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師弟求你別修煉了 > 第663章 炼化兽塔
    第663章 炼化兽塔   

    就在陳明接住魔王晶核的一瞬間,原本震盪的獸塔更是一陣震顫,轟隆隆搖晃個不停,連帶着整個魔界天地都跟着搖晃。

    

    此刻更加加劇的震盪,又與陳明天生相剋,陳明只感覺自己彷彿置身甕中一般,七竅生痛不已。

    

    然而陳明的神魂早已強大無比,只是一個魔王獸塔,還不足以完全壓制住陳明。

    

    “炼化魔王兽塔,要怎么弄?”

    

    就在這一瞬間,剛剛穩住身形,想要尋找方法的陳明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朝着獸塔裏面拉拽。

    

    “糟――!”

    陳明只來得及說出一個糟字,糕字還未說出,就被那股巨大的吸引力給吸入了獸塔之中。

    

    便是魔王臨死前,念出的咒語,激發了獸塔產生的能力。

    

    陈明一阵天旋地转,人消失在了魔界之中。

    

    而在獸塔把陳明吞噬之後,天空中的震盪瞬間平靜了下來,發出嗡的一聲,魔王獸塔最後一顫,虛影逐漸縮小,最後變成巴掌大的一個漆黑塔形,掉落在草叢裏。

    

    尋着虛影趕過來的魔王們,遠遠只看見了這一幕,然後看向掉落下來的獸塔,紛紛大打出手,爭奪起來。

    

    這只是緊挨着東周大陸邊上的三個勢力魔王,震盪小時候,魔老也發現了這邊的異樣,來不及去找陳明瞭,同樣飛奔過來,一時間沒見到自家大王便也加入了搶奪獸塔的行列中。

    

    天地间魔气环绕,犹如苍穹怒地。

    

    对比外面的热闹打架,兽塔里面就安静多了。

    

    此刻的陳明,整端坐在魔王獸塔的第一層的正中央。

    

    獸塔就像另一方世界一般,上不頂天,遠處廣袤,仿若虛空一般。

    

    而在陳明的四周,漆黑的鐵柵欄後面呈環繞形狀,關押着六隻魔獸,正綠油油一雙雙眼睛,盯着這個新來的。

    

    場地光線昏暗,令陳明看不清楚具體關押的都是什麼魔獸,單看體型,就不是一般的龐大,呼出的熱氣腥臭無比。

    

    “呕――!”

    陈明直接吐了。

    

    “這踏馬就是爲什麼一定要殺光魔族的原因,太踏馬不講衛生了,簡直無語,反派就不能設計的好一點,乾淨一點,妖嬈一點?”

    

    置身獸塔中,陳明便不再隱藏自身,招出九劫劍握緊手中,一襲青衣裹身,矗立在獸塔中央。

    

    若是旁人,直接被嚇得腿軟,神魂虛弱,直接被裏面的鷲獸吞噬,然而陳明神魂早已強大無比,面對魔獸,只是覺得詫異而已。

    

    这里的魔兽都是关起来了?

    

    那剛纔那麼劇烈震顫是因爲這些魔獸要破籠而出?

    

    但是,看起來也不像啊,這踏馬要怎麼出去啊,殺光這裏的魔獸?

    顯然獸塔不止一層,但是第一層沒有任何向上通過去的地方呢。

    

    與魔獸對峙,陳明顯得格格不入,卻令人無法忽視。

    

    陳明變身回來的一瞬間,整個獸塔第一層躁動了。

    

    “吼吼――!”

    

    “桀――!”

    

    “咯咯――!”

    

    声音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嘈杂得一匹。

    

    噪音令人烦躁,陈明也不例外。

    

    “安静!”

    開始陳明一聲聲音,直接被獸叫淹沒,陳明暴脾氣一上來,大喝一聲。

    

    “踏马的,安静――!”

    

    陳明聲出,頓時整個獸塔安靜了下來,綠油油的眼睛再次死死盯着陳明,彷彿在找陳明的破綻。

    

    陳明來到一個獸欄面前,上面只有柵欄,沒有鑰匙,無法打開。

    

    隔着柵欄,靠近了,陳明發現裏面的是一直獠牙青面的巨獸,看起來像大象又比大象兇惡,四肢利爪強勁有力,彷彿一抓技能把陳明撕碎。

    

    此刻凶象也死死盯着陈明。

    

    陈明嘴角嗤笑。

    

    “你以为我会放你出来?

    天真!”

    

    陳明擡手以掌對向兇象,掌中頓時火光大盛,一聲鳳唳桀空,鳳凰火飛衝而出。

    

    朝着凶象扑去。

    

    陳明那一瞬間散發出來的氣息,令兇象乃至整個獸塔一層裏面的魔獸都心中一顫。

    

    顿时有一种恐惧蔓延。

    

    儘管踏馬如此兇猛,但卻並不能和眼前的青年抗衡,甚至感覺到了一種曾經神魔被打敗封印時候的恐怖氣息。

    

    兇象原是神魔座下一員猛獸,被神魔收服後關押在獸塔中,聽候神魔隨時差用,自從神魔被封印後,獸塔魔力受損散落在魔界地階。

    

    此刻獸塔重新現世,還是獸塔內部的魔獸們努力的結果,想要掙脫桎梏,重獲自由。

    

    刚刚还嘶吼凶恶的猛兽们,顿时鸦雀无声。

    

    只因鳳凰火給出的震懾太強大了,如果說陳明是渡劫期修爲,那麼鳳凰火在吞噬了火石之後已經是化神期修爲了。

    

    原本鳳凰火就是先天靈火,被陳明領悟過後比原來的修行更加強大。

    

    鳳凰火朝前撲,一幅進村掃蕩的暢快摸樣,兇象卻並不好過,急速後退,直接退到牆壁再也不能退的地步。

    

    困獸之鬥,橫豎都是死的話,一下激發了兇象的本能反應,衝着鳳凰火一頓嘶吼,舉起利爪朝着鳳凰火爪去。

    

    “噗――!嘭――!”

    

    鳳凰火不是好惹的,在利爪爪下一瞬間,火力大增,嘭的一聲猶如火上澆油一般,嘭出半邊天的火光,頓時把兇象伸出的利爪活生生燒成灰燼。

    

    还长在凶象前爪上的另一节,鲜血淋漓。

    

    甚至还有烤焦的味儿。

    

    要不是陳明不好這口,差點都想從納戒中掏出孜然了。

    

    “这火――!”

    根本就不是一般的火,兇象此刻才反應過來,儘管面前的火看上去顏色跟普通的火一般,還以爲只是有了一個虛影罷了。

    

    万万没想到,自己猜错了全部。

    

    这全部,便是生命的消亡。

    

    “桀――!”

    鳳凰火一聲唳叫,眼中兇惡火光閃現,衝着兇象直撲而去,兇象一擊失敗,自己還受到重創,再不敢造次,想逃,卻四面火光根本無處可逃,眼看着只能被一捧火化爲灰燼。

    

    凶象眼中全是绝望。

    

    自己曾經再神魔手下也是數一數二的魔獸,爲何再此少年面前便如此不堪一擊?

    

    人界,尽已经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了吗?

    

    還不等兇象求饒,陳明並不打算放過,鳳凰火直接撲向兇象,頓時火光大盛。

    

    凶象瞬间被烧成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