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得佳人余音,魏阳愣愣一会儿,方才回神。

    随即却是一叹。

    五味杂陈起来。

    若是這女仙就這麼幹脆去了,縱然此番他二人之間頗有幾分交流,也且由她,魏陽自家還是按着早先計劃辦事,求個穩妥未來。

    但留此一寶,意味深刻,卻叫他也不好輕易放下了。

    上品先天靈寶,說送就送,又豈是回報恩情這麼簡單?

    此外通過這先天靈寶日精輪,魏陽也確定了女仙的身份。

    女仙雖然從頭到尾都不曾提及自己的名號,但通過此前真火神符交流,所在女仙體內看到的濃郁太陰法力,加上如今這日精輪靈寶,魏陽二世記憶,卻不難知曉,女仙便是那星空之上,太陰星孕育的生靈。

    只因日精輪本就是太陰星孕育的法寶,原爲極品先天靈寶,本是兩件一套,喚做日月精輪。

    而開天闢地以來,太陰星所孕生靈有三,乃是三位神女。

    一曰望舒,二曰羲和,三曰常曦。

    望舒神女,生於遠古年間,早已隕落,此事洪荒皆知。

    是以如今太陰星上,便只有羲和、常曦兩位神女,若是魏陽記憶不差,月精輪伴常曦而生,日精輪正是伴羲和而生。

    也就是說,魏陽如果猜測不錯,女仙便是太陰神女羲和了。

    若真是如此,魏陽也算是招惹了不小麻煩了,縱然夢了無痕,沒有女仙所留靈寶,再無糾葛,日後他也少不了麻煩加身。

    只因羲和未來可是天后,太陰太陽。如無意外,待得太陽星上兩隻金烏徵集十大妖聖,征服兆億妖仙,開闢天庭之後,便要提親太陰星了。

    此事几乎是定数。

    一來兩隻金烏乃太陽星孕育,天生於太陰星出世生靈陰陽互補。二來身爲妖皇,又是星辰之主,必然要將太陰星掌控麾下,方纔好掌握周天星辰海,穩定妖族氣運的。乃至未來周天星斗大陣,也少不了太陰星力相助。

    此中種種緣由,都幾乎在推動這金烏提親太陰星。

    若是教手持河圖洛書的帝俊算得今日之事,知曉魏陽這小小火鴉還曾沾染過太陰之氣,哪裏能容得他活下去?

    當然,就算不說這些,前世今生都是孤身一人的魏陽,再發生了今日這樣的事情之後,又知道未來必定會發生的事情,也不想這麼做牛頭人。

    這種事情,想想都要心魔入體,修爲大崩,縱然有真火神符幫助修行,也是不好使的。

    只是如此一来,原本计划便不能成了。

    死苟雖然愜意,也能慢慢提升修爲,終究不趕趟。

    此外兩隻金烏開闢妖庭,日後麾下兆億妖兵,只要不成聖,單憑一人之力,也難對付。

    縱然人家願意與他獨鬥,哪怕勝過,妖庭之人也不會看着自家妖皇隕落他的手中。

    而成聖艱難,憑魏陽如今所知,縱有真火神符在身,也是希望渺茫。

    唯有两手操作,才能有改命之机。

    一方面自然是要努力提升自家修爲,不說證道成聖,至少不能在天婚之前,不能弱於兩隻金烏。

    二來勢力之上,也不能忽視,若是能如同金烏一般,手握大軍,麾下無數強者,也能是個助力。

    修爲之上,自然還得看真火神符,畢竟他出身實在太低,唯有此物能苟讓他在未來巫妖起勢之前,提升跟腳,擁有強絕實力。

    至於勢力,他出身的鳳族,便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鳳族雖然經歷龍鳳劫後,衰敗許多,但也是洪荒大族,如能掌控,便有了不錯的基本盤。至少於妖族有了一爭之力。

    至于如何操作,就得看他自己了。

    他當然也想過羲和的個人意願,但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和地位,縱然人家對他有意,也無法選擇。

    他種種心思、未來計劃。主要是得做出自己的表態,身爲男人,總得給女人一個不帶壓力做出選擇的機會。

    如此才是大丈夫行为。

    心中计较落定,魏阳心神渐渐安稳下来。

    “說起來,倒也沒想到,先天神聖出身的太陰神女,居然是這麼個性格……”

    魏阳想起此前与女仙相处种种,摇头失笑。

    這才轉頭收了日精輪,梳理起自身如今情況來。

    日精輪乃是上品先天靈寶,雖然女仙贈送給他,已經抹去了此中煉化印記,但他要煉化此中禁制,也是十分不易。

    上品先天靈寶,內蘊二十五至三十六道先天神禁。

    日精輪本是極品先天靈寶日月精輪分化,縱然單獨取出,只入上品,也是此中佼佼者,內中自蘊三十六道先天神禁,煉化極爲不易。

    縱是大羅金仙人物,欲要完全煉化此中三十六道先天神禁,也非得元會打磨不可。

    憑藉魏陽如今功行,縱然修爲小有突破,耗費時間,能夠煉化此中一道神禁,粗略掌握,已是不易了。

    當然,因有女仙相助,內中也還留了一道法力,幫他祭煉,但至多怕也就是煉化三道了。

    不過即便如此,也能動用幾分靈寶威能,倒是不必計較太多。

    靈寶煉化並非一時之功,但修爲穩固,卻是眼下能做的。

    魏陽一番整理,赫然發現,自己因真火神符緣故,與女仙一番元神修行,而今竟是跨越重重境界,直接將修爲提升至如今跟腳能夠隨着時間打磨修煉到的極限,玄仙初期之境!

    如此突破速度,若是沒有此番機緣,只怕沒有數萬年的打磨,乃至元會爲期的打磨,都難以功成。

    尤其陰陽交匯,元神水乳,女仙境界加持,他一番突破感悟不少,即便突破太快,也沒有不穩的風險,不可不謂難得。

    如此收穫,縱然也引出未來因果,終究也是機緣在先,倒也談不上得失。

    種種梳理之下,魏陽所得不少,於是在這山谷之中,錘鍊修爲,穩固根基。

    待得修爲穩定,漸漸融匯玄仙功行法力威能,錘鍊自身所學種種神通,全身得善。魏陽方纔又開始煉化日精輪,鑽研此中禁制,掌握這件珍貴的上品先天靈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