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異探員 > 002 牛鬼
    它嚴嚴實實地堵在本就狹窄的巷口,當着呂淵的面,輕輕劃開那都市麗人的胸膛,取出那顆尚有餘溫的心臟,丟入口中,輕慢地咀嚼着。

    “吧唧......吧唧......”

    悚然的咀嚼聲在死寂的黑暗巷口緩緩響起,尖銳刺耳,令人渾身生寒。

    那銅鈴大的牛眼微微眯起,如同享受什麼美食般,鮮血與血肉從脣齒間迸出,濺落在眼角脣邊。

    呂淵如同沒有看到它一般,表情沒有任何變化,視線平視而出,彷彿穿過了那牛頭怪物的身體,投射向了更遠的方向。

    就好像一个走夜路的普通人般。

    那插入褲兜的手掌卻悄然握緊,指甲死死嵌入大腿肉之中,竭力剋制着心底的恐懼,讓自己時刻保持理智。

    哪怕見識過很多鬼怪,但眼前這個,是給他恐怖感最強烈的。

    無關其強大的體魄和恐怖的牛首模樣,這牛首怪物只是站在那裏,便給他一種驚悚的感覺。

    那是一种本能的畏惧。

    他慢慢走近,不避不退,心中有些發緊,若是這牛頭怪物不閃開,下一步定然會撞到牛首怪物身上。

    幸而,牛首怪物适时侧身,让出了一条道路。

    吕渊心中长舒了一口气,继续朝前走着。

    “我说你啊......”

    然而還沒走兩步,一道粗啞的嗡音在身後突然炸起,如同震雷落地一般,響徹整個巷子。

    “……能看得见我吧?”

    呂淵心頭猛地一跳,只覺後腦勺一陣發涼,哪怕不回頭看,他也知道,這牛首怪物一定在密切關注自己的動作。

    他笃定,这牛首怪物肯定是在诈自己。

    所以他沒有任何異常,如同未聞,繼續朝前走着。

    而旋即,那道粗哑的嗡音再次炸起。

    “如果你把我當做是那些一層的廢物,那就太簡單了。”

    吕渊权当没有听到,继续往前走着。

    “啪嗒!”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天而降,落到了呂淵的身前,鮮血從其身下迅速暈開,鮮血滿地,如同一捧帶着濃郁血腥味的紅色玫瑰。

    是那具都市丽人的尸体!

    她仰着面,死不瞑目地凝視着朦朧的夜空,眼中毫無生氣和光亮。

    那胸腔被完全剖開,尖銳的肋骨朝天直指,如同枯樹上朝天生長的脆乾枝丫,毫無生機。

    而在那胸腔之中,空空如也。

    屍體驟然落至身前,強烈的視線衝擊讓呂淵倏然瞳孔一縮,腳步也不可抑止地頓住了。

    旋即,粗哑的狂笑声在身后乍然响起。

    “哈哈......”

    “如此香甜的味道......是灵性啊!”

    “美妙的灵性!”

    “我可是二層的牛鬼,你瞞得過那些一層的廢物,但絕瞞不過我!”

    “一層......可真的是最美妙的層級。”

    “身处一层,实在是太幸福了。”

    “感谢【旅者】!”

    ......

    “不好!暴露了!”

    一股冷意從腳後跟衝上後腦勺,呂淵心頭一緊,毫不猶豫,跑了起來。

    他全然無心計較是這“牛鬼”早就發現了,還是最後一刻從自己的停頓所觀察出的端倪,現如今,他只有一個想法。

    跑!

    拼命跑!

    至於是否能夠將其甩脫,這已經容不得他多想了。

    牛鬼看着這小蟲子在漆黑的巷子中奔跑着,巨大的牛眼中帶着濃濃的戲謔,如同玩弄螻蟻一般,待得呂淵消失在了黑暗之中,這巨大的恐怖存在微微舔舐了一下鼻腔,發出了一道粗厚的鼻音,這才緩緩邁動腳步,猶如鬼魅一般,朝着那個方向跳步而去。

    ......

    拐過幾個巷子,將牛鬼甩脫在雜亂的巷子中,呂淵靠着牆,劇烈地喘息着。

    身體稍微舒緩過來,他微微傾身,警惕地觀察着拐角黑暗的巷子,生怕那怖物突然現身。

    甩......甩掉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

    “你是在找我嗎?”那道熟悉的粗啞聲從頭頂突然響起。

    呂淵身子一震,連擡頭看的動作都無暇做出,直接朝着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然而他還未跑出多遠,一道龐大的黑影輪廓突然出現在了前方。

    “灵性!灵性!”

    “太好了!”

    “如此强大的灵性啊!”

    “吃了你,我一定可以成为更强大的存在!”

    令人驚懼的龐大牛鬼從黑暗中緩緩現形,那牛眼中滿是沉醉與驚喜,嗡聲喃喃着。

    呂淵劇烈喘息着,肺部不堪重負,傳出一種撕裂的痛苦,隱約間,口腔中有股鐵鏽味。

    他仰面望着牛鬼,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感覺自己所有力氣都用完了,根本跑不掉了。

    干脆就让他吃了算了。

    不过......

    吕渊沮丧地低下了头,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

    因爲那個所謂的叔叔丟了小命,總感覺好虧啊。

    血亏啊!

    “已经放弃挣扎了吗?”

    牛鬼的狂笑聲在耳畔響起,語氣中帶着深深的戲謔。

    “跑啊!继续跑啊!”

    “我最喜欢人类挣扎的模样了。”

    “每次看到你們人類掙扎,我的全身都在興奮。”

    “折磨你们实在太舒服了!”

    “――你好烦啊!”

    吕渊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响起。

    牛鬼愣住了。

    它瞪着牛眼,错愕地盯着这小家伙。

    “你的話好多啊!”呂淵用小拇指掏着耳朵,一臉不耐煩的模樣,“飯前和食物進行情感交流,你這種傢伙,八成都是有毛病。”

    牛鬼臉上的喜色逐漸收斂,轉而透着一股冰冷的怒意,好似熊熊烈火一般,彷彿下一刻就要將眼前這個小傢伙吞噬。

    “也不知道你这种家伙是怎么想的。”

    “要吃就吃,那么多废话。”

    呂淵嘴角突然泛起了一絲詭異的微笑。“難道你不知道,反派死於話多嗎?”

    牛鬼微微一怔,忽然間好像察覺到了什麼,臉色狂變,猛然回頭。

    一道細得幾乎看不見的堅韌絲線突然繃緊,如同一縷輕輕吹過的微風,在它猝不及防的剎那狠狠削過,將它的腦袋齊脖削飛起來。

    牛首高高飛起,那平削而過的頸部並無仰天噴涌的任何血跡,如同信手切割下個布娃娃的脖子般,毫無血腥感。

    那牛首瞪大眼睛,從天空落下,正欲迴歸本體,又是一道細絲襲來,將他牢牢牽扯住,拉在地上。

    “你不是说你看不见吗?”

    中年男人從黑暗中緩緩走出,臉上帶着幾分慍怒。

    他的腳踩在那顆碩大的牛首上,輕輕一用力,神祕的氣息陡然爆發,那牛首雙目陡然瞪圓,張了張嘴,卻無任何聲音發出。

    那毛髮、皮膚、乃至真實可見的森白骨骼,皆如細碎的沙礫般,隨風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