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一世戰龍姜無名蘇詩韻 > 106章 无情拒绝
       

    106章 无情拒绝   

    “弟弟,你可能还不太了解叶家的情况。

    這麼跟你說吧,對很多人來說天大的事情,對我們葉家而言都是芝麻大的小事。

    

    也許對你而言很複雜的事情,對我來說,只需一個電話就能解決。”

    

    葉瑞翹着二郎腿,仰着頭,像是驕傲的孔雀似的,用一種俯視的姿態望着姜無名,言語之中流露着傲氣。

    

    那份傲气,是叶家带给他的!   

    出身於葉家的他,從出生的那一天起,起點就比這個世上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的終點還要高!   

    “葉瑞哥,你說的我都信,但我要跟二舅說的事情的確很複雜,甚至會影響到整個葉家,所以,我還是想等他回來,當面跟他說。”

    

    姜無名能夠感受到葉瑞的傲氣,他爲此並不感到驚訝,同時也沒有在意。

    

    畢竟,就連身爲元家子弟的元青、元浩兄弟兩人都有傲氣,何況葉瑞是葉家子弟?

    

    “喲,你這說的玄乎的――你能什麼事能影響到我們葉家?”

    

    葉瑞一臉不信,在他看來,不要說姜無名從未在葉家待過一天,哪怕是在葉家長大的,也不會有什麼事情會影響到葉家啊。

    

    就拿他自己來說,從出生到現在,唯有與古家女孩聯姻一事可以對葉家造成影響,其他的事情在葉家這個層面根本不值得一提!   

    “叮――”   

    就在葉瑞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時候,伴隨着一聲輕響,二層小樓的門房應聲而開。

    

    一名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婦人雖已上了年紀,但保養得很好,氣質超羣,穿着一身軍裝,軍裝的肩章上沒有星。

    

    她是葉瑞的母親王紅,是一名大校,距離將軍只有一步之遙!   

    這一步,對很多人而言猶如天塹,對婦人而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要葉家老爺子發話,便可以做到!   

    但在过去几年里,她都没有迈出这一步。

    

    一方面,葉家老爺子始終沒有主動提及,而她的丈夫葉文濤也沒有爲她主動爭取。

    

    原因是为了避嫌。

    

    這讓王紅心中有些怨氣,但身爲葉家媳婦的她,只能將怨氣埋在心中,從不敢表現出來,也不敢向葉家老爺子提及,只能偶爾在丈夫面前發發牢騷。

    

    除此之外,她也在等一個契機,一個可以讓葉家老爺子同意她更進一步的契機。

    

    半年前,她等到了這個契機――兒子葉瑞將和古家女孩聯姻,這對於葉家而言是很有意義的大事,也讓當母親的她,在葉家地位水漲船高。

    

    “妈,你回来了。”

    

    叶瑞见王红进门,起身招呼了一声。

    

    “嗯。”

    

    王紅回了一聲,然後將目光投向姜無名,以爲姜無名是葉瑞的朋友,當下皺眉道:“小瑞,你怎麼帶朋友回家了?”

    

    “妈,他不是我朋友。”

    

    葉瑞察覺到母親王紅的不滿,連忙解釋道:“他是小姨的兒子,叫姜無名。”

    

    “什……什么?”

    

    愕然聽到葉瑞的話,王紅當下一怔,滿臉不敢置信地看着姜無名,“你是巾眉的兒子?”

    

    “是的,二舅妈。”

    

    姜無名起身迴應王紅,表現出了晚輩對長輩應有的尊敬。

    

    “奇怪了,我們一直都沒有聽說你的消息啊。”

    

    王红一脸疑惑,然后看了叶瑞一眼。

    

    葉瑞心領神會道:“媽,我先前也懷疑過他的身份,但他說這世上沒有人會冒充這個身份,而且我們也可以輕而易舉地核實。”

    

    “这倒是。”

    

    王紅聞言,覺得有理,然後換了拖鞋,走到葉瑞身旁坐下,道:“那個,你叫……”   

    “无名。”

    

    姜無名見王紅有所停頓,知道王紅剛纔沒有記住自己的名字,便主動說道。

    

    “噢,对,无名,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王红问道。

    

    “媽,我剛纔問過他,他說有很複雜的事情要跟爸說。

    他還說那事還會對葉家造成影響!我覺得太玄乎了,問他到底什麼事,他也不說,非要等爸回來再說。”

    叶瑞抢先说道。

    

    “無名,你二舅今天去基層單位檢查去了,明天才能回來。

    你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吧,能解決的,我直接給你解決。”

    王红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二舅妈,叶瑞哥,是这样的。

    我父親出事之後沒多久,他和我媽當年那些戰友都先後離世,其中包括我的養父……”   

    姜無名沉吟了一下,還是決定開口先告訴王紅。

    

    因爲,如果他不說的話,顯得對王紅不尊重、不信任。

    

    然而――   

    不等他說完,王紅便一臉驚訝道:“你說你養父是巾眉和他丈夫當年的戰友?”

    

    “是的,二舅妈。”

    

    姜無名點頭,然後繼續說道:“按照警方調查,我養父當年死於一起意外的車禍,但前兩天網上爆出了這起案子有內幕,警部再次徹查,確定我養父是被元家人蓄意謀殺的……”   

    “我知道這件事情,原來那個蘇世榮是你的養父!”

    

    叶瑞想起了这件事,开口打断了姜无名的话。

    

    而王紅則意識到了不對,秀眉悄然皺起道:“無名,你是因爲這件事來找你二舅的?”

    

    “是的,二舅媽,根據我所掌握的信息,因爲元家在江南地位超然,外加背後有古家,所以幕後主使元澤平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而且元古海當時是江南警方的負責人,他肯定也參與了此事,但壓根沒有提及。”

    

    姜無名將具體情況說清楚後,才說明來意,“我想跟二舅說一下這件事,看看軍部能不能出面爲我養父和他的戰友們要一個公道。

    他們當年都曾爲了保家衛國,拋頭顱、灑熱血,是英雄。

    我觉得,英雄应该沉冤得雪,应该被正名!”

    

    唰!   

    听完姜无名这番话,叶瑞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原本,他認爲姜無名來找自己的父親是爲了謀利,最多就是想回歸葉家,算不上什麼大事,如今聽姜無名講完,徹底被震驚了!   

    姜無名所說這件事情是一件天大事情,若是葉家真的參與的話,對整個龍國而言都是一場地震!   

    尚且连叶瑞都明白这一点,何况王红?

    

    “無名啊,我對你所說的這件事情也有所耳聞,根據你剛纔所說,我提幾點看法啊。”

    

    王紅沉吟了一下,緩緩開口,語氣也嚴肅了許多,“第一,你說元家人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這只是你的臆測。

    

    因爲,根據我所知,元澤平的處理結果還沒有公佈。

    

    而且,警部和江南省發表公告,聲明徹查此事,自然會秉公處理。

    

    第二,如你所說,你養父他們已經退役了,不算軍部的人,只是普通的公民。

    他的案子归警部处理,军部无权插手。

    

    第三,退一萬步講,就算你養父是軍部的人,軍部是否要插手此事,這跟你二舅沒關係啊。

    你二舅又不管这块,你找你二舅没用啊。”

    

    “就是啊,軍部又不是我爸說了算,我爸憑什麼讓軍部插手這件事情?

    何況,我媽也說了,這事跟軍部一點關係都沒有!你這說好聽點是異想天開,說難聽點簡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這種事情哪是你能參與的?”

    

    葉瑞連忙附和,言語之中已沒了先前的傲氣,取而代之的是不滿。

    

    在他看来,姜无名这是来给他们家添麻烦的!   

    畢竟,這件事情太過嚴重,無論是誰參與進去,都會惹得一身騷!   

    何況,他已經與古家女孩聯姻了,這不光是他們兩個人的婚姻,還關係到葉家和古家的關係!   

    若是軍部因爲他父親,或者說葉家提議,插手此事,這不是故意讓古家難堪嗎?

    

    “抱歉,是我太唐突了,打扰你们了。”

    

    接連聽到王紅、葉瑞母子的話,姜無名已知道他們的意思,不再廢話,直接起身。

    

    “无名,还有一点,我刚才没有说。

    你叶瑞哥的未婚妻就是古家人。

    所以,哪怕你的臆測都是真的,你二舅乃至整個葉家也不會去爲了給你養父出頭,讓軍部參與此事!你也不用再白費口舌把這件事情說給你二舅和其他葉家人聽了。”

    

    眼看姜無名無法達到目的便要離開,王紅覺得姜無名很沒教養,非但沒有起身,而且看上去有些生氣,語氣也隨之冷了下來。

    

    “谢谢您的提醒。”

    

    姜無名微微一笑,然後語出驚人道:“也麻煩您轉告二舅,我今天來這裏只是想知道葉家的態度。

    

    如果叶家愿意出面,我心存感恩;   

    如果叶家不愿出面,我问心无愧!”

    

    什么意思?

    

    王红、叶瑞母子两人一脸发懵。

    

    姜无名挺直脊梁,大步走出二层小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