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萬靈世界 > 第二章 谁啊?
    第二章

    “臭小子,诓为娘是吧?”

    屋子中,傳出了文晴憤怒的聲音,然後木門便是“嘭”的一下被撞開,緊接着周身朝着青色風靈光的師夢直接倒飛了出來。

    青色光芒席捲着他的身形,在空氣中扭曲的劃出了一道“Z”形狀的弧線,然後落在了地上。

    “卧槽,还变着花的踢我,过分了!”

    師夢揉着脖子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本以爲擁有了靈光的力量能在老孃手上狼狽的不那麼難看,事實上是他想多了。

    文晴倚靠在門框上,手裏輕輕搖晃着酒瓶,盯着師夢道:“你可別瞎冤枉我,要不是你自己用出靈光,哪能飛的這麼有藝術性。”

    “風靈光嗎...還不錯,不過你就爲了讓我看看你這孱弱的小小靈光把我叫醒了?”

    “呦,小夢夢,你眼神怎麼這麼幽怨,是不是踢疼了,來娘懷裏,孃親親。”

    文晴一臉調笑的望着自家的兒子,她剛纔那一腳收着力道,看似很重其實對於擁有靈光的人,哪怕是師夢這樣的弱雞,也不會多疼。

    這就是她們母子之間的相處模式,師夢雖然今年只有十歲,但早就習慣了。

    他一臉正色的盯着文晴,道:“娘,咱先把我騙你的事放你一邊,我有很認真的事要跟你討論。”

    “说。”文晴随意的道。

    “我是不是你路邊撿來的,你直說,我幼小的心靈能承受得住。”

    “又討打是吧?”文晴裝作擡了擡手,也不再理他,伸了個懶腰,擡眼看了看天色。

    “時間也不早了,遲到了要扣工錢,先走了。”

    話音落下,她的身形直接是被一道火紅色的光芒捲起,然後直接騰空而立,向着城內風吟學院的位置掠去。

    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师梦抽了抽嘴角。

    自己這老孃是風吟學院的掛名導師,既不帶學生也不做實驗,只白拿工資,她上班遲到?

    怕是今天又是哪个酒友找她喝酒。

    不過說起來,老孃這份差事也就是他人生努力的終極目標了,他也沒有那麼多世俗的慾望,掛個公職按月拿錢就行。

    修煉,是爲了長大後能夠應聘的上風吟學院導師這個職位。

    ...

    風吟學院的一間工作室,它屬於文晴,只是後者已經幾天沒有來過了。

    文晴推開門,一擡眼便是有着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扭過身來。

    “就知道你會來找我。”文晴隨意的走進房間,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翹起了二郎腿。

    老者說道:“關於小夢今天的啓靈儀式,他已經告訴你了嗎?”

    “你这孩子,好像有点特殊...”

    文晴打了個哈欠:“我的兒子特殊點纔是不特殊的,你兒子很正常嗎?”

    “風吟學院的主事人,大名鼎鼎的墨問院長,大陸上排的上號的強者,你兒子七歲就啓靈了,別人家的孩子十歲才做到,有什麼可值得大驚小怪的。”

    墨問院長正色道:“我指的特殊不是這個,在師夢完成啓靈儀式的時候,風吟城上空的風靈力跟着暴動了,你應該也感應到了吧?”

    “哦,風靈光和風靈力本就是同類,互相牽引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發生,這最多說明那小子還有點潛力。”

    文晴滿意的點了點頭,一臉期待的道:“讓他快點修煉,我就可以早點退休養老了。”

    墨問院長眼簾微垂,他知道文晴這態度是並不想過多跟他討論師夢的問題。

    所以他也就沒有再繼續下去,畢竟師夢是風吟學院的學生,他的天賦,便是學校未來的財富。

    旋即墨问转身离开。

    待他走後,外表無所謂的文晴神情忽然變得鄭重了起來,他看了一眼窗外。

    “臭小子,一启灵就开始搞事了吗?”

    ...

    夜晚,文晴凌立在自家的屋頂上,舉起酒瓶灌了一口酒,她目光斜落,便是透過窗戶看到了已然熟睡的師夢。

    明天师梦就要正式入学,开始修行。

    今天白天他啓靈時所顯露出的異常,絕對不算是喜事。

    呜呜呜!

    就在這時,風吟城的高空中,忽然開始狂風大作,呼嘯的風聲宛如野獸在咆哮,城市之上,有着磅礴的風之力席捲而出,顯露出了一個龐大無比的某種物體的一角。

    而此時站在自家屋頂的文晴注意到這一點時,她卻忽然保持着仰頭的動作頓在了原地,宛如木偶一般,眼神空洞,失去了行動力,木訥的立在原地。

    風吟城內,包括墨問院長在內能夠察覺到這一點的強者皆是沖天而起,只不過他們即刻如同文晴一般,身形直接被釘在了半空中。

    一聲驚雷席捲整個城市,閃爍在城市上空,宛如撕開了一道裂縫。

    在屋子裏熟睡的師夢察覺不到這一幕,可他的身體卻是在此時悄然發生着改變,十歲孩子的身體開始迅速地生長...

    ...

    風吟城的風吟聲如往常般的響起,師夢的房門被一腳踢開。

    “第一天上学你就打算迟到吗?”

    文晴來到師夢牀前,卻見到了一名十五六歲的少年,身體旁散落着碎布。

    少年缓缓睁开眼睛,还有些睡眼惺忪。

    “你誰啊?”她面色劇變,直接伸手將少年從牀上扔了出去。

    少年根本沒有反抗之力,只有在被甩出去的時候,體表纔有着青色的風靈光席捲周身,保護着在空氣中劃了個“N”,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臥槽,你下手又這麼狠,你真想失去你的兒子嗎?”少年屬實有些惱怒了,他從地上爬起來,然而面對的卻是一臉冷肅的文晴。

    “我再问一遍,你是谁?”

    然而她話音落下,盯着少年周身還沒有潰散乾淨的青色靈光,臉色劇變。

    “你爲什麼會有與師夢一樣的氣息?”文晴驚道,世間萬物都是特殊的,哪怕靈蘊再近似,傳遞出的氣息也絕對不一樣。

    旋即她注意到,眼前少年的眉眼與師夢極爲相似,只是年齡差了五六歲...

    她眼中有着火紅靈光閃爍,眼前少年的模樣在其眼中迅速地倒退,逐漸變作孩童。

    正是师梦的模样!

    此刻還渾然不知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的師夢,氣惱的道:“大早上的,抽什麼風啊,是不是昨天喝到假酒了?”

    文晴也沒回答,直接拎着赤身裸體的少年走到了院落的水缸前,將他的頭按低。

    師夢剛想說什麼,但當眼角的餘光斜撇到缸中水面倒映出的面龐時,他也直接愣住了。

    “这人...是谁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