了。

    “彩鳞?紫珍珠?”

    沐辰偏頭後視,來人正是彩鱗和紫珍珠王國的女王紫珍珠。

    “老公,你……你怎麼……”紫珍珠瞠目結舌地看着沐辰。沐辰竟然在親吻一個……男人!

    “沐辰,我原以爲你不過是有點風流,沒想到你竟然連男人也不放過。”彩鱗眼神震驚之後,全部被失望給充斥。

    彩鱗在這些天以來,已經開始逐漸地說服着她自己。她萬萬沒有想到,沐辰竟然飢不擇食,連男人也不放過。

    彩鱗這一次對沐辰真的是失望透頂了。轉身奪門而出。

    “珍珠,还不快去把她追回来。”沐辰道。

    “禍是你闖的,還是你自己去吧。”紫珍珠壞壞地笑了笑,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地看着沐辰。她沒有想到沐辰和她是同一類人,竟然都喜歡同xing.

    “還是我去吧!”千仞雪臉色通紅,從沐辰的懷裏掙脫,邁步走出了大門。

    “嘻嘻,老公,想不到你……嘻嘻……”唯恐天下不亂的紫珍珠,得意地看着沐辰。

    “你这妮子想啥呢。”沐辰瞪了一眼紫珍珠。

    “老公,能不能幫我一個忙?”紫珍珠突然正經地問道。

    “你说?”

    “我突然發現我又喜歡上彩鱗了,你能不能想辦法把她也給拿下?”

    (沐辰的女人,也是紫珍珠的女人,所以紫珍珠有着如此怪異的要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