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煉氣星辰 > 第二十八章 书房争论
    凌晨。

    天色将晓。

    在牀上盤坐一夜的厲小飛,緩緩睜開眼睛,瞳孔中,兩道亮光一閃而過,彷彿閃電驚雷一般。

    這是精氣神達到極高的程度,纔會出現的現象。

    “真氣已經轉變成了真元,罡氣外放也到極限,純粹的真氣罡氣積累,已經無法再進步了!”

    感受着體內經脈中,如同鉛汞流動的真元,厲小飛喃喃自語。

    三個月來,他以常人十幾倍的速度煉化天地靈氣,真氣雄厚度和凝聚度一日勝過一日,如今終於達到極限,由氣態轉變爲液態,真氣變真元。

    凝罡境界修煉,本質上是積累和提純真氣,並沒有額外的要求,只要持之以恆,一般都能大成。

    尋常人需要二十年苦修,如同厲家這般的煉氣世家,有豐富丹藥和珍貴寶物輔助,可將這個時間縮短到三、四年,若有意境高深之輩,更能減少到一年以內。

    但和厲小飛一比,即使煉氣世家的天才子弟,也全成了渣渣,在靈覺的幫助下,他沒有藉助任何丹藥資源,僅僅三個月,就凝罡大成!

    跳下牀,厲小飛走出房間,向母親柳氏打了聲招呼,便向‘武備閣’走去。

    三個月前,家中就不爲他準備早餐了,每天一頓午餐即可,隨着他功力日漸深厚,最近更是三天才吃一頓飯。

    ……

    “小飞,你说你凝罡大成了?”

    後山空地上,一位兩鬢斑白的老者看着厲小飛,驚奇的說道。

    “是的,众望叔祖!”

    厉小飞恭恭敬敬的回道。

    這位老者,是‘衆’字輩的長老,名叫厲七乐彩玩法,修爲‘穴竅凝罡’,負責‘武備閣’精英弟子修煉一事,今日前來視察,看到厲小飛便問修煉進展,他自然如實告知。

    ‘武備閣’子弟的修煉十分隨意,沒有任何約束,而且還有專門的長老負責修爲上的答疑解釋,只不過,這段時間厲小飛的修煉一帆風順,沒有遇到過瓶頸,也就沒有向厲七乐彩玩法求教過。

    厲家輩分,按‘一覽衆山小’排列,第一代族人早已故去,‘攬’字輩的長老也所剩無幾,所以,‘衆’字輩基本就是最大的輩分。

    當然,這是煉氣族人的輩分排列,凡俗族人結婚生子極早,輩分早就延伸了十幾代開外,只是沒有進入煉氣修煉,不被排進來而已。

    “你放出罡气,让老夫看看!”

    厲七乐彩玩法有些不信,雖然凝罡境修煉不難,但也沒到這個份上吧,厲小飛進入凝罡境才幾天?

    但當他看到厲小飛體外厚達三尺,閃爍着濃郁乳白色光芒的罡氣層時,驚訝之餘也不得不信了。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厲七乐彩玩法口中唸叨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厲小飛。

    在他一百五十多年的修煉生涯裏,還是第一次看到修煉速度這麼快的天才,要知道,厲小飛還沒有服用過任何增加真氣修爲的丹藥啊!

    “這小子說不定有希望修成傳說中的天罡氣,凡胎變仙胎,成就天罡體!”

    惊诧之余,厉众望情不自禁的想道。

    厲家功法,據說最高境界可修煉出天罡氣,同時肉身蛻化,轉爲天罡體,從而增加到五百年壽命,擁有近乎飛天遁地的能力。

    但從第一代老祖開始,就從來沒人能真正達到這個境界!

    厲七乐彩玩法本以爲那是傳說,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做到,但現在看到厲小飛,卻再次涌起一股希望。

    “好好好!”

    厉众望激动的说道:

    “小飛,繼續加油,爭取早日讓罡氣至陽生陰,進行‘氣海凝罡’!”

    ‘踏罡布鬥’之後,需要轉變罡氣,龍虎交匯,達到剛柔並濟,陰陽轉化的程度,才能進行‘氣海凝罡’,是以,厲七乐彩玩法才這般囑咐。

    “多谢众望叔祖教诲,我一定努力!”

    厉小飞恭敬的说道。

    厲七乐彩玩法又激勵了幾句,這才轉身離開,觀其步伐,竟然有些急促的感覺。

    看了眼厲七乐彩玩法背影,厲小飛微微一笑,繼續開始修煉。

    罡氣進展速度太快,各項功法都快跟不上了,需要儘快將大增的罡氣修爲和功法配合起來,這樣纔有實戰效果,他可不想當一個只有修爲,而戰鬥實力跟不上的人。

    ……

    家主历山仲的书房。

    “山仲,小飛的修煉資質曠世絕倫,我認爲一定要着重培養,‘冰火果’可以多給他配一些,最好是足量供應!”

    急匆匆趕過來的厲七乐彩玩法,一見到歷山仲就開口說道。

    凝罡大成後,就要面臨‘氣海凝罡’關口,快速突破這個境界,光靠苦修遠遠不夠,想加速罡氣至陽生陰,達到陰陽互生的程度,必須使用天才地寶。

    ‘冰火果’就是這樣的一種天才地寶,南郡一處熔岩山口邊緣生長的稀有靈果,無法移植,由厲、熊、百里三家把持平分。

    因爲產出有限,又被三家瓜分,厲家得到的數量不足以供給每一位族人,通常都是給‘戰鬥堂’‘武備閣’這類有修煉前途的子弟使用。

    “众望叔,先请坐下,不要急,慢慢说!”

    歷山仲含笑看着厲七乐彩玩法,示意他先坐下,隨即笑道:

    “小飛那孩子有什麼特殊表現?能讓你這麼看好他?”

    或許是被歷山仲感染了,厲七乐彩玩法的情緒得以緩和,沒有急着繼續說話,而是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雖然他的輩分高一輩,但無論是修爲還是修養,都遠比不上這位家主,對歷山仲,包括他在內,所有族人都是心悅誠服。

    平復了一會,厲七乐彩玩法這纔將厲小飛晉升凝罡大成,已經‘踏罡布鬥’一事告知了歷山仲。

    “才三个月啊!”

    厉众望面现不可思议,连声说道:

    “小飛才晉升凝罡三個月,就凝罡大成,而且沒有服用過任何丹藥,這份資質,數百年來,我們厲家和熊、百里兩家,誰能比?”

    “所以,我認爲,我們不能耽誤了這孩子,‘冰火果’雖然珍貴,但在他身上破例完全是可以的!”

    聽完厲七乐彩玩法的描述,歷山仲也面現驚異,三個月凝罡大成可是件稀罕事,三百多年來,南郡的確無一人做到!

    雖然凝罡境不難,但積累真氣和罡氣卻是一個水磨工夫,厲小飛怎麼會這麼快?

    這種速度,哪怕武道境界再高也不可能達到,莫非……

    表情依舊平靜,但歷山仲的眼中卻閃過一絲異色,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七乐彩玩法叔,你應該知道,‘冰火果’總量有限,多給了小飛,必然有其他子弟缺少,這麼做會壞了規矩!”

    和厉众望对面相坐,历山仲微笑着说道。

    “这可不一样!”

    厲七乐彩玩法發現家主語氣不對,似乎不認同自己,登時鬍鬚飄了起來,說道:

    “特殊情況特殊對待,那些沒前途的小子少了便少了,一堆庸俗之輩也趕不上一個真正的天才,依我看,小飛一個人就要比整個‘武備閣’的小子重要!”

    “众望叔!”

    历山仲耐心的说道:

    “無規矩不成方圓,若是家族明擺着偏向族中某一個天才,其他人縱然嘴上不說,心底卻少不了嫉恨,長期以往,家族的凝聚力便會大大減弱!”

    “這麼下去,看似培養了一個天賦過人的天才,但整個家族卻人心喪失,得不償失啊!”

    聽了這些話,厲七乐彩玩法一陣無語,但就在他要反駁之際,歷山仲卻繼續說道:

    “七乐彩玩法叔,你也莫要擔心家族埋沒人才,‘武備閣’中的子弟,每年都需要出一次任務,立下功勞者自然可以得到獎賞!”

    “小飛若真有才能,出任務的時候就能立下功勞,到時候得到獎勵,就沒有人能說什麼了!”

    “反之……!”

    话音一转,历山仲又说道:

    “若厲小飛在任務中沒什麼表現,那麼,僅僅是有修煉天賦,那還不值得家族對他投入過大!”

    说到这里的时候,历山仲面色转为严厉。

    “有功者賞,有過者罰,這纔是家族長久之道,七乐彩玩法叔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沒有對家族做出貢獻之前,‘冰火果’這等至關重要的修煉資源,不能隨便向某個人傾瀉!”

    “你……!”

    厲七乐彩玩法張大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好一甩袖子,走出了書房。

    看着氣沖沖離去的厲七乐彩玩法背影,歷山仲嘆了口氣,躺在了椅子靠背上。

    维持一个家族的繁荣,哪是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