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遊小說 > 從大海無量開始的武學人生 > 第八十八章 不说要,以后咱说“药”
    第一輪順利出線,是一件非常值得慶祝的事情。

    遊紅巖雖然已經接受了自己的友誼,且也與遊煙認識,但他卻是跟秦炎的其餘家人沒有認識的機會。

    小柴米也想不起來小時候跟着媽媽在秦家做工那會兒有關於紅頭髮孩子的畫面了,所以大家一起在家門前的空地上開慶祝宴的時候,柴米就當是第一次見這遊紅巖。

    本來應該是小輩的聚會,但因爲封錚和官繡衣都給面子一起來了,遊紅巖也不甘示弱,一個電話就把他那做大長老的爹給叫了過來。

    这下子真是好家伙了。

    就一个简单的家宴,质量却是奇高。

    一些湊巧在這天晚上路過秦炎家門前的武者都是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大長老遊紅雷,三長老官繡衣,還有封錚這位新晉俠隱的外姓長老,三個大人物竟是同時出現在一場家宴上!

    看清楚主人是秦炎後,武者們對於秦炎這邪門的存在所擁有的能量又有了新的認識。

    “以后见到秦炎都要叫声哥,懂?”

    “懂!”

    热热闹闹的小家宴,嘉宾身份却是大得可怕。

    在氣氛熱烈到極點的時候,秦炎藉機將一份作爲朋友,送給遊紅巖的禮物給拿了出來,還叫遊紅巖回家再打開,說他一定會很喜歡的。

    其實,這是秦炎今天觸發神來拳套後得到的一件道具,叫做樂鬥技能外傳卷軸。

    選擇一個自己所擁有的樂鬥技能刻印上去,就可以將其交給沒有樂鬥之力的武者,輕輕捏碎即可掌握一項樂鬥神技,這禮物的質量簡直是好到爆炸。

    遊煙她們都是自己身邊最爲親密的人,所以後面肯定會有更好的,這外傳卷軸秦炎想了一下就決定送給遊紅巖這憨憨,時機巧情誼也到位。

    秦炎不去細說,哪怕是在場的三位大佬都不會明白這禮物的沉重,但秦炎要的也是這份與遊紅巖有點相似的小低調,所以秦炎沒有詳說。

    在選擇刻印什麼技能的時候,秦炎有過猶豫,但聯想到這個時代的主題,秦炎就有了答案。

    待三位大佬吃飽喝足後帶着遊紅巖歡笑離開,秦炎滿臉笑容地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消化着吃撐的肚皮,以及與三位大佬聊天的收穫。

    看得出來,大長老遊紅雷還是不介意原主的騷操作的,所以並不反對遊紅巖繼續與自己交朋友。

    在此之外秦炎還得到了遊紅雷的親口誇讚,這就是意外驚喜了。

    封錚這個便宜爺爺不用多說,在鬥神塔那大半年的相處時光,封錚早都已經把秦炎當親孫子看待。

    來到私底下,封錚爺爺就是自己這邊的人,秦炎感慨着有一位俠隱強者做爺爺的美妙。

    官繡衣自打那次打掃衛生後再見,秦炎沒有再感到怪異,想來也是因爲自己已將美女師尊與官繡衣是兩個人的認知給定下,今後不會再爲此苦惱太多。

    今天的最大收穫其實還有扇打了那游龍濤的臉。

    秦炎向来都是不会让自己受委屈太久。

    哪怕是不能及早讓一些聒噪的嘴閉上,或是讓某些讓他噁心的臉消失,他都會在小本本上記錄,最後都要來一次打掃衛生。

    這游龍濤囂張到了極點,還針對上了他,那秦炎可就不客氣了。

    膠水粘遊煙是調情,粘游龍濤就是要打臉,區別對待這一塊,秦炎一直做得挺好的。

    這會兒,秦炎想到開心的事情,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輕哼出聲。

    小柴米也剛好被柴美米從廚房趕了出來,姑媽不再讓她做太多髒活。

    無奈的柴米看到秦炎正巧沒人陪,就走了過去。

    “少爺,你要喝點什麼解解膩麼,今晚吃的東西都很多油呢。”柴米很乖巧地問道。

    不过,秦炎却是没有马上回复。

    他看了柴米一眼,露出神祕笑容,接着才輕輕說道:“我什麼都不要,就要你。”

    柴米麪色一頓,而後習慣性地臉紅,微嗔:“少爺...!”

    秦炎笑着衝這個臉皮子薄得不行的可愛人兒勾了勾手指,柴米只是猶豫了一下,還是走過去,靠進了秦炎張開的臂彎裏。

    當秦炎稍用力地摟住肩膀的時候,柴米此時身子雖然會發緊,但卻有着十足的安全感。

    “小柴米啊,我突然發現,跟你說“要”這個字太直白了,你這麼害羞,不然我換個字,免得你胡思亂想?”秦炎心血來潮地開始整活。

    柴米聽來有些疑惑,她是知道男女之間說要是代表什麼意思的,所以她會羞澀,但少爺這下說要換字又是個什麼意思?

    柴米莫名地想要快点知道。

    瞧見柴米奶白的側臉轉過來,大大的眼睛撲閃着,秦炎一笑,然後公佈答案:“噹噹噹,我會跟你說,藥!”

    “啊?”柴米嘴巴微張,很是不解,“少爺,這不是一個字麼?”

    秦炎手指輕點柴米額頭,然後道:“傻了你,同音字那麼多,你怎麼能說一樣?”

    “要是你出去外邊,見到一個跟我一樣厲害的,你是不是也要叫聲少爺啊?”秦炎做了個不恰當比喻。

    柴米立马摇晃着小脑袋否认:“才不会呢。”

    “我說的這個藥啊,是吃藥的那個藥,現在你想到什麼了麼?”

    秦炎表情变得邪恶。

    柴米看了更羞涩。

    本來就轉不過彎來的腦子,自然是更加想不明白。

    “少爷,柴米不懂。”

    “嘿嘿嘿,那我就跟你說啊,這個藥字,才更能體現我華國文化的博大精深。”

    “整天說要要要的,沒意思了,以後咱們要說,藥!”

    “懂?”

    “嗯~少爺,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柴米答應了,但還是疑惑。

    “你把藥字上下拆分開來再看看。”秦炎簡單引導,同時不老實的手已經滑落到柴米纖細的腰肢上。

    “啊!”柴米按照秦炎的引導去想了後,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当即是脸又红了起来。

    “少爷,你怎么那么坏啊!”

    “這這這...不能跟小姐說,不然小姐又要受不了啦。”柴米一副自己來承受的態度。

    這下秦炎可不會答應:“好啊小柴米,現在開始學會自己偷偷享受,不懂得跟人分享了!”

    “少爺,我不是那個意思...嗯...”柴米正想跟秦炎說明白些,但秦炎停留在腰間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一般,只是用一下力,就能讓她發出那羞人的聲音。

    “少爷...唔...!”

    秦炎正在客廳沙發上與柴米歡樂地互動着的時候,樓上休息區域,夏詩雨敲響了一扇房門。

    “请进。”里头传来了游烟的声音。

    她手裏拿着要換的衣服,今晚聚會,身上留了太多的味道,必須得好好洗洗。

    本來以爲靠近的腳步聲是秦炎的,遊煙還想着把衣服先放好,但一想到秦炎可不會這麼禮貌地敲門,這房間本來也是他想來就來的,就確定了不是秦炎,所以遊煙就直接請人進來了。

    看到是夏詩雨,遊煙略微疑惑:“夏姐姐,有些晚了,有什麼事情麼?”

    “打擾了遊煙,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你...不要生氣好麼,可能有些過分。”夏詩雨面帶一絲猶豫,但既然走了進來,她就一定要說。

    “说来听听。”游烟点头。

    兩分鐘後,夏詩雨鬆開了她講述之時握緊遊煙的手。

    游烟脸色怪异。

    夏诗雨这时候竟然有些期待。

    她在刚刚,很是大胆地把所求的事情说了。

    才一會兒,遊煙竟是很快給了她答案,這讓夏詩雨驚喜。

    “沒事的夏姐姐,這事不大,只要秦炎那邊沒有行程衝突的話,我覺得他會幫一下你的。”

    夏詩雨抿緊嘴脣,聽完遊煙的話,感受完這柔和的態度,夏詩雨明白了秦炎爲何談及眼前這出色的女子,都會滿臉的得意了。

    真的是换女子也心动。

    她轻轻拥抱了游烟一下,道:“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