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101章 舍车保帅,坠入地狱!
       

    101章 舍车保帅,坠入地狱!   

    元澤平離開柳家祖宅之後,沒有立刻返回家中,而是直接驅車前往元家祖宅――他接到了元家老爺子元古海的電話。

    

    雖然元古海只是在電話裏讓元澤平去元家祖宅,其他什麼都沒有說,但元澤平知道,元古海找自己肯定是因爲今晚那篇新聞報道。

    

    作爲江南最有底蘊的家族之一,元家在金陵紮根依舊,祖宅位於秦淮河畔,是一座年代依舊的四合院。

    

    元澤平抵達元家祖宅的時候,元古海已在書房裏等了很久了。

    

    已經戒菸很久的元古海,今晚破戒抽了很多煙,菸灰缸裏塞滿了菸頭,大多都是半截。

    

    “爸,对不起……”   

    元澤平走進書房,看到書房裏煙霧環繞,主動低頭認錯。

    

    “手机关机扔到外面。”

    

    元古海掐灭半截香烟,沉声道。

    

    “好。”

    

    元澤平聞言,先是一怔,而後想到了什麼,連忙按照元古海所說,將手機關機,丟到了外面的草坪裏。

    

    “王勤德剛纔派人在你的書房和元浩的辦公室裏找到了針孔攝像頭和監聽器,而且你們的手機都被監聽了。”

    

    待元澤平重新回到書房之後,元古海冷着臉說道。

    

    “是我和小浩太大意了。”

    

    元澤平面色難看,他壓根沒有想過,有人敢潛入他的住處,在他的書房裏安裝監視器。

    

    “现在说这个没意义了。”

    元古海皱着眉头。

    

    “爸,我已經給雅芝打了電話,叮囑她去找古律,讓古律下令讓警部配合刪除網上的那篇新聞……”   

    元泽平汇报自己先前的决断。

    

    然而――   

    不等他說完,元古海便冷着臉打斷,“你覺得能刪除乾淨嗎?

    退一步講,就算那篇新聞全部刪了,這件事情能夠壓下去嗎?”

    

    “――”   

    元澤平無言以對,理智告訴他,哪怕警部總部下令刪除那篇新聞稿,也無法徹底壓下輿論。

    

    畢竟,這件事情的熱度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地步!   

    “古律之前跟我通了电话。”

    

    元古海再次開口,他先是接到古律祕書的電話,然後又走到元家古宅外用一部他人的手機給古律回了電話。

    

    “古律怎么说?”

    元泽平迫不及待地问道。

    

    “舍车保帅。”

    

    元古海面色难看地说出四个字。

    

    “呃……”   

    元泽平闻言,瞬间懵了。

    

    身爲元家未來的接班人和江南的巨頭之一,他在朝中攀爬上位多年,自然明白這四個字的意思――他和兒子元浩要成爲這件事的犧牲品!   

    “爸,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了么?”

    

    元澤平足足沉默了將近兩分鐘才回過神,恐慌地望着元古海。

    

    “第一,這件事在網上的熱度太高了,已經嚴重引起了民衆的憤怒,這個時候堵是堵不住了,只能疏通。

    

    而想疏通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警部表態徹查此事,給所有人一個交代!   

    第二,哪怕警部不自己處理這件事情,武部也會調查你指示柳清風去殺害蘇世榮的事情。

    

    秦家在背後主導這一切,若是以蘇世榮的事情爲由查辦你,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   

    與其讓你落入武部和秦家手中,不如內部處理,這樣對你有利!   

    第三,古家承諾會保住你們父子兩人的性命,然後等這件事情的影響過去,無人關注這件事情的時候,再通過各種合理的方式讓你們父子兩人出來。”

    

    元古海間接給出答覆,“這是古律的原話,我認爲他說的在理。

    換句話說,如果不是因爲你的身份特殊,查辦你需要很多道程序,武部的人已經將你帶走了!   

    另外,警部和江南相關部門已經發布了公告,聲明嚴查此事。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這一次,元澤平沒再說什麼,他瞬間渾身無力地癱在了沙發上,精氣神一下子就沒了。

    

    雖然他相信,因爲某些不爲人知的原因,古家絕對會幫他和元浩保住性命,並且會在不久的將來,讓他們重獲自由,但他的仕途生命已經走到了終點!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这样失去自己的仕途!   

    相反,在他的規劃裏,他會成爲元家的接班人,而且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在未來爬到比父親元古海更高的位置,掌握更大的權力,讓元家更加的輝煌!   

    而如今,這一切,如同水中月、鏡中花,永遠不可能實現了!   

    ……   

    一个小时后。

    

    江南省人民医院,特殊病房。

    

    “媽,你給我爸打個電話,問一下他去柳家的情況。”

    

    元浩躺在病床上,开口打破了病房里的安静。

    

    “这么着急干什么?”

    元浩的母亲问道。

    

    “哥死了,我變成這個鬼樣子,今後只能安假肢,而且要斷子絕孫,我能不着急嗎?

    我恨不得現在立刻將秦小智和蘇家那個雜碎挫骨揚灰!”

    

    元浩咬牙切齿,一脸恨意凛然地说道。

    

    嘎吱!   

    元浩的話音剛落,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幾名警察走了進來。

    

    “你们好,我们是……”   

    爲首的警察一邊走向病房,一邊開口,想自報身份,說明來意。

    

    然而――   

    他剛一開口,元浩便一臉陰沉地低喝道:“誰允許你們進來的?

    给我滚出去!”

    

    面對元浩的訓斥,無論是爲首的警察,還是後面幾名警察,臉色都有些不好看,但他們沒有停下腳步。

    

    “你们没到我儿子的话吗?”

    

    元浩的母亲见状,当下冷着脸喝道。

    

    “元浩,你涉嫌一起命案,我們今天來這裏,是要對你進行審訊。”

    

    爲首的警察停下腳步,掏出自己的工作證表明身份,然後說明來意,語氣已不再像之前那樣客氣。

    

    “什……什么?

    老子被打成了這個鬼樣子,你們竟然說老子涉嫌命案?

    你们还要调查老子?

    你们的脑袋被驴踢傻了吗?”

    

    元浩像是聽到這世上最可笑的笑話一般,怒罵了起來。

    

    “元浩,请注意你的言语……”   

    “滚出去!”

    

    就當爲首警察要警告元浩的時候,元浩的母親突然起身,伸手指着幾名警察,冷冷道:“我只給你們五秒鐘的時間,五秒之後,如果你們還在病房裏,我會給王勤德打電話,扒了你們這身皮!”

    

    “周女士,你要给谁打电话跟我们没关系。”

    

    眼看元浩的母親也是一副盛氣凌人、態度惡劣的樣子,爲首的警察有些惱了,當下冷聲道:“我們只是在執行上級命令,接下來要審訊犯罪嫌疑人元浩,請你立刻離開,否則我們將按照妨礙公務罪處理!”

    

    “你……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耳畔響起爲首警察的話,望着爲首警察嚴肅的表情,元浩的母親先是一怔,然後怒道:“我是元澤平的妻子,他是元澤平的兒子!”

    

    “嗡~”   

    元浩的母亲话音刚落,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元浩的母親聞聲,拿出手機,看到是丈夫元澤平的來電後,當下回過神,氣焰囂張地說道:“元澤平,有幾名警察來到病房,說要審訊小浩,還要讓我離開,否則要按照妨礙公務罪處理我,我正想給王勤德打電話……”   

    “闭嘴!”

    

    迴應元浩母親的是一聲怒喝,“你聽着,現在立刻按照他們說的去做,離開病房,不要影響他們審訊元浩!”

    

    “元泽平,你在开国际玩笑吗?”

    

    元浩的母亲满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不光是元浩,我也要接受调查!”

    

    元澤平幾乎從牙縫裏擠出這句話,恨不得衝到醫院給元浩母親兩個嘴巴子,讓她清醒一些。

    

    啪!   

    再次聽到元澤平的話,元浩的母親,驚得渾身一顫,手一抖,手機直接抖飛了出去,摔在地上,屏幕碎裂。

    

    她沒有去撿碎裂的手機,而是一下癱在了病牀旁,臉上再無半點先前的囂張跋扈,整個人徹底懵了!   

    “不可能!这他~妈~的绝对不可能!”

    

    病牀上,元浩也隱約聽到了元澤平的話,本來驚得目瞪口呆,此刻聽到手機碎裂的聲音,看到母親癱在病牀旁,一邊瘋狂搖頭,一邊大聲嘶吼。

    

    他不相信,也无法接受这一切――坠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