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煉氣星辰 > 第三十章 夫人说的
    “娘要回陵县了!”

    柳氏伸手捋了一下厲小飛額頭垂下的散發,微笑道:

    “當初你來祖地修煉的時候,才十三歲,娘不放心你一個人生活,所以前來陪你,但你現在已經十五歲,而且還踏罡布鬥’,可不再是個孩子了!”

    “家裏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娘處理呢,既然你長大了,娘自然要回去!”

    “啊!”

    厲小飛驚愕的看向柳氏,這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要知道,他從小就沒離開過母親,驀然分別,內心雜陳,一時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但不知道爲什麼,在對母親不捨的同時,心裏卻涌起一陣莫名狂喜。

    自由了!

    柳氏對他從小就嚴厲無比,尤其是督導修煉的時候,當然,他本性愛好修煉,倒不覺得難受。

    可其他方面,比如外出玩耍,花錢方面,柳氏嚴厲的限制卻讓他頗爲無奈,小時候還罷了,可隨着年歲的增長,越發覺得花錢受到的束縛太多。

    比如,飘香楼……

    “穩住!淡定!可不能讓娘看出我實際上很高興!”

    厲小飛一遍又一遍的告誡自己,擡頭看向柳氏,說道:

    “也是!家裏生意往來離不開孃的調度,原伯快七十歲了,也不好讓他老在陵縣的家和祖地之間來回跑!”

    “娘,你放心吧,我已經長大了,會自己照顧自己的!”

    聽了這話,柳氏抿嘴不語,笑吟吟的看着厲小飛,自己的兒子,豈有不知道他心裏想什麼的道理?

    不過,有一句話,兒子沒說錯,滿十五歲,的確已經長大了,不可能一直偎依在母親身邊。

    須知,尋常人家,這個年齡已經開始結婚生子了,只是煉氣世家子弟,修爲至上,通常都是三十歲以後才考慮結婚一事罷了。

    儿子长大了,迟早要离开自己的!

    柳氏心裏感慨了一句,不再說話,起身向門外走去。

    她是個做事果斷的女人,從不拖泥帶水,哪怕是和兒子分別,同樣如此。

    厉小飞的性格中,很大一部分都随她!

    見柳氏起身,厲小飛連忙站起來,跟在她的後面送別。

    小燕挽着柳氏的一邊胳膊,陪着她一起走出去,不一會,來到庭院外面,一架馬車停留在大門外,一名馬伕僕從打扮的精壯漢子,正侍立一旁等待。

    马车上装满了行礼,却是柳氏的随身物品。

    原來,就在厲小飛埋頭修煉的時候,柳氏早就安排好了,只待爲他過往十五歲生日就即刻啓程。

    临上马车之际,小燕扭头看向厉小飞,说道:

    “少爺,我和夫人一起回去了,你一個人要照顧好自己啊!”

    “小燕,你也要回陵县吗?”

    厲小飛這時候才知道,原來小燕也要跟着回去。

    小燕每天也在修煉,吃了一個月的‘靈伢米’後,如今的修爲已經到了後天頂峯,上個月,厲小飛還特意爲她申請了一次‘武道境壁’參悟資格。

    只不過,小燕悟性雖然不錯,卻遠不能和厲小飛相比,並沒有在第一次參悟‘武道境壁’的時候悟出意境,至今未能突破先天。

    先天是修煉中的一道坎,更是練武和煉氣的銜接階段,想突破並不容易。

    後天逆反先天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沒有領悟武道意境的情況下,至少需要在後天頂峯停留十年以上,纔有機會做到。

    “我会继续为你申请参悟‘武道境壁’!”

    厉小飞对小燕说道:

    “你可以每個月過來參悟一次,加油,爭取早點突破先天!”

    參悟‘武道境壁’,就算沒能悟出意境,也會獲得大量感悟,消化這段感悟需要約莫一個月時間,所以,厲小飛纔會這麼安排。

    “嗯,我知道了!”

    小燕露出甜甜的笑容,说道:

    “谢谢少爷!”

    柳氏微笑看着他們交流,小燕是她兒時好友的女兒,在她心目中是女兒一般的存在,也樂的看兩人和睦相處。

    進了馬車廂後,柳氏掀開車簾,看了厲小飛半晌,臉上露出一抹微笑,說道:

    “好好修炼,娘去了!”

    說罷,對馬伕招呼了一聲,馬車沿着青石板路,向祖地外走去。

    目送載着柳氏的馬車一路離開,厲小飛心中一陣失落,有種空蕩蕩的感覺。

    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和母親分別,雖然柳氏頗爲嚴厲,讓他不時感到膽戰心驚,但驀然分別,卻不自禁的想起母親平時的音容笑貌來。

    “唉!”

    厉小飞叹了口气,充满了寂寥落寞。

    下一刻,他就原地騰飛,直直跳到三丈高,雙臂展開,如同一隻鳥兒般在空中停頓了片刻,這才施然落地。

    ……

    對一個和母親每日相伴的少年來說,一朝和母親分開,心緒是很難平靜下來的。

    厉小飞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整整一天,他沒有修煉過一次,在雀躍和失落兩種情緒中來回糾結。

    終於,第二天凌晨,當他從睡夢中醒來的時候,這才恢復正常,開始考慮修煉事宜。

    起身,穿衣,洗漱,吃早餐,一切結束後,厲小飛回到房間,打算開始修煉。

    “咦!”

    就在他打算在牀上盤膝坐下的時候,去發現枕頭下面似乎有東西。

    昨天心情复杂,竟然没有发现!

    挪开枕头,发现是一封信。

    取過信封,拆開一看,字跡娟秀,是小燕留下來的。

    ‘少爺,剩下的銀票在我牀下,一共二萬三千五百一十兩,我和夫人離開後,你記得去取啊!

    對了,少爺,過早沾染女色對修煉有很大阻礙,所以,三十歲之前,輕易不能接近女人!

    这是夫人说的!

    還有,飄香樓的女人都不是好東西,這也是夫人說的,不過,少爺性格端正,品學兼優,當然不會去那種地方了,我只是隨便一說。

    少爷加油!你未来一定是南郡炼气第一人!’

    看完这封信,厉小飞苦笑不得。

    這丫頭,口口聲聲‘夫人說的’,一副告誡口吻,小小年紀,卻像個管家婆似得。

    而且話裏話外,都是綿裏藏針,也不知道從哪學來的。

    不过,还算懂事,将银票留了下来。

    厲小飛來到原本屬於小燕的房間,在牀下找了一會,在最裏面的角落發現了一個布包,取出來一看,果然,全都是銀票。

    “嘿嘿!”

    看着這二萬多兩銀票,厲小飛心情大暢,將布包放在了自己的牀下。

    “飄香樓的漂亮姐姐說話好聽,跳舞又那麼好看,哪有小丫頭說的那麼不堪!”

    厉小飞自言自语道:

    “飄香樓少爺一定會去的,不過,現在卻也不急,先煉化‘冰火果’,轉化罡氣再說!”

    話畢,他取出當日領取到的那個木匣,打開看了看,裏面躺着一枚似桃似杏的果子。

    這枚果子呈紅色,外層縈繞着一片淡淡的冰寒霧氣,正是擁有冰火屬性的‘冰火果’。

    ‘冰火果’有一種獨特的效果,可以利用冰火屬性轉變罡氣性質。

    罡氣在至陽中生陰,逐漸陰陽共生,剛柔相濟,然後才能逐漸被真正掌握。

    只有將罡氣如臂使指,控制自如,隨心而動的時候,才能進行‘氣海凝罡’。

    因爲,‘氣海凝罡’的本質是運用罡氣煉化丹田氣海,若不將至陽至剛的罡氣轉化,脆弱的人體怎經受的住犀利的罡氣?

    PS:試水推薦成績太差,求月票支持,條件寬裕的,求點打賞,讓本書上籤約榜露下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