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異探員 > 008 “诱导”
    杨易伸出双手,平展开来,呈现为十字状。

    漸漸地,神祕氣息從他身上傳出,一縷灰霧從他的體表沁出。

    那灰霧在半空中起伏不定,凝作一道霧影,在黑暗中閃動着如螢火蟲般的微弱熒光。

    那霧影眉宇隱隱綽綽,隱約和牀上躺着的死者相似。

    是死者?

    邢倩颇感意外地望向吕阳秋。

    後者盯着那虛影,跟着虛影的腳步慢慢走了出去。

    走到大門前,趴在了門上,試圖通過貓眼往外看着什麼。

    霧影不斷逸散着霧氣,也不知看了多久,霧影原地踱了兩步,又重新躺回了牀上。

    雾影逐渐逸散开来,一切回归正常,

    神祕氣息迅速消失,顯然維持如此久的“閱讀”很是不易,楊易臉上透露着一股疲憊。

    灯光重新被打开。

    “楊易無法“閱讀”到靈性和靈魂,只憑借剛剛死者臨死前的動作,根本無法推斷出死者死前究竟遭遇了什麼。”刑倩嘆了一口氣。

    “不。”

    呂陽秋走了出來,趴在門上,眼睛往門上的貓眼盯視着,試圖從貓眼中看到什麼。

    然而却一切正常。

    “準確來說,死者趴在門上,應該是透過貓眼在看到了什麼。”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

    無論哪個學校,班級後排都有幾位“大哥”,平日裏不顯山不露水,成績在班裏墊底,屬於老師放棄的那一批人,上課時坐在那裏品茶玩手機,下課時就聊天打屁,暢談人生。

    所以今天課下,呂淵無意間就聽到了後排那羣“大哥”們的茶後閒話。

    “喂!你們聽說了沒?二班的李昕然生病了,已經好幾天沒來上課了。”

    “生病?我記得李昕然是齊邵女朋友吧?齊邵前幾天剛嗝屁,李昕然就一直生病……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相思成疾吧?”

    “照你這麼說,感情李昕然還是個有情人呢!”

    “嘖,看不出來齊邵一副書呆子相,女朋友倒是挺深情的……齊邵這輩子也是值了。”

    李昕然病了?

    吕渊微微蹙眉,心里默默盘算着。

    他和齊邵的關係不錯,可以說是無話不談,自然知道對方有這麼一個女朋友,眼下齊邵死了,李昕然如果是因爲齊邵生病,他覺得於情於理自己也要去看一下。

    關鍵是,這兩天翻閱有關深淵和覺醒者的資料,他已經深刻了解了覺醒者的不祥,對於李昕然的突然生病,他心底更多的是一種不安。

    ……

    下午放學,呂淵租了一輛單車,吭哧吭哧地騎到了李昕然所住的小區。

    他是知曉李昕然家住址的,因爲有一次兩人回家路上偶然遇見了李昕然,齊邵打着順路的名義將李昕然一起送回了家。

    那一路上,呂淵被兩個甜蜜蜜的情侶狂塞狗糧。

    事实也证明了,李昕然家并不顺路!

    來到了樓下,按響防盜門邊的呼叫器,等待了片刻,就聽“滴”地一聲,揚聲器上傳來了一道中年婦女略帶方言的嗓音。

    “你好,哪位?”

    “阿姨,我是李昕然的朋友,今天李昕然沒上學,我是來給她帶作業的。”呂淵當然不敢說自己是她女兒男朋友的死黨,隨口編了個瞎話。

    “作……作業啊?你等一下,我這就下去拿。”

    “不用了,我送上去吧,順便我還要代表老師同學來看下李同學的病情。”

    “昕然病情好多了,只是現在不太方便見人……你在樓下等着,我這就下去。”

    聽着揚聲器中半遮半掩的聲音,隨着一陣滴滴的掛斷聲音陷入了沉寂,呂淵眉頭猛地一皺。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李妈语气中的异常。

    那種感覺,好像李媽並不想讓自己上去看李昕然。

    李昕然真的生病了吗?

    为什么会不允许同学上门探病?

    呂淵在樓下等了幾分鐘,就看見李媽下了樓,他隨手從自己包裏取出了幾張試卷交給李媽,仔細詢問了一下李昕然的病情,李媽支支吾吾,只說是感冒發燒的小毛病,很快就會回到學校。

    李媽越是異常的表現,越是加深了呂淵的擔憂,他心中悄然升起了一種不詳的預感。

    看着李媽走上樓,呂淵取出手機,找了個二班的同學,要到了李昕然的聯繫方式。

    撥打電話,幾個短音之後,電話終於接通,一道略顯虛弱的嗓音傳了出來。

    是李昕然的声音。

    “喂?哪位?”

    “我是呂淵,齊邵的死黨,我們之前見過……”呂淵直接開門見山。

    “呂淵?”電話那邊只是初時的疑惑,隨後反應過來:“我記得你,你怎麼突然打電話給我了?”

    “听说你今天生病了……”

    呂淵深吸了一口氣,低沉着聲音,緩緩道:“我現在要問你一個問題,請你如實告訴我。”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不正常的东西?”

    電話那頭沉默了,寂靜無聲,彷彿這一刻時間都爲之靜止。

    然而李昕然越是沉默,呂淵的心卻是越發地冰涼。

    他终于明白过来,很显然,李昕然觉醒了!

    他在深淵App上逛了幾天,對於覺醒者的一些事情已經不再如開始那樣小白,比如他知道一般的覺醒者都會極力遠離普通人,防止誘導身邊人的覺醒。

    比如十八岁以后的人们将不会觉醒。

    許多靈性強大的覺醒者甚至會專門進入只有覺醒者的羣體,因爲對於他們來說,哪怕與普通人極爲輕慢的寥寥數句,都有可能造成一個普通人迅速覺醒。

    而这个“诱导”一词也用得很玄妙。

    譬如本不會覺醒的人,因爲“誘導”,會在十八歲覺醒。

    又譬如本來會在十八歲覺醒的人,因爲“誘導”,會提前幾個月乃至一年覺醒。

    而一旦覺醒,面臨的將是一個無比恐怖且危險的世界。

    這彷彿是一個惡毒的詛咒,將覺醒者和普通人之間豎起了一道無形的隔閡。

    之前呂陽秋說呂淵“提前覺醒”,呂淵心底就有幾分猜測,但現在李昕然的默然無疑是將他的猜測打上了肯定的感嘆號。

    齐邵是觉醒者,而且觉醒的时间并不短。

    懾於深淵的恐怖存在,他不敢說出來,也不知道覺醒者會“誘導”普通人的覺醒。

    一位復讀生復讀壓力很大,所以生活軌跡也很簡單。

    学校与家之间不断往返的两点一线。

    所以齊邵在學校接觸最多的自然也就是呂淵這位同桌兼死黨和李昕然這個女朋友。

    而在家里,是绝不可能觉醒的父母二人。

    吕渊提前三个月觉醒。

    李昕然现如今也觉醒了。

    无疑,皆是齐邵“诱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