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異探員 > 006 提醒
    “这他娘的吕阳秋,真的是我的亲小叔?”

    空曠的學校門口,呂淵站在原地,看着那輛黑色吉普揚長而去,臉上滿是懷疑人生的鬱悶。

    “不過秋叔倒是給我提了個醒,這段時間晚上就別出門了……不太平啊!”

    他低嘆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打開了剛剛呂陽秋給他安裝好的App。

    這款App叫“深淵”,據呂陽秋所說,是一款專門讓覺醒者溝通獲取訊息的聊天軟件。

    身份認證早在車上時呂陽秋就已經給他搞好了,只要打開就會自動登上。

    這款App說是聊天軟件,倒不如說是聊天論壇,上面分爲很多板塊,諸如社交、任務、時事新聞、資料等多個板塊。

    呂淵隨手打開了時事新聞板塊,無數條訊息映入眼簾。

    “喜讯!深管局开始探索第十一层!”

    “围观跪舔深渊世界第一女神——黎婉清!”

    “面对强大诡异的三种求生手段!”

    “驚!面對隔壁美麗人妻,他竟然做出了這種事!”

    ……

    “额?”

    呂淵輕輕滑動屏幕的手指一頓,眼神有些茫然。

    刚刚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隨後在論壇裏下載了些資料,都是適用於現階段他這種新手階段的基礎信息。

    其中所記載有關“深淵”的信息,也基本與呂陽秋說的一致。

    他在社交板塊找到了一個江寧市本地的社交羣,申請入羣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允許進羣的通知,大概率是羣管理員不在,乘着這段時間,他開始瀏覽起其他版塊。

    新闻版块:

    “訴縣驚現滅門慘案,死相悽慘,疑似詭異所爲!”

    “馬芸於昨日衝擊第四階段成功,成功就職【大富豪】,壯我東華!!”

    马芸?

    呂淵揉了揉眼睛,確定屏幕上的字沒有寫錯,臉色有些不敢置信。

    是那个东华首屈一指的马芸?

    是同名吧?

    他忍不住打开了页面,往下翻阅着评论。

    “沾沾马芸爸爸的喜气,祝我发大财。”

    “马芸爸爸威武!跪舔马芸爸爸!”

    “我是萌新,我想走馬芸爸爸的【打工人】途徑,跪求馬芸爸爸指點。”

    “樓上的,王先輩已經說了,【打工人】的就職門檻是“先賺他一個億”,你確定你要走嗎?”

    “......”

    好吧,原来不止是一位富豪是职业者。

    呂淵深受打擊地退了出來,開始翻閱任務版塊。

    “戶市凶宅,疑似三層詭異作祟,已有三人,現缺一位【民俗學者】,有意私聊,金主不差錢!!”

    “深度探險第四層!現缺第二階段的職業者,所獲全部平分,隊長絕不多拿!有意私!!!”

    ......

    正在他翻看這些任務時,系統突然蹦出來了一個通知。

    [你已同意加入羣組,和羣友們打個招呼吧!/滑稽]

    剛剛加入,那聊天窗口就開始不停地閃動,只是短短幾秒鐘,就是幾條未讀信息。

    【*炸了】:欢迎新人!

    【冷帅男生】:你是GG还是MM?

    【女装达人】:你也网上冲浪啊?

    【冷帅男生】:滚粗!

    【、龙傲天】:老规矩,新人鲍照吧!

    【*炸了】:等等!你怎么知道新人是MM?

    【、龙傲天】:我可没说新人是MM!!

    【言辞吸力】:龌龊!!

    【女装达人】:龌龊!!

    【、龙傲天】:龌龊!!

    【*炸了】:......

    【洛云】:新人不说话?莫不是个瞎子吧?

    【夏娜的眼睛】:真可怜,竟然是个瞎子。

    【*炸了】:+1

    【冷帅男生】:+1

    【女装达人】:+1

    【言辞吸力】:+1

    【洛云】:果然人的本质是复读机!

    ......

    看着歡(sha)樂(diao)的聊天羣,呂淵陷入了沉思。

    这群人真的是觉醒者吗?

    [羣主]【莪呮嬡沵】:@所有人羣裏沒有就職的朋友最近出門注意點,有條件的可以去外市躲一陣子。

    【1211】:这话怎么说?

    [羣主]【莪呮嬡沵】:最近我們江寧市不太平,近一個月的覺醒者死亡率一下子提高了三成,目前我們初步認定是有人在狩獵覺醒者。

    【佛不渡窮B】:我滴個乖乖,看來我要出去躲一陣子了。

    【女装达人】:/惊恐感谢群主大大提醒!

    狩猎觉醒者?

    呂淵微微皺起眉頭,不由想起了齊邵,難道齊邵就是被“狩獵”?

    等等!

    靈光一閃而過,他忽然想起了什麼,身體不由一僵。

    那个群主说“有人”?

    如果說是詭異下的手,那豈不是說明詭異是受人驅使的?

    但是“那个人”为什么要杀觉醒者?

    ……

    呂淵睜開眼睛,眼前是昏暗低矮的房間,擺設古舊,篝火、坩堝、還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鼻翼甚至還彌散着一股硫磺的刺鼻氣味。

    五感竟是如此地清晰且真實,以至於他差點以爲這是真實。

    他身披古樸的黑袍,如同旁觀的第二人般,無法支配身體分毫,只是看着自己身體如同有了意識一般,自主行動起來,盤點着身側亂七八糟的東西,嘴裏也不受控制地唸唸有詞。

    “純水50毫升,銅42克,銀27克,汞3克,硫63克,魚腥草13克,薄荷葉2克,幹椰樹葉23克,蛇牙7克,蠍尾3克……”

    零零散散共幾十種,很是複雜,足足盤點了好一會兒,他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好的,都齐了。”

    “开始吧。”

    “这份【古代学者】的配方,务必成功。”

    这是……配方?

    古代学者?

    职业?

    呂淵心頭猛地一跳,隨即開始仔細觀察起“自己”的舉動。

    他看見“自己”開始行動起來,用鉛筆在坩堝底部小心翼翼地書寫着完全無法識別的奇怪銘文。

    待得書寫完畢,他將這個坩堝架在篝火上,純水倒入,待得純水被燒得滾燙,緊接着無數材料開始有次序被投入其中。

    無數材料浸潤在純水中,在煮沸的純水中不斷滾動,卻始終沒有絲毫溶解的跡象,這些猶如某種無法考究的魔鬼料理一般,散發着一股古怪的味道。

    待得最後一份材料投入其中,轉瞬間,違揹物理現象的場景在坩堝中展現,如同這些材料湊在一起產生了某種不可知的反應,它們開始如積雪般迅速溶解起來。

    短短一分鐘時間,那些材料徹底溶解,甚至沒有留下一絲雜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