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從大海無量開始的武學人生 >第八十六章 你敢麼秦炎(上架預熱加更,2/3)
    秦炎说不再拿分还真就不拿分了。

    後面的十來分鐘裏,秦炎就拉着遊煙的小手,尋了一處地方坐下。

    一边休息,一边跟小烟烟聊天。

    雖然受現場環境,還有一些蒼蠅的干擾,過程並不順利,但總歸是又培養了一波感情。

    算是又在确定出线的头上添彩了。

    當封錚宣佈時間到,現場的武者有的因爲拿了幾次鞠躬的分數而歡呼出聲,應該能確保晉級了。

    而有的则是一脸失落。

    殘酷的大型混戰只爲爭奪三個得分位置的控制權的預選,讓他們認識到了自己是真的菜。

    还得练!

    前列的排行榜最终给了出来。

    很是讓外派者聯盟陣營高興的是,他們的老大,擠壓下了所有所謂的天才,登頂第一!

    而且搶奪到手的鞠躬分數,是排在第二的秦炎三倍之多!

    再往下面看會發現,游龍濤還壓過了遊紅巖和遊煙這兩位山莊最是知名的年輕俠尊天才。

    再加上已修至俠尊級別,游龍濤可謂是全方面碾壓了游魚山莊的牌面!

    舒服了啊!

    游龍濤笑得肩膀劇烈抖動,那怪音透過異能加持散發出來,讓在場不少的觀衆都對此表示了反感。

    有这么得意忘形的么?

    也不看看那秦炎是后半段不再争了。

    不然结果真不好说。

    而且,这逼还很贱地派人恶意骚扰秦炎三人。

    比賽進行了一個小時時間,再怎麼眼拙的觀衆都是能看得出來,秦炎他們是頂着場上最大聯盟惡意針對的壓力,拿下了二三四名。

    这已经很棒了好吧。

    “我宣佈,此次新生希望大比,西北地區第一輪預選獲得第一的是,游龍濤!”

    封錚秉公辦事,雖是不喜游龍濤的種種表現,但還是正常地宣讀着比賽靠前的名次。

    但就當他決定加上一些感情色情去宣讀秦炎他們的名次的時候,那游龍濤竟然舉起一隻手打斷了封錚的講話:“長老,暫停一下!”

    “我这个冠军,有些话想要说。”

    囂張的語氣,還無禮打斷了晉升爲俠隱強者聲望頗高的封錚的講話。

    全场观众和武者头顶上冒出问号。

    这孩子,真就这么狂呗?

    封錚雖然不再說話,表情淡定,揹負着雙手站於主席臺前,但內心還是挺真實地直接將游龍濤劃入了黑名單當中。

    他悄悄地瞄了身邊的官繡衣一眼,發現她也是眉頭輕皺,這下子封錚是放心了。

    这波,不是他心胸狭窄了啊。

    “我從八歲就被外派去學習,我在炎神火山學會了用火系異能的控制方法,去控我的水,我還在光明聖都面聖之時得到過聖師的提點。”

    游龍濤先是用着平靜的語氣說着話,然後突然尖銳了起來。

    “我這麼優秀的一個人,回到游魚山莊,就是要讓你們看看,你們窩在山莊的一畝三分地,所吹起來的天才,在突破至俠尊的我面前,什麼都不是!”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游龙涛这等于是直接叫板全山庄的武者!

    誠然,他能組織起那麼大的聯盟是他的本事,他能搶到最高的鞠躬分數也是他厲害,但這真能說明游龍濤絕對無敵麼?

    不可能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最起碼,秦炎三人在被那麼多人針對下依然能夠比較輕鬆地斬獲鞠躬分數,這就證明了那三人所處的層次絕不是你一句話就能否定。

    原先游龍濤是惹了同在一塊場地內比賽的武者的衆怒,現在,游龍濤連觀衆的仇恨都拉。

    秦炎差点要鼓掌,表扬这无畏精神。

    朝向主席臺所在的那面觀衆席說完,游龍濤轉身,果然是對準了秦炎他們三人所在的方位。

    “秦炎,據我所知,半年多以前,你就是個爛貨,我不知道你用什麼奇怪的方法,有了異能,又能打敗那遊樂,還能參加那獵魔行動,但我現在只知道,你,只配吃我的尾氣!”

    游龙涛针对起秦炎说的话挺毒的。

    再一次地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揭了秦炎的伤疤。

    原主的騷操作秦炎不想背,但不得不背,既然有人故意提,他不會怕。

    之前,受到最大的傷害的正是遊煙和柴米兩人。

    秦炎先是轉頭看了眼遊煙,發現她很自然回以自己一個微笑,再鎖定觀衆席柴米她們所在的方向,也發現了她們在如常地給自己加油打氣。

    那这下,秦炎连心理负担都没有了。

    “炎哥,你想弄他說一聲,我也要一起。”遊紅巖壓低聲音對秦炎說道,還壞笑了一下,似乎是根本沒有擔心過秦炎站出來會吃癟。

    “石頭,不用你出手,我自己的事。”秦炎笑道。

    看着秦炎一步一步走過去,遊紅巖道:“師姐啊,炎哥真是越來越霸氣了。”

    “嗯。”遊煙點頭,美眸鎖定在秦炎身上,格外地認真。

    說起來,她和遊紅巖纔是應該站出來的人,論實力他們強,論處理事情,他們作爲山莊的兩大牌面天才,某種意義上是可以代表山莊削一下這外派歸人的銳氣。

    可那游龍濤不知道爲何那麼強烈地針對起了秦炎,其實一點也不弱的秦炎自然是要站出來。

    “打起來打起來,出事我來扛!”主席臺上,封錚像個老頑童似的低聲起鬨道。

    官繡衣這一瞬間沒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屬實是封錚不小心把在鬥神塔裏養出的性子暴露出來,才讓她吃驚了下。

    誰叫封錚因爲所處位置,平時只能嚴肅辦事呢。

    “雖然不是很清楚你爲何說話半句不離我,但就在半年多以前,有一條狗,就是以你這樣拙劣的方式堵了我的路。”秦炎淡定地說着。

    “然後他無了,而現在該你做小狗了,秦炎!”游龍濤隔空對秦炎戳着食指,表情輕蔑。

    秦炎照常走过去。

    游龙涛也走起来。

    两人越来越贴近。

    瞧着秦炎所邁的步伐,遊煙總覺得莫名有種熟悉感。

    一個是俠尊,一個僅僅是俠客,但展現出來的實力應該也有俠君級別。

    可是,终究还是差了一个大等级!

    許多不太瞭解秦炎的觀衆就在想,半年多以前的名場面,難不成還能重現?

    秦炎又要干翻一名天才?

    大家在看,大家在等。

    主動走過來的秦炎胸口差一點就要與游龍濤鼓起的胸肌撞上。

    秦炎并不想搞基,他只是在突显他的气势。

    見到秦炎還真有這膽識,游龍濤輕哼一聲笑了。

    只要秦炎沒忍住衝他偷襲出手,這麼近距離,他確實可能會吃虧一些,但他也有了暴打秦炎一頓的理由!

    来啊秦炎,不敢么?

    游龙涛针对秦炎到了极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