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從大海無量開始的武學人生 > 第七十二章 臭鱼竟然来自旧世界
    秦炎不僅在驚訝這條鯉魚像人一樣的行爲,也在驚訝它的嘴臭方式。

    秦炎的第一世,其實就等同於現在這個世界沒有發生災變時候的舊世界。

    可以說,穿越而過來的秦炎,基本上是認定了,他就是現在這個世界裏,唯一一個在舊世界待過的人。

    這個世界還有一種職業,叫做舊世界文化學家,他們負責研究現在沒了傳播氣候,但卻又不能丟失的舊世界文化。

    比如現在一些惡魔的弱點,就正是研究舊世界文化研究出來的。

    因爲惡魔的變異特徵已被證實爲完全貼合舊世界的國家與文化。

    得知了這有趣的信息後,秦炎還以爲也只有那些舊世界文化學家才能跟自己像第一世那樣暢快地聊天。

    在這個新世界,說一些舊世界很常見的梗與暗語,很多人都不會懂的。

    早不是网络时代了。

    加之神奇的俠之力出現,甚至可以說現在就是一個小玄幻都市時代。

    可面前這鯉魚,張嘴就是傻狗繼續叫,雖然聲音聽上去是蒼老了些,但這味卻是很對!

    秦炎很快想到一种大胆的可能。

    這會不會是舊世界發生了奇特變異,從而存活至今且還有了人性的魚類動物!

    看來,這游魚山莊之所以叫做游魚,除去跟第一代那位大能武者賣觀賞魚的職業相關之外,還應該要有這層原因在。

    得把这鱼儿当图腾宝贝供起来啊!

    “石頭,你有沒有聽到過你們家大人聊過魚之類的話題?”

    秦炎問這個問題很簡單,遊紅巖他老子可是山莊的大長老,地位高着呢,如果連大長老都沒有這魚存在的信息,那不就證明着他們此次發現的意義之重大了?

    遊紅巖一愣,心想着炎哥關注的重點不對啊,還是無奈說假話道:“沒有啊...”

    “那就好,也就是說,這鯉魚就連山莊高層都不知道存在,我們發現了,是立大功了!”秦炎有些得意。

    一直都不會貶低自己的秦炎,自認爲還有點小聰明,但他可不會想得到這條鯉魚與遊紅巖,還有山莊的高層早有聯繫。

    所以,秦炎此刻浑然不知他做了一次小丑。

    “臭魚,你還會什麼,都使出來看看!”秦炎也有樣學樣地照着鯉魚叉腰站立的姿勢站着。

    拙劣的模仿,竟是让鲤鱼翘起了几根胡须。

    “這孩子,好像有點不聰明的亞子。”鯉魚撇撇嘴,繼續口吐人言。

    秦炎眼睛微微瞪大。

    他更加地怀疑,这鱼是老网民了!

    “臭魚,我問你,你怎麼會說話的?”秦炎小心翼翼地開始了試探。

    真怕這有着自己脾氣的鯉魚開溜,這樣他就尷尬了。

    “你都会狗叫,我就不能说话了?”

    鯉魚微微側過魚身,很鄙視地斜着眼睛看向秦炎。

    秦炎感受到了这臭鱼莫大的恶意。

    想着這樣互相嘴臭下去也不是個頭,於是低頭道歉:“臭魚,我前面不該罵你,對不起了,這下你能好好說話了麼。”

    有了这个态度,那鲤鱼终于是没有再怼秦炎。

    再度開口,那吐出的聲音給秦炎細細聽來,確認了其應該對應的是大概五六十歲左右的男性。

    “你們兩個,竟然發現了我的存在,那我也不妨告訴你們,我,身上承載着一道舊世界的靈魂。”

    “所以,我會說話,還會修煉,剛剛狗...沒有狗叫的那個小子,用你們劃分的等級來講,你這俠客實力,真不夠我看的。”

    “你边上那小子还不错,你,不行!”

    被一條鯉魚當面說不行,還被強行抓去跟絕頂天才級別的年輕俠尊遊紅巖做比較,是個人都得鬱悶好吧。

    秦炎的脸色完全垮下来。

    有一团气郁结在胸口赶不走驱不散。

    因爲他突然發現,這鯉魚還真的有說這話的底氣。

    他想到了刚刚那水炮攻击。

    怪不得没有躲闪的可能啊...

    盯着直立的鯉魚看了一下,秦炎又被刺激到了。

    他怎麼樣都感受不到這鯉魚身上哪怕是一絲能量的波動。

    這與舊世界有着重大牽連的成精鯉魚,究竟是在山莊的湖底蟄伏得多深?

    有點像第一世秦炎看過的一些網絡小說主角了。

    隐姓埋名三十年。

    猥琐发育起实力。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能驚掉一地下巴的那種存在!

    “小子,在想什么呢?”鲤鱼微微一笑。

    它的魚嘴,甚至還可以斜斜向上彎成一個鉤子!

    歪嘴战神?

    它身上承载的旧世界灵魂还能是这种类型的?

    “在想臭魚你究竟有多厲害,哦,我叫你臭魚是暱稱,不是在罵你,你那麼懂,應該懂我的意思吧?”秦炎笑起來。

    “懂的都懂。”鯉魚突然很猥瑣地跟秦炎交換了眼色,這瞬間達成的默契,真是讓秦炎愛了。

    游红岩在一旁看得心里欢喜。

    本以为炎哥有些莽撞,会让他不开心。

    但没想到啊,炎哥很对他的胃口!

    這三言兩語之間就聊上了,所以遊紅巖放下了此前懸着的心。

    不過,遊紅巖覺得炎哥好像是有些厲害過頭了,他與鯉魚認識那麼久,從來都只能是讓鯉魚比較嚴肅地與他說話,哪裏能像現在這樣,先是嘴臭互噴,接着是歡聲笑語。

    看來,把有着樂鬥之力的炎哥引薦給鯉魚,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游红岩暗自高兴起来。

    “小子,你想知道我有多厲害,嗯?”鯉魚的語氣忽然間神祕兮兮了起來。

    “对!”秦炎对此好奇到了极点。

    他還在想,假如這魚能做自己的寵物,那豈不是走到哪都不用再怕的了?!

    但,这也只限于想想就好。

    “那就來來看看,到底你玩水,還是我的水玩你。”鯉魚身體兩側的小手輕輕甩動起來。

    在秦炎驚訝的目光下,不止是88號湖泊的水,附近幾乎是所有湖泊的水,都被這鯉魚的手給牽引了起來。

    尼玛!

    秦炎引以爲傲的幻影槍裏面的水量,在這滔天大水之下簡直是不堪一擊!

    “炎哥,我先撤了!”

    游红岩再次很讲义气地开溜了。

    毕竟鲤鱼此番引水,目标只有一个!

    就是秦炎!

    “臭鱼,你也就这肚量了!”

    “这水都被你盖到了天上,怎么躲!”

    “躲你个大头鬼!”

    秦炎没有任何意外地骂咧咧起来。

    僅僅是個高級俠客的他,被臭魚的強大與可怕,給玩破防了!

    “哦?”

    “那人們在空無一物的地上,怎麼躲天上的水?”

    鯉魚控制着的滔天之水除去些許水珠滴落外,主體仍然停滯在半空中,他在用戲謔的語氣發問着。

    “我不知道!”

    秦炎嘴角抽搐,但卻心頭一動,好似被這話給點醒了些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