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成爲神帝后卻跑去修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慕容倾雪提出的交易
    上官語冰在打量慕容傾雪的時候,慕容傾雪也在打量着上官語冰。

    看到她們兩個互相看着對方,路辰笑着對慕容傾雪說道:“小雪,跟你介紹一下,她的名字叫做上官語冰,也是我的僕人。”

    說到這裏,路辰又看着上官語冰,繼續說道:“她叫慕容傾雪,在我這裏的身份是跟你一樣的。”

    聽到這話,慕容傾雪冷冷的說道:“你倒是走到哪裏,僕人就收到哪裏。”

    路辰淡淡的說道:“瞧你這話說的,要不是你不願意照顧我,我也不會收一個想殺我的人當僕人。”

    這時候,慕容傾雪直接說道:“我如今是天女宗的聖女,天女宗對男人極爲排斥,如今我師尊發現了我和你有關係,所以她很有可能會對你動手,你還是儘快離開北域吧。”

    路辰是她的恩人,她也不想忘恩負義,但是她只能夠勸路辰離開。

    聽到這話,路辰笑着說道:“不容易啊,咱們家小雪居然懂得關心人了。”

    說到這裏,路辰看着上官語冰,然後繼續說道:“說到聖女,我這裏也有一個聖女,語冰是天海宗的聖女,而你是天女宗的聖女,看來我變成專門收集聖女的人了。”

    慕容傾雪愣了愣,隨後她的目光落到了上官語冰的身上。

    難怪她一進來就感覺這個女人氣質非凡,原來這個上官語冰的身份也不簡單,她居然是天海宗的聖女!

    路辰這個傢伙到底怎麼做到的!竟然把一級宗門的聖女都給收服了!

    路辰這會兒對上官語冰說道:“語冰,過來給我揉揉肩膀。”

    聽到他的命令後,上官語冰二話沒說,直接來到路辰的身後,然後給路辰揉肩。

    看到这一幕,慕容倾雪再次愣住。

    她居然如此听话!

    路辰說道:“小雪,在聽話這方面,你可得和語冰學學,你看別人,我讓她給我揉肩她就給我揉肩。”

    “甚至我有特殊需求的時候,她也會滿足我。”

    聽到路辰這話,上官語冰兩個眼睛惡狠狠的瞪着路辰。

    看到上官語瞪着路辰,慕容傾雪就知道,這個上官語冰也不願意做路辰的僕人。

    看這樣子,她也是因爲某些原因被迫成爲了路辰的僕人。

    這時候,正在門外的紫音仙子突然說道:“路辰,出來一下。”

    紫音仙子的語氣有些嚴肅,看樣子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路辰自然知道紫音仙子找他出去是因为什么。

    隨即,路辰笑着對上官語冰和慕容傾雪說道:“你們兩姐妹先聊,我去去就回。”

    说到这里,路辰朝着门外走去。

    路辰來到外面後,紫音仙子直接對路辰說道:“神夢城內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存在,他已經窺視了你兩次,第一次我幫你截斷了他的窺視,但是剛纔他再次窺視你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力量已經無法阻止他。”

    “我並不能夠確定他對你有沒有惡意,但是我建議你最好還是趕緊離開北域。”

    路辰在北域已經出名,再加上路辰招惹了天女宗,肯定會有很多人想要置他於死地。

    聽到紫音仙子的話後,路辰笑着說道:“沒想到仙女姐姐這麼關心我。”

    “不过,我没有打算这么快就离开。”

    路辰自己心裏很清楚,他肯定是會離開這個地方的,但不是現在。

    另外,他也清楚刚才窥视他的是什么人。

    剛纔窺視他的,並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個來自神界的神族。

    神界估計是知道仙界有大世之爭命格的人誕生了,所以特意派人來尋找,想要在仙界找到他之前把他給解決掉。

    聽到路辰的話後,紫音仙子冷冷的說道:“若是你不聽我的話,你出事了可不要怪我,我知道你在依仗什麼,你不就是仗着你體內有一個強大的靈魂,所以才天不怕地不怕。”

    “但是你得知道,有兩次不是我使用特殊的功法救你,你恐怕早就已經死了。”

    “你體內的那個靈魂再怎麼強大,畢竟也只是靈魂體,他每次附身在你身上使用力量後必然都會變弱,你不可能永遠依靠他。”

    聽到這話,路辰擡起雙手,放在紫音仙子的肩膀上,然後注視着她的雙眼說道:“仙女姐姐,你放心吧,我會注意保護自己的,不會有事。”

    被路辰那雙深邃的眼睛看着,紫音仙子頓時感覺自己被施了定身咒一樣,不過她很快回過神來,她趕緊後退了兩步,和路辰拉開距離。

    紫音仙子滿臉不高興的說道:“反正我已經提醒你了,你要是出了事別怪我。”

    此刻,路辰房间内。

    路辰走後,上官語冰就和慕容傾雪相互打量着對方,不知道爲什麼,她們雙方都看彼此很順眼,可能是因爲同病相憐的原因。

    這時候,慕容傾雪問道“上官姑娘,你是怎麼被路辰收爲僕人的?”

    上官語冰回答說道:“我見他天賦不錯,想要使用主僕契約奴役他,結果反被他奴役了。”

    聽到這話,慕容傾雪嘆了口氣,這個姑娘的運氣真差,惹誰不好,偏偏惹到了他。

    上官語冰端起茶壺,然後給慕容傾雪倒了杯茶,放在她的桌面前,她隨後問道:“慕容姑娘,你是怎麼成爲他僕人的?”

    慕容傾雪回答說道:“我在祕境探索的時候,遇到了危險,我當時發誓只要有人救我,我甘願一輩子做他的奴僕。”

    慕容傾雪不敢把具體的情況說出來,只能夠這麼回答,畢竟具體的情況是當時她差點兒被路辰給那個了。

    聽到慕容傾雪的話後,上官語冰問道:“慕容姑娘,你難道沒有和路辰簽訂主僕契約?”

    慕容倾雪回答说道:“没有。”

    上官語冰疑惑的說道:“那你幹嘛要聽他的話,沒有契約的誓言,完全不需要遵守。”

    聽到這話,慕容傾雪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倘若真的如她所說的那樣就好了。

    見慕容傾雪沒有說話,上官語冰心裏不禁想到,難不成這個慕容傾雪因爲路辰救了她,所以就對他產生了愛慕之情?

    爱上救命恩人这种情况是非常常见的。

    不過,天女宗的女子據說都喝了絕情酒,很難對男人產生感情纔是。

    上官語冰此時唉聲嘆氣的說道:“想不到我們兩個擁有如此尊貴的身份,結果卻都成爲了這個淫賊的僕人。”

    聽到“淫賊”這兩個字,慕容傾雪就想到了當初在祕境裏面路辰捉弄她的場景,一想到當時路辰用木偶羞辱她,她的臉色就黑了下來。

    這時候,路辰開門進來,笑着對慕容傾雪和上官語冰說道:“你們兩姐妹商量好了嗎?今晚是誰侍寢?還是說你們打算一起?”

    見路辰進來了,上官語冰和慕容傾雪的臉色都變得無比冷漠。

    慕容傾雪這時問道:“路辰,如果我用一夜換取我的自由,你會同意嗎?”

    以前的慕容傾雪十分在乎名聲,在乎清白,但是她服用絕情酒後,對這方面反而沒那麼在意了,她現在只想獲得自由。

    聽到慕容傾雪的話後,上官語冰感到非常驚訝,天女宗的聖女居然說出這話話,寧願犧牲身體,也要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