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098章 了无音讯
       

    098章 了无音讯   

    作爲江南最好的醫院,江南省人民醫院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人滿爲患。

    

    早上十點的時候,醫院的道路上擠滿了車輛,那些汽車的主人開着車,在醫院繞了一圈又一圈,只求能找到一個停車位。

    

    相比停車位而言,醫院的病牀更是一牀難求,急診的走廊裏擠滿了焦慮的患者。

    

    與急診病房和普通病房不同,醫院的特殊病房十分安靜。

    

    “啊,让医生来给我止疼!”

    

    病房裏,元浩躺在病牀上,傷口作痛,疼得他面部扭曲,不停地嚎叫,聲音悽慘。

    

    三天前,他在遊輪晚宴上被秦小智打碎膝蓋,踢成太監。

    

    雖然他當晚就被送到醫院,由醫院最知名的專家做了手術,但根本無法挽救,雙腿只能截肢,今後要佩戴假肢,而且命根子徹底廢了,誰也無能爲力。

    

    這個結果,讓元浩生不如死,這三天的情緒都很爆炸,動不動就發火。

    

    尤其是术后的疼痛,让他整个人近乎崩溃。

    

    “小浩,你剛做完手術,傷口還沒癒合,肯定疼,你忍忍。”

    

    元浩的母亲坐在病床旁,小心地安抚道。

    

    “我都成这样了,怎么忍?”

    

    元浩一臉猙獰地瞪着其母親,怒吼道:“還有,爸不是說要弄死蘇家那個叫無名的雜碎麼?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有些话不能乱说。”

    

    下一刻,不等元浩的母親回話,病房門被人推開,元澤平板着臉走了進來。

    

    他本想訓斥元浩,但見元浩的樣子,想到元浩遭受的苦,又控制了語氣,只是開口提醒。

    

    元浩沉默不语。

    

    從小到大,他都很敬畏元澤平,哪怕現在遭了大罪,心情極度糟糕,也不敢當面頂撞元澤平。

    

    “小浩说得没错,为什么不能说?

    那个丧心病狂的歹徒死了没有?”

    

    元浩的母親則恰好相反,她在元浩發火的時候不吭聲,但見元澤平進來,卻是直接開口質問。

    

    雖然她知道是元青先對姜無名出手,而後被姜無名反殺,但在她心裏,姜無名是十惡不赦的態度,而她兒子沒有一點問題。

    

    “柳清风亲自出手,不会有问题!”

    元泽平沉声道。

    

    “你說沒問題,可是都好幾天了,他還沒給你回話。”

    元浩的母亲埋怨道。

    

    “爸,柳大师不会出事了吧?”

    

    元浩聞言,不由想到了柳一刀當初死在蘇江的事情,忍不住說道。

    

    “柳清風給我說過,他如果察覺到秦家有人埋伏在那小畜生身邊的話,就放棄動手。”

    

    元澤平這般說着,心中也隱隱有些不安,然後想了想,拿出手機,撥打柳清風的電話。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很快,語音小姐動聽的聲音響起,清晰地傳入了元澤平的耳中,也被元浩與其母親隱約聽到了。

    

    嗯?

    

    這個結果,讓元澤平先是一怔,而後心中那份不安愈加強烈,決定今天去柳家打探情況。

    

    傍晚的時候,元澤平離開單位之後,沒有像往常一樣讓司機送他回家,也沒有讓祕書陪着,而是獨自驅車前往柳家。

    

    柳家祖宅位於紫金山,建造年代已久,是一座江南庭院,院子佔地面積足足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院子的東邊有一個演武場。

    

    當元澤平來到柳家祖宅的時候,夕陽已落下了山頭,黑暗取代光明籠罩大地,整個柳家大院燈火通明,不少年輕的柳家後代在演武場練武。

    

    “元先生,您怎么来了?”

    

    柳家祖宅門口,負責站崗警戒的柳家子弟,見到元澤平從車中走下,當下拱手問好。

    

    元澤平曾不止一次到過柳家祖宅,柳家的年輕子弟都曾見過,知道元澤平是江南的大人物。

    

    “我一直打不通柳清風大師的電話,過來問問情況。”

    元泽平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

    

    “爺爺離開好幾天了,我也不知道他幹什麼去了。”

    

    年輕的柳家子弟如實說道,然後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道:“元先生,我帶您去找二爺爺,他應該知道爺爺的去向。”

    

    “好。”

    

    元澤平點點頭,然後跟着年輕的柳家子弟進入柳家祖宅,沿着古樸的石板路,一路走到了南邊的一棟房子。

    

    “元先生,好久不见您了,快请进!”

    

    柳清風的弟弟柳清光已得知元澤平到來的消息,特地在房間門口等着,見到元澤平走來,主動迎上,一臉熱情的笑容。

    

    “我是好久没来这里了。”

    元泽平微微颔首,然后走进房间。

    

    這是一間會客廳,柳清光已讓人泡了茶,元澤平剛一坐下,便有人將茶送上。

    

    元澤平喝了口茶,道:“柳大師,你哥哥這兩天聯繫你了嗎?”

    

    “没有。

    他三天前跟我說去一趟蘇江,然後一直沒有聯繫我,我今天給他打電話也打不通。”

    

    柳清光搖搖頭,先是迴應了元澤平,然後覺得不對勁,“元先生,發生什麼事了嗎?”

    

    “你不知道他去苏江干什么?”

    元泽平反问。

    

    “不知道。”

    柳清光摇头。

    

    “那你应该知道元青被杀的事情。

    你哥哥三天前去蘇江給元青報仇,但一直沒有告訴我結果,我也聯繫不到他,擔心會不會發生意外。”

    元泽平说明来意。

    

    這一次,不等柳清光回話,一名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走了進來。

    

    老者歲數已高,但面色紅潤,雙眼炯炯有神,走路時龍行虎步,一點也沒有蒼老的跡象。

    

    他是柳家老祖柳辛!   

    “爸,您怎么出关了?”

    

    柳清光見到自己父親出現,連忙起身,一臉疑惑。

    

    在過去幾年當中,柳辛一直在閉關感悟武學,從不關心家族事務,就連柳清光都很少見到柳辛。

    

    “元澤平,清風已是一星戰神,這世上能殺他的人不多。

    而我聽他說過殺死你兒子那人,只是一名八星武者,清風彈指可滅!”

    

    柳辛沒有迴應柳清光,而是將目光投向元澤平。

    

    “柳大師,以清風大師的實力,殺那個小畜生自然是輕而易舉,但他一直沒有信,我擔心他有可能會被秦家算計――您的孫子柳一刀可就是這麼栽的!”

    

    元泽平也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不会。

    清風爲了確保這次萬無一失,專門派人盯着秦遠征、秦林海父子,其中秦遠征一直在武部東域軍團金陵的駐地,秦林海則在東海。”

    

    柳辛淡淡道,他不但知道柳清風去蘇江的目的,還對柳清風的安排瞭如指掌。

    

    “柳大师,听您这样一说,那我就放心了。”

    

    聽到柳辛的話,元澤平的心一下放進了肚子裏。

    

    武部東域軍團只有秦遠征、秦林海父子兩人是戰神,只要他們兩人不出手,便沒人能殺柳清風。

    

    而事实上,柳清风的血已经凉了!   

    姜无名幕后主导的第三出戏,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