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從大海無量開始的武學人生 > 第八十章 玩出花来了
    奇蹟地率領獵魔團從域外歸來的封錚,帶回了重量級情報,所以近來封錚在西北鎮魔臺的威望與名聲不僅是來到了頂點,就連華國武者圈都在傳着封錚的神奇事蹟。

    最最厲害的是,封錚一舉破掉了最大的障礙,成就俠隱,爲華國最尖端的俠隱武者天團再添一員猛將。

    所以這種年輕氣息充裕的場合,封錚最適合出來露臉與展露聲望。

    而另外一个一同出现的人也十分有名。

    三长老官绣衣,绝色大美女一名。

    她脸上就没看出半点岁月的痕迹。

    武者們可都是知道官繡衣今天能出現在那個位置,可不是靠着美貌。

    华国武者圈谁敢说官绣衣是花瓶。

    而官繡衣對於今日也都在現場的部分女性武者意義更爲重大。

    這是因爲,她們是官繡衣親自帶起來的,而這次大比正是檢驗成果的機會。

    “小烟烟,嘿!”

    “我在这我在这!”

    秦炎這貨在武者列隊中不好好注視大佬的到來,還有閒心地衝女性武者方陣那邊揮手打招呼。

    一些不太認得秦炎那張臉的武者都是眼神怪異,心想着這傻小子,來這不會是泡妞的吧。

    而且,那小煙煙這麼肉麻的稱呼,似乎是對遊煙喊的。

    遊煙是誰他們當然都知道,自打遊樂瘋癲後,荷爾蒙有些壓抑不住的單身武者圈子似乎又想鼓動起公平競爭遊煙的運動。

    可惜,一直没能成型。

    着實是那膽量被遊樂和現實外加遊煙明確的態度這三座大山磨了一次又一次後,已經所剩無幾了。

    所以在秦炎身邊站着的許多武者都在等秦炎這個小丑鬧笑話。

    你不看看你什么样!

    人家理你么?!

    但誰知,遊煙聽聞聲音後卻是扭頭過來,秀髮輕飄與身軀轉動間,一下子就吸引了大量武者的目光。

    遊煙很自然地回了秦炎一個小小的招手,還微笑了下。

    啊...这...

    秦炎身边的武者集体石化。

    凭...凭什么啊!

    又为什么啊!

    为什么他们从来都没有得到这样的回应???

    “小煙煙精神狀態不錯,應該能攜手跟我走到最後。”

    秦炎收到回覆後還嘀咕了一句,更加驚得旁邊的武者無以復加。

    再仔細去看秦炎因爲在鬥神塔磨鍊而多多少少發生了一些變化的臉,很多武者會發現越來越熟悉。

    这不是...那个秦炎么!

    此時,已經走到主席臺前的封錚讓官繡衣先坐下,他自己不打算坐,而是要直接說話。

    “相信很多武者朋友們都還不清楚今天第一輪預選的具體內容。”

    “說實話,我也是剛剛纔知道的,爲了保證這次預選賽能選出最爲優秀的精英武者,這次的比法設置,我們的大小莊主親自參與,杜絕了泄題的可能。”

    “今天這第一輪,所邀請到助陣嘉賓,就是由小莊主在域外戰場親手逮住的一頭惡魔!”

    此话一出,全场惊呼。

    活抓惡魔並不奇怪,華國被困於正方形圍城之中,對於惡魔的研究肯定是要持續進行着的,而地下市場對於惡魔的一些身體部位也有着需求,還形成了龐大的利益鏈條。

    所以被活抓的惡魔只要確保清理乾淨,只留個意識,那它就不會再有機會傷人,隨後它也可以暫時地成爲華國地界內的一分子。

    場內喧譁驚呼,不是因爲活抓惡魔的相對稀奇,也不是因爲這是小莊主這位大佬人物親手抓的有什麼特殊的意義,重點是,這華國新生希望大比的預選,第一次在第一輪這麼個開胃小菜環節就要動用活抓惡魔!

    很多人在瞭解歷史後都知道,第一輪爲了篩掉大量的不合格武者,又有爲後續比賽促進氣氛的意思在,很多屆下來,各個地區的第一輪預選都是玩出了花樣。

    上一届,正好就是西北镇魔台玩得最是新奇。

    據說,上次是大小莊主親自出面,向華國西北的後勤部門要來了大量的挖掘機這種在建設上仍然有着大作用的工程機械設備。

    然後是讓多是修水系異能的選手們,通過水流去掌握挖掘機的控制檯。

    那挖掘機的大勺子前面有着底部燃起火的大鐵鍋,裏頭裝着簡單的食材。

    比賽內容很簡單,用水流操控挖掘機炒菜,儘可能地把菜炒得好吃。

    最後根據官方的裁判和現場的觀衆進行公正評判。

    上一屆西北地區採用的這種奇葩方式進行第一輪預選引起了當時華國的轟動。

    因爲默認第一輪就不走尋常路線,所以互有競爭的鎮魔臺會暗自比較誰的比試方式新奇之餘還有着對應顯現的意義與作用。

    上次,很显然是游鱼山庄胜出了。

    別看水流操控挖掘機炒菜是挺瞎鬧騰的,但對參賽武者的那份對於水系異能的操控力,可真是能通過挖掘機搖擺大手臂的表演,與最後出鍋的成品菜質量體現出來。

    通過遊紅巖瞭解到這個信息的秦炎認真地聽講起來。

    他也想看看这次还能玩出什么新鲜花样。

    “今天助陣我們第一輪預選的惡魔嘉賓,出產於舊世界島國地區,因爲它們的上半身哪怕不在戰鬥狀態都會時不時地彎曲下來,對應着鞠躬這種動作,而被我們稱作是鞠躬魔!”

    “舊世界的島國地區的人們,很喜歡鞠躬,做錯一點小事鞠躬,做錯了大事,也來一個鞠躬就能應付過去,這足以說明鞠躬的威力堪比俠隱強者的出手,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讓場地之中那麼多關係到華國未來的武者小將們來比一比...”

    “谁,受的鞠躬最多!”

    封錚鋪墊了有一會兒的話最終道明,震驚了全場。

    任誰都不會想到,游魚山莊又雙叒整出了新玩法!

    之前剛聽到惡魔要來當嘉賓,武者與現場觀衆都不少地被帶偏了思路,認爲可能是要考查武者對於惡魔的打擊傷害高或低什麼的。

    但出題的大小莊主就是會玩啊,根據一頭鞠躬魔的特點,搞出了這樣的規則!

    看看,忽視掉武者方陣的其他動靜,單看秦炎和遊紅巖這兩個人,就都已經樂起來了。

    他们就好似连体兄弟地一起骚动。

    “炎哥,有的玩了!”

    “石头,好爽的呀!”

    两兄弟一个比一个看起来心思都在玩上面。

    就尼玛离谱...

    “咳咳咳,安静一下。”

    “注意聽好了,每輪鞠躬魔的彎腰,都不受控制的,注意把握機會。”

    “比試總時長爲1個小時,若有意外情況會做補時。”

    “被固定在場地中央的鞠躬魔前面有三個分了檔次的得分區域,都有標識,勉強能站一人半。”

    “最正中間的區域對準鞠躬魔,能完整地接受到鞠躬魔的鞠躬,單次得分最高。”

    “左右兩側各還有兩個得分區域,與鞠躬魔的直線距離有遠有近,近的則得分高一些。”

    “你們在這輪比賽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規定時間內,搶奪鞠躬魔的鞠躬,除去惡意傷害對手的手段,有什麼大可使用出來,惡不惡意有場外裁判自行判斷。”

    “我們鼓勵競爭,但不想折損苗子,所以,請不要挑撥裁判的神經。”

    “只要是你能在鞠躬魔鞠躬的時候堅守住僅有的三個得分位置其中一個,並且受的鞠躬過程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就算能拿全分數,不然會根據搶奪者的表現進行瓜分。”

    “最后,根据得分情况,淘汰八成武者!”

    “官長老,我介紹本輪規則就到這,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麼?”封錚對於自己首次主持新生希望大比的預選賽表現很是滿意。

    结束了自己的环节后,他示意官绣衣道。

    “我只說一句話。”官繡衣站起身來,冷然的氣質一出,也保持着清冷的語調。

    “連半次鞠躬都拿不到的,回去自尋導師受罰,懂?”

    面對官繡衣突然的上壓力,全場因爲規則之新奇而放肆討論起來的歡聲笑語漸漸弱了下去。

    只有秦炎还在偷笑。

    “还好已经提前领教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