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靈氣復甦的旁門祖師 > 第六十四章 ?法术和法器
    通靈摺紙術,來自嶗山道士世界,源自旁門剪紙成兵之術。

    聚靈水壺,來自修真大世界,某修真家族用於靈田藥田灌溉之器具,刻有微型聚靈陣,可聚集靈氣,融入壺中清水。

    这一次绿色抽取算是大爆了啊!

    高景飞欣喜的看着手中两件物品。

    一個是一本薄薄的紙質小冊子,上面記錄的是一門法術,另一件則是一隻一尺來高,分量不清的青銅水壺,而這水壺卻是一件法器。

    通靈摺紙術,此法不但可賦予紙人靈性,驅使其行動,又可採煉陰魂附身其上以增其威力,通過香火、法力來祭煉,更能將紙紮的人偶或者紙片人,進一步打造成天兵天將一樣的通靈道兵。

    後者其實就是撒豆成兵之類法術的山寨弱化版,初始只是最低弱的陰兵,慢慢可以祭煉成更強大的道兵甚至是神靈。

    道教護法靈官便是類似的存在,只不過靈官那都是經過供奉之後法力不輸於神仙的神靈。

    瞭解到這篇法術的情況之後,高景飛十分驚喜,恨不得馬上就去實驗一番。

    通過通靈摺紙術煉製的紙人看起來似乎一捅就破,實際上經過法力煉製之後就有了靈性,具備了諸多凡人無法做到的神奇力量。

    “到時候我一出行,就隨身帶着成百上千個紙人大軍,個個都是天兵天將,什麼妖魔鬼怪還不都是砍瓜切菜一般不堪一擊?嚇也要嚇死了吧?”

    高景飛已經能夠想象到自己煉製出那些紙人大軍之後的威風場面了。

    至於那聚靈水壺,高景飛也馬上就想到了好些個用法。

    不知道現實世界是不是已經有了靈氣,但是光是其可以聚集靈氣化爲靈水的作用,就已經是價值巨大了。

    “要是把家裏的大棚和果樹都澆灌了靈水,會不會培養出靈物出啦?”

    所以高景飞才会觉得这一次抽取是大爆。

    這般想着,高景飛意識回到現實,發現隊伍已經快要走出迷霧,而他的神性粒子儲備這段時間,又達到了30點之上。

    當他們第三執法隊衆人從迷霧中走出之後,就發現自己現在正站在一條年久失修的破敗砂石路上,而後方被一片迷霧所籠罩的,應該就是崇李村的廢墟所在。

    “看来这次我们把迷雾消减了不少啊!”

    高景坤满意的对大家说道。

    然後一行人就順着砂石路往外走,足足走出二百多米遠,纔來到之前的治安局巡邏駐地所在。

    此時伍榮進這位伍副局長和新上任的特別行動處處長已經等在了這裏,陪同的還有幾位師父和省府的代表與專家。

    他們都知道第三執法隊的行動,但是此刻一個個都眼露驚訝,沒想到第三執法隊會這麼給力,一下子就將防禦圈給縮小到二百多米後。

    “報告處長,我們特別行動處第三執法隊幸不辱命!”

    對於給自己長臉的高景坤等老部下,伍榮進心中高興,因爲有外人在場,他沒有過多的詢問細節,只是關心的囑咐道:

    “大家辛苦了!小高你趕緊帶他們快到那邊歇息一下,有專門的醫療隊爲你們檢查身體情況,報告可以之後再進行,千萬不要留下什麼隱患。”

    然後高景坤便敬禮帶着隊伍來到臨時安置的醫療點,在醫生護士的照顧下進行了基本的檢查,沒發現什麼問題,但還是給他們都喝上了營養液補充葡萄糖和電解質。

    崇李村這邊是不用他們第三小隊關心了,自有省府和市府的隊伍進行看護和研究,回程的路上,坐在車裏看起來閉目養神的高景飛,實則把心神再次沉入到意識世界。

    諸天祭壇之前,看着還剩三十多點的,他覺着也不留着了。

    現在有着JA036這個割韭菜的副本,也算是有了穩定獲取神性粒子的來源,所以他手頭也就留不下現錢,乾脆也抽取了。

    儘管白色物品目前已經不是必需品,但是他發現在低級物品中,往往也有不少有用的存在,用好了效果甚至還要強過綠色非凡。

    于是就再次来了把三连抽。

    鼠兒果,來自仙劍世界,類似李子的野果,產于山間野地,多爲鼠類所食,經人發現移種平地。使用可補充少許真氣法力。

    止血草,來自仙劍世界,嚼碎後敷在傷口上,可迅速止血。

    “不知道這兩種靈氣植物的種子和幼苗可不可以在這個世界種出來?”

    想到之前抽取到的灵气水壶,高景飞暗道:

    “這莫不是安排好的要讓我在現實世界種田嗎?”

    至於最後一件白色漂流瓶開出的物品,卻讓高景飛深深皺了眉頭。

    这是一张暗黄色的皮纸记录的邪门法术。

    子母血咒,來自猛鬼撞鬼世界,茅山役鬼之術流傳至南洋與當地巫術結合之後產生的邪法,取一屍兩命之母子骨灰煉製爲養鬼容器,囚禁其陰靈,持有母子一方可號令另一方。

    高景飛沒想到,白色抽取竟然能給自己抽出一道法術來,而且還不是之前的障眼法那種旁門戲法,而是威力不小的邪門法術。

    “猛鬼撞鬼吗?”

    這個熟悉的名字讓他聯想到了平行世界少年時期看過的一部電影。

    他對這個電影的印象比較深刻,是一部他喜歡的一些老演員飾演的搞笑恐怖靈異片裏的劇情,跟上一次得到關公神像的猛鬼學堂類似,都是屬於港產經典猛鬼系列的電影之一。

    剧情他至今还大致记得。

    主角好像是一個舞小姐,也是個爛賭鬼,她借姐妹們的錢高價賭馬,結果輸了個精光,走投無路之下跑到最好的朋友阿娥的住處籌款,並以死相威脅想要騙來錢還債。

    偏巧阿娥也被男友騙盡錢財,絕望之下萌生死意,就決定與阿如同赴黃泉。

    阿如當然不想死,極不情願地被好友拉上,嘗試用各種方法自殺,一番搞笑的自殺行動都以失敗告終。

    結果是想死的沒死成,誤打誤撞本不想死的主角卻意外墜樓。

    這裏就模仿了武俠小說的經典橋段,主角失足墜樓大難不死,誤打誤撞掉進樓下,恰巧拾獲黑澀會老大大哥雄的一袋錢和一個石盅。

    大哥雄派殺手追殺主角欲取回石盅和錢,是因爲石盅內藏有大哥雄從泰國法師手上以高價買來的鬼仔,擁有它便會心想事成。

    然後主角、反派和警察三方展開了一系列驚險又搞笑的劇情,最終邪不勝正,還是大歡喜結局。

    那裏面那個控制女鬼的瓷盅,就是由泰國邪術師以一屍兩命之母子骨灰,煉製的養鬼容器,因爲囚禁了子鬼亡魂,持有瓷盅即可命令女鬼。

    現在高景飛知道那是子母血咒這門邪法的作用。

    回想起電影裏那瓷盅的威力確實很強,但是讓他去爲了煉法而活生生害死一對母子,這根本就是違揹他一直以來的道德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