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成爲神帝后卻跑去修仙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青竹仙子的打算
    來到神夢城後,三宗大比並沒有立刻進行,三大宗門的人都被安排到了城主府住下,城主府好的好玩的招待了三大宗門的人。

    之所以城主會對他們這麼好,主要是因爲每年三宗大比都給神夢城帶來了很大的人流量,每年的這個時候,神夢城的稅收就會翻十幾倍。

    路辰他們上午把住的地方定好後,下午就來到了神夢城最大的練武場。

    真正的比試不是在今天進行,不過三宗大比之前還有一個開幕式,城主府特意請了一大羣舞女來表演。

    比試還沒有開始,整個練武場外的座位就已經坐滿了人,而且天上也有不少觀衆。

    開幕式主要是給三個宗門熟悉對手的機會,每年參加三宗大比的弟子並不是固定的,所以這個開幕式就顯得很重要。

    三大宗門厲害一點的弟子就那些人,陸飛塵他們都對另外宗門的弟子有了一些瞭解,提前知道其他宗門的弟子誰會參加比試的話,就能夠告訴自己弟子一些針對的方法,到時候要贏取三宗大比,相對來說就輕鬆一些。

    很快,三大宗門的宗主都來了,看到陸飛塵後,血龍仙君笑着說道:“一年不見,飛塵仙君的實力又提升了不少啊,連我都無法感知到你的境界了。”

    陸飛塵笑着說道:“哪裏哪裏,還是青竹仙子的實力提升的比較快,她只是站在我面前,我就感到了一股壓迫感。”

    青竹仙子沒有和他們兩個男人有過多的廢話,她本身就比較討厭男人,而她之會和另外兩個宗門舉辦三宗大比,就是爲了培養他們宗們女弟子對男人的仇恨。

    天女宗的女人受到修煉功法的影響,都對男人有非常大的恨意,不過,這份恨意一直壓抑在心中,會對她們的修煉造成一定的影響,所以必須發泄出來。

    而发泄的最好办法就是揍那些男人一顿。

    這時候,血龍仙君開始套陸飛塵的話,他笑着說道:“飛塵仙君,我聽說你們宗門出了一個很厲害的天才,連滅世天雷都無法殺死他,不知道他今年有沒有來參加三宗大比。”

    陸飛塵笑着說道:“沒有外界傳的那麼誇張,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會有滅世天雷都劈不死的人,只不過是他的天劫比較特殊而已。”

    聽到這話,血龍仙君和青竹仙子心裏不禁心想,陸飛塵說得的確有些道理,或許是他們誤會了,也許那個路辰渡劫時遇到的天雷並不是滅世天雷,只不過是顏色和滅世天雷很相似而已。

    這修真界,有一些人因爲修煉的功法比較特殊的緣故,在渡劫的時候遇到的天雷顏色也會有所不同。

    或许那个路辰也是如此。

    不過,這個弟子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裏面修爲提升到分神境,這種天賦,也是不可小覷的,最好還是除掉比較好。

    而且,血龍仙君和青竹仙子都有必須除掉路辰的理由。

    三大宗門的宗主坐下後,隨後就是參加三宗大比的弟子們上場了。

    首先上场的是玄天宗的弟子。

    玄天宗的弟子在雲歡歡的帶領下,緩緩走向了練武場的中間,看到今年玄天宗的帶頭的弟子居然是一個女人,練武場外的觀衆頓時議論紛紛。

    今年玄天宗是怎么回事?

    怎么选一个女弟子来当领头的?

    这个女子很厉害吗?

    玄天宗最厉害的弟子不是那些圣子吗?

    聽着人們的議論聲,血龍仙君笑着說道:“飛塵仙君,我聽說你們玄天宗內有一個女弟子殺了一個聖子,不僅沒有受到處罰,還被選爲了聖女,想必這個領頭的就是那個女弟子吧。”

    陸飛塵淡淡說道:“血龍仙君,你的消息很靈通嘛,我們玄天宗的事,你倒是什麼都知道。”

    血龍仙君笑了笑,然後說道:“哪裏哪裏,我也只不過是道聽途說罷了。”

    陸飛塵這時說道:“這個女弟子天賦不錯,雖然我宗沒有選女子作爲宗主的習慣,但是憑藉她的天賦,將來也必然可以成爲我宗的劍主,所以我特意帶她來三宗大比見識見識。”

    “我聽說你們天海宗也有一個實力很強的女弟子,好像去年被你們天海宗選爲了聖女,能夠成爲你們天海宗的聖女,想必天賦一定非常高吧。”

    “你們天海宗可不同於我們玄天宗,我們玄天宗是聖子聖女遍地走,而你們天海宗以前從沒有過聖女聖子的說法。”

    聽到這話,血龍仙君的臉色頓時發生了變化,他現在一想到上官語冰他就滿肚子怒火。

    雖然心裏很不高興,但血龍仙君還是笑着說道:“我那個弟子那有什麼天賦,只不過是修煉比較努力罷了。”

    血龍仙君話音落下,人羣裏面再次響起了陣陣議論聲。

    人們發現,玄天宗今年參加三宗大比的人裏面,除了那個領頭的女子以外,還有一個陌生男子。

    北域不是特別大,所以修真者們基本認識玄天宗的那些聖子,但是,今年玄天宗的隊伍裏面有一個他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男弟子。

    觀衆們紛紛猜測,這人就是傳言中那個能夠抗住滅世天雷的路辰。

    這時候,一直沒說話的青竹仙子看着路辰問道:“飛塵仙君,那個走在隊伍最後面的,想必就是路辰了吧。”

    聽到這話,陸飛塵笑着說道:“天女宗向來對男人不感興趣,怎麼今天青竹仙子打聽起了我宗的男弟子。”

    “青竹仙子要打聽,應該也是打聽領頭的那位吧?”

    青竹仙子面無表情的說道:“我雖然對男人不感興趣,但是我對他修煉的功法很感興趣,他能夠碰到疑似滅世天雷的天劫,並且還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修爲提升到分神境,我很想知道他修煉的是什麼特殊的功法。”

    陸飛塵這時候說道:“此人的確是路辰,不過,他修煉的功法都是一些普通功法,沒什麼特別的。”

    確認了路辰的身份後,青竹仙子嘴角微微上揚。

    很好,接下來只需要把這個傢伙給除掉就行了。

    此次三宗大比,她特意把慕容傾雪帶來了,她要讓慕容傾雪親自解決路辰。

    只有这样,慕容倾雪才能够斩断情思。

    在出發之前,她就讓慕容傾雪喝下了絕情酒,所以她並不擔心慕容傾雪會下不去手。

    就在这时候,天女宗的队伍进入了练武场。

    天女宗的队伍一入场,就掀起了阵阵欢呼声。

    天女宗的女人,個個貌美如花,而且實力還很強大,其他宗門的男修真者都想要找一個天女宗的女子做道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