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變成NPC了? > 066 陈北送信
    陳北雖然是一名NPC,但他同時也是一個活生生存在着的人。所以,他還是需要一些隱私空間的。

    《仙路》這款劃時代的沉浸式虛擬現實網遊在太陽系當中已經有了很高的熱度,下面,就讓我們來看一看藍星最大的遊戲交流網站中,部分擁有了內測資格的玩家對於這款劃時代虛擬現實網遊的評論吧:

    【這遊戲真的是太牛拉!真的有着超高的自由度!你在裏面什麼都能做!而且擬真度極高,感覺就像在現實世界裏一樣!而且,沒有馬賽克!沒有X感屏蔽!】

    ——《仙路》某内测玩家A,评星:五星

    【好猛…他真的好强,好猛……】

    ——某内测玩家B,评星:五星

    【媽了巴子的垃圾遊戲,老子現實里長那麼帥,結果遊戲裏ROLL出來的初始魅力值卻只有4?要不是他媽的其他屬性實在太好,我他媽早就重開了!垃圾遊戲!我他媽的花錢都沒有姑娘願意親近我!!!】

    ——某内测玩家C,评星:一星

    【垃圾游戏,搞得我工作都丢了】

    ——某内测玩家D,评星:五星

    【我是傻比】

    ——某内测玩家E,评星:五星

    【遊戲很不錯,但我沒有女朋友,所以給自己…了三小時才抽到了內測資格】

    ——某内测玩家F,评星:五星

    *

    *

    *

    次日,下午。在家中吃完晚飯的陳北飛出了自家的院子,飛上了安定縣的高空。

    從昨天下午到今天下午,白元和他的師傅白驚雲一直都沒有出現過,不過陳北也不關心就是了。

    他昨天一天都忙得要死,一直到今天中午纔有時間睡覺,哪還有那個閒工夫和閒心去關心這種小事吶。

    因爲下午剛睡過覺,所以他今天晚上註定是睡不着了,既然睡不着,那就順帶着去把那小半妖交給他的任務做一做,雖然獎勵很少,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要白不要。

    這一次的出行陳北同樣帶上了他的跟班阿七,因爲阿七是妖怪,而且她剛好還‘認識’那個陳北要去給對方送信的鳥妖。

    其實也不能說是認識,因爲阿七隻是個鄉下妖怪,她和那鳥妖之間的關係只能說是她知道對方,而對方可不會知道她。

    陳北並不認識這鳥妖,但這鳥妖在尤州的妖怪界倒是挺有名氣。

    因爲她有一座城,一座屬於妖怪的城市,而且是被大吳官方所承認的妖族城市。

    陳北雖然經常會和安定縣外的一些妖怪們打交道,但說實話,那所謂的交道也不過是殺妖怪和#妖怪罷了。

    他確實也知道一些大妖怪的模樣,也聽說過一些大妖怪的名號,但那全都是上了官方通緝令的大妖怪。而陳北會知道他們也只是因爲他們的腦袋可以被拿去零賞錢。

    至於尤州的那些比較老實的大妖怪?仔細想一想的話,大概就只有前不久剛認識的熊妖熊麗一家子了,而且就算是他們也是因爲其中的一個人上了官府的通緝榜纔會被陳北知道的。

    “我說,你真的確定我跟你提起的那鵬鳥布靈,就是你說的那鳥妖?”

    “額,真人,她其實叫雲羽。”阿七點點頭,“這一點俺還是能確定的,真人。鵬鳥是很稀少的鳥類,並不會在我尤州地界活動,更別提還是個鵬鳥修成的妖精了。”

    “雲雨?”陳北聽着這個名字,內心又開始活泛了起來,“這名字還真有意境。”

    “不是您想的那个云雨……”

    “齷齪!你這妖怪,腦子裏怎麼淨裝些腌臢念頭!”

    陳北低下頭,目視着一旁的阿七,後者縮了縮脖子,沒再繼續說下去了。

    “谁不知道您陈大真人是个什么德行呀……”

    這種吐槽也只能在心裏說一說了,雖然現在的阿七大概也清楚,就算她真的這麼說了也不會被怎麼樣。不過,她還是很有身爲陳北狗腿子的自覺的。

    “你去过那个妖怪城市没?那城市叫什么?”

    “沒有……”阿七搖搖頭,“那地方的名字叫做‘羽城’是我男人阿吉當年給我說的。那時我才化形沒幾年,我倆本來準備等我化形穩定了以後就一起搬去那地方住的,但……”

    “然后你男人就被那虎妖吃了?”

    阿七輕輕地點了點頭,因爲想起了傷心事,所以臉上的神色變得有些失落。

    不過,這樣的失落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沒一會兒,她的臉上就重新浮現出了燦爛的笑容,只是眼角還沾着點淚水,“不過,現在我也爲他們報仇了,要不是您的話……”

    “沒事。”陳北擺擺手,“好好過後面的日子吧,你的一生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呢。”

    妖怪的壽命都是很長的,比人類要長得多。即使在化妖前只是不過能活個十幾年,甚至幾年的妖怪,但在化妖后,那壽命最少也得是兩百年起步了。

    若是本就很長壽的動物,那化妖后的壽元增幅就更長了。所以說,這邊也有着‘千年王八萬年龜’這樣的俗語。

    鱉妖真能活一千年,不過龜妖倒是活不了一萬年,但確實比鱉妖要更長壽一些。

    “羽城在哪兒?”陳北帶着阿七在天上轉了一圈兒,他飛到了阿七的老家茫山,在茫山的上空停下,問一旁的阿七。

    “额,好像是北边儿?”

    “感情你也不知道哇?”

    “俺,俺只是听阿吉当年说在北边儿嘛……”

    “媽的……”陳北低下頭,閉上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你還認不認識別的知道羽城方向的妖怪?要是不認識的話,那我們得出一趟尤州,去找那小傢伙的爹孃問問羽城在哪兒。”

    “這樣啊?那我想想嗷……”阿七擡起頭,陷入了沉思。

    “哦!那個!”過了大概二十秒,阿七似乎想到了。“大螺河的蟹將軍知道羽城在哪兒!咱們可以去問問他嘛!”

    “蟹將軍死了。”陳北的眼睛依舊沒睜開,“前年死的。因爲他讓某些村子勾結,每年給他上貢童男童女,以保證那些村子的漁獲。後來,他們的勾當被官府發現,蟹將軍一家都被官府給屠了,那幾個村子裏也有不少人被砍了頭。”

    “那……那,釘釘山的羊黃老大?他應該也知曉羽城的位置。”

    “羊黃頭上的兩根角就在我家客廳裏掛着呢。”

    “噢……那,蛛丽?”

    “蛛麗前兩年當人牙子進去了,不知道死沒。可惜了,挺漂亮一妖怪。”

    “刺乙大將?哦,刺乙大將早就被嬌虎給吃了。那……”

    “你到底想不想得到?”陳北有點不耐煩了,“想不到的話,那我還是去找熊麗一家問問得了。”

    “蚌珠!蚌珠呐?棱子河的蚌珠!”

    “那谁啊?”

    “真人您居然不知道嘛?”阿七顯得很震驚,“我以爲您知道的。”

    “她谁啊?”

    “棱子河下水晶宮的老闆娘蚌珠啊,她的水晶宮我記得是北山縣那片地界兒最大的……”

    “這世上居然還有這等藏污納垢之處!?”阿七的話還沒說完呢,陳北的怒氣瞬間就爆發了,他義憤填膺,滿腔怒火地看着身旁的阿七,“快!速速帶我去往那裏!真是無恥!無恥之尤!”

    “好嘞!”阿七很懂地笑了笑,“我這就告訴您該怎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