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祕:從閱讀者開始 > 第208章 奇怪的旅馆
    當然,衝動歸衝動,艾布納卻沒真的就此逃走。

    畢竟他雖然再次有了近似於“預言”的“胡思亂想”,但並沒預感到太強烈的警兆。

    這說明即便上週的暴風雨有些不妥,可事情應該早已結束,此時此刻的康瓦小鎮,大概率並不存在他能力之外的危險。

    而這一點,也和他之前用“所羅門金幣”的占卜結果一致。

    見艾布納的注意力似乎集中在身後的兩位女士身上,公學老師布萊克先是有些不解,繼而想到某個小報上的傳聞,於是露出一個瞭然的笑容,說道:

    “艾布納,蘇珊,羅曼,我來爲你們介紹一下,這兩位美麗的女士分別是愛瑪小姐和範妮小姐,她們接受了亞特魯的邀請,臨時加入了我們的野營。”

    亞特魯是在場的三位男學生之一,艾布納與他並不算太熟,只知道他家裏似乎是做珠寶生意的。

    接着,布萊克又將艾布納三人介紹給了愛瑪和範妮,兩位女士本來還沒怎麼在意,只是矜持地點點頭保持了基本的禮貌。

    可當聽說艾布納就是最近名聲很大的“英雄偵探”後,那位擁有一頭黑色長髮的愛瑪小姐眼睛頓時一亮,流露出了感興趣的神采。

    布雷恩偵探身上的傳奇故事不少,而且每個故事似乎都涉及到非凡……作爲一名“解密學者”,愛瑪對他的經歷感興趣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就在愛瑪剛想搭話時卻被身邊的範妮拉了拉袖子,這位身材極好的小姐對她微不可見地搖了搖頭,示意不要節外生枝。

    畢竟這一位“英雄偵探”在各大報紙的報道中可是號稱通過一點細節就能還原事件全貌的頂級推理大師。

    與他搭訕,萬一不小心透露出什麼,豈不是會暴露出她們來康瓦小鎮的真實目的?

    多虧立刻“解密學者”的非凡能力,讓得愛瑪瞬間領悟了自己好友的意思,她當即收斂起自己活潑的性子,熟練地裝出一副高傲的模樣。

    不過她們不知道的是,艾布納早就瞭解了她們的底細。

    那位身材很好的範妮女士不必說,艾布納一早就判斷出她是老師聚會上那位一直在求購“野蠻人”魔藥配方的“工匠代理人”女士。

    至於愛瑪,之前不知道她叫什麼時,艾布納只以爲她是一個野生的“解密學者”,最多加入了“命運隱士會”。

    但得知了她的名字後,艾布納卻是瞬間將她和海柔爾小姐口中那位霍雷肖子爵的女兒聯繫在一起。

    畢竟名字一致。都是貝克蘭德大學的學生,都有性格“怪異”的名聲,還都出身不凡……這麼多條件合在一起,幾乎可以判定這是同一個人。

    待又和那三位男生打過招呼後,布萊克老師才引領着衆人進入“老約翰”旅館的餐廳,準備享用晚餐。

    艾布納本以爲鄉下小鎮的旅館條件會比較簡陋,這一點從“老約翰”這個很隨意的名字以及旅館的外部裝修就看得出來。

    可未曾想到,進入旅館內部後,卻忽然有了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因爲其外部的房屋看似不大,但內裏卻並非如此……旅館的大部分房間和設施竟是在地下的!

    而且,地下部分的裝修明顯帶有第四紀的建築風格,還不是那種生搬硬套、附庸風雅的樣式,而是真真正正的古代韻味。

    至少,就連對第四紀已經有不少了解的艾布納都沒有看出什麼不妥。

    唯一一點令他覺得不太舒服的是,這裏似乎帶了些墓葬的建築特點……比如餐廳牆上刻着的不少“赫密斯文”裝飾。

    要知道,赫密斯文除了在神祕學領域應用外,最多的還是用於墓穴的祭祀銘文。

    身爲“解密學者”的愛瑪顯然也看出了這一點,她沉吟了片刻,忽然向她身邊名義上邀請她來野營的男生亞魯特問道:“你知道這家餐廳的裝修是哪位大師設計的嗎?我覺得很棒啊。”

    亞魯特哪裏會知道這個,連忙告罪一聲跑向旅館的前臺,好一會兒後纔回來,用標準的背誦口吻說道:

    “這家餐廳歷史很悠久,傳聞在第四紀就已經存在,當時是由一位擅長廚藝的牧師修建的。

    “當然,那座最初的建築早就在戰火中被摧毀了,現在的旅館房屋是大約一百多年前重建的……由於那位牧師先生的設計手稿一直保留着,所以才還原得這麼完美。

    “至於它的名字爲什麼叫‘老約翰’,那是因爲重建它的人名字叫這個。”

    爱玛听到这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而另一邊的艾布納在將一塊雞肉派放入口中後,對這家旅館的佈局卻越來越疑惑。

    因爲進入餐廳後,他越發覺得這間旅館的內部裝飾不像是給活人設計的,除了沒有太多神祕學上的符文,旅館的整體佈局簡直像是一座墳墓……

    而且其中一些裝飾的紋理細節與《死靈之書》上記載的一些儀式有些相似……

    那位第四紀建造旅館的牧師究竟是哪個神明的牧師?該不會是死神的吧?

    他爲什麼要來貝克蘭德附近建造一個類似墓地的旅館?

    莫非是四皇之战时,死神埋在北大陆的暗手?

    心中胡亂猜測着,艾布納卻沒什麼擔心,畢竟再有什麼陰謀,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這裏不過是一座按照圖紙修建的“贗品”罷了。

    這並非他輕信,而是已經用“純白之眼”驗證過的事實。

    ……

    吃過晚飯,一衆年輕人聚在旅館的大廳裏交流了一陣,這才各自回到了布萊克先生爲他們安排好的房間。

    地下一层,最靠近楼梯的房间内。

    愛瑪看了看將整個套間都照得明亮的一盞盞瓦斯燈,對自己正在整理裝備的好友打趣道:“那位布雷恩偵探的目光剛纔一直在你身上轉呢。”

    範妮聞言一邊將子彈一發發裝進左輪裏,一邊回嘴道:“‘英雄偵探’要關注也是關注你,畢竟你是個‘小偷’,而我是光鮮的‘律師’。”

    愛瑪瞥了眼好友,繼續調侃道:“我覺得你沒明白我的意思……”

    不過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範妮將槍口調轉了過來,只得強行轉移話題道:“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那處遺蹟距離這裏並不遠,等半夜其他人都睡熟我們就走……嗯,爭取在天亮前回來。”範妮將左輪放進槍袋後說道。

    ……

    深夜,聽到走廊裏傳來輕微腳步聲的艾布納豁然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