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領主之殺伐天下 > 第141章 巫师
    众人一脸吃惊,“真的有如此强的能力?”

    儒袍男子笑着道,“我们骗你们吗?”

    英俊男子笑着說道,“如果先生真有怎樣厲害,我們漢朝可以無敵了,可以積攢物資,一舉超過夏朝,成爲華夏第一朝。”

    劉士道,“現在我的目的不是夏朝,而是那個秦朝,他的危險程度比夏朝更勝一層。”

    英俊男子點點頭,“秦朝肯定也會像歷史上那樣敗於漢朝。”

    儒袍男子道,“可惜我無法發揮到極致,有愧於殿下的器重。”

    劉士微笑說道,“好了,先生不必內疚,你有如此能力我已經很滿意,我們還是前往下個地方。”

    儒袍男子点点头。

    姬御笑着對一個英武的男子說道,“這一次要擺脫你了!”

    那一個英武男子笑着道,“我已經效忠於殿下,一定全力幫助殿下。”

    這一個英武男子爲一個胡人,還是一個貴族,感應部落寶藏的能力,可比一般外族人強大很多。

    半個小時候,英武男子帶着人來到一個湖邊,這裏有一條長七米的血色大蟒蛇。

    解決這一隻靈獸後,姬御稱讚說道,“你這感應的能力比一般外族強大幾倍吧?”

    英武男子微笑說道,“準確來說是五倍,可惜我並沒有王族血脈,不然可能是十幾倍,某些特別強大的王族,甚至可以直接看見全部寶藏的位置。”

    姬御吃惊道,“有这样厉害?”

    英武男子點點頭,“不過這樣的王族極爲的稀少,有大氣運加持的人才有可能。”

    姬御說道,“如果一個外族王族有這樣能力,他今後也會復國,那時候我們又會多一個敵人,說不定他還會成爲一個外族的王,我希望這樣的事情最好不要出現。”

    英武男子作为胡人,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子帝帶着巫師走草叢之中。一隻巨大的甲蟲飛了出來,速度極快的向衆人飛過去,帶着一股強悍的勁風,

    子帝手中長戟用力一揮,擊在巨大甲蟲的頭上,一股強大的勁力散開,使得四周的青草用力的搖曳。

    衆多巫師出手,只見她們伸出一隻隻手,一股股黑色氣息涌出,化爲一隻只由黑氣凝聚而成的手,抓在那一隻甲蟲各處,甲蟲用力掙扎,可是手臂太多,根本掙脫不開。

    子帝大喝一聲,將全部的力量聚集在長戟上,長期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全力向前一刺,

    轰!

    一道光束兇猛貫穿了那一隻巨大甲蟲,那一隻甲蟲化爲衆多光點消散,一個寶箱掉落在地上。

    子帝露出一絲笑容,將其了那一個寶箱,打開一件件東西出現。

    众多巫师抬起头看向天边。

    子帝问道,“怎么了?”

    一个巫师说道,“北方的气运在凝聚!”

    子帝疑惑说道,“这是什么原因?”

    巫師道,“氣運在幫助大秦帝子,這一次大秦的收穫可能會非常驚人。”

    子帝严肃起来,“真的吗?”

    巫师点点头。

    子帝嘆息一聲,“原本他就領先,有很大的優勢,這樣下去誰還能趙越他?”

    巫師說道,“殿下!正是他領先纔有氣運輔助,你如果能夠超過他,氣運也會幫助你,所以你要全力以赴。”

    子帝认真的点了一下头。

    目光最后返回秦村。

    此時,衆多秦村士兵帶着衆多收穫已經返回,將衆多寶貝堆積在趙甫面前,是一座座小山,其中裝備丹藥材料,糧食乾肉酒水什麼都有。

    王章對趙甫微笑說道,“殿下圖紙上畫好的地點,我們已經全部處理,一共是四十九處,收穫各種物品,暫時還沒有來得及清點。”

    趙甫笑着點點頭,“你們做的很不錯,等之後我在賞賜你們,”

    王章道,“多谢殿下夸奖。”

    趙甫又拿出一張張圖紙遞給了衆多將領,上面畫了更多的地點,離秦村也更遠。

    王章看着圖紙都有些驚詫道,“殿下你還能看見這麼多地方有寶藏嗎?”

    趙甫笑着說道,“還有更遠更多的地方我還沒有畫出來,我看見的地方要比你們想的要多很多。”

    闻言,众人一脸吃惊。

    赫蓮娜輕笑說道,“殿下現在你擁有了匈奴王的稱號,以後也是我們匈奴人的王,你以後一定會統一整個匈奴族。”

    趙甫笑着嗯了一聲,“好了!你們繼續去尋找寶藏,我也要外出解決一些強大的靈獸。”

    王章道,“殿下,要不要带上几个武将?”

    趙甫說道,“不用,你們都有事情要去做,而且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王章说道,“那殿下你也注意安全。”

    赵甫点了点头。

    衆多秦村武將帶領隊伍在一次離開秦村,前往各個地方尋找寶藏。

    渾邪兵騎着馬在呼延鐵旁邊,不禁說道,“殿下真的好厲害,竟然可以看見那麼多寶藏,我的匈奴王稱號還在也做不到。”

    呼延鐵輕笑一聲,“殿下是有大氣運加持的人,你那能和殿下比較,不過你體內擁有王血,肯定會得到殿下的重用,以後的成就肯定在我之上。”

    渾邪兵開心說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不會忘呼延大哥。”

    呼延铁开心笑了笑。

    一隊匈奴人騎着馬來到一片空地,一臉奇怪看着四周。

    臉色紅潤的老人說道,“我明明感應這裏有寶藏,怎麼一下就消失了?”

    旁邊匈奴女子也說道,“嗯,我也感應到了。”

    爲首的匈奴青年說道,“我看應該有人比我們快一步,把寶藏拿走了。”

    衆人經驗道,“這麼快?我們可是在附近,感應到第一時間就來了,誰會比我們快?”

    老人也說道,“我們來這裏沒看見什麼人,說明對方已經走了,按道理來說沒人比我們快,除非他們知道寶藏會降臨在那裏,直接等在了那裏,這感覺不太可能。”

    匈奴女子說道,“我感覺是巧合,那有人有這樣能力。”

    爲首的匈奴青年點點頭說道,“我們繼續尋找,寶藏應該有很多,我們還有機會。”

    众人嗯了一声,离开了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