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103章 不是想要的结果
       

    103章 不是想要的结果   

    今日的大事,明日就是小事,来年只是故事。

    

    時間很神奇,它會讓歷史變得厚重,也會讓時事很快被人們遺忘。

    

    尤其是到了网络时代,更是如此。

    

    幾天過後,隨着警部和江南省共同發表聲明,嚴查聶小倩、蘇世榮兩人的案子,將元澤平、元浩父子兩人帶走調查後,這件事在網上的熱度低了很多。

    

    一方面,很多人關心這件事情的時候,當時發泄了情緒,之後便沒那麼關注了。

    

    另一方面,元澤平、元浩父子兩人被調查,讓很多關注這件事情的人認爲,他們取得了勝利――他們出聲,讓惡人受到了懲罰,讓受害者洗刷了冤屈,伸張了正義!   

    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在等事情的最終結果,等待元澤平、元浩父子受到法律的制裁!   

    而且,這部分人的數量會隨着時間的流逝,逐漸變少,直到最終的結果出來之後,無法在追逐熱點的網絡上濺起一道浪花,最後在無聲無息中結束。

    

    在這部分之中,包括了受害者的親朋好友,他們是最關心事情進展的人。

    

    金陵郊区,某个偏僻的出租房里。

    

    一對中年夫婦,一邊啃着饅頭、吃着鹹菜,一邊雙眼通紅地盯着手機屏幕,刷着關於聶小倩案件的最新動向。

    

    他们是聂小倩的父母。

    

    他們只有五十歲,但頭髮已經花白,臉上爬滿了皺紋,看上去像是七十歲的老年人。

    

    這一切,只因爲,他們度過了備受煎熬的六年。

    

    六年前,女兒聶小倩受害,他們爲了給女兒洗刷冤屈、討回公道,一直找相關部門,但最終沒有改變案子的結果――女兒埋進黃土好幾年了,壞人依舊還在瀟灑快活!   

    除此之外,他們爲了給女兒打官司討回公道,丟掉了工作,變賣了家產,如今只能龜縮在這個破舊的出租屋裏。

    

    原本,不久前,他們已經絕望了、放棄了,準備找個時間一同去找女兒,結果看到了女兒的案子在網上發酵!   

    这让在黑暗中绝望的他们,看到了曙光。

    

    那道曙光,讓他們改變了去找女兒的決定,準備等女兒沉冤得雪!   

    從那天開始,他們幾乎每天幾乎只睡兩三個小時,其他時間都在盯着手機,看事件的最新進展。

    

    “倩她爸,你说那些畜生会被绳之以法吗?”

    

    看着,看着,聶小倩的母親,放下冰冷的饅頭,雙眼淚水模糊,聲音很小,也很淒涼。

    

    “警部和江南一起發公告了,而且帶走了當年對小倩施暴的那幾個畜生,肯定會將他們繩之以法的。”

    

    聶小倩的父親,鼓着腮幫,沒有將已嚼碎的饅頭嚥下,而是先回應了自己的妻子,聲音不大,語氣也不夠堅定。

    

    因爲,在過去六年時間裏,他們喊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已經不再相信法律有公平,人間有正義了。

    

    若非如此,他們也不會絕望地選擇一起去陰曹地府找女兒!   

    ……   

    就在聶小倩的父母從絕望中看到希望,然後又信心不足的這一天,警部內部已經徹底調查清楚了聶小倩和蘇世榮的案件,準備於第二天移交其他部門,然後再將案件經過公佈於衆,最後由法院判決。

    

    也是在這一天,秦小智提前得知了警部內部的調查結果,專程乘車來到了蘇江,找到了姜無名。

    

    然而――   

    他見到姜無名後,尚未來得及開口,姜無名便率先說道:“小智,你來找我,是因爲調查結果出來了,但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嗯。”

    

    秦小智攥着拳头,憋屈而愤怒地点点头。

    

    他對於姜無名能夠猜到這一點,並不感到意外。

    

    因为,姜无名了解他。

    

    如果最終的結果是他和姜無名想要的,那他會直接給姜無名打電話,而不會多此一舉地跑到蘇江來。

    

    “走吧,出去说。”

    

    姜無名面色平靜地帶着秦小智離開蘇家祖宅,來到蘇江古城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

    

    “老大,根據我們現在掌握的情況,元澤平、元浩父子分別判十年和八年,元浩那幾個對小倩施暴的同夥,最後那個導致小倩死亡的畜生判了死刑,其他人都是十年左右。”

    

    秦小智點燃一支香菸,主動開口向姜無名說明情況,雙眼微微有些泛紅,但並非被煙燻的,而是覺得憋屈!   

    “一個先後兩次幕後指使武者殺人,只判十年;一個作爲主謀聯合同夥做了禽獸不如的事情,害死了小倩,結果只判八年,爲什麼?”

    姜无名问。

    

    “因爲,按照警部調查的證據顯示,元澤平當年指示柳清風殺害蘇叔,中途取消了委託,柳清風不願意終止合作,自己去殺了人,然後跟元澤平索要報酬未果。

    

    至於元澤平前不久委託柳清風殺你,最終沒有實施――你還活着。

    

    這明顯是元家和柳家串通好的,但與視頻通話的內容相吻合!”

    

    秦小智说着,掐灭了香烟,双拳不由紧握。

    

    一向遇事沉着冷靜的他,在這個結果面前,罕見地有些暴躁!   

    相比而言,姜無名則很冷靜,他沒有發表意見,而是繼續問道:“那元浩呢?”

    

    “元浩沒有被定爲那件事情的參與者,也不是最後害死小倩的兇手,所以只判八年。”

    秦小智答道。

    

    “结果确定了?”

    姜无名确认。

    

    “他們內部統一意見了,不出意外,最後肯定就這樣判了。”

    

    秦小智說着,雙拳握得嘎嘣直響,咬牙切齒道:“這樣的調查結果看上去很合理,而且還有人當替罪羔羊被判死刑,足以安撫那些盯着這件事情的民衆的情緒。

    

    等判决结束之后,这件事情也就没人关注了。

    

    到時候,他們肯定會在法律和規則允許範圍之內,讓元澤平、元浩父子兩人提前出獄!”

    

    “我爺爺和我爸都對這個結果很惱火,但他們有心無力,無法推翻這個結果。

    

    因爲,小倩的案子不牽扯武部,蘇叔的案子牽扯武部,但柳清風已經死了,死無對證!”

    

    秦小智面色難看道:“在這種情形下,就算他們鬧到武部總部去,也無濟於事――武部沒有理由插手這件事!”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元家的背後有古家,古家家主是龍國長老,古家未來接班人古律是警部掌舵者,古家大少古天龍是龍門最強傳人!”

    

    姜无名眯着眼,一针见血地说出其中的关键。

    

    “嗯。”

    

    秦小智不予否認,然後道:“不過,我爺爺說,如果軍部插手這件事情,鐵了心要查明真相,還蘇叔一個公道,哪怕古家也保不住元澤平、元浩父子,而且還會讓元家其他參與的人遭受嚴懲!”

    

    “军部?”

    

    姜无名瞳孔微微放大。

    

    “準確地說是軍部葉家,只要葉家表態一查到底就可以,但我們根本沒法聯繫到葉家。

    退一步講,哪怕我們聯繫到葉家,葉家多半也不會參與這件事。”

    

    秦小智開口補充,他並不知道姜無名的真實身份,也不知道姜無名與葉家的關係。

    

    “叶家。”

    

    姜無名輕聲自語,腦海裏浮現出一道英姿颯爽的身影。

    

    叶巾眉。

    

    叶家大小姐,也是他的亲生母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