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094章 揭露真相,讨回公道!
       

    094章 揭露真相,讨回公道!   

    當天晚上,江南經濟論壇遊輪晚宴的事情徹底發酵,幾乎傳遍了龍國上流社會和武學界。

    

    這一切,只因爲秦遠征讓顏軍傳達的那句話:有多遠滾多遠!   

    這句話,代表着秦遠征的態度,也代表着秦家的態度,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代表着武部的態度――武部的權威不容挑釁,武部的規則不允許被踐踏!   

    元家会善罢甘休么?

    

    不会!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判断。

    

    雖然史雲峯嘗試帶走姜無名未果,但所有人依然堅持先前的判斷:沒有背景的姜無名,絕對會成爲這件事情的犧牲品!   

    因爲這份判斷,很多人都在密切關注着事態的發展,但事情過去了三天,姜無名依然還活得好好的,這出乎了不少人的預料。

    

    三天後的清晨,姜無名陪着劉桂芳、蘇詩韻母女乘坐蘇遠山的專車,前往蘇州的一處公墓。

    

    這一天是蘇世榮的忌日,他們前去爲蘇世榮掃墓。

    

    鍾剛將車停在公墓的停車場後,便在車裏等着,姜無名、劉桂芳、蘇詩韻三人拎着祭品,走進公墓大門。

    

    如同房地產一樣,公墓產業在過去一些年中發展迅速,好的墓地被炒到了天價。

    

    蘇世榮所葬的這個公墓,便是整個蘇江最好的公墓,依山傍水而建,綠化極好,就像是公墓之中的富人區。

    

    蘇世榮的墓地位於公墓最好的一塊區域,那塊區域墓地數量不多,其中不少都還空着,但已經被買走了。

    

    其中,有一个买家是苏远山。

    

    當年,蘇家爲蘇世榮購買墓地的時候,蘇遠山便在這裏給自己也買了一塊墓地,並且還曾提議蘇世偉、蘇世傑兄弟兩人也各買一塊,但兩人覺得不吉利,都沒有同意。

    

    由於不是清明,墓園顯得十分冷靜,姜無名三人一路上幾乎沒有碰到其他人。

    

    約莫十分鐘後,劉桂芳帶着蘇詩韻和姜無名來到了蘇世榮的墓前。

    

    姜無名將手中的祭品放下,目光落在墓碑上,赫然看到了蘇世榮的遺像。

    

    遺像中的蘇世榮,留着平頭,戴着軍帽,穿着軍裝,目不斜視,目光堅定。

    

    这是苏世荣在战龙特种部队服役期间的照片。

    

    雖然戰龍特種部隊曾是龍國最鋒利的特戰小隊,但和所有的特種部隊一樣,每一個隊員都留有遺書和相片,一旦殉職,部隊便會將遺書和相片交給家人。

    

    蘇世榮去世的時候已經從戰龍特種部隊退役了,但退役之後沒有再照過相,故而蘇家人用他在部隊的照片當了遺像。

    

    劉桂芳、蘇詩韻母女兩人看到蘇世榮的遺像之後,雙眼頓時紅了,眼中淚水涌動。

    

    “世榮,你走了十二年了,我還是第一次來看你。

    

    其实,我很多次都想来,但最后又放弃了。

    

    因爲,爸和我們之間的誤會沒有解除,詩韻的外公對爸和蘇家意見很大,不同意我們來。

    

    更重要的是,我沒有做到你當年千叮嚀萬囑咐我的事情――八年前,無名丟了,我沒臉來見你!   

    前不久,無名回來了,他沒事,而且爲你和蘇家做了很多驚天動地的大事,特別給你爭氣!   

    今天,我把詩韻和無名都帶來了,你好好看看他們。”

    

    劉桂芳走到墓碑前,哽咽地說着,顫抖着拿出一塊白手帕,輕輕地擦拭着蘇世榮刻在墓碑上的遺像,擦掉上面的灰塵,然後退了下來。

    

    “爸……你在下面还好吗?”

    

    蘇詩韻跪在地上,雙眼通紅地望着蘇世榮的遺像,想說什麼,卻泣不成聲,足足過了好幾秒鐘才繼續開口。

    

    “爸,你知道吗?

    小時候,你總是告訴我,弟弟年紀小,要我保護好弟弟。

    

    現在,弟弟長大了,學了一身本事,可厲害了,已經不需要我去保護了。

    你要是在的話,肯定特別高興,沒準還會和弟弟大喝一頓……”   

    “爸,您在下面安息,我會保護好媽和姐的,絕對不會讓她們受欺負!”

    

    姜無名挨個將祭品擺好,也跪在地上,輕聲開口。

    

    雖然如今的他,知道蘇世榮是自己的養父,但他還是稱呼蘇世榮爲爸,並且在蘇世榮的墓前立下一個誓言。

    

    隨後,劉桂芳、蘇詩韻母女兩人紅着眼、流着淚,時不時地跟蘇世榮‘交談’,姜無名陪在一旁。

    

    其中,劉桂芳的情緒過於悲傷,幾次哭的時候,都差點癱軟在了地上。

    

    丈夫意外離世,自己一家被趕出蘇家,她左手牽一個,右手牽一個,灰頭土臉地回到孃家;   

    爲了讓兩個孩子能夠健康地成長,她在孃家低聲下氣;   

    當姜無名當年爲了保護蘇詩韻,打殘鄭家紈絝後,她跪在劉家的大廳,求自己的父親保護姜無名;   

    當蘇詩韻要被劉家當成犧牲品,嫁給鄭家紈絝後,她不止一次去求自己的父親,但沒有像當年那樣得到父親的支持;   

    再次回到蘇家,她們一家三口遭受白眼,被冷嘲熱諷,她忍着、笑着、不吭聲,直到蘇世偉一家罵姜無名是野種,她忍無可忍!   

    她不是一個女強人,也沒有太大的能力,但同時,她又很堅強,像是所有母親一樣,竭力地保護着自己的孩子。

    

    而此時此刻,當她在蘇世榮離開這個世界後,第一次來看望蘇世榮時,她心中的那份堅強,瞬間崩塌。

    

    因爲,孩子已經長大了,不再需要她去保護了。

    

    因爲,她心中也積攢了太多的委屈,想給丈夫傾訴!   

    因爲,她想通過訴說,得到依靠,哪怕那個陪了她半生的男人已經埋進了黃土。

    

    如果當年那個曾經爲了保家衛國,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的男人沒有死,她怎麼會用柔弱的身子,扛起天大的責任?

    

    ……   

    姜無名無法體會劉桂芳的心情,但他能夠感受到劉桂芳所流露出的悲傷。

    

    这让他对元家,对柳家人的恨意呈直线上升!   

    “媽,姐,你們先坐車回去吧,我再跟爸聊會天,然後自己回去。”

    

    一個小時後,當劉桂芳的情緒逐漸穩定後,姜無名突然開口,同時看了蘇詩韻一眼。

    

    耳畔響起姜無名的話,察覺到姜無名富有深意的眼神,蘇詩韻心中一動,隱隱猜到了什麼,然後不等劉桂芳開口,便率先道:“好的。”

    

    “妈,我们先回去吧。”

    

    话音落下,苏诗韵起身挽住刘桂芳的胳膊。

    

    劉桂芳本來還想問什麼,聽蘇詩韻這麼一說,便又將到嘴邊的話嚥了回去,只是深深看了蘇世榮的遺像一眼,然後便與蘇詩韻一同離開了墓地,沿着墓園的道路,走向停車場。

    

    “爸,我會爲您揭露當年的真相,也會爲您討一個公道!”

    

    當劉桂芳、蘇詩韻母女離開後,姜無名再次立下一個誓言。

    

    “你倒是很有孝心,但很可惜,你沒機會了。”

    

    就在這時,一個戲謔的聲音突然在姜無名身後不遠處響起,柳清風像是憑空出現在了那裏。

    

    “知道我为什么没走吗?”

    

    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姜無名沒有起身,也沒有回頭,而是一邊對着蘇世榮的墓碑磕頭,一邊語出驚人。

    

    “为什么?”

    

    柳清风有些惊讶,同时下意识地问道。

    

    “因为,墓碑前还缺一样祭品。”

    

    三個響頭過後,姜無名緩緩起身,目光掃向柳清風,“你的人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