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從大海無量開始的武學人生 > 第七十八章 诗雨交心
    “說了不用,你沒事就幫忙帶一下小卷小舒不就行了。”秦炎突然用上了一股不耐煩的語氣。

    因爲夏詩雨的這種態度,在柴美麗身上秦炎也能碰到。

    这等于是碰到了第二次。

    秦炎多多少少有點煩於說教,繞來繞去的最後還說不清楚,誰不煩啊。

    所以乾脆就直接擺出一張小臭臉,讓夏詩雨更快明白自己的態度。

    夏詩雨顯然是被秦炎微微嚇到了,小臉蒼白,然後竟還是讓秦炎腦袋都要炸掉地接着說。

    而且说的内容,更是让秦炎瞪大了眼睛。

    “那...秦炎,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如果你需要的話,我...”

    “夠了!”秦炎猛地扣住夏詩雨的手腕,然後盯着夏詩雨的眼睛,嚇得夏詩雨呼吸停滯了一下。

    “你現在腦子裏都想的是什麼,你一個人妻,卻是跟別的男人說想要就可以給,我看那陳飛揚有一點說得對,你不守婦道!”

    “要不要我送你去女德学院!”

    夏詩雨最近經歷了家庭劇變,雖然有所好轉,但精神狀態其實是一直緊繃着的。

    被秦炎这么一凶,她眼睛就起了雾气。

    不争气地哭出声来。

    她这是走进了一个秦炎都没想到的死胡同里。

    “呜呜呜......”

    面對夏詩雨的哭泣,這下秦炎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一個大過他還結了婚的姐姐,就像是個委屈少女一般在抽泣着,這這這...秦炎垮掉了故意兇狠的表情,馬上反省着自己說的話。

    甚至,也開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讓夏詩雨誤解了什麼,她纔有些沒想明白,在付出這塊連那要求都願意滿足。

    秦炎一瞬间想了许多。

    “秦炎,我就是賤對不對,我沒家了,我就想着重新找個依靠...”

    “我是還沒有離婚,但我就是想,我怕了,我真地怕了!”

    聽着夏詩雨嘶啞着聲音的陳述,秦炎皺起了眉頭。

    “你有柴米和遊煙,但她們晚上都跟你沒有那動靜,我就想是不是她們都不願意給你,我知道男人是有需求的,她們做不了我可以做,只要你覺得我還有用...”

    “而且,我...我不反感你,真的...”夏詩雨垂下的腦袋,都快要貼到胸口上去了。

    秦炎脑袋真要炸了。

    夏詩雨竟然是這樣想...卑微成了這樣,也自我折磨成了這樣!

    甚至那句不反感,秦炎還聽出了其他可怕的意思,只不過是夏詩雨刻意換了詞。

    秦炎鬆開了握着的手腕,然後下意識地向後挪動屁股位置。

    但就是这个动作,看得夏诗雨愈发的难受。

    察覺到的秦炎連忙停下,然後儘量柔和下來道:“姐,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聊一聊。”

    秦炎沉默了好一会儿,开口就是又一声叹息。

    “誒,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反正,姐你只要知道,我讓你住在這,是我有能力供着,我能幫的都會幫。”

    “你正常地過日子就行了,別胡思亂想好麼,你先給我應一聲,不然我怕。”

    夏诗雨愣愣地看着秦炎,忽然破涕为笑。

    因爲秦炎現在完全軟下去的語氣和態度,跟他之前兇起來的時候反差真是太大了。

    由此也可以知道,刚刚的秦炎是装的!

    “好!”

    夏詩雨格外認真的回答,終於讓秦炎稍稍地放下了心。

    互相沉默了下,這時候夏詩雨臉部忽然湊近,嚇得秦炎魂飛魄散地又挪動位置。

    “你做什么啊!”

    秦炎很快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了。

    他看到了脸色又黯淡下来的夏诗雨。

    “我...我就想親你一下...是那種親。”夏詩雨囁嚅道。

    秦炎一怔。

    那种亲?

    前世和這世,秦炎都是父母雙亡開局,所以對於那種親情的吻,沒有過,也沒有想過。

    距離第一世有父母也被父母親過的童年,間隔太久太久。

    时间,真的能冲淡很多事情。

    “秦炎,你是不是覺得我髒?”夏詩雨顫抖着發問。

    “沒有,從來沒有。”秦炎搖搖頭,然後靠近。

    說起來,現在都確定了兩女的關係了,也左擁右抱地睡了素覺,但秦炎卻是連跟異性親親都沒有試過。

    包括前面两世!

    這次秦炎克服了一些心理,然後靠近,總算是讓夏詩雨好受了許多。

    她就像懷春少女,面色微紅地在秦炎的側臉輕輕地點了一下,如蜻蜓點水,然後帶着淚痕親暱地環住了秦炎的脖子,在秦炎的耳邊說着呢喃話語。

    “姐活到現在,就有過一個男人,但他不要我了,我也不想要他了...”

    “如果讓我選第二個走下去,你知道麼,那個人會是你,臭弟弟...”

    這份發自內心的獨白並沒有讓秦炎收穫那種男人的喜悅,因爲他感受到了夏詩雨那無盡的悲涼。

    猶豫了下,秦炎還是擡起手來,輕輕拍着夏詩雨的背,安慰着。

    從夏詩雨帶着目的靠近秦炎的那一刻開始,其實她就已經走在了懸崖邊緣。

    幸好,她遇到的是秦炎。

    這個秦炎,嘴裏念着新版大悲咒,可能會一時上頭逾越了一些界限,但總體而言,秦炎確實是在尊重着她這個可憐的女人。

    从这一点来看,夏诗雨又是幸运的。

    喜頭悲尾,和悲頭喜尾,兩者比較起來,相信還是後者更得人心。

    兩人無聲地在沙發上消化着情緒的時候,沒注意到廚房內乒乒乓乓的聲響消失已經有一會兒了。

    柴美麗在廚房善後今天的碗筷和其他一些髒活,各種嘈雜的聲響發出,對於外面的動靜本來都沒有在意過。

    但就是秦炎那一聲有些兇的吼叫,引起了她的疑惑。

    於是,她搞定了大部分活後沖洗了雙手,擦乾了才慢慢探出頭去,於是發現了驚人的一幕。

    那一刻,竟然是夏詩雨的臉與秦炎的臉重合的一瞬間!

    柴美麗安靜地看完了後面其實尺度都不再有臉部重合那般大的過程後,面色略顯複雜,最後微微嘆氣。

    “我是不是该提醒一下秦少...”

    “该收心的啊,都有俩了。”

    自言自語着的柴美麗發現,再多的髒活累活,似乎都沒有現在看到的事情讓她來得心煩意亂。

    “诶...”

    柴美丽最终还是决定要走出去了。

    也不能总在厨房里憋着。

    於是,聽到聲響的秦炎像只兔子一樣原地跳起,然後開溜:“姐,姑媽,我去找她們玩了!”

    “你们守好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