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師弟求你別修煉了 > 第665章 脸压式推翻
    第665章 脸压式推翻   

    凤凰火得令,顿时从口中喷出巨大火焰光柱。

    

    “桀――!”

    一聲鳳鳴,鳳凰火體型膨脹,開始變大,大有遮住天地一般的氣勢,口中火蛇依舊不停歇。

    

    “噗――!”

    張口所到之處,頓時如滾油燃燒一般,火焰暴起一米高度。

    

    一时间,整个兽塔二层都置身在一片火海中。

    

    閃電貂眼看多少不掉,吱吱亂叫一通,像是氣氛得不行一般。

    

    要是闪电貂有嘴,此刻已经把陈明给骂上了。

    

    “年輕人,不講武德,好好的打架就打架,放火是個什麼鬼東西阿!”

    ,可是心下一轉,獸塔裏面的空間自成,在可控的範圍內可以無線擴大,或者限制縮小。

    

    那便是在兽塔主动授意的情况下。

    

    現在獸塔是無主狀態,那麼霸佔住層數的層主便是掌控獸塔的人選。

    

    閃電貂也是早已生出靈智,轉身就往火焰的反方向跑去。

    

    “我倒要看看,你当真能烧完整个兽塔?

    可千万别烧一会儿就虚脱了阿。”

    

    陈明站在火焰中央,火势还在往外扩散。

    

    閃電貂卻不見了蹤影,陳明暗自猜測閃電貂肯定是躲起來了,想要看自己消耗下去。

    

    然而闪电貂却打错了算盘。

    

    只見原本已經燎原畢火的獸塔二層,忽然空間一個震盪,整個獸塔都震顫了一下。

    

    闪电貂心下暗道不好。

    

    由於自己主動拉開了距離,再想回身攻擊陳明以來不及。

    

    而此刻的陳明,單手緊握九劫劍,一襲青衣矗立在火光中央,鳳凰火還在繼續。

    

    但看似無盡的獸塔二層,陳明卻不會再讓他擴散下去。

    

    便在那一聲震盪過後,陳明手中單握的九劫劍隱隱發出靈力的異光,有靈力從陳明的手中傳出,絲絲環繞匯聚到九劫劍上。

    

    “锵――!”

    陳明一把把劍插入地底,便在這一刻,一股無形的壓力從四面八方籠罩下來,直接再獸塔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靈力罩。

    

    灵力还能这样用?

    

    要是青山道人在這裏的話,一定會敲陳明一個腦瓜泵的。

    

    浪費靈力阿,是有多少用不完的靈力,要用殺牛刀來殺雞一樣,大材小用!   

    可是陳明卻不在意,他要的就是快狠準,好用就行。

    

    此刻,闪电貂已经被陈明的灵力罩圈在其中。

    

    閃電貂警覺大盛,心中直叫不好,呲牙咧嘴忽然身形出現,朝着氣泡一樣的靈力罩直接亮出利爪,攻擊而去。

    

    “碰――!”

    利爪狠狠超前一揮,擊在能量罩上面卻無事發生。

    

    闪电貂惊骇!   

    自己也是化神期巅峰的实力,怎么会!   

    而靈力罩正在縮小,而裏面鳳凰火的火勢卻還在不斷擴大,熱浪襲來,閃電貂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这便是普通的火!   

    這火似乎有穿透一切防禦的能力,一旦被燒到便是灰燼!   

    陳明此刻也發現了閃電貂的形態出現,但是一切已經遲了。

    陈明淡然一笑。

    

    “什么魔王兽塔,不过如此?”

    还不如浮屠塔来来得爽。

    

    便在這時,閃電貂奮而激起,再次消失在眼前,而陳明的面相上微微掛起一陣風,那風向不大,甚至連火苗都沒錯動分毫。

    

    便在此刻,空氣中開始閃爍着一些雷電的光亮。

    

    细细的,好像要把空气炸裂一样。

    

    “来了?”

    陳明低低的念出一聲,神情淡淡,手上的動作卻不停,靈力的震動配合着鳳凰火,促使火苗再度飛漲一米,熊熊烈焰之下,空氣中閃電貂的身形一頓,飛速的竄過火牆,朝着陳明攻去。

    

    雷电声已经显现,噼啪作响。

    

    “啪――!”

    忽然一個紫色雷電光柱憑空而落,擊打在鳳凰火不遠處的火毯上,火毯頓時熄滅,順帶冒出黑煙,地上形成十米範圍的焦黑一片。

    

    有机可乘!   

    闪电貂心中大喜。

    

    微風一閃,只感覺一道虛影閃過,利爪在空中發出一爭輕鳴。

    陳明同時抽出九劫劍,靈力罩同樣不車,直接一劍朝着邊上劈去。

    

    比快,陳明比他更快,一擊斬下,靈力夾渣着破風之聲,彷彿要把虛空斬開。

    

    闪电貂也已近身,利爪直指陈明咽喉。

    

    陳明先是一斬,迅速斬落閃電貂尾部,再閃電貂以爲不可能的情況下,再次以劍橫檔,擋住閃電貂攻擊過來的利爪。

    

    “锵锵――!”

    兩聲,鮮血飛濺落入火海中發出嗤的一聲,閃電貂一擊被擋,想要再次攻擊,卻早已失去先機。

    

    它若快,还有人比它更快。

    

    就再閃電貂手上準備撤回的時候,陳明的左手直接出擊,速度之快眼看一瞬便到閃電貂眼前。

    

    而閃電貂根本躲不過,瞪大了雙眼只能眼睜睜看着,陳明的手擒住了自己的脖子。

    

    再還在同樣瞪大的雙眼中,它看見了陳明眼中噬着的笑意,是輕易,平淡的,好像根本就沒有把它放在眼裏。

    

    然而被閃電貂醞釀起來,判斷在上空的雷電,原本即將落下,卻再被扼制住咽喉後,瞬間化爲虛無,蕩然無存。

    

    “就这么个小东西?”

    

    陳明看着手上的閃電貂,要不是其眼神兇惡,甚至會覺得有點兒萌,適合做寵物。

    

    但是若真拿來做寵物,就大錯特錯了,着玩意兒本身就具有欺騙性,實則兇猛無比。

    

    再一瞬間恐懼被陳明擒住之後,閃電貂雙眼赤紅,兇惡的衝着陳明一頓嘶吼,尖利的牙呲亮出來。

    

    甚至又重新有雷電聚集,判斷再陳明上空,噼啪作響。

    

    “我还会给你机会?

    天真,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机会的!”

    陈明拿起九劫剑,慢慢的靠近闪电貂。

    

    死亡恐懼在閃電貂眼中逐漸擴大,九劫劍直到架在閃電貂脖子上,閃電貂才沉底慌了。

    

    吱吱乱叫,像是在求饶。

    

    “现在求饶?

    晚了!”

    說着,九劫劍微微一動,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被削落在地,滾進了火蛇之中。

    

    滋滋两声化为灰烬。

    

    陈明扔掉闪电貂尸体,啪唧落再地上。

    

    “着魔王獸塔,怕不是假的吧,這麼弱雞的吧?”

    在陳明看來,着一路走來的所有魔獸,都弱到爆了。

    

    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难,和想象中的硬战。

    

    他都手痒好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