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異探員 > 004 梦
    为此而来?

    吕渊微微蹙眉,有些困惑。

    “事实上,我一直在密切关注你。”

    “关注我?”

    “你可能不知道,其實從你父母離開之後,你的一舉一動就被我的人關注着,每天都會有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身份接觸你,試探你,然後彙報給我。”

    “如你所見,我是一位“職業者”,靈性強大,你在未出現覺醒徵兆時,我擅自與你接觸,是會導致你的提前覺醒。”

    “那你这次为什么会来找我?”

    “因爲我要確認一件事,你是否已經覺醒。”中年男人語氣一沉,緩緩道:“你的演技太好,我的人無法試探出你是否覺醒,而十八歲是覺醒的最後門檻,如果你沒有覺醒,那自然是最好,永遠看不見那些可怕的詭異,你也可以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可如果你已經覺醒了,我就要履行你父親交予給我的職責。”

    “职责?”吕渊眉头一挑。

    中年男人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個紫色小盒子,平推到他面前。

    “你一旦觉醒,你父亲让我将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

    呂淵面帶疑惑,輕輕打開小盒子,裏面安靜躺着一枚銅製的指環。

    他下意识望向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微微聳了聳肩,道:“這是一個加持了血脈效能的“深淵遺物”,以我的血脈純度,根本無法使用,只有你纔可以。”

    “至於這裏面究竟是什麼,就連我也不知道。”

    “我该如何使用?”

    “戴上。”

    呂淵嘗試戴在了中指,大小正好合適,然而並沒有什麼異常。

    身体也没有传来什么异常的感触和变化。

    他困惑地望向中年男人。

    “很顯然,這東西的觸發條件需要你自己摸索。”中年男人嘆了一口氣,找了支筆,寫了一串數字。“時間也不早了,這是我的電話,最近我在江寧市有些事情,會停駐一段時間,你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打這個電話。”

    “那职业的事情?”吕渊有些担忧地问道。

    “放心,短時間內你的靈性還不足以讓你看到第二層,至於你的職業......”中年男人微微一頓,指向那枚銅製指環:“我相信,你父親應該給你留了線索。”

    中年男人起身,準備離去,忽然想到了什麼,腳步一停,歪着頭:“對了,我叫呂陽秋,如果你不願意喊小叔,叫我秋叔也可以。”

    ......

    中年男人......不,呂陽秋離開之後,呂淵靠躺在牀上,仔細打量着這枚青銅的指環。

    之前沒有看得太認真,所以沒有注意到,可現在躺在牀上,仔細打量之下,他這才注意到在指環的內側,竟是有一串奇怪符號。

    他仔細打量着這串符號,竟是莫名地有種熟悉感。

    但他丝毫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盯着这串符号,渐渐地,意识沉入了进去。

    那种熟悉感突然增强了很多。

    他感觉有句话卡在嗓子眼儿,不得不说。

    他緩緩開口,鬼使神差地,念出了幾個拗口的音節。

    “ka......le......sha......o......”

    “......yi!”

    而旋即,他忽然驚覺過來,表情愕然,心頭劇震。

    他能感覺到,這些奇怪符號,一定是這麼唸的。

    可是這些符號,他明明看不懂,卻能說出這些符號的發聲?

    这是怎么回事?

    如同一個嬰兒,未學會行走,但已經能夠奔跑起來……這也太詭異了!

    他盯着這枚指環研究了許久,想要再次嘗試尋找剛剛那種發音的感覺,可任他如何嘗試,再也沒有找到那種感覺。

    不知不覺中,一股莫名的睏意襲來,他抓着這枚指環,倒在了牀上,沉沉地睡了過去。

    ......

    吕渊做了一个很长很怪也很痛苦的梦。

    他梦见了很多奇怪的存在。

    太多的東西,太多看不清也辨不清的東西,在腦子裏飛速穿梭,激烈交鋒。

    如同腦子裏一下子被塞了太多不可言說的東西,一股腦的傾倒入了他的意識中。

    他看見手持長槍風聲獵獵的無頭騎士;面掩白布手持鐮刀的森冷教徒;無盡之大的黑暗與光明相互碰撞;漆黑如爛泥般不斷蠕動的不可描述之物......

    他還看見全身白骨的道人手持長劍,腳下是屍橫遍野,寸草不生;身披嫁衣的新娘輕輕吹動面紗,面紗下是皮膚乾癟,蛆蟲扭動;滿是淤泥的泥沼中,一個個痛苦的人臉浮在沼面,直直地注視着昏暗的天空......

    他之所見,無論是生靈還是自然,皆被賦予了一種詭異。

    那個夢中似是真實,似又虛假,因爲呂淵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存在。

    那些突如其來的記憶,幾乎要把呂淵的腦子整個撐爆,在他冷汗涔涔,思緒彷彿都要被攪合成漿糊之際,一道略顯遺憾的嘆息聲突然在心底響起。

    無端的夢境戛然而止,下一刻,他猛地驚醒過來。

    他全身一陣冰涼,已被汗水淋溼,那面色蒼白,在急促且不安的呼吸中看向四周,眼前熟悉的一切讓他逐漸心緒平靜下來。

    屋內明亮,窗外是死一般的黑暗,如同有什麼東西藏在黑暗之中,正虎視眈眈地窺視着他。

    一盏路灯在黑暗中柔和地散发着光亮。

    他坐在牀上,盯着安靜躺在手心被捏出汗漬的青銅指環,神色漸漸遲疑起來。

    “应该是这枚指环!”

    “剛剛的夢境很奇怪......我明明沒有睡意,但就是這樣不知不覺地睡着了......夢境中的所見所聞......還有最後那一聲嘆息......”

    呂淵臉上露出迷茫,他感覺自己腦子裏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但仔細回想,卻又完全是一團亂麻,根本理不出任何頭緒。

    “职业?职业的信息?”

    他試圖回想起有關職業的信息,但有關這方面完全是一片空白。

    “我那个老爹到底是什么意思!?”

    “哪有老爹会这样老爹坑儿子的啊!?”

    “再做那种梦,我会死的。”

    他有些抓狂,想到剛剛夢中那種頭疼欲裂的痛楚,索性將這枚指環重新放回了盒子中,不再抓在手上。

    他有種感覺,那種古怪的夢,不能再經歷了,一旦經歷,他很有可能......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