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徒兒,爲師真的不會修仙 > 第四百八十二章 至强者的传承
    龙星和苏陵的战斗!

    仅仅是青州中发生的一场偏大的缩影罢了!

    其他不同的地方,同樣有着聖地的弟子,或是從其他州過來的天才在戰鬥着。

    当然,在龙星和苏陵的战斗之前。

    大家都是默契的覺得戰鬥是爲了在天地福源中佔據先機。

    龍星和蘇陵的戰鬥前的談話,已經是透露出來很多的東西了。

    入了那位前辈的眼!

    青州有什么前辈连圣地都不容忽视呢?

    无数的年轻修士齐齐的想到了听到的传闻。

    青州有位散修至强者!

    曾经派出个徒弟打崩了元武圣地。

    據說這位至強者還在尋找有緣人繼承自己的衣鉢。

    甚至就算是有門有派的年輕弟子,都是可以得到機緣和好處。

    之前,许多人对此还是表示质疑。

    不過就是聖地和頂級門派轉移我們視線的方法罷了!

    他們不想讓我們參與到天地福元而拿出來的謊言騙我們的。

    青州要是有至强者,怎么可能让我们知道。

    这是大多数听到传言后的第一想法。

    但龙兴和苏陵的战斗让他们的想法改变了。

    “难道传言是真的?”

    “若是拿兩個妖孽來騙我們,有點不值得吧!”

    “對呀!兩名妖孽受傷,青峯和金龍兩家聖地怎麼可能會同意。”

    “应该是真的了!”

    “要是真的话...”

    陡然間,本來是看熱鬧的散修和其他門派弟子們的眼神變了。

    他們在打量着身周的同境界的修士,龍星和蘇陵的戰鬥已經變得不重要了。

    “赵勘!让我来看看你最近有没有长进。”

    突然有人就鎖定了自己的對手,悍然的發出戰鬥的邀請。

    被稱呼爲趙勘的年輕人先是愣了下,看清了說話的人後笑道:“張鋒!你的膽子不小了,還敢來挑戰我了。”

    “直说你敢还是不敢!”

    張鋒輕笑一聲,雙手各自持着銅錘,道:“莫要浪費我的時間!”

    “战就战!”

    趙勘閃身離開人羣,來到開闊的地帶,一柄長刀在手。

    同样的情况在其他人的身上不断的表现出来。

    很快就有許多的人都找到了相熟的對手,分散在各處交戰起來。

    轰鸣声不断的想起!

    断木、尘土横飞!

    真元的力量不断的炸开!

    數道身影糾纏,全力出手,沒有任何的保留,想要以自己最強的姿態擊敗對手。

    一下子,量战山变得热闹非凡!

    但这份热闹却是没有观众!

    那些沒有找到對手的年輕修士們,並未在這裏久留。

    他们纷纷快速的离开,去寻找合适的对手了。

    至强者的传承!

    这才是我们该争夺的。

    天地福源?

    有了聖地和頂級門派的參與,我們頂多就是喝湯罷了!

    甚至,连汤水都喝不到!

    還不如去看看是否能夠得到至強者傳承的機緣。

    青州变得更加的热闹起来了。

    .......万巧阁内!

    沈天坐在院中的搖椅上,耳邊時不時的能夠聽到巨大的響聲。

    這些都是來自問元鎮外的年輕修士們的交手,他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場了。

    神牧皇朝的修士们都疯了嘛?

    怎么天天的打架!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干了?

    而且我看问元镇内出现了很多的陌生的面孔。

    旅店又变得爆满起来了。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天对于眼前的困惑有种莫名的危机感。

    似乎,這些打架的,陌生的修士都是爲了他而來。

    我想什么呢?

    我何德何能可以讓這麼多的年輕修士爲我而來。

    沈天啞然失笑,看着辛勤煉製陶罐的宗夢秋,掃地的劍癡,種花的袁朵兒和閒着沒事的允青雪,好心的提醒道:“你們四個最近少出去吧!外面亂哄哄的,可別被人盯上。”

    “掌柜的,我们知道了!”

    袁朵儿和允青雪听话的点点头。

    宗夢秋和劍癡也是應道:“師父!我們絕對不會出去的。”

    他们四个可是知道现在的青州到底是有多乱。

    消息的来源自然是牧子平告诉他们。

    作爲皇帝,青州還幾乎沒有什麼事情能夠瞞得住牧子平。

    年輕的修士們四處的挑戰青州的有頭有臉的年輕修士,發生第一起的時候,牧子平就已經得到消息,並且告訴宗夢秋少出去。

    畢竟,當初的宗夢秋四人可都是在青州大會上名列前茅。

    不是没有修士盯上他们。

    没有找上他们,完全是找不到他们。

    万巧阁的位置,早就被老祖们默契的封锁。

    外加上魔祖的遮掩,修行者想要知道這裏,除非真的是天命之子。

    然而,萬巧閣內已經有兩名天命之子——宗夢秋和劍癡了。

    还能有其他的天命之子嘛?

    牧子平对此表示怀疑。

    因此,万巧阁算是青州内较为平静的地方了。

    只是这种平静也仅仅是对修士们而言了。

    沈天只觉得他们吵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沈天悠悠的站起身,将手中的书本合住。

    耳邊不斷的轟鳴聲,讓他看書的心情都沒有了。

    仿佛又回到了之前天边轰鸣声不断的日子了。

    好在经历过!

    我差不多是习惯了。

    总不至于晚上睡觉都不好了。

    沈天默默的回到店鋪裏面,打算看看有沒有客人上門。

    其实也只是打发下时间罢了!

    畢竟,若是真的有客人上門的話,魔祖就足夠的應付了。

    他已经很少会坐在门店里面看着了。

    有了员工!

    老板还需要做事?

    “師姐!你說我們要不要去把問元鎮外的人都趕走呀?”

    劍癡聽到了沈天離去前說的話,悄咪咪的跟着師姐宗夢秋商量着。

    “你着什么急?”

    宗梦秋白了他一眼。

    真当自己是老黄牛了!

    懂得什么叫借力打力不!

    這裏還有兩位比咱們動手更方便更有威懾力的呢?

    “朵儿姐!青雪姐!”

    宗夢秋放下手中的事情,小跑着來到袁朵兒兩人的身邊,俯身問道:“剛剛師父的話你們也聽到了吧!雲煙門難道就沒有什麼動作嘛?”

    “我们是有动作的呢!”

    袁朵儿和允青雪两人无奈的苦笑两声。

    她們知道這是自己幫着沈天做事的時機,自然不可能放過。

    但是,云烟门并不是圣地!

    面對同樣爲其他州頂級門派的壓力,雲煙門也是很難的。

    袁朵兒解釋道:“天地福源引來了很多外面的頂級門派強者過來,有着七門強者目前在雲煙門喝茶。問元鎮外不斷戰鬥的弟子就是他們帶來的弟子,想要讓我們透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