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祕:從閱讀者開始 > 第209章 遗迹探索(加更)
    德康瓦小鎮南部的萊爾森林中,一條河流從遠處奔來,繞過了不遠處的一座小山。

    那山崖的一面光禿禿的,顯出純粹黑色的石頭,在緋紅之月的映照下,遠遠望去竟然有些陰森的感覺。

    山腳下的河灣處,兩位帶着各種器物,身穿襯衣長褲的女孩圍繞在一個隱蔽的地下入口旁,她們正是半夜偷偷離開旅館的愛瑪和範妮。

    “這個入口是你挖出來的嗎?”愛瑪瞧了瞧去除了僞裝之後的通道,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向身邊的好友問道。

    範妮擺弄了一下手裏的機械儀器,似乎在檢測着什麼,好一會兒後纔回答道:“你看看那通道中的大理石牆壁,稍稍動一下腦子也能知道不會是我挖出來的。”

    “按照書中記載,那位男爵的城堡不是被泥石流掩埋的嗎?怎麼會有入口……難道是上週的大暴雨改變了地形,將城堡的一處通道給暴露出來了?”愛瑪略有些疑惑地問道。

    “你爲什麼不占卜一下看看?”範妮從揹包裏取出三個鞋盒大小的金屬方塊後,揶揄地說道。

    愛瑪聞言翻了個白眼,嗔道:“你明知道我不擅長占卜……”

    “所以,就別再說那些喪士氣的話了……都到了這裏,你能忍得住不探索就轉頭回去?”

    范妮说完,便将三颗金属方块扔了出去。

    那些金屬方塊在半空中就開始變形,從方塊的上下以及兩側各伸出數條觸手狀的金屬管。

    等到落地後,那些方塊竟變成了好似有多條手臂、能直立行走的機械人偶。

    这时,范妮在胸口画了个三角圣徽,补充道:

    “有它們探路,應該沒有多少危險……神會庇佑我們的。”

    愛瑪小姐見此麻利地將自己的黑色長髮盤在頭頂,同時在嘴裏嘟囔着:“你祖父對你可真好,這些機械人偶看着火力就很強啊。”

    範妮知道自己的好友其實是在緊張,畢竟對方一個貴族大小姐很少有類似的冒險經歷,所以順着她的話解說道:

    “每臺‘毀滅者’機械人偶都配備了4支可以連射獵魔彈的高壓蒸汽步槍,以及一發附帶‘光明之火’的銀製炮彈。單論破壞力,它們每一臺都超過序列7級別的非凡者。”

    愛瑪聞言微微鬆了口氣,接着伸出右手,握拳放在胸口說了一句:“風暴與你同在。”

    ……

    眼見那兩位非凡者小姐順着通道向下走去,隱身跟在後面的艾布納繞過愛瑪佈置下的預警符文,跟了上去。

    他之所以跟着兩個女孩來到這裏,並不僅僅是對遺蹟有些好奇,更重要的是這兩位姑娘一看就知道是新手,探險的準備並不充分,要是沒有人盯着,萬一放出了什麼可怕的東西,距離這裏不遠的康瓦小鎮豈不是要遭殃?

    黑色大理石打磨成的階梯歷經上千年時光的沖刷,依然保持着足夠的硬度,沒有一點被腐蝕的跡象。

    兩位女士跟在方塊人偶的身後,沿着階梯一路來到地底,接着,便看見了極具第四紀特色的裝飾與花紋。

    “這……似乎有些眼熟?”範妮女士藉着機械人偶上的燈光四下看了看,有些驚訝地說道。

    “當然眼熟,這些紋理我們之前在那個‘老約翰’旅館裏見過!”愛瑪眯了眯眼睛,很快就辨認出了熟悉感的來源。

    而隱身在後的艾布納更是立刻就判斷出,不僅是裝飾紋路,他現在所處的房間,就連格局都和“老約翰”旅館的餐廳一模一樣!

    難懂這裏纔是第四紀那位牧師最初建造的“旅店”?

    心中這麼想着,艾布納用“純白之眼”解析了一下四周的傢俱、物品,又否定了之前的猜測。

    不對,傢俱的風格是第五紀獨有的,而且部分建築材料的年份也不夠……應該不是第四紀的建築……難道和“老約翰”旅館一樣,也是後來仿造的?

    可是,为什么非要方造成这个样式?

    就在艾布納仔細思索的時候,身爲“解密學者”的愛瑪小姐自然也察覺到了這處遺蹟的佈局幾乎和“老約翰”旅館一致。

    由於暫時沒有發現危險,她在詫異之餘,便和好友一起小心翼翼地四處翻找起來。

    “值錢的東西幾乎都破損或腐爛了……暫時沒發現非凡物品的痕跡。”

    “這裏確實是‘康瓦’男爵曾經的居所,我在這裏找到他的家徽。雖然被腐蝕得很嚴重了,但和《聖奧古斯丁――希望之城之“背誓之戰”篇》裏描述的一模一樣。”

    “咦?地下一層書房的書櫃居然保存得那麼完好,裏面的書籍風化的似乎並不嚴重。”

    兩位女孩在探查到地下一層後,頓時有了新的發現。

    而艾布納此時卻高度戒備起來,因爲他在地下一層的大理石地面上發現了一樣兩位女士忽略的東西――腳印!

    那是不屬於他、愛瑪、範妮,陌生又顯得極爲新鮮的腳印!

    那陌生腳印似乎是從上面一層順着樓梯走下,然後在地下走廊盡頭處的一扇巨大的,沉重的,對開的深黑色石門中消失。

    那裏也是這個遺蹟裏唯一一處和“老約翰”旅館不一樣的地方。

    那扇門……似乎是從內部被人推開的啊……艾布納遠遠看向石門敞開的縫隙,可哪怕擁有“夜視”的能力,也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石門已經裂開了能讓兩人並排出入的縫隙,裏面一片幽深。

    这时候,爱玛的声音从书房里传了出来:

    “都是些傳記一類的書籍,很多我家裏都有收藏……只有這一本手寫的筆記可能有些價值……但,我看不懂他寫的到底是什麼……”

    “還有‘解密學者’看不懂的文字?”站在旁邊負責警戒的範妮詫異問道。

    “古赫密斯語,巨龍語,巨人語,精靈語我都認得,但我確定這本筆記裏文字不是上述任何一種!這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文字。”愛瑪肯定地道。

    “那先帶上這本筆記,等我們探索完這處遺蹟再去找人識別。”範妮想了想後說道。

    “只好如此了……”

    艾布納雖然對那本筆記也起了些興趣,但現在也不好主動現身,只能暫時作罷。

    等探險結束後再找機會在她們面前表現出自己‘博學’的一面,引導她們主動將筆記交給自己解讀……

    艾布納剛想到這裏,就看到那兩位女士離開了書房,來到了那扇巨大的黑色石門外。

    三臺機械人偶的燈光順着縫隙照進去,卻也只能照亮門後的一點範圍,並不能讓他們看得真切。

    範妮剛想指揮機械人偶入內,卻被愛瑪攔住,後者用肯定地語氣說道:“下面有危險!”

    範妮對好友顯然很是信任,她面色凝重地點點頭,然後鄭重地道:“那我先做初步的清理!”

    清理?艾布納還沒反應過來她是什麼意思,就看三臺機械人偶的“頭部”處同時伸出一支約莫半米長的金黃色炮管。

    緊接着,炮管迅速發亮,勾勒出喧囂熾烈的印記和花紋。

    轰!

    三個宛若微縮太陽般的金色火球從“炮管”內飛了出去,飛進了漆黑與幽暗裏。

    轰隆!轰隆!轰隆!

    大地微微震颤,猛烈的光芒从缝隙往外冒出。

    隱身在附近的艾布納身體明顯晃了一下,雙腳都有所顫抖,差點讓隱身失效。

    就在這時,一個有牛犢大小,渾身上下燃燒着金色火焰的怪物,以極快的速度從石門的縫隙裏竄了出來。

    “那個氣息……又是‘狼人’用毒性的製造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