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祕:從閱讀者開始 > 第210章 诡异的男爵
    對於‘狼人’製造出的怪物,艾布納非常熟悉,畢竟休在之前就被類似的東西襲擊過,是以他一眼便認了出來。

    這座遺蹟的主人是一位“狼人”?他死後遺留的非凡特性成爲了封印物,所以製造出了不少怪物?

    心中這麼猜測的同時,艾布納毫不猶豫地提取了怪物身上的氣息,使用出了“場景回溯”。

    很快,一段段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漆黑的地下室內,一副明顯被儀式魔法封禁住的石棺猛地炸裂開來。緊接着一個身高超過兩米,渾身上下長滿黑斑的男人站起了身。

    他的動作先是有些遲緩。僵硬,但很快就流暢了許多。不過令人感到不安的是,這個男人竟然以倒退的方式一步一步向石門的方向走去。

    接着,那個男人向後伸出手臂用手背推開了石門,然後便以後腿的姿勢,大踏步地進入走廊,向樓梯而去。路上則留下了一排嶄新的腳印。

    一般來說,倒退走路雖然不算正常,但也不是什麼讓人驚訝的事。之所以會說“令人不安”,是因爲那個男人走的是那麼自然、流暢,那感覺竟好像是“人,本來就該這麼走路”一樣!

    艾布納立刻就判斷出這位死亡了不知道多久的男爵不但屍體因爲那詭異的黑斑沒有腐爛,如今還被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玩意附身……

    是的,那樣走路的方式絕不可能是人,也絕不會是由人通過“魔藥”一步步晉升的非凡存在。

    而艾布納此刻心裏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那便是:

    “1-025!”

    之所以會這麼猜測,是因爲他已經在回溯中看到了那些怪獸的由來,它們原本只是生活在這處地下遺蹟裏的小動物,是在沾染了那個男人一路留下的氣息後纔會突然發生變化,成爲了怪物。

    僅僅靠逸散的氣息就能達到和“狼人”的毒性差不多的效果,那個附身在黑斑男爵身上的東西至少也是半神級別,再加上它很可能不是人……

    那麼,綜合來看,“1-025”的嫌疑無疑是最大的!

    唯一的好消息是,“1-025”附身的男爵應該早就離開了這處遺蹟。正是因爲他挖開了通往地面的通道,範妮小姐纔會在之後偶然發現入口。

    這麼看來,上週五夜裏那場持續了兩天的暴風雨沒準是幾方勢力爭奪這件封印物所致……畢竟半神爭鋒是完全可能改變天氣的!

    而“1-025”恐怕是趁着幾方半神混戰之際再次拋棄了寄宿之物,悄悄附身在了地下遺蹟裏的男爵屍體上。

    艾布納本來還想借助那個男人逸散的氣息回溯出更多的場景,但由於越來越多的怪物從門後飛撲出來,那兩位小姐已經被逼得險象環生,他如果再不出手,恐怕就得爲她們收屍了。

    雖然和她們沒什麼交情,但正如艾布納之前對自己性情的分析,他沒有大愛,不會刻意去救助陌生人,但如果恰巧碰到有人遭遇危難,自己又有能力處理的話,他是不介意伸出援手的。

    ……

    眼見越來越多的怪物從石門後竄出,範妮一邊控制着三臺機械人偶射擊的同時,也陷入了深深的後悔當中。

    我爲什麼要盲目的將機械人偶上足以當作底牌的“光明之火”炮彈隨意打出?

    我本應該用一臺作誘餌,將那些怪物引到一處,再用炮彈轟擊,這次是有效消滅它們的好辦法……

    我當時爲什麼會那麼自大得覺得在機械人偶的炮彈轟擊下,門後無論有什麼都會被消滅?

    沮喪和後悔瞬間包圍了她,讓得她範妮小姐微微有些分神。

    可還沒等她調整好情緒,一隻彷彿由蛇類異化成的怪物就趁機突破了三臺機械人偶的交叉火力,張開嘴咬向了範妮的脖子。

    就在它即將臨身之際,範妮的身影忽然消失,轉眼間出現在了伸出後方的愛瑪小姐身前。而後者此刻正揮舞匕首奮力逼退了一隻好似老鼠怪獸的偷襲。

    與此同時,範妮脖子上的項鍊忽然化作灰塵,消散在四周飄揚的塵土中。

    她雖然逃掉了性命,但珍貴的保命物品卻也被用掉。

    轰隆!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轰鸣声响起。

    因爲暫時失去了控制,三臺機械人偶之一立刻便被一頭怪物用利爪扯碎,但它損毀前的殉爆卻是將這頭好似牛犢一樣的怪物炸得粉碎,也算取得了開戰來的唯一戰果。

    然而,損失了一臺機械人偶終究對於範妮和愛瑪更加不利,轉眼間就有三四頭怪物闖過火力攔截,撲向了她們。

    範妮雖然也已經舉起左輪竭力射擊,但她射出的獵魔子彈似乎對於怪物們的效果很差,幾乎都打不破怪物的皮毛,論起傷害竟然還不如自己好友手裏的匕首。

    眼見一頭怪物飛身撲至,而她所有的手段都已用出卻依舊無能爲力,範妮只能閉目等死,同時在心裏後悔地想道:

    “爷爷,永别了……

    “爱玛,是我的自大连累了你……”

    不過,她等了又等,卻仍沒感覺到疼痛臨身,反而那些一直嘶吼着的怪物似乎痛苦地哀鳴起來。

    怎么回事?

    範妮睜開了眼睛,然後便驚訝地看到半空中竟懸浮着數十道金黑兩色的火焰,它們如炮彈一般不斷的轟擊着走廊裏的怪物。

    而在那些火焰之下,則站着一位佩戴銅框眼鏡的男人,正是那位名聲很大的“英雄偵探”。

    “這是……得救了?”範妮驚喜交加地自語道。

    “得救了!”愛瑪見到這一幕,附和了一句的同時,將她母親悄悄給她的一件東西又收了回去。

    艾布納這會兒卻在操縱着火焰攻擊之餘,回過頭對範妮道:“你是不是在遺蹟裏拿了什麼東西?”

    範妮被問得有些懵,但她也知道對方這時候詢問的問題必然很重要,於是在思索了一陣後,將一本筆記拿了出來。

    這正是剛剛在書房裏,她收起來準備回去找人解讀的那本用未知文字記錄的筆記。

    “先把它扔掉!你被‘賄賂’了,所以你做出的選擇纔會那麼自大狂妄,所以你進行的攻擊纔會沒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