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文娛之開局被明星老婆掃地出門 > 147:邱导亲自下场撕B
    “我觉得你太冲动了。”

    “一部動漫的籌備,可沒有那麼簡單,在日島,一部動漫,從企劃,到腳本,以及設定,這其中,包括角色設定、美術設定、色彩設定……還有着分鏡,這些,都是前期需要準備的工作。”

    夏季看着邱木的眼睛。

    她對於動漫的製作有着些許認識,這其中,從作畫監督,到原畫、佈景、人設……都是一個大工程。

    并不仅仅只是依靠几个人能够完成的事情。

    “当然。”

    邱木笑着摆了摆手。

    “但,我覺得,電影的核心永遠是講述一個優秀的故事,不是麼?”

    且。

    论在电影里面夹带私货。

    有些隐喻,他也可以送给日岛。

    邱木覺得,一個創作者需要有着表達自己的能力,但,表達自己的思想,不代表着可以肆意地誇大某些東西。

    “所以。”

    “你又想到了什么故事?”

    夏季好奇地看着他,有些期待。

    “我記得,大疫情期間,日島有着經濟大蕭條?”

    “那個時候,經濟危機所帶來的影響可不僅僅只有日島受到了波及,怎麼了?”

    “要不,我和你先讲讲故事吧?”

    邱木笑着搖了搖頭,看着夏季,每個地方的簽章都可能是一張行走的名片,而電影,亦算作文化的象徵。

    电影的本质是一门艺术。

    可艺术的背后,可能涵盖着更多的东西。

    大概,正如黑澤和在電影中,暗自所傳達着自己的右派思維一般,在邱木看來,這樣的隱喻略顯低級,不然,看看《讓子彈飛》,便能明白,什麼叫做紅且專。

    搁在前世。

    RB的左派文艺人士数不胜数。

    宮崎駿、押井守、村上春樹……除開那個殉道的三島由紀夫,很多都是左派思潮。

    大部分的創作者都對社會反思的有着天生的親近,這是一個共性,無論放在任何地方都適用,所以,理想主義者們的歸宿有着天生親近左的思想。

    并不奇怪。

    对于这些大师们,邱木还是非常尊重的。

    但。

    总有些人喜欢往作品里夹带一些其他的私货。

    这亦是事实。

    好電影常常是多維度多層次的,表故事和裏故事,由此,纔有着解讀的魅力。

    “我這個故事,大概得從日島的一個小女孩說起來,她的名字,便叫她千尋吧……”

    夏季不禁莞尔一笑。

    “你确定你这不是公报私仇?”

    “當然不,我只是單純地想到這麼一個優秀的故事。”

    邱木摇了摇头。

    既然是決定拍一部動漫電影玩玩,那當然是得直接丟給對方一個王炸,拍一個經典,拍一個隱喻,拍一個虎虎生威。

    嗯。

    全力以赴。

    才是一种尊重。

    “誤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找尋自我的旅程?”

    “如果真要講,這大概算是一個合格的心靈雞湯式的美文,人生是一班有去無回的列車,有人在旅程中陪你成長,但,終究沒人陪你走到終點?”

    邱木笑着回答,類似於這種心靈雞湯,大家都懂,但,想要用一個故事,不動聲色地來表達出來,這便是一種能力的象徵。

    夏季不由得乐了。

    她真想把邱木的腦袋打開,看看裏面究竟還有着多少奇思妙想。

    “我现在才发现,你有些腹黑。”

    “所以,你準備找誰和你一同拍這部電影?你要知道,二維動漫的工期,很長。”

    找谁?

    邱木不禁浅笑了一番。

    那當然是找親愛的夏大老闆親情贊助,還有引薦。

    ……

    ……

    元旦前夕。

    邱木难得地更新了一条微博。

    “依稀記得,我非常喜歡的日島的一位業界大師曾經說過一個創作者的三個原則。”

    “拿战争或是灾难的牺牲者开玩笑;”

    “对某些特定的职业表现出轻蔑;”

    “拿民族、国民或是大众开玩笑;”

    “这都是对于创作的侮辱,和大家共勉。”

    嗯。

    邱木的意思很明确,聪明人一看便知。

    於是,在短暫的時間之中,他的微博瞬間炸開了鍋。

    “卧槽?”

    “邱导这是在讽刺某部电影么?”

    “这是什么,大导演亲自下场撕B?”

    “不是吧,黑澤和都解釋了原因,邱木這是被營銷號們帶了節奏?”

    “有一說一,黑澤和那個解釋真的算解釋?反正,我是不信的。”

    “这是想蹭热度想疯了?”

    “哈?樓上的是來搞笑的吧,邱導還需要蹭熱度,他隨隨便便一個微博,那都是熱度,好吧。”

    “我似乎嗅到了一分猫腻。”

    “@黑泽和导演。”

    嗯。

    早在不久之前。

    黑泽和便注册了相关的微博。

    在短短的一個小時之中,關於這條微博的熱度,便迎來了一個巨大的攀升。

    畢竟,關於《花落之日》的爭論還沒過去,邱木這叫火上澆油。

    黑泽和看见这条微博的时候。

    亦不禁有些愤慨,毫不留情地发文回怼。

    “邱導一直都是我比較欣賞的一位導演,但,沒想到,邱導對於電影的認識居然如此淺薄,貌似,在邱導的作品裏,也充滿着自己的價值判斷,希望邱導自己的電影不會被人拿來刻意歪曲。”

    邱木看着微博,不禁眉頭一挑,嘴角微微上揚,黑澤和同志,你這反駁差強人意,豈不是把刀送給了我?

    “創作者當然需要有着自己的價值判斷,只是我很好奇,爲什麼,我這麼多部作品,沒有一部受到着別人挑撥地區矛盾的指控?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微笑]”

    一时间。

    吃瓜群众们都不禁死守微博。

    開玩笑,這可是大瓜,兩位大導演隔空對戰,這場面,可能一兩年都難得一遇,今日居然前排吃瓜。

    那叫吃得一个酣畅淋漓。

    黑澤和看着邱木的迴應,不禁有些惱羞成怒,感覺,連呼吸都變得急切了些許。

    握着手机。

    手微微颤抖。

    “電影的藝術從來不像邱導所認識的這麼淺薄,邱導作爲一個真人導演,可能認識不到,動畫的虛構性是滿值,不需要刻意地平衡假定性,它的唯一追求就是在虛構的形象和場景中建構出藝術真實,這些,希望邱導可以知道這一點。”

    所谓电影的假定性。

    在于艺术真实+虚构性。

    古裝戲、歷史劇就有天然的假定性優勢,更容易產生代入感,而類型電影則需要構建虛構性才能成立。

    黑澤和只差將“你有什麼資格評論我?”這個幾個字寫在紙上,丟給邱木,並讓他明白。

    你不配。

    邱木看着這段話,不由得微微一笑,好傢伙,等你來。

    既然如此。

    别怪我下场宣战。

    “黑澤和導演的這番話很有意思,難不成,不是從業人士,便沒有着評論的資格?正巧,我最近也在籌備一部動漫電影,希望,到時候,好好和你討論一下虛構性的認識。”

    嗯。

    认真地讲。

    他,邱木,便是在光明正大地蹭熱度,搞事情。

    没什么别的原因。

    这条微博,瞬间,让全网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