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師弟求你別修煉了 > 第662章 杀死魔王
    第662章 杀死魔王   

    魔老兩眼放光,根本沒注意到陳明的不對勁,一心看向獸塔的方向,依稀能看見一個黑點朝着獸塔的方向飛去,那正是魔王。

    

    陈明也看见了。

    

    整個人都不好了,心裏只惦記着魔王人頭要飛走了。

    

    那可不行,陳明立即沉下心思來讓自己趕緊上辦法。

    

    此刻大地依旧再剧烈摇晃着。

    

    忽然,天邊的魔王已經到達了獸塔,陳明眼看着就要來不及了,而魔王到達獸塔後,獸塔反射性的就是一個大的震顫。

    

    “吼――!”

    并且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响彻整个魔界。

    

    便在這一刻,陳明假裝沒站穩,一個踉蹌被嘶吼震怒的聲音振飛一樣,一下從魔老的手中脫出,飛處二十丈距離,掉落在密集的宮殿叢中。

    

    那是陈明早就看好的文职。

    

    魔老一時不查,以爲自己沒抓穩陳明,頓時心頭一條,朝下飛去找陳明去了。

    

    “小明丹师!”

    

    魔老大喊,卻得不到陳明的迴應,心裏一咯噔。

    

    “壞了,不會摔死了吧,或者摔暈過去也極有可能”魔老喊出,心中確實忐忑,剛剛獸塔發出來的那一陣威懾,就連他都快要抵抗不住,更何況沒有任何庇護的陳明呢!   

    万魔丹还没有炼制,可不能让丹师出事。

    

    魔老赶紧下去找。

    

    卻正是陳明要的效果,在陳明墜地的一瞬間,他招出九劫劍變成的樹枝,騎在上面低空飛行。

    

    嗖嗖穿过魔宫,朝着外面兽塔的方向飞去。

    

    他一定要趕在魔王把獸塔收服之前,破壞了魔王的計劃。

    

    爲此,陳明在穿過一個小巷的時候,瞬間給自己變幻了一個造型,顯然就是在長洲大陸的時候,要同他交易的魔人的形象,帶着斗篷,遮住了鼻子以上的臉。

    

    小破孩兒形象還要在魔界混,暫時不要掉馬比較好。

    

    經過這麼長久以來的僞裝,陳明發現自己的入魔也更加鞏固了,可變換的造型更多了。

    

    而且维持的时间更久了。

    

    空中與大地的震盪還在繼續,此刻除了魔王之外,更有其他大陸的魔王朝着這邊趕來。

    

    人人都有馴服獸塔的機會,只是出現在東周大陸,讓東周大陸的魔王近水樓臺罷了。

    

    獸塔是神魔留下來的,卻並不是這麼好馴服的。

    

    陳明加快速度,朝着獸塔的方向飛去,越靠近,越覺得那獸塔散發出來的魔力強悍,根本不是一般人能頂得住的。

    

    “窝草,不会是要被整显形了吧。”

    陳明暗自咬牙,此刻已經不能用震盪來形容了,完全就是道了一個真空環境中,而在這真空環境中還全是大氣壓,壓得人根本喘不過氣。

    

    此刻陳明已經道理獸塔面前百餘仗,而魔王已經在獸塔地下,正在念着什麼咒語。

    

    只是此刻效果并不好,魔王也顶的艰难。

    

    “系统,能学会魔王的咒语吗?”

    

    “叮,可以。”

    

    “那就学!”

    

    “叮,警告,宿主就算學會了魔王咒語也不能用,請宿主慎重考慮。”

    

    “纳尼?”

    

    我踏马不能用,我学来干啥!   

    陈明依旧在艰难靠近。

    

    “那有没有别的办法?”

    

    “叮,宿主触发任务,炼化魔王兽塔。”

    

    “啥?

    这也行?”

    

    雖然只是個任務,但是系統卻側面告訴了陳明,這魔王獸塔是可以被煉化的,至於怎麼煉化,系統沒說。

    

    先过去再说!   

    陳明盯着維亞,奮力的朝着獸塔繼續前進,魔王也發現了這個忽然出現的魔人,眼中出現的殺機。

    

    口中继续念着咒语,眼神死死盯着陈明。

    

    这么快就有人到了?

    雖然魔王獸塔的咒語只有掌管大陸的魔王會,但是經過長時間的沉默,此刻的魔王獸塔已經處於無主狀態,要麼神魔現世把獸塔收回去,要麼便是概率的情況被其中一個魔王收服。

    

    但是原本是百分百的局面,沉默的出現把百分百變成了百分之五十。

    

    “這麼魔老怎麼回事,沒有攬下此刻前來的人。”

    魔王心中想到,根本没发现沉默的身份。

    

    “轰――!”

    魔王一邊念着咒語,一邊抗拒着獸塔威亞,朝陳明遠程攻擊而來。

    

    此刻的魔王攻擊,大打折扣,大威力的火柱,只是變成了一個火球。

    

    陈明轻易躲开。

    

    但还不到亮出身份的时候。

    

    可此刻也是杀掉魔王的大好时机。

    

    陳明掏出一個在長洲皇宮裏面搜刮來的魔刀,魔刀不長,握在手中也只有兩尺長罷了。

    

    斗篷遮蓋下,陳明只露出了鼻子以下,此刻陳明嘴角噬笑,舉起短刀朝着魔王刺去。

    

    魔王獸塔給兩人都造成了不小的威懾,導致陳明的動作更加緩慢,然而這麼緩慢的動作,魔王卻只能瞪大雙眼看着。

    

    眼睜睜看着陳明的魔道刺入自己的身體中,根本無法規避。

    

    不可置信!   

    这魔人尽然不是来收服兽塔的?

    

    只是區區魔刀而已,儘管已經刺在了魔王的致命要害上,但卻並不能傷害魔王分毫。

    

    在魔刀刺入的同時,魔王伸出魔抓朝着陳明的胸膛抓去。

    

    魔爪尖利,閃着黑色寒光,似乎要把陳明整個身軀捏碎。

    

    然而,就在魔爪靠近陳明的同時,魔王表情瞬間扭曲,好似被人像擰麻花一樣,擰了徹底一般。

    

    魔王不可置信的看向陈明,眼中满是惊恐。

    

    “你…,怎麼會……”魔王說不出後面的話來。

    

    但是此刻在魔王的體內,由魔刀傳到出來的靈力,已經在魔王體內炸裂。

    

    灵力和魔力,天生相克。

    

    儘管用魔刀傳導靈力很困難,但是被魔刀刺入身體的魔王,已經有了創口,在創口上撒鹽,啊不,撒上靈力,就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魔王傷口根本無法癒合,因爲靈力的侵蝕,很快魔王被刺穿的地方便出現了一個空洞。

    

    魔王再次看向自己的身体。

    

    痛苦让原本扭曲的脸,整个儿驺成了一团。

    

    看似久遠,實則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魔王化爲一團黑煙,消散在空氣中。

    

    而在魔王消散絕望的最後一刻,好像一句咒語從魔王口中念出。

    

    陳明沒聽清,只用手接住了魔王落下來的最後晶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