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傭兵從切蘿蔔開始 > 第176章:潘隆纳
    第176章:潘隆纳

    脫下頭套的是帕沙,剛纔又抓住了霸域,方遠都不用猜還戴着面罩的是誰,知道其中一個必定是素潘。

    帕沙仰着腦袋,昂着兄脯站在自己面前,方遠頭一次見到來偷東西還這麼理直氣壯的:“膽子不小,偷東西偷到我頭上來了。”

    說自己偷東西,帕沙不樂意了,立馬反駁:“什麼偷東西?我只是來拿回我自己的蜂巢炸單。”

    “現在是我的。”方遠鬆開了霸域,朝着帕沙伸出了左手。

    “不給。”帕沙把拿着的蜂巢炸單抱在了懷裏,一臉的憤慨,方遠身上的這種痞氣讓他恨的牙癢癢,卻感到一種莫名的威嚴,都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你說不給就不給?”格洛克17的槍口微微上揚,砰的一槍,子彈幾乎是貼着帕沙的頭頂飛過。

    “臥嘈,你真敢開槍?”帕沙和素潘四人的臉都綠了,腦袋瓜子嗡嗡的,不敢相信方遠開槍的事實,認爲受到了天大的羞辱。

    “方遠,我知道你功夫好,心狠手辣。”素潘氣的感覺自己快要爆炸,甚至忘記了自己四人和方遠的實力對比,他回頭看向了帕沙,語速非常快的說:“但這裏是態國,我爸是菌區司令,你爸也是菌區司令,他們整個安保公司都攥在我們手裏,我不信方遠敢做掉我們,咱們四個打一個,揍他。”

    “對,咱們四個打一個,怕他幹什麼?”驚嚇過度的帕沙覺得素潘說的好有道理,雙手向前揮去,“揍他。”

    除了被方遠踩在腳下的霸域,暴怒中的帕沙的雪白小拳頭比劃了幾下,衝向了方遠,搶先捶向了他的兄口。

    方遠站着沒動,把格洛克17放回了快拔槍套,揚起了巴掌反倒搶先扇倒了帕沙的腦袋上。

    隨着清脆的響聲,帕沙被扇的整個身體情不自禁的砸向地面,五體投地一樣直接趴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另外一個黑衣人也衝了過來,方遠在空中劃過的手掌都沒改變方向,反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黑衣人直接踉踉蹌蹌後退幾步,一皮股坐在地上。

    方遠的胳膊一揮一仰,輕鬆解決了帕沙兩人,慫恿帕沙動手的素潘本來已經跟着衝過來,看到同伴的慘狀讓他膽怯了,瞬間清醒過來,想起了方遠的恐怖實力。

    素潘舉着手臂停在原地非常爲難,他是即想報仇雪恨,又怕捱揍,最後理智戰勝了面子不敢再叫囂動手。

    方遠沒動,和素潘面對面站着對峙,門外忽然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緊接着衝進來黑壓壓一幫人。

    這些人有的只穿着短褲,有的光着膀子,有的頭上還有白色的泡沫,好像正在洗澡,但無一例外的是全部面容冷峻,端着長槍或者拿着手槍,尤其是雅兒貝德抱着體積龐大的m249一進來就目光四下亂瞟,嚷嚷着詢問方遠怎麼回事。

    人羣站到方遠身後,堵住了臥室的房門,沒等方遠解釋,隊員們看到已經爬起來坐在地上的帕沙,他們四人怪異的打扮,大家已經大致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尼克隊長直直的看向素潘,都沒回頭問方遠:“來偷東西的?”

    “嗯。”方遠補充說,“想趁我洗澡來頭東西,被我抓了個現行。”

    “臥嘈,卿本佳人,奈何做賊?”陳天俠笑着調侃小臉嚇的慘白的素潘,“丟了什麼?”

    “蜂巢炸單。”方遠指向了帕沙,告訴大家他懷抱着的東西就是。

    “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偷我們安保公司隊員的東西,哼。”陳天俠沒見過蜂巢炸單,更不知道今天上午發生在籃球場的事情,既然是方遠丟的東西,當然要幫自己人討要回來,“拿來吧。”

    “我的。”無數漆黑的槍口對準了帕沙等人,加上衆人怒氣衝衝的樣子,其實帕沙早慫了,他在地上往後挪動不肯把東西交出去,其實是心裏窩火,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不給?”陳天俠向前揮手,招呼身後的隊員,“打他。”

    雅兒貝德放下了橫抱的M249,第一個衝了過去,其他的隊員緊跟在後,瞬間把帕沙四人包圍,廢話不說直接動手。

    直拳、摆拳、勾拳……拳拳到肉,

    撩阴腿、扫堂腿,勾踢腿……腿腿夺命,

    一時間臥室裏人影亂晃,拳腳亂飛,幾乎沒過多大會兒,帕沙四人被打的抱着腦袋倒在地上嗷嗷叫喚,哭爹喊娘。

    雅兒貝德從躺在地上的帕沙手裏搶過了蜂巢炸單,一溜小跑到了方遠面前遞給他:“給。”

    尼克隊長小聲的問雅兒貝德:“沒把他們四個打壞吧?”

    “放心。”雅兒貝德笑嘻嘻的回答,“又不是生死仇敵,我們下手有分寸。”

    “什麼東西?”既然帕沙四人沒事,尼克隊長和陳天俠放下心來,他們都沒有見過方遠手裏這個古怪的圓柱體,紛紛湊過來想看清楚。

    方遠給大家解釋了一遍蜂巢炸單的用途和利弊,把陳天俠也逗樂了,他和方遠的看法一樣,也認爲蜂巢炸單除了殺傷半徑大這個優點,威力太小,還容易造成自身的傷害,太不靠譜,乾脆不再關心它。

    “他們四個怎麼處理?”雅兒貝德氣勢洶洶的看向了躺了一地的帕沙四人,詢問隊長怎麼辦。

    “把他們丟出去。”剛纔雅兒貝德已經說過,別看帕沙四人被打的嗷嗷叫喚,其實大家下手時已經注意了,幾乎全部是青傷,都不用休養,抹點藥水就好了。

    隊長髮了話,雅兒貝德衝過去一把抓住了帕沙,拎着他的衣領就往外走,素潘等人也被其它隊員或拖,或拉着弄出了臥室,這時,方遠看着亂糟糟的人羣忽然愣了神。

    臥室裏只剩下了尼克隊長、陳天俠和方遠,發覺方遠的異樣,十分納悶的問:“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嗎?”

    “我想到怎么去找潘隆纳的消息了。”

    整個安保公司除了方遠,尼克隊長也知道陳天俠的事情,兩人一左一右站到方遠旁邊,好奇的問:“怎麼辦?”

    “去偷資料。”方遠揚起了手中握着的蜂巢炸單,“帕沙能來偷蜂巢炸單,咱們也可以去警茶局偷資料。”

    “去警茶局偷資料幹什麼?偷誰的資料?”尼克隊長和陳天俠同時迷茫了,不知道方遠什麼意思,“你仔細說說。”

    “當然是偷潘隆納的資料。”方遠讓陳天俠和尼克隊長想一想,無論世界哪個地方,警茶局百分百會存有當地社團的資料,而且會非常詳盡,想找個人簡直不要太簡單。

    關於找人,陳天俠想出來的辦法是在當地抓個社會人詢問,可是這樣容易打草驚蛇,也怕漫無目的的抓人工作量太大,方遠的主意聽着更靠譜,不過陳天俠還是有點顧慮,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如果警茶局找不到,甚至被發現呢?”

    “沒有就沒有,只要潛入警茶局的時候小心點,咱們就沒有任何損失,即使被敬茶發現,咱們一來沒有入關手續,他們無法辨別咱們的身份,二來還有枉拉野和匹拉,敬茶總不能來軍營抓人吧?”

    “好,就這麼幹。”陳天俠笑的非常燦爛,重重的拍了拍方遠的肩頭,認爲他說的非常有道理。

    “讓艾德里安和馬科斯去。”尼克隊長同樣大力支持,還挑選出最合適的人選。

    艾德里安和馬科斯,一個精通電腦,一個擅長潛入和暗殺,方遠自認在這兩方面自己和少校都不如他們兩個,也就不想用自己的興趣去挑戰人家的專業。

    找到了辦法,尼克隊長馬上把讓艾德里安和馬科斯喊了過來。

    五人單獨商量了一陣,很快乘坐寶馬轎車在黑夜中駛向了市區。

    寶馬轎車在市區裏轉了一圈,馬科斯建議把目標鎖定在一個規模比較大的警茶局。

    爲了防備各個路口的監控錄像,沒敢讓艾德里安和馬科斯立馬下去,而是很快離開,在比較遠的地方,找了輛附近沒有監控的轎車,除了留下方遠看守寶馬,陳天俠四人再次把車開向警局。

    半夜兩點,轎車在寂靜的夜色中先繞着警局一圈,確認安全這才停在了警茶局後面開始動手。

    四人相互之間太熟悉了,沒有事先分工卻配合默契,尼克隊長開車接應,亞裔長相的陳天俠下車放風,就差把查爾斯調過來在警茶局對面樓上設置狙擊位置,艾德里安和馬科斯潛入警茶局開始動手。

    一個技術宅,一個擅長潛入,很快兩人從警茶局出來,艾德里安笑着朝放風的陳天俠打了個成功的手勢,三人一起快速的回到了車上。

    轎車飛速行駛,坐在副駕駛的陳天俠激動萬分,但他知道現在不是研究資料的時候,一直等到把偷來的車子還回去,五人駛出了城市,來到了安全的郊外,這才把寶馬停下來。

    “少校,找到潘隆納了。”後排的艾德里安掏出一個U盤,一邊從後面遞給副駕駛的陳天俠,一邊給大家解釋,和大家預料的不一樣,這個潘隆納還活着,不但沒有在社團廝殺中掛掉,還憑藉着超強的實力成爲了當地一個社團的老大,控制着當地的讀品,走私等行業,資料顯示手下有好幾百人。

    听到了艾德里安的介绍,方远的心咯噔一下。

    在方遠學習的時候,他聽馬科斯他們說過,混社團的也是分三六**等,實力不一樣,而其中最兇殘的當屬控制讀品,走私等行業的。

    想要抓到潘隆纳,估计要费很大力气。

    尼克隊長四人同樣明白其中的道理,覺得非常棘手,一時間車內的五人沉默了。

    艾德里安實在忍受不了壓抑的氣氛,蹭的坐直,雙手扒住了副駕駛的座椅靠背,焦急的說:“少校,咱們集合兄弟們去抓人,我就不信幹不過他。”

    陳天俠一直低頭沒說話,已經考慮過艾德里安說過的辦法:潘隆納現在實力雄厚,手下有幾百人,如果安保公司的二十多個隊員夜間偷襲,專業傭兵憑藉着強大的火力偷襲社團份子,確實有很大的機率成功。

    不過這裏不是無法無天的非洲南部,在態國明目張膽的全副武裝去抓人,百分百會和潘隆納的手下交火,即使抓住了潘隆納,引來了警茶怎麼辦?難道把警茶一起幹掉?

    陳天俠苦笑着微微搖頭,即使能從警茶的包圍中衝出去,人家也是正兒八經的國佳暴力機器會全城搜捕,不是自己這二十多個人能抗衡的。

    更重要的是,陳天俠不願意因爲自己的私事牽連整個安保公司,讓所有的兄弟陷入危險之中。

    “不行,太冒险了。”陈天侠一口否定。

    “少校……”

    艾德里安還想辯解,方遠按住了他的胳膊,建議:“咱們先暗中觀察潘隆納一段時間,等待機會再動手。”

    “好,先觀察一段時間,找機會動手。”陳天俠重重點頭,吩咐方遠,“叫上高揚,咱們三人去踩點。”

    方遠三人是華夏人,華夏人在態國很多,確實比美歐人的尼克隊長他們不惹人注意,尼克隊長三人也不再說什麼。

    回到了別墅,方遠去找高揚,陳天俠去查看U盤裏的資料,等到他們兩個回來,陳天俠屋子裏的桌子上面已經擺滿了很多A4紙。

    方遠隨便拿起一張打印的照片,上面的這個人估摸有四十多歲,他梳着偏分,偏黑的皮膚,長相很普通,然而一雙眼睛微微眯着,充滿了兇殘的目光。

    悍匪,標準的悍匪,這是方遠對潘隆納的評價。

    陳天俠讓方遠和高揚看他手拿的一張地圖,上面用紅筆圈住了很大一片區域,中間還有幾個畫三腳符號的地方。

    方遠低頭看着地圖,明白用紅筆圈住的是潘隆納的活動區域,三腳符號標註的是他常去的地方,或者是住所。

    “警方把潘隆納的情況掌握的非常詳細啊。”方遠笑着打趣,“是被收買了,還是想養肥了再殺?”

    “已經肥成這樣了還安然無恙,擺明了他們和潘隆納之間有貓膩。”陳天俠指向了一個三腳圈住的地址說,“咱們先從這個地方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