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发现

    兩人互相對視,便活動了下筋骨,接下來便是一場大戰。下面的這些變異士兵,除非是黑暗聯盟的成員,否則他們就會對進入者發動攻擊。所以,接下來的十層,李牧野需要和李源生一起殺過去。

    他們循着樓梯而下,儘管他們已經盡力屏住呼吸,但是其對於空氣的擾動仍舊會導致物理環境發生些微的改變。雖然李牧野可以使用隱匿功法去隱匿自己的內力痕跡,但是這幫變異士兵並非單純地依靠內力來判斷對方之所在,而是更多的依靠物理環境的改變來進行判斷是否存在闖入者。

    所以,當他們推開門的時候,那幫變異士兵便已經在門後等待了。

    就在不知道多少個月之前,牧野和這些傢伙還並肩作戰過。

    在他們下來之前,由於他們一直壓低帽子,所以實際上監控並沒有發現他們得真實模樣。

    現在,因爲要和這些變異士兵進行戰鬥,他們的真實面貌必定會暴露。在門推開之前,李牧野和李源生已經利用納米裝置自動換裝爲獬豸和刃。

    门打开,前面是无数的嘴里喘着粗气得怪物。

    獬豸看向刃。

    “怎么样,能打吗?”

    刃挥舞着自己的唐刀。

    “那就打呗。”

    於是,這兩人衝進門去,這一層是一個巨大的空間,裏面看起來容納了上千名變異士兵。

    那些变异士兵围了上来。

    獬豸突然一改往日的大笑起来。

    “都上吧,我要打一千个。”

    踱步雷霆!启动!

    而在另一邊,單澎和不採已經來到了距離頂層十層的地方。再往上的樓層,需要權限卡才能夠進去,因此,他們被阻擋在這座樓層。

    不采看着那厚重的大门,发起了愁。

    “這怎麼搞?我也能直接把這門給打爛,但是要是真的都打爛,我覺得肯定會觸動警報裝置,這要是那傢伙的辦公室就在我們上面也行,但是這傢伙距離我們還有十層呀,這要是觸發了警報裝置,我們必定會被阻攔,到時候辦公室可能也進不去了。”

    单澎点了点头。

    “牧野他們現在估計已經跟地下最後十層的變異士兵打起來了,我們如果觸發了警報,那麼一定會給他們增加更大的壓力。”

    “其實我之前就想問,他們下面都打起來了,還不觸發警報裝置?”

    “之前我也曾經調查過這個問題。貌似本來是存在警報裝置的,只要地下十層產生騷亂,警報裝置就會自動響起。但是後來在實際應用中發現,那幫變異士兵雖然戰鬥力提升,但是智能卻下降的厲害。只要隨便一個東西,即使是老鼠,跑進去,他們就會在下面造成騷亂。因爲警報誤觸的次數實在太多,所以警報裝置就取消了。”

    “那他们就不害怕有人闯进去?”

    “地下有十層呢,每一層大概五千變異士兵,如果要突破,就意味着得打倒五萬名變異士兵。因爲光人在每天的固定時刻會去地下探查解藥的情況,如果他發現有士兵被打倒,就會發動警報。所以其實還存在時間限制,這五萬名士兵必須在一天的時間內打倒。根據我的評測,可能這世界上只有神靈和牧野能夠做到。”

    “那就有問題了,他們都知道牧野在我們這裏,那就沒有防備?”

    “大概是因爲牧野在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使用出自己的全力,所以他們對於牧野的評估並不準確。”

    不採點點頭,他內心不禁唏噓起來,想當初自己剛剛見牧野的那一陣子,他還被祁悟道那傢伙給打趴在地上。而到現在,他已經成爲自己望塵莫及的存在。

    不采看向单澎。

    “那咱們倆也不能在這裏就這樣傻站着呀,有沒有什麼辦法?”

    “辦法還是有的,如果我們不能夠從裏面上去,那就從外面上去。”

    單澎來到隱蔽處,觸動按鈕,自己身上瞬間被納米鎧甲覆蓋,他已經變化爲黑暗俠。

    不採見此,也來到隱蔽處,出動按鈕,降龍俠出現。

    黑暗俠來到一處隱蔽的拐角處,在牆面上放置了一個靜音切割裝置,隨後,牆壁被切開了大洞。黑暗俠和降龍俠從洞口爬了進去。

    随后,他们如法炮制,打开了窗户。

    這兩個傢伙,利用自己鎧甲上的吸附裝置,開始在大廈外圍爬了起來。

    由於大廈過高,高聳入雲,所以在這個地方,地上的人是看不到他們的。

    不採看了看下方,估摸着自己下面起碼有幾百米。

    “黑暗俠,這可真是高呀,不能使用戰機嗎?”

    “戰機的噪音不能夠掩蓋,如果讓戰機過來,噪音過大,極易被發現。我們鎧甲上的小型飛行裝置也不能使用,聲音太大。所以,目前我們最爲穩妥的辦法是從這裏爬上去。”

    不採搖了搖頭,心想這實在是太危險了。不過沒辦法,已經在這裏了,就得往上爬。牧野那個小子,不知道怎麼搞的,他們御劍,這傢伙御鞋,自己嘗試了不少次,都沒有能夠很穩當的使用牧野那法子飛起來。現在他距離地面這麼高,自然更不能使用。

    經過漫長的攀爬時間,他們終於接近頂層。然而,就在他們接近頂層的時候,在上面的黑暗俠突然停下來,並且啓動自己鎧甲上的透明隱形裝置。不採見此,知道有變故發生,也連忙按下自己身上的按鈕,啓動了透明隱形裝置。他往上看去,一個人正在頂層的房間裏,透過高大的落地窗戶往下看。不採看着那人的身形,判斷這個人就是光明魔。

    然而,不採看着那人的臉龐,卻覺得不可思議,因爲光明魔的面龐,和單澎的面龐居然一模一樣。

    就在這時,屋子裏傳出來一個明顯用變聲器變聲過的聲音。

    “單長,現在解藥全球已經有多少人達到我們制定的接種時長?”

    原来光明魔名为单长。

    单长扭过身去,对着屋子里的那人看去。

    “目前已經有百分之九十達到,有些地方病毒飄逸過去的晚。”

    “还不错,那有多少人达到我们的要求?”

    “百分之五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