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祕:從閱讀者開始 > 第213章 交换情报
    “名称:智慧之手

    ――當你的敵人因狂妄失了智,你就是智慧的。

    “外形:漆黑的链甲手套。

    “功能描述:佩戴手套後,使用者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得可怕的力量和強健的體魄,可以通過給予目標實際或象徵意義上的‘賄賂’,與其‘關聯’、對其‘削弱’、令其‘狂妄’。

    “負面效果:佩戴時間超過10分鐘會讓人的精神陷入混亂,做出一些無法理解的事,增大墮落、失控的風險。

    “建議使用方法:在開啓‘純白之眼’時使用,能有效降低精神被侵蝕的風險。

    看着“純白之眼”的解析報告,艾布納暗暗點頭,覺得這件神奇物品雖然對應的序列不高,但能力卻非常實用,否則也不會被那位“康瓦”男爵用作封印自身的物品之一。

    是的,手套只是那石棺封印儀式的其中一個核心而已,據艾布納推測,那位男爵身上的鎧甲,手裏的武器應該都是非凡物品,同樣是封印的核心部件……

    可惜,它們被“1-025”附體的男爵屍體拿走,沒有留在這裏。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遺蹟的封禁依然完整,那貿然闖入進來的愛瑪和範妮兩位小姐恐怕根本活不到那個石門前。

    至於愛瑪小姐剛剛詢問的男爵爲何要封印自己的問題,艾布納其實也不是十分清楚,他只不過是從已經破損的儀式佈置裏反向解析出來的結果。

    是以,艾布納在將那隻“智慧之手”鍊甲手套收好後,方纔笑着回答道:“男爵封印自己的原因,恐怕還得靠範妮小姐剛纔扔掉的那本筆記來提供了。”

    “那本筆記……現在可以撿回來了嗎?”範妮頗爲忐忑地問道。

    “沒有問題,而且你們也可以放心在這處地下室裏翻找一下,看看有沒有有價值的東西。”艾布納說完便認真地研究起那具已經四分五裂的石棺。

    不提石棺本身的材料就非常特殊,只上面殘存的“儀式符文”就讓他受益匪淺。

    聽到艾布納的話,範妮當即反身回到了上一層,去尋找那本被她不知道扔到了哪裏的筆記。

    而愛瑪小姐則只是在隨意地四下看了幾眼後,便徑直來到了艾布納的身邊。

    身爲“解密學者”,她的“直覺”告訴她,整個地下室裏唯一有研究價值的便只有這具碎裂的石棺。

    “石棺的主人是自己從裏面強行出來的?遺蹟的那個出口也是他挖出來的?範妮是之前恰好發現了那個出口?”愛瑪小姐對現場用“解密學者”的能力解析一番後,也得出了和艾布納一致的結論。

    不過,她旋即想到了什麼,脫口而出道:“該不會是‘1-025’跑到這裏,附身了男爵的屍體後跑了出去吧?”

    艾布納聞言豁然擡頭,驚訝地道:“你知道‘1-025’?”就算是他,也還是通過“回溯”才勉強猜到了一些眉目。

    “看來布雷恩偵探你早有預料啊……也對,上週五夜裏的暴風雨那麼不正常,身爲‘英雄偵探’的您肯定心有疑惑……想來您以陪同同學的名義出現在康瓦小鎮,就是來調查事件原委的吧?”

    说到这里,她轻笑一声,状似自嘲道:

    “我早該想到的……一位名偵探怎麼會平白無故地出現在公學的野營中?哎,我當時竟然覺得挺正常……”

    我可沒那麼大好奇心,要是早知道那暴風雨有問題,我纔不會上趕着來調查……就算實在想知道,讓“愚者”先生幫忙占卜一下難道不好嗎?

    艾布納心裏吐槽了幾句,表面上卻謹慎地道:“愛瑪小姐,不必這麼恭維我,有什麼事請直說吧。”

    這位小姐看似活潑天真,但艾布納卻知道她的心思不淺,哪怕閱歷還不夠,卻也不像範妮小姐那種直性子。

    她主动和自己说起这些必然有所图。

    “其實我只是想和您交換情報而已……我猜您並不清楚上週五夜裏那場大戰的具體情況,而我恰好通過一些渠道瞭解了些……

    “我想用這個情報換取您對這處遺蹟瞭解的情況……尤其是這裏的佈局爲何會和康瓦小鎮的那座旅館那麼相似的情報。”

    見艾布納看穿自己的心思,愛瑪小姐也沒羞惱,而是笑吟吟地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艾布納之前表現出的對男爵所佈置儀式的瞭解,讓她心中有了些猜測。

    這丫頭果然很賊啊!不過她應該真的沒什麼壞心思,只是對“解密”過於執着了而已。

    艾布納思索了片刻,覺得和對方的交換並不吃虧,於是點頭道:

    “可以,请讲吧。”

    愛瑪小姐見艾布納答應下來,在暗暗鬆了口氣的同時,彎起眼角說道:

    “據我所知,‘玫瑰學派’與‘風暴教會’的聖者上週五晚在南邊的德萊爾森林深處曾有過一番激戰,目的就是爲了爭奪‘1-025’……

    “後來又有兩方勢力加入進來,再加上最後抵達的軍方,這附近曾經有五位半神同時出手……所以纔會造成了連續下了幾天的大暴雨。

    “可最後‘1-025’竟然在一衆半神眼皮子底下逃走,只在原地留下一隻名爲‘寒冰之爪’的非凡物品,而它之前附身的菸草商人,則已經徹底死亡。”

    麗娜遺失的“寒冰之爪”果然是被“1-025”附身的菸草商人拿走了……難怪肖科當初去尋找那件非凡物品時遇到了怪物追殺。

    艾布納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又追問道:“是哪兩個勢力加入了爭奪?”

    “我不能肯定……但聽說應該是‘要素黎明’和‘靈教團’。”愛瑪小姐想了想,不確定地道。

    要素黎明和靈教團?前者的動機不明,也許是爲了阻止‘玫瑰學派’縱慾派……而後者很大可能是爲了報復‘風暴教會’和軍方對路德維爾的圍殺啊。

    嗯,莎倫小姐和馬里奇似乎與“要素黎明”有些關係,回頭可以去勇敢者酒吧打探一下消息;另外,還可以寫信向簡詢問一番……

    想到這裏,艾布納回過神,然後整理了一下語言,就要依約將自己知道的情報分享給愛瑪小姐。

    可就在这时……

    嗒,

    嗒,

    嗒……

    上面傳來了皮靴踩踏石板樓梯的腳步聲,是範妮小姐找到筆記本後又重新下來了。

    “布雷恩偵探,還是等離開這裏後,你再將那些情報講給我聽吧。”愛瑪小姐聽到聲音後立刻打斷了艾布納即將脫口的話。

    “不用那麼客氣,叫我艾布納就好。”艾布納將要出口到話嚥了回去呀,並隨口回了一句。

    不過他的心裏卻有些詫異,這兩位小姐看起來關係很好,但愛瑪小姐卻並不太想分享遺蹟的情報。

    “好的,艾布納。你也可以直接叫我愛瑪。”愛瑪小姐從善如流,然後趁着範妮小姐還沒走近,小聲解釋了一句:

    “涉及神祕學的隱祕我不想讓範妮直接知道,得替她把關才行……她性子有些莽撞,知道得太多可能會給她帶來危險。”

    艾布納聞言恍然,不過心裏卻暗暗腹誹道:說別人性子莽撞,可你作爲‘風暴之主’的信徒其實也沒好多少吧?要不然也不會差點在之前的戰鬥裏陷入絕境。

    這時候,範妮小姐已經走到近前,見好友在和布雷恩偵探說着悄悄話,微微蹙眉卻又很快舒展開來,然後將那本撿回的筆記打開,放在艾布納跟前,有些期待地問道:

    “布雷恩侦探,您认得这里面的文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