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成爲神帝后卻跑去修仙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叙旧
    紫音仙子截斷了窺視路辰的那股神祕力量後,頓時眉頭緊鎖,不知道爲什麼,她總感覺這股力量非常熟悉。

    但是一時半會兒她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接觸過這股力量。

    而且窺視路辰的這股力量使用的非常巧妙,她差點兒都沒有發現。

    看来,是有人准备对路辰动手了。

    路辰對於其他宗門的人來說就是一個威脅,他的出現很有可能會打破宗門之間的平衡關係,所以必然會有人想要除掉他。

    想到這裏,紫音仙子心裏開始盤算着直接把路辰帶離北域。

    路辰還沒有完全成長起來,屬於正在崛起的階段,這個階段是最容易遇到危險的,而且大多數危險都是來自於其他修仙者。

    通常情況下,修仙者在這個階段都會選擇低調行事,儘量不讓別人發現自己的真實實力,避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路辰這種情況就沒辦法低調了,他被滅世天雷劈了兩次,現在北域幾乎人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所以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这个地方。

    開幕式大概進行了兩個時辰,之後路辰他們就回到了城主府。

    回到城主府後,青竹仙子立刻把慕容傾雪叫到了自己面前,看到自己師尊的表情非常嚴肅,慕容傾雪就知道肯定是因爲路辰的事讓她非常生氣。

    青竹仙子背對着慕容傾雪,然後說道:“傾雪,你知道我們天女宗爲什麼從來不招收男弟子嗎?”

    聽到這話,慕容傾雪想了想,然後回答說道:“弟子不知。”

    青竹仙子隨後說道:“因爲男人只會成爲我們女人修行之路上的阻礙,一但一個女人產生了男女之情,那這個女人就等於是有了致命的弱點,男人會利用這個弱點,控制你,讓你完全變成他們的奴隸。”

    聽到這話,慕容傾雪心想,她師尊把話說的這麼重,看來她是真的非常痛恨男人,這下麻煩了。

    想到這裏,慕容傾雪直接說道:“師尊,弟子知道您想提醒弟子什麼,但是弟子和路辰之間的關係並不是您想的那樣。”

    “弟子曾經在某個祕境裏面探索時遇到了危險,當時情況危急,弟子眼看就要死了,於是弟子當時就發誓,只要誰救了弟子,弟子就甘願做誰一輩子的奴僕。”

    聽到這話,青竹仙子臉上的表情稍微舒緩了一些,不過她還是說道:“難道就因爲他救了你,然後你就愛上他了?”

    慕容傾雪立刻說道:“師尊,弟子對他絕對沒有一絲感情,不僅如此,弟子還無時無刻都在想着如何擺脫他。”

    青竹仙子這時候扭頭看着慕容傾雪問道:“如此說來,他變成了你的心魔?”

    青竹仙子心想,難怪慕容傾雪每次走火入魔,總是會不自覺的喊路辰的名字,原來是因爲她沒有遵守承諾,所以覺得心裏有愧。

    慕容傾雪沒有回答青竹仙子的話,她察覺到了青竹仙子的話有些不對勁,如果她說路辰是她的心魔,那青竹仙子豈不是會想方設法殺了路辰?

    然而,雖然慕容傾雪沒有回答,但青竹仙子最終還是下了命令。

    “很好,既然路辰成爲了你的心魔,那你就去親手解決這個心魔。”

    “你要記住一點,在修真界,任何沒有契約的誓言都可以不需要遵守。”

    慕容傾雪愣在了原地,果然青竹仙子是打算除掉路辰。

    而且青竹仙子这意思是让她去杀了路辰。

    先不說她打不打得過他,即便她真的打得過他,她又怎麼下得去手,路辰畢竟也算是她的恩人。

    杀自己的恩人?

    这不得遭天谴!

    她已經見識過了不遵守誓言,老天爺發怒的場景,如果她還跑去殺路辰的話,那恐怕她還沒有殺死路辰,她就先被滅世天雷給劈的神魂俱滅了。

    青竹仙子見慕容傾雪還是沒有說話,青竹仙子直接說道:“若是你連這個心魔都破除不了,你將來如何能夠成仙!”

    慕容傾雪說道:“師尊,路辰畢竟是弟子的恩人,如果弟子對他出手,弟子必定會愧疚一生,道心不穩,弟子更將沒有成仙的可能。”

    聽到這話,青竹仙子的身體瞬間爆發出一股威壓,慕容傾雪的身體沒有抗住這股威壓,直接跪在了地上。

    慕容傾雪的額頭頓時汗水直流,她現在這種情況,無論怎麼選擇,都有可能會死。

    此時,慕容傾雪繼續說道:“若是師尊擔心弟子會對路辰產生感情,弟子可以發誓,此生都不會愛上路辰。”

    聽到這話,青竹仙子冷冷的說道:“可笑,爲師剛纔就提醒了你,在這個世界,任何沒有契約的誓言,都是不需要遵守的,你以爲你發個誓,就真的有用了?”

    “絕情酒都無法百分之百的阻止天女宗的女弟子被那些男人的花言巧語誘惑,你一句口頭的誓言又能夠起到什麼作用?”

    “你的心魔就是做路辰的奴僕,現在你只有兩種選擇,要麼成爲他的僕人,要麼殺了他,讓你無法兌現你的承諾,難不成你還想去給他當僕人?”

    聽到青竹仙子的話後,慕容傾雪陷入了沉思,老實說,她的確不想給任何人當僕人。

    但是,她没得选择。

    她發誓的時候沒得選擇,現在她也依舊沒得選擇。

    見慕容傾雪還是沒有說話,青竹仙子冷冷的說道:“既然你下不去手,那爲師就替你除掉這個心魔,你是天女宗千年來最有天賦的弟子,任何阻礙你修行的存在,爲師都會幫你清除掉。”

    说到这里,青竹仙子直接就离开了。

    青竹仙子走後,慕容傾雪依舊愣在原地,她此刻的心情有些複雜。

    绝情酒似乎对她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等回過神來後,慕容傾雪立刻前往了玄天宗住的地方。

    这时候,路辰正在东院的门口等着她。

    看到慕容傾雪來了後,路辰笑着說道:“沒想到開幕式纔剛結束沒多久,你就來找我了,看來,小雪你有很多話想對我說嘛。”

    聽到這話,慕容傾雪冷漠的看了路辰一眼,這傢伙還是跟半年前一樣,一樣欠揍。

    此時,路辰扭頭朝着自己的住的房間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跟我來吧,咱們好好敘敘舊。”

    說到這裏,路辰帶着慕容傾雪來到了他住的地方。

    此時,路辰的房間裏面還有兩個女人,慕容傾雪進入路辰的房間,看到上官語冰和紫音仙子後,愣了一下。

    這傢伙居然這麼風流,房間裏面藏着兩個如此美麗的女人。

    看到慕容傾雪來了,紫音仙子冷哼了一聲,便原地消失了。

    上官語冰仔細打量了慕容傾雪一眼,心裏不禁感嘆,這麼美麗的女子,竟然也被路辰給糟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