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異探員 > 010 傩祭面具
    如果按照李昕然所說,後面這東西極有可能會進屋子。

    呂淵摸出手機,將聲音設置爲靜音,將所有光亮都捂在被窩裏,悄悄給呂陽秋發了個短信。

    片刻功夫,吕阳秋回了个短信。

    简单易懂,只有两个字。

    “等着!”

    門外,那詭異的腳步聲時遠時近,彷彿在不停地倒放循環磁帶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循環着。

    在那一次又一次的腳步循環中,一股讓呂淵爲之戰慄的感覺從心底浮現了出來。

    这是一种时刻沉浸在恐惧的煎熬。

    白天剛跟李昕然說過應對方法,晚上就遇到了這種事情......他的臉上掛着苦笑。

    他找出耳機,戴了上去,激情的搖滾音樂如熱火般炸開,盡數灌入他的腦子。

    “总算是听不到了。”

    吕渊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

    而慢慢地,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他在那醒腦激情的搖滾音樂中聽到了那熟悉的腳步聲。

    那種大頭皮鞋叩響地面的震響,混雜在耳邊,越來越大,亦是越來越清晰,其所具有的節奏充滿了詭異,讓人後頸發涼。

    那是一种无法忽视的恐怖!

    听得吕渊脸色愈发地苍白。

    恐惧的感觉再度蔓延。

    没有一丝血色。

    忽然!

    一道低沉雄壯的鼓音乍然響起,打亂了那木然的腳步節奏。

    紧接着一道呼嚎声突然传出。

    “傩!傩!傩!”

    呂淵一怔,摘下耳機,側耳傾聽着門外的動靜。

    有人在門外不停地呼嚎着,“儺”音不絕於耳,伴隨着那時不時的鼓音,充滿了原始和野蠻的味道。

    那“儺”音不斷持續着,詭異的腳步聲開始迅速遠離,直至徹底消失,那“儺”音這才終止。

    “离开了?”

    “這聲音,不是秋叔的聲音......是秋叔的人麼?”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咚咚咚!”

    呂淵不做聲,凝視着緊閉的大門,沒有任何動作。

    門外的人好似察覺到了什麼,啞着嗓子喊道:“開門!呂隊讓我過來救你!”

    吕队?

    是吕阳秋?

    吕渊紧绷的脸色一松,下床开了门。

    漆黑的走廊中,門方一打開,一張嗔目吐舌煞氣十足的兇厲鬼臉便探了進來。

    呂淵臉色大變,下意識揮起拳頭,對着鬼臉就是狠狠一拳。

    “啊!”

    那鬼臉發出了一道沙啞的痛呼,呂淵心頭一動,凝神望去,只見對方摘下了那張鬼臉面具,露出了一張大約二十歲左右的男子面孔,此刻正不斷揉搓着通紅的鼻翼。

    “原来是人!”

    吕渊心头顿时松了下来。

    “你這小子,我好不容易將那個詭異趕走,你上來就給我一拳!”來人氣呼呼地揉搓着鼻翼,時不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呂淵自知理虧,有些郝然,但少年氣盛,梗着脖子,強自道:“我一開門你就用那個鬼面具嚇我,我能不害怕嗎?”

    他不說這句話還好,一說這句話,如同觸及了對方的痛點,對方一下子跳了起來。

    “什麼鬼面具!這是儺祭面具!要說起來,可是這東西剛剛救了你一命!”

    “傩祭面具?”

    對方顯然不願意和呂淵多說,將面具收在懷裏,陰沉着臉,冷冷地丟了一句話,轉身往外走去。

    “换好衣服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看着對方消失在漆黑的樓道中,呂淵心中疑惑,不知道爲什麼呂陽秋沒來,猶豫了一下,回房間換了身便服,拿着鑰匙,便下了樓。

    一輛車停在樓下,那戴着儺祭面具的男人正坐在駕駛座上。

    隨着呂淵坐上副駕駛,男人默不作聲地啓動車輛,車燈刺穿了縈繞的灰霧,照亮了前方,開始駛上高速。

    车内一片死寂。

    足足十分钟,两人都没有任何交流。

    气氛跌至冰点。

    “那個......”呂淵張了張嘴,嘗試挑起話題:“那個腳步聲......”

    “第二層的詭異,用普通人的話來說,可以稱之爲“鬼”。”

    男人目視前方,很認真地開車,語氣冰冷地打斷了呂淵的話。

    “流放回第二层了么?”

    “沒有,我是【民俗學者】,只能通過民俗方式驅趕邪異,至於流放......我做不到。”

    “哦......對了!”他忽然想到了什麼,冰冷的語氣中泛起了幾分莫名的情緒。

    “你那个女朋友死了。”

    “女朋友?”吕渊一愣。“什么女朋友?”

    “就是让我晚上盯梢的那位。”

    “盯梢?”呂淵一下子反應了過來,意識到他說的是李昕然,臉色唰地一下變得極其難看。

    “是刚刚袭击我的那个?”

    “嗯。”

    “我早就跟你們說了她有危險,讓你們保護她,爲什麼她還會死?”

    吕渊眼神黯淡,透露着一股无力的颓然。

    齐邵死了,现在就连李昕然也死了。

    觉醒者真如“深渊App”上面说得那般么?

    处境艰难,生而不祥。

    男人默不作声。

    “秋叔呢?今晚他怎么没来?”

    “最近江寧很亂,他最近很忙,所以近期你是見不到他了。”

    “那我们这是去哪里?”

    “解决你的问题。”

    安靜的車廂裏,男人輕聲道:“你總要獨自面對一些事情,不能每次遇到這種事情都喊你小叔。”

    “以呂隊的身份來說,你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閒雜了。”

    呂淵好像聽出了其中的意思,心裏有種莫名的難過,不再說話,車廂裏迅速陷入了沉寂。

    夜幕如蓋,車子下了高速,穿過一個個高挺的路燈,駛入了一個大院。

    看着男人認真地停車,呂淵低聲道:“那人不是我女朋友。”

    男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問道:“那人是你朋友吧?”

    吕渊点头。

    “是女的吧?”

    吕渊又是点头。

    男人合掌一拍,一脸理所当然。

    “那不就得了,是你朋友,又是女的,不就是女朋友嗎?”

    吕渊眼睛陡然瞪大。

    總覺得他說得不對,但是這話又說得無可辯駁。

    “你这人真是......逻辑性这么差。”

    男人嘴裏咕噥着,領着呂淵走入了大院裏的一個房間。

    房間裏陳設很簡單,一張牀鋪,一個衣櫃,還有一張桌子。

    男人停頓了一下,不知觸動了什麼機關,那衣櫃翻轉過來,打開了一扇暗門。

    “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