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097章 摧枯拉朽
       

    097章 摧枯拉朽   

    不得不說,柳清風擁有極爲豐富的生死搏殺經驗,他在危機時刻用正確的方式掙脫姜無名的束縛,並且動用迴旋斬,要打姜無名一個措手不及!   

    呼啦!   

    柳清風一刀斬出,寶刀化作一道白光,將空氣切出一條口子,夾雜着凌冽的刀風,斬向姜無名的脖頸,速度快若閃電。

    

    然而――   

    姜無名彷彿早已料到柳清風會這樣做似的,他在柳清風揮刀的瞬間,身子後撤一步。

    

    就一小步,但姜無名恰好躲過了柳清風的攻擊,時機和距離把握堪稱絕妙。

    

    呼!   

    一刀斬空,柳清風不等身子落地,便猛地擲出手中寶刀,寶刀化作一道白光,急速射向姜無名!   

    刀,是刀客的第二生命。

    

    这一刻,柳清风直接选择弃刀!   

    因爲,他知道,一刀斬空之後,落地的瞬間會露出極大的破綻。

    

    若是姜無名利用這個機會出手,柳清風將陷入極爲危險的境地!   

    而此刻,他擲出手中的寶刀,不但讓姜無名無法趁機出手,而且還有可能出其不意擊殺姜無名,可謂是一石二鳥!   

    姜無名的確打算趁着柳清風落地的瞬間出手,但猛然察覺到危機,當下止住身形,側身一閃。

    

    呼!   

    鋒利的寶刀,幾乎擦着姜無名的面門呼嘯而過,凌厲的刀風,颳得姜無名的鼻尖一陣生疼。

    

    啪!   

    就在這時,柳清風飄然落地,暗道一聲可惜,然後就地一彈,急速掠向蘇世榮的墓地後方。

    

    逃命!   

    一击落空,柳清风果断地选择逃命!   

    他已顧不上姜無名會不會在事後利用背後的勢力報復了,只想活下去。

    

    因爲,他知道,自己在手持寶刀,動用柳氏刀法最強殺招的前提下,都沒有擊殺姜無名,甚至沒有傷到姜無名一根汗毛,接下來空手與姜無名對戰,必死無疑――對於擅長刀法的柳清風而言,失去寶刀,戰力將大打折扣!   

    “你逃得了吗?”

    

    姜無名冷喝一聲,身形一閃,如同鬼魅一般,急速追向柳清風。

    

    沒有迴應,柳清風將速度發揮到極致,恨不得用上吃奶的勁奔跑。

    

    然而――   

    即便如此,他也能清晰地察覺到姜無名的氣息不斷接近,雙方的距離不斷縮短!   

    雖然柳清風知道姜無名的速度遠勝於他,但當他察覺到這一切之後,一顆心不斷下沉,臉上也涌現出了驚慌的表情。

    

    拼了!   

    旋即,柳清風察覺到姜無名已來到自己身後,當下止住身形,然後身子如同螺旋似的一轉,化手爲刀,一記手刀斬向姜無名!   

    這一次,姜無名沒有躲閃,而是同樣化手爲刀迎擊。

    

    剎那間,姜無名與柳清風兩人體內真氣瘋狂運轉,涌向手臂,傳至手掌,散發着可怕的能量波動。

    

    硬碰硬!   

    这是两人第一次正面攻击。

    

    砰!   

    咔嚓!   

    很快的,姜無名佈滿真氣的手刀,斬在了柳清風的小臂上,瞬間破掉了柳清風的真氣防禦,震斷了柳清風的手臂。

    

    柳清風半截手臂染血耷拉在空中,攻擊戛然而止,體內氣血一陣翻滾,真氣紊亂。

    

    啪!   

    姜無名不做停留,化手爲掌,一掌拍中柳清風的胸口。

    

    咔嚓!   

    又是一聲脆響,柳清風的身子倒飛而出,胸口塌陷,血肉模糊,口中也噴出一口血霧。

    

    而後,他的身子狠狠地撞在後方一棵松樹上,碗口粗的松樹直接斷裂,轟然倒塌。

    

    柳清風的身子也墜落在地上,像是觸電一般,抽搐不止。

    

    這一擊,他被姜無名擊碎肋骨,震傷五臟六腑,遭受了嚴重的內傷,不要說繼續戰鬥,就連起身都很困難!   

    “你也是一星战神,怎么会强到这种地步?”

    

    柳清風的身子靠在斷裂的松樹上,沒有垂死掙扎反擊,而是一邊吐血,一邊滿臉震驚地看着姜無名。

    

    他在失去寶刀的情況下,先是被姜無名一記手刀斬斷手臂,然後又被姜無名一掌拍成重傷。

    

    僅僅兩招,姜無名便摧枯拉朽地重傷了柳清風,這怎能不讓柳清風震驚?

    

    “你不是说过一星战神也分强弱么?”

    

    姜无名一边走向柳清风,一边回应。

    

    “噗――”   

    柳清风闻言,身子一抖,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姜無名的話,像是一把鋒利的匕首,戳進了他的內心,將他心中那份身爲柳家家主和一星戰神的驕傲戳得支離破碎,也讓他感到無比的屈辱!   

    然而――   

    屈辱歸屈辱,柳清風也知道勝者爲王、敗者爲寇的道理,他沒有再與姜無名逞口舌之利,而是死死地盯着姜無名,問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告訴我我父親死亡的真相,我告訴你答案。”

    

    姜無名在柳清風身前停下腳步,居高臨下地看着柳清風。

    

    “十二年前,元澤平找到我,讓我協助他製造一場意外,殺死你父親。

    

    那一天,元澤平製造了一場車禍,但你父親是一名武者,他反應很快,想棄車逃走,但在打開車門的時候被我封死了車門。”

    

    柳清風猶豫了一下,說出了當年的真相,同時補了一句,“想殺你父親和對付蘇家的是元家,而並非柳家!”

    

    “元家人为什么要杀我父亲和对付苏家?”

    

    姜無名眯着眼問,他知道柳清風願意說出當年的內幕,主要是想讓柳家與這件事劃清界限,表明是自己和元家的行爲。

    

    “不知道,我只是與元澤平進行了一場交易,沒有問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柳清風再次回答,然後又道:“你到底是誰?”

    

    “战龙殿殿主。”

    

    姜无名关掉身上的隐形摄影机,沉声答道。

    

    “什……什么?

    你竟然是战龙殿殿主?”

    

    柳清风一脸活见鬼地看着姜无名。

    

    身爲柳家家主,他自然聽說過戰龍殿的威名,而且也知道戰龍殿殿主的事蹟。

    

    “不對,我記得戰龍殿殿主曾擊殺過一名二星戰神!雖然你強得離譜,但不可能跨境擊殺二星戰神!   

    而且,如果你是戰龍殿殿主,武部不可能一點也不知情,放任你肆意妄爲!   

    你到底是谁?”

    

    短暫的震驚過後,柳清風嘰裏呱啦說了一堆,壓根不相信姜無名是戰龍殿殿主。

    

    唰!   

    這一次,姜無名沒有再說什麼,而是俯身,一把抓住柳清風的脖子,像是老鷹抓小雞一樣,將柳清風拎了起來。

    

    “你……你要干什么?”

    

    柳清風被姜無名拎在空中,動彈不得,感到了莫名的恐慌。

    

    没有回应。

    

    姜無名拎着柳清風,身形一陣閃動,重新回到蘇世榮的墓前,然後將柳清風仍在地上,一腳踩在柳清風的脖子上。

    

    柳清風匍匐在蘇世榮的墓碑前,像是在賠罪和懺悔!   

    “爸,當年害死你的人,我會挨個清算,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姜無名說着,腳下發力,直接踩斷了柳清風的脖子。

    

    染血的頭顱,立在墓碑前,成爲最後一件祭品!   

    ……   

    PS:抱歉,這兩天有事,更新受到了影響,爭取明天恢復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