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099章 正义之剑,斩向元家!
       

    099章 正义之剑,斩向元家!   

    “元先生,不要忘了你和清風之間的約定,這次事成之後必須兌現。”

    

    就當元澤平消除內心擔憂的同時,柳辛突然開口說道。

    

    這是他臨時出關,特地現身來見元澤平的原因。

    

    當年,柳清風幫助元家神不知鬼不覺地弄死了蘇世榮,元家承諾給柳家和古家牽線,讓柳清風擔任江南警方總教官,但最終沒有實現。

    

    “柳大師,這個無需擔心,我一定辦到答應清風大師的事情!”

    

    元澤平信誓旦旦地保證,然後又道:“對了,柳大師,我記得您的家族有死士對麼?”

    

    “有,怎么了?”

    

    柳辛眉头一挑。

    

    像柳家這樣傳承已久的武學世家,除了將武學傳承給後代之外,還會招收一些外人,傳授他們武功,讓他們忠心耿耿地爲家族效力。

    

    那些非柳家的弟子,不但無法學到柳家武學的精髓,而且身份卑微,在家族裏相當於奴僕,在外人眼中則是死士――他們隨時準備爲柳家奉獻生命,這是根植於他們靈魂之中的!   

    “柳大師,元青死了,元浩殘了,而且今後不能傳宗接代,元家在我這一支等於廢了!若只是殺死那個叫無名的小畜生,還不夠解恨!”

    

    當元澤平不再擔心柳清風擊殺姜無名一事會出現意外之後,他說出今天來柳家的第二個目的,“等那個小畜生死後,這件事情平息一段時間,沒人關注蘇家的時候,我希望柳家能給我一名死士!”

    

    “你要干什么?”

    

    柳辛心中一動,基本猜到了元澤平的用意,但揣着明白裝糊塗。

    

    “灭苏家满门,以泄心头之很!”

    

    元泽平眯着眼,眼中寒光闪烁。

    

    “元先生,按照武部規定,武者對普通人出手,可是違規的。

    这一点,我相信你很清楚。

    若是柳家死士滅了蘇家,武部追究起來,柳家要爲此負責。”

    柳辛皱眉说道。

    

    “柳大師,如果那名死士在滅蘇家滿門之後,從這個世界蒸發,這件事就與柳家無關了!   

    另外,我相信,柳家一定有不爲人知的死士,不是麼?”

    

    元泽平直勾勾地盯着柳辛,语气极为坚定。

    

    “元先生,我可以答應你,但你應該清楚,你口中那種不爲人知的死士數量極少,每一個都被各大武學世家當成祕密武器,用一個就少一個。”

    

    柳辛先是答應下來,然後提出條件,“爲了彌補柳家的損失,元先生除了要做到答應清風的事情之外,還要爲柳家提供兩支基因藥劑和一門武學功法!”

    

    “好!”

    

    元澤平很乾脆地答應了下來,以元家如今與古家的關係,想做到柳辛的說的並不難。

    

    “嗡……”   

    這一次,元澤平的話音剛落,口袋裏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拿出手機一看,發現是祕書的來電,便歉意地向柳辛、柳清光父子兩人示意了一下,然後走到一旁,接通電話。

    

    “元XX,有人在網上散佈對元家不利的謠言,正在快速傳播。

    我已经将具体的新闻链接用微信发给您了。”

    

    電話接通,祕書的聲音便通過無線電清晰地傳入了元澤平的耳中,語氣極其凝重。

    

    “我知道了。”

    

    元澤平眉頭一挑,沉聲回了一句,然後便掛斷電話,打開微信,赫然看到了祕書發來的兩個新聞鏈接。

    

    “凌驾法律之上,元家在江南一手遮天!”

    

    看到這個新聞鏈接的標題,元澤平的瞳孔瞬間放大,心中那份原本壓制下去的不安再次涌現,並且呈直線上升。

    

    但元澤平畢竟是元家未來的掌舵者,也是江南的巨頭之一,經歷過不少大風大浪,有着堅強的大心臟,他沒有將內心那份不安流露在臉上,而是不動聲色地點開了新聞鏈接。

    

    为什么元家可以践踏法律,凌驾在法律之上?

    

    为什么元家可以在江南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这世上,可还有公平可言?

    

    這是新聞內容的前三句話,極具渲染力和吸引力。

    

    在這三句話之後,便是關於元家的介紹,其中有關於元家所有核心成員的詳細資料,包括目前所在的單位、職務等等,並且重點介紹了元家家主元古海和未來接班人元澤平,以及元浩的資料。

    

    其中元古海、元澤平主要是仕途的升遷過程和各個時間段的職務,而元浩的資料重點涉及其所掌控的元陵集團,幾乎將元陵集團扒了個乾淨――這是元家的錢袋子!   

    當元澤平看完這些資料之後,眉頭幾乎擰在了一起,表情也變得更加凝重了!   

    然而――   

    當元澤平看到後面的內容之後,心頭劇烈一震,手一抖,差點將手機抖飛了出去!   

    因为,后面的内容重点讲述了两个案件。

    

    第一个案件是关于秦小智前女友聂小倩的。

    

    “六年前,一個叫聶小倩的女孩被元浩與其同夥在酒店輪番糟蹋致死,但因爲元浩的父親元澤平是當時的江南警方一把手,最終定案女孩爲突發心肌梗死……”   

    这是关于案件的简单描述。

    

    在案件描述后面则附上了一段视频。

    

    “哥,每個人都有死穴,秦小智那個雜碎也不例外。

    他的確一肚子壞水,很狡猾,但只要我點了他的死穴,他一定會暴走,當場跟我拼命!”

    

    “他的死穴是什么?”

    

    “他的初恋女友。”

    

    “他的前女友曾在我的胯下慘叫,最後更是被我那羣狐朋狗友玩死在了牀上。

    如果他知道這件事,你覺得他會不會當場爆炸?

    

    只要他情緒失控對我出手,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將他打成一條死狗,哪怕是秦家也無話可說!”

    

    “你不说,我都忘记这件事了。

    不過,你讓他得知這個信息的時候,不能留下把柄,否則會有麻煩。”

    

    這是視頻的第一段內容,是元青、元浩兄弟在元陵會所頂樓交談的情景。

    

    緊接着,畫面一轉,閃現出了元浩與秦小智在遊輪對話的畫面。

    

    “秦家廢物,聽說你前女友死了,而且墳頭草已經好幾尺高了?”

    

    “她的死和你有关?”

    

    “你前女友是處,那一晚,我很爽,她走得很很安詳。”

    

    ……   

    聽到元浩在視頻裏的話,望着元浩在視頻中不可一世的樣子,元澤平氣得臉色發青,恨不得衝到酒店一巴掌打死元浩。

    

    然而,相比生氣而言,他更多的則是驚恐――主導發佈這條新聞的人是有備而來!   

    他要将正义之剑斩向元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