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異探員 > 003 深渊
    绥化区,一个破旧的小区内。

    晚上十点,吕渊带着那位中年男人回到了家。

    呂淵的家不大,七十平米不到,老式戶型,水泥地板已經被磨得光滑平靜,客廳裏擺着一臺電腦,一個冰箱,還有一個沙發,簡陋,但是樸素。

    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

    吕渊泡了一杯茶,推到了他的面前。

    中年男人很客气地道了谢。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能看见那种东西的?”

    吕渊微微一怔,犹豫了一下,如实回答。

    “三个月前。”

    “三個月前……”中年男人沉吟了片刻,盯着呂淵的眼神滿是複雜的情緒。

    “看這模樣,你應該知道這都是怎麼回事?”呂淵皺着眉頭,輕聲詢問道。

    中年男人应了一声,缓缓开口。

    “那些是深渊中的诡异。”

    “至於那隻牛頭怪物……那是“牛鬼”,【永暗層】的存在……”

    他擡頭看了看呂淵,察覺到後者眼中的茫然,忽然輕笑出聲。

    “我想你已经感觉到了……”

    “感觉到了什么?”

    “感覺到了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只屬於那些普通人看不見的世界……”

    吕渊短暂沉默:“那是什么?”

    中年男人耸了耸肩,面色淡然。

    “如你所见,这个世界的真相。”

    “我们称之为【深渊】。”

    哪怕早有心理準備,但呂淵依然是瞳孔微微一縮,他擡目望着窗外漆黑的夜幕,沉默了半晌,終於開口:“可以詳細解釋一下麼?”

    中年男人從口袋裏摸出了一支菸,叼在嘴裏,點燃,猛吸一口,吞雲吐霧之中,他神色迷醉。

    呂淵沒有露出什麼不悅的神色,只是那身子坐遠了一些。

    安靜地抽完了這支菸,中年男人終於開始講述那個神祕且詭異的世界。

    “人類是一種很奇妙的存在,意識、肉身以及靈魂,構成了一個活生生的人……而在這三者中,我們將意識稱之爲——“七乐彩玩法”。”

    “而【深淵】,就是由無盡“七乐彩玩法”構成的偉大奇蹟。從某種認知上來說,它與現境相合,二者皆爲一體,不可捨棄,不可分離,猶如物質與影子之間的複雜關係。”

    “前人對其尊稱甚多,十八層地獄、三十三重天、陰間、仙界……而現在,【深淵】是所有職業者所達成的共識。”

    “【深淵】並無範圍以及距離的概念,轉而有着同等意義的是另一種名詞——“層級”。”

    “你所能看到的所有詭異,皆是與你處於同一層級,亦或者低於你的層級。”

    ““灵性”决定层级。”

    “至於剛剛襲擊你的那隻“牛鬼”,那是一個例外,“牛鬼”是第二層的存在,雖然並不強大,但你能看得見,只能說明一件事……它上浮了。”

    “上浮……這個距離你太遙遠,你無需理會,日後你會知道的。”

    “那些诡异为什么要杀人?”吕渊问道。

    “常人的“七乐彩玩法”是藏在靈魂和肉體之中,可總有人是例外,他們的“七乐彩玩法”強大到自身無法掩藏,便會外溢展示出來。”

    ““七乐彩玩法”外溢,就好像膨脹到極致的氣球破了一個洞,會出現一段時間的迅速噴涌,直至徹底看到深淵存在,這段過程叫做“覺醒”。”

    ““覺醒”之後,“七乐彩玩法”的噴涌就會減弱,但依舊會維繫在一種緩慢增長的狀態。”

    “隨後,“七乐彩玩法”的增長會使你看到越來越深的深淵。”

    ““七乐彩玩法”,就像夜中燈塔,會吸引深淵存在前來,第一層的深淵存在意識模糊,遵循本能,在它們眼中,“七乐彩玩法”是讓它們變強的美味佳餚,但它們無法準確辨析出七乐彩玩法,所以只能通過人們的反應來確定身份,然後將其吞噬。”

    “面對這些深淵一層的存在,你可以僞裝成“看不到”,矇混過關。”

    “可一旦你的“七乐彩玩法”自然增長到足以看到深淵二層的存在,這一套就不管用了。”

    “因爲從第二層開始,那些深淵存在已經初步具有智慧,可以準確辨析出你的“七乐彩玩法”。”

    中年男人的一連串話語如同一擊擊重錘,不斷地將他的三觀刷新着。

    深淵、七乐彩玩法、覺醒、上浮......一連串陌生的詞彙從他的嘴裏說出,三觀遭受重創的呂淵不由陷入了沉思,努力的咀嚼、消化關於這些恐怖存在的信息。

    突然,他意識到了一個問題,臉色唰地一下變得煞白起來。

    “如果說“七乐彩玩法”是被動增長的,那麼就此慢慢增長下去,我是不是會看到更深層級的【深淵】?”

    “如果說從第二層開始,我的僞裝就沒有用了,也就是說……一旦七乐彩玩法增長到足以接觸第二層,我就死定了?”

    “不对!一定有办法!”

    呂淵下意識望向中年男人,他想到了那些細小但無比堅韌的絲線,那明顯不是普通人所能擁有的力量。

    中年男人微微頷首,輕抿了一口茶水,緩緩道:“是“職業”!”

    “人類在漫長時間長河中所找到能夠完美控制七乐彩玩法的龐大體系。””

    “在我們的世界,“職業”還有另一種名字。”

    “——登神之路。”

    “神?”呂淵半張着嘴巴,神色古怪。“真的有麼?”

    “根據目前我們對於深淵的探索,加之那些“信徒”的種種神恩,“神”可能確實存在。”中年男人咧嘴笑了笑,語氣懶散。

    “只是以我們目前“人”的七乐彩玩法,根本無法觸及到祂們的層級。”

    “也許此刻,在他們的層級中,也在這間屋子裏,祂們正在旁邊觀察着我們。”

    “如同我們沒事觀察螻蟻的行爲習慣,一個道理,我們在祂們眼中與螻蟻無異。”

    中年男人不忘打了个趣儿。

    吕渊却是被他说得后颈发凉。

    “好了,我們不要在“神”這個話題上糾結太久,那太過遙遠,也很虛無,我們要解決的是你當下的問題。”

    “以金屬、草藥以及某些特殊造物的組織爲主材,輔以祕儀以及合乎現境的某些特定條件,從而讓自身達到就職的最低準則。”

    “隨着【七乐彩玩法】增強,職業的能力也會愈來愈強大。”

    “这就是“职业”。”

    ““職業”可以讓你掌控七乐彩玩法,自然也就可以讓你完美地掩藏起自身的七乐彩玩法,讓你不被那些東西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