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祕:從閱讀者開始 > 第205章 资料与小丑
    週二早上,克萊恩一邊思索着該如何將“扮演法”比較自然地透露給隊長,一邊邁步走入了黑荊棘安保公司。

    “上午好,克萊恩!”公司前臺的文職人員羅珊先是笑容燦爛地打着招呼,接着她眨了眨有着淺棕色瞳孔的眼睛,頗爲神祕地小聲說道:

    “你知道吗?队长今天有些不对劲。”

    克萊恩聞言立刻警覺起來,自從“女巫”特莉絲事件後,隊長的精神似乎又回到以前的狀態,經常遺忘一些事,是以他對羅珊口中的“不對勁”極爲敏感,當即壓低聲音,嚴肅地問道:“出了什麼事?”

    羅珊被他的態度嚇了一跳,連忙擺手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我覺得隊長是遇到好事了。”

    “好事?到底發生了什麼?”克萊恩有些發懵,不解地問道。

    “對,我剛纔去送今天的報紙時,看到隊長他一直在發愣,時不時還露出一個溫柔得能讓人溺死的笑容……我喊了他兩聲,他纔回答我。”羅珊眼睛發亮地點頭道。

    這……不會是戴莉女士再次向隊長表白了吧?難道隊長這回沒有退縮……那自己還用不用告訴他扮演法的事?

    心裏胡思亂想着,克萊恩走向隔斷,敲響了隊長辦公室的門。

    一下,两下,三下……

    足足敲了十幾下後,隔斷內才傳來鄧恩醇厚的嗓音。

    “请进。”

    不過這時候克萊恩心裏反而忐忑起來,他先放下靈擺,占卜了一下有沒有危險,這才推門走了進去。然後他便看見隊長本能坐直了身體,讓灰色的眼眸變得幽邃,一副硬撐着從容不迫的狀態……

    這好像我上學時在宿舍偷着玩手機,見老師查房,迅速藏起手機端坐好的模樣啊……

    心裏吐槽了一句後,克萊恩清了清喉嚨,拿着帽子和手杖坐了下來,“隊長,我有一件事情想彙報。”

    “什么事情?”邓恩双手交握,沉声问道。

    克萊恩看了眼嚴肅正經的鄧恩.史密斯,突然露出笑容道:

    “队长,我昨天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鄧恩重複了一遍剛纔的問題,向後微靠住椅背,交握的雙手鬆了開來。

    克萊恩回憶了下之前打好的腹稿,將自己之前如何進行“扮演”的過程詳細地講述了一遍,雖然隻字未提“扮演”這個單詞,但能說的都說了出來。

    鄧恩安靜聽完了克萊恩的描述,灰色的眼眸變得更加幽邃。

    他默然十幾秒,伸手揉了下額角,然後拿起菸斗,剛想嗅上一口,但忽然想起什麼,又放了下來,感嘆道:“難怪戴莉說下午就會有教會的高級執事來對你進行考察……呵呵,你之前提交了‘觀衆’和‘讀心者’的魔藥配方,功勞已經足夠,我想你很快就會成爲‘小丑’了、”

    雖然這麼說沒錯……但成爲“小丑”這種措辭還是太讓人傷感了啊!

    克萊恩一邊腹誹着一邊看到鄧恩隊長似乎又陷入了恍惚之中,趕忙提高音調問道:“隊長,您沒事吧?”

    “我沒事,放心吧。”鄧恩目光的焦距重新集中,只是在心裏糾結地想道:“我只是……沒分清那是真實的,還是……只是個夢……”

    克萊恩見今天的隊長確實很不正常,打算去找昨晚值守的倫納德問問,於是掏出懷錶,假裝看了下時間道:

    “隊長,我得去找老尼爾了,今天的神祕學課程要開始了。”

    “好的。”鄧恩拿着菸斗,一直目送克萊恩出門,這纔再次發起呆來。

    ……

    中午時分,由於大半個夜晚都在貝克蘭德大學的圖書館看書,所以艾布納睡到這個時間纔剛剛起牀。

    他簡單地吃過午飯後,便取出紙筆開始整理起昨夜通過“純白之眼”速讀來的資料。

    “初代拉姆德男爵,也就是阿茲克先生,是在第四紀尾聲由蒼白之災帶來的最後的混亂年代裏因軍功取得的爵位。

    “二代拉姆德男爵,阿茲克先生的兒子,因爲某些不明的原因和王國的一位伯爵交惡……這位伯爵具體是誰圖書館的書籍裏沒有記載,只提了一句兩位貴族多年的爭鬥,因爲而二代拉姆德男爵突然失蹤而告終……

    “而原著裏有提過,值夜者們發現了阿茲克先生兒子的無頭屍體,確認他生前是被人下毒致死的,甚至還因爲害怕他死後成爲惡靈,在他的棺材周圍設置了儀式魔法加以鎮壓。

    “這很可能就是那位與其交惡的伯爵派人乾的!

    “之後,拉姆德家族的爵位被家族旁支繼承……但即便如此也依然備受打壓,幾乎每一代拉姆德男爵都因爲種種原因英年早逝,宛如詛咒。

    “在‘背誓之戰’的時候,最後一代男爵更是被派到了阻擊弗薩克帝國的最前線,最終戰死沙場……而拉姆德一系的血脈就此斷絕。”

    看着自己寫在紙上的內容,艾布納覺得只要後續再將那位一直打壓阿茲克先生後裔的伯爵是誰查出來,就應該可以向克萊恩交差了。

    至於去哪裏查?自然是原定計劃中的王室圖書室。

    看來還是免不了得假扮一下海柔爾小姐推薦的那位“說書人”索納德先生了。

    而僞裝的第一步,自然是先了解,所以艾布納很快就根據打探到的消息找到了索納德的家,打算利用“隱身”近距離地觀察觀察他,也好在用“小丑”面具“捏臉”時能更像一點。

    然而,他很快就從索納德的妹妹與僕人的日常聊天中得到了一個讓他措手不及的消息:

    那就是,索納德先生今天一早跟隨辛德拉斯男爵去了迪西海灣,至少得下週三才能回來。

    這可真不湊巧……僞裝不了索納德,難道真的讓我去假扮成那位叫作“愛瑪”的姑娘?

    不過就算是我願意假扮,“小丑”面具也沒那個能力啊……身體不能改變,怕不是一眼就會被看出破綻?

    微微嘆了口氣,艾布納不得不改變一下策略,想着能不能委託別人去幫自己完成這件事。

    “正義”小姐的身份肯定足夠,但她是知道“愚者”先生給我的任務的,我這麼過去委託,怕是直接暴露了。而且這對“塔”一貫的神祕博學形象也很是不利……容易人設崩塌啊。

    海柔爾以前倒是沒問題,但她被“原始月亮”污染後就比較受上層社會的排斥了。很多大人物的舞會都不會再給她發出邀請就是明證……

    而她一旦進入王室藏書室,王室的非凡者們肯定會給她更多的關注,也必然會懷疑她查初代拉姆德男爵資料的動機……這搞不好會引火上身啊。

    艾布納將自己在貝克蘭德認識的人在腦海中一一過了一遍,結果發現竟沒有一個合適的人選。

    要麼身份太高根本支使不了,要麼關係一般無法信任,總之各有各的問題。

    想到這裏,艾布納不得不承認短期內想要進入王室藏書室的任務很難完成,這事還得從長計議。

    ……

    廷根市,黑荊棘安保公司,調配藥水的鍊金室內。

    克萊恩緊張地看着“女神之劍”克雷斯泰・塞西瑪彎腰提起了腳邊的銀白色箱子,同時,其墨綠的眼眸瞬間轉爲深黑。

    緊接着,塞西瑪打開了箱子,露出安放於裏面的一把純白色骨劍,並低聲說道:

    “你就按着圣物起誓吧。”

    說完,他又從懷中取出了一個錫盒,打開之後裏面露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灰白事物。

    克萊恩見狀瞳孔一縮,因爲他見過這個東西――那是他在灰霧之上占卜“小丑”魔藥該如何獲得時見到的。

    當時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但現在,通過之前“塔”的講述,他已經清楚的知道,那就是“小丑”的非凡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