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徒兒,爲師真的不會修仙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前辈的安排
    “几位不用为我担心!”

    水文眼中帶着幾分的自信,道:“既然我敢讓幾位前輩出手,便是有着自己的底氣。”

    五位妖獸老祖聽得話中的自信,稍稍的鬆了口氣。

    难道是她口中的那位前辈的原因?

    不可能吧!

    我们之前还怀疑她口中的前辈是否存在!

    就算是存在,真的能夠威懾住人族的老祖級強者?

    要知道,人族的强者可是霸道的很。

    经常因为点小事情,杀入万妖之国灭掉一族。

    虽然这种妖族内没有老祖的强者存在。

    但是也足以彰显出人族强者的霸道了。

    毕竟,去的可是万妖族群林立的万妖之国。

    但凡妖族稍微能夠信任和放棄自己的高貴,人族強者就不可能回得來了。

    “呵!你们云烟门是好大的口气。”

    陡然,數道老祖身影出現在這裏,其中爲首的便是陰沉着臉的老祖,不悅道:“勾結妖獸還有理了?覺得我們不敢滅掉你雲煙門和弱水門?”

    这人刚出来,便是给水文的头上扣了大帽子。

    “毒尊!你这话说得过了啊!”

    牧老六皺着眉頭,反駁道:“雲煙門的情況還未清楚,何必上來就扣大帽子。”

    云烟门是他管辖的顶级门派!

    若是真的出現勾結妖獸的罪名,他也有逃脫不了的責任。

    至少,皇州那边是要有惩罚下来的。

    “呵呵!你们人族的勾心斗角也是不少呢。”

    五行孔雀得意的笑着,但是渾身的羽毛都是緊張的豎起,隨時準備逃走。

    十几位的人族强者,他们五个打不过的。

    唯有转身就逃的机会。

    但,我們作爲高貴的妖族,肯定不能直接就跑。

    这要是传回去,其他的妖族怎么想我们?

    底下的火鸡族、吐火鸭族怎么想我们?

    “这里有你们说话的资格?”

    陰沉着臉的老祖也就是毒尊冷冷的瞪着五行孔雀老祖。

    擡手,便是一道濃綠色的毒水向五行孔雀老祖打去。

    “哼!人族,你太霸道了。”

    五行孔雀老祖自是不會有半點的退縮,尾巴抽動虛空,紅光閃爍,道:“真當我們怕你不成?”

    仅仅是一人出手,它还不至于吓得转头就跑。

    都是老祖级的强者,谁跟谁差的远?

    一击的试探!

    毒尊眼神闪烁,眼中多了份阴翳。

    靠!

    这妖兽的实力比我强几分。

    其他老祖都是帶着看熱鬧的意思,沒有管毒尊和五行孔雀老祖試探的出手。

    但,都是看出五行孔雀老祖的实力不差。

    絕非是剛入渡劫的妖獸,而是沉浸多年的強者了。

    其他四位的实力是否相同呢?

    水文怎么搞来这么多的妖兽强者?

    但凡脑袋灵光点的,都知道其中的有着隐情。

    僅僅是雲煙門和水文的實力,不至於能夠吸引來五位妖獸老祖的幫忙。

    “水文!妖獸的事情,你還是給我們個解釋吧!”牧老六開口問着,面色都變得嚴肅了起來。

    “我之前去了趟凤凰族地!”

    水文早有準備,緩緩的道:“去了哪裏是爲了療傷...其中還是有前輩的安排,至於前輩安排的事情是什麼,恕我不能跟你們說,我自己也不清楚,你們也知道前輩很多安排沒必要讓我們知道。”

    前辈的安排?

    牧老六等众多老祖的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前輩安排水文去鳳凰族地,招來五位妖獸老祖幹什麼?

    难不成...是我们不够听话嘛?

    我们明明很想为前辈做事情。

    还是妖兽老祖的实力比我们强?

    我們不是瞧不起妖族,在神牧皇朝內,哪個妖族能夠有我們的勢力和實力。

    不论是实力,还是势力,我们岂不是更方便。

    为什么要找妖族来青州呢?

    牧老六等人之前只是想要個解釋,然後讓妖族們滾蛋就行了。

    毕竟,青州还是有着份大机缘。

    谁知道沈天会不会觉得妖族也不错呢。

    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水文帶來妖族強者是有前輩的安排。

    而且如此的说,让可信度就大大的增加了。

    若非有前輩的安排,給水文十萬個膽子都不敢帶着妖族強者來青州。

    不单单是有他们这些人的刁难和疑问。

    還有水文和雲煙門的實力不足以掌控住五位妖族的強者。

    很可能會被妖族的強者給反噬,但若是前輩的安排,這些完全都不需要擔心。

    衆人也都知道雲煙門是首先從前輩那裏得到機緣,還有兩名弟子就在萬巧閣長期的居住着。

    不然的話,毒尊也不會嫉妒的要來毀掉雲煙門。

    “毒尊!你还想要什么解释嘛?”

    水文對這個上來就扣自己大帽子的毒尊沒有任何的好感,挑釁的道:“若是還有想要問的,我可以去問問前輩,看看前輩對你疑問的答覆。”

    我的实力没有你强!

    但是你怕不怕前辈呢?

    “......”

    毒尊咬牙不语,嚣张的气焰顿时消散。

    去问前辈?

    我还期望从前辈手中得到机缘。

    你这么去一问,岂不是恶了前辈了?

    五行孔雀等五位妖獸老祖看着衆多人族強者的反應,也是有些傻眼了。

    水文口中的前辈真的存在?

    而且还有这么强的威慑力!

    人族强者多么霸道了!

    现在竟然是连个屁都不敢吭。

    那位人族強者安排我們來神牧皇朝,他們也不敢去管和問。

    这份威慑力太大了吧!

    那位前辈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啊?

    五行孔雀老祖他們首先驚訝的是沈天真實存在着,其後纔是震撼他給這些老祖們帶來的威懾力。

    随后,它们的额头浮现出几条的黑线。

    可是你們當着我們五人的面說我們來到青州是哪位前輩的安排。

    意思是我們和鳳凰族的吾皇都是被前輩給利用和安排了。

    而且还不需要担心我们有任何的反抗?

    你们是不是太自信了!

    五行孔雀老祖覺得很是憋屈,但沒有反抗的想法。

    畢竟,來之前鳳荒就說了一切都聽水文,除非是不可爲的情況下可以離去。

    現在離去找到鳳荒說:青州有位強者,特意的利用您安排我們五位去青州。

    且不说凤荒信不信!

    你竟然质疑吾皇分辨不出是非真假?

    单单是这条罪过,就足以承担三千灼魂鞭。

    所以,五行孔雀老祖它們不爽歸不爽,但並未太大的反應。

    “水文!就算是它们的到来是前辈的安排!”

    毒尊似是挽尊的逼問道:“可,前輩的安排不包括你借用它們的力量來欺辱七門強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