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091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091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就當姜無名與秦小智交流的時候,那些參加遊輪晚宴的江南商界富豪們,也紛紛拿出手機,將今晚所發生的一切傳了出去。

    

    當然,能夠混到他們這個位置,情商都不差,他們都只是在小圈子、小範圍流傳,沒有發朋友圈和自媒體。

    

    然而――   

    即便如此,元青被擊殺、元浩被打殘的消息,還是像颶風一般,瞬間席捲了江南乃至龍江三角洲,並且朝着整個龍國蔓延!   

    因爲,元家在江南乃至整個龍江三角洲,都算得上豪門,而且元青自身也很優秀――八星武者,江南警界的新星!   

    而且,很多勢力都知道,元家背後還站着龍國最頂級的勢力――古家!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這件事牽扯到了秦家!   

    拋開背後靠山不提,如今的秦家,一門雙戰神,掌控着武部東域,論勢力和能量,是在元家之上的!   

    “元家会与秦家开战么?”

    

    幾乎所有大人物在得知這件事情之後,第一反應是驚訝,第二反應是這件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同時在心中思索這個問題。

    

    他们判断不出答案,但他们可以肯定两点。

    

    第一,如果這兩家開戰的話,江南乃至整個龍國都要地震!   

    因爲,這兩家不光牽扯各自和背後的勢力,還代表着兩個不同的領域!   

    第二,哪怕這兩家不開戰,也要有人爲此付出慘重代價。

    

    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击杀元青的姜无名!   

    當然,如果兩家開戰,姜無名也絕對是首當其衝被元家報復的對象!   

    爲此,在所有人看來,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少年,已經註定要給元青陪葬了!   

    ……   

    “哐当!”

    

    金陵大院,某栋别墅里传出了一声脆响。

    

    別墅書房裏,一個價值八位數的花瓶,被砸得稀巴爛。

    

    “澤……七乐彩玩法,小青被人殺了,小浩被打成了殘廢,你還在考慮要不要給他們報仇?

    他们还是你儿子吗?”

    

    元青、元浩的母親砸碎那個價值昂貴的花瓶後,像是潑婦一樣衝着自己的丈夫元七乐彩玩法怒吼。

    

    “――”   

    元泽平沉默。

    

    元青、元浩的母親在意的是事情的結果,而身爲江南巨頭之一的元七乐彩玩法了解了整個事情經過,並且明確了一點:無論是姜無名,還是秦小智,所做的一切都合法合規!   

    除此之外,以他的智商,自然不難猜到,多半是自己的兩個兒子要針對秦小智,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當然更爲重要的是,擊殺和打殘自己兩個兒子的人不是街上的阿貓阿狗,可以隨便踩死――他們背後站着秦家,若是元家報復,會牽一髮而動全身!   

    爲此,在得知這件事之後,元七乐彩玩法一直在沉默,準確地說是在思索。

    

    “元七乐彩玩法,你可以爲了你的仕途,不管你兩個兒子的生死。

    但我提醒你,無論你和元家以前如何威風八面,如果你們在這件事情上當了縮頭烏龜,你和元家人今後不要想在江南擡起頭!”

    

    眼看元七乐彩玩法不吭聲,元青、元浩的母親也冷靜了起來,想到了元七乐彩玩法的擔憂,當下開口道。

    

    “你出去吧,我给老爷子打个电话。”

    

    元泽平闻言,瞳孔微微收缩,做出回应。

    

    “我就在这里,我不说话。”

    

    若在平時,元青、元浩的母親必然會直接離開――她對元七乐彩玩法言聽計從,更是敬畏元家老爺子元古海!   

    但今天,她沒有離開,而是決定,若是元古海也要忍氣吞聲,她便大鬧一場。

    

    元七乐彩玩法沉默了幾秒鐘,然後沒再說什麼,直接拿出手機,撥通父親元古海的電話。

    

    “爸……”   

    “你是想跟我说元青、元浩两人的事么?”

    

    元泽平刚一开口,便被元古海打断。

    

    “是的,爸。”

    

    元七乐彩玩法沉聲迴應,他對於元古海得知這件事情絲毫不覺得驚訝,相反,若是元古海到現在還不知情,那才值得奇怪。

    

    “你打算怎么做?”

    

    元古海开门见山地问。

    

    “那个叫无名的必须死,这是我的底线!”

    元泽平先表明态度。

    

    “可以,这也是元家的底线!”

    

    元古海同意元七乐彩玩法的決定,然後道:“至於怎麼做,你自己決定,我不過問,也不想知道。”

    

    “好。”

    

    元七乐彩玩法說着,掛斷電話,然後當着妻子面再次撥通一個電話。

    

    “史教官,龍江上發生的事情,你應該已經知道了。”

    

    電話接通,元七乐彩玩法率先開口,直接用命令的語氣道:“你現在立刻帶人去碼頭,務必將擊殺元青的兇手帶走!”

    

    “是!”

    

    電話那頭,江南警界的總教官史雲峯先是領命,然後才問道:“武部的人在場,如果他們阻攔,怎麼辦?”

    

    “你告訴他們,死的人是警方的重要人員,警方有權調查!”

    元泽平的语气毋庸置疑。

    

    “是!”

    

    史雲峯再次領命,心中明白,元七乐彩玩法這是鐵了心要爲元青報仇――只要擊殺元青的兇手落入他的手中,他有許多辦法讓兇手‘合理’死亡!   

    ……   

    五分鐘後,身爲武部江南分部部長的顏軍,接到史雲峯帶人前往金陵碼頭的消息,第一時間撥通了武部東域軍團掌舵者秦遠征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彷彿秦遠征特地在等顏軍彙報,這讓顏軍先是一怔,然後說道:“不好意思,軍團長,這麼晚打擾您,我有重要的事情向您彙報!”

    

    “是戰龍殿殿主擊殺元青、小智打殘元浩的事情吧?”

    秦远征主动提及。

    

    “是的,军团长。”

    

    顏軍先是明確這一點,然後問道:“我剛剛得到消息,江南警界總教官帶人前往金陵碼頭,應該是要插手這件事……”   

    “他有什么资格插手?”

    

    秦遠征打斷顏軍的話,看似是反問,實則是在向顏軍表明自己的態度。

    

    “――”   

    顏軍聞言,先是一怔,然後道:“軍團長,我知道怎麼做了!”

    

    “你就不应该给我打这个电话!”

    

    秦遠征訓斥道:“第一,武部負責管理龍國境內的武者,警方可以過問,但不能插手!   

    第二,戰龍殿殿主和小智都沒有違背武部的規定,警方壓根沒有過問的必要!   

    第三,元家罪行累累,並且殺死了戰龍殿殿主的父親,還要對付蘇家。

    戰龍殿殿主沒有動用激烈手段報復元家,只是因爲不想讓秦家爲難,而不是怕那個狗屁史雲峯,也不是怕你和我!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元家主動挑釁未果,還要以權壓人,你覺得戰龍殿殿主會怎麼做?”

    

    “军团长教训的是!”

    

    颜军大声回应,暗骂自己糊涂。

    

    “如果那個史雲峯要插手此事,你讓他有多遠滾多遠!”

    

    秦远征最后强势开口。

    

    一石激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