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徒兒,爲師真的不會修仙 > 第四百八十八章 诚恳的沈天
    “前辈可没有让你用来欺辱七门的强者吧!”

    瞧瞧毒尊用的语言技巧,欺辱七门的强者。

    直接将云烟门打上了仗势欺人的标签。

    至於七門強者聯合堵着雲煙門的山門不讓弟子外出的事情,毒尊是半句沒有提。

    這要是放在外面,還真當雲煙門是囂張跋扈的角色了。

    但是在場的基本都是老油條了,這種簡單的技巧還是聽得出來。

    對於毒尊的話,他們也是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的閉口不言語了。

    唯獨是牧老六是輕笑道:“毒尊!你這話就過分了,真當我們青州沒有人了嘛?”

    話落,他和老友玉明老祖邁出一步,眼神凌厲的盯着毒尊。

    水文做的是前辈安排的事情。

    稍微懂点事情的,在这里就该算了。

    你还要咄咄相逼,真的是太过了。

    “怎么?仗势欺人是你们青州一脉的传统?”

    毒尊看着沒有其他的老祖支持自己,心下也是有些緊張。

    他是有些落不下面子了,其實水文要是稍微說點軟話,這件事情就過去了。

    偏偏水文就是梗着脖子問他是否要跟前輩要個理由。

    但,他怎么敢去问沈天。

    只能来为难水文,好找回点面子。

    我怎么说都是一方的老祖!

    總不能頂級門派的掌門頂我一句,我就退縮了。

    传出去后,下面的顶级门派怎么看我?

    我损失的威严怎么办?

    往往實力達到一個地步後,臉面就已經很重要了。

    “凡事都是要讲道理!”

    牧老六笑呵呵的道:“總不能你上來扣兩個帽子,我們就要忍下來了吧!你問問其他人,是否有這樣的道理?”

    干嘛带上我们啊!

    跟我们又没有多少的关系。

    其他州的老祖無語的看了眼牧老六,閉口不答。

    水文配合的道:“我借用五位妖族強者的手的事情,自是會親自向前輩告罪。若是前輩怪罪,我可以接受任何的懲罰,但是毒尊前輩總不能爲老不尊吧!”

    “你...”

    毒尊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道:“我爲老不尊?你可是真的敢開口。”

    他還想着水文能夠明白事理的給他個臺階下來。

    谁曾想,直接开口骂他了。

    那他是真的不能忍下去了!

    但在這裏動手,明顯是打不過牧老六和玉明兩人。

    而且還有五位妖獸老祖虎視眈眈的看着,說不得那時候也要插手。

    毒尊揮袖,轉身放下狠話:“我倒要前輩如何懲罰你!竟敢擅自用前輩的安排來做自己的事情。”

    呵!

    你还是不够了解详情啊!

    水文看着毒尊離去的背影,眼中有着幾分的輕視。

    我们是前辈的棋子!

    既然心甘情愿的成为了前辈的棋子。

    前輩總歸是要給些好處,借用五位妖獸老祖的力量辦自己的事情。

    其實只是前輩給的好處之中微不足道的一點罷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你!

    毕竟去凤凰族地的是我,而不是你。

    毒尊,你看不出来,很正常的。

    甚至在座的幾位老祖,沒有一位能夠看的出來。

    唯有我这位去过凤凰族地的人看出来了。

    水文恍然的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奇妙感觉。

    毒尊离去了!

    其他的老祖們沒有面子丟掉,自是不會爲難水文了。

    至于七门强者,只能说活该了!

    无能为力!

    下刻便是一位位的离去。

    牧老六和玉明老祖兩人最後走的,走前還詢問水文道:“需不需要我們的幫忙?”

    他们两个指的是五位妖族的老祖。

    毕竟是渡劫境界的强者,这里面的水很深。

    他们担心水文把握不住,想要自己来把握。

    “无需了!”

    水文看了看身後的五位妖獸老祖,笑道:“前輩安排的事情,水文自是全力的完成,多謝兩位前輩的關心了!”

    水很深!

    我想自己把握试试!

    “.......”

    牧老六和玉明老祖失望的离去。

    他們還想從中分杯羹,誰知道水文不識好人心啊!

    明明水很深,就不怕出了事情?

    妖兽的事情结束。

    屋内恢复了平静!

    蘇聽荷總算是有機會問出自己的疑惑,擔憂的問道:“師姑!我師父怎麼沒有回來?”

    “你师父?”

    水文深深的叹了口气。

    苏听荷更加的紧张了。

    我师父不会出事了吧!

    “你师父她没有什么大事!”

    水文耐心的安撫道:“她現在應該還跟那隻鳳凰玩呢吧!”

    ......万巧阁!

    沈天坐在院中,看着不遠處空中懸掛着的道道人影,心底就是忍不住的發麻。

    狠啊!

    修士的手段还是狠啊!

    直接吊起来打,多丢人了啊!

    没想到云烟门的手段这般的折磨。

    之前我还觉得她们的性情不错呢!

    看来,只是我没有惹恼了他们。

    沈天心底里升腾起一些危机感。

    同時,看着院落內種植花草的袁朵兒和允青雪都覺得比往日更加可愛了幾分。

    我需要好好的反省下我自己!

    之前的袁朵兒想跟我學種植花草,我怎麼就扔了兩本書後就不管了呢?

    她們好歹是誠懇的稱呼我掌櫃的,很是尊重我。

    我怎么能这么做呢?

    太不该了!

    沈天非常的後悔,他打算彌補自己的行爲,起身道:“朵兒!今兒讓我來教你些東西吧!”

    “真的?”

    袁朵兒欣喜的看着走來的沈天,眼中有着不敢置信的激動。

    她講沈天給的兩本書都快要翻爛了,但沈天遲遲沒有要教她的意思。

    可能是我的能力还不到家!

    不足以让前辈亲手教导!

    所以袁朵儿最近是很勤奋的跟着花颜学习。

    难道我现在的能力足够了?

    袁朵儿心下激动不已。

    沈天看着她激動的模樣,心中又是一頓的感慨。

    多么好的孩子呀!

    我这么久没有教导她。

    她不仅仅没有半点的埋怨。

    反而在我決定教導她後,是如此的激動和開心。

    这么好的孩子!

    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

    真是不该!

    以后要改!

    沈天默默地反省着自己的行徑,蹲下開始教授袁朵兒種植花草的技巧。

    教导的时候,他注意到了身旁的允青雪。

    這位是她的第一個客戶,從他這裏買走了第一幅畫卷。

    只是沈天对她的关注是非常的低!

    甚至是低于袁朵儿。

    据说她是云烟门掌门的亲传弟子!

    這...沈天暗暗的咋舌,暗自責怪自己:我還是不夠細心,竟是無法照顧到萬巧閣內的所有人。

    必须弥补!

    必须弥补对允青雪的忽视。

    沈天想想她買走的畫卷,便是誠懇的笑着問道:“青雪呀!你有沒有想要的禮物?要不要我親自給你畫幅畫?”

    他的笑容非常的诚恳!

    一种发自内心,心甘情愿的诚恳。

    而这份诚恳是来自对袁朵儿和允青雪的关心。

    绝对不是发下了云烟门的手段足够的狠。

    嗯!

    绝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