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萬靈世界 > 第三章 疯狂的墨问院长
    第三章

    “所以說導致我的身體突然間長大,擁有最大可能的因素,是因爲我完成了啓靈嗎?”

    師夢一邊照着鏡子一邊端詳着自己這副一夜之間變成了十五六歲少年模樣的身體,他已經換上了一身寬大的粗布衣服,而在他旁邊,文晴已經把這個家裏所有算得上值錢的東西都包裹起來了。

    她打算立刻带着师梦离开风吟城。

    理由就是師夢一夜之間變成了這副模樣,若是讓那些研究人體修煉的狂熱傢伙知道了的話,他怕是會變成實驗室裏的小白鼠。

    至於師夢身上爲什麼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文晴一時也弄不明白。

    “行了,可以撤了。”

    文晴將塞滿的包裹拋給師夢,自顧說着推開了門。

    “娘,其實我不太想走...”師夢扭身,他話音還未落,文晴剛剛邁出門的腳步便是停下。

    然後師夢注意到,文晴的手背在身後,衝他揚了揚,示意讓他先不要出來。

    此時文晴平視前方,小院裏一身白袍的墨問院長不知何時而至。

    “你來這做什麼?”文晴眉頭蹙起,她曾經說過不喜歡任何外人擅長來到自己家裏,所以來人就算是墨問院長她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更何况...现在是特殊时期。

    墨問院長笑眼道:“師夢昨天在啓靈儀式上表現的很出色,爲了以表重視,在他即將正式進入風吟學院學習的第一天,我就來了。”

    “对了,这孩子是?”

    他目光從文晴身上移開,哪怕剛剛師夢被文晴擋在了身後,如墨問院長這等強者,自然也沒有發現不了他的道理。

    文晴淡淡道:“我遠房家親戚的孩子,來風吟城遊玩的。”

    “是吗?”

    墨問院長目光平靜道:“你就別瞞了,他就是師夢吧?”

    師夢在孃親背後聽着她與墨問院長的對話,對話到這時,他突然感到房間包括小院內清晨本來是有些清冷的空氣,溫度驟升。

    文晴周身的空間忽然開始變得有些模糊,宛如鏡花水月,仿若有着火紅之光,自那似幻似實的空間中,顯現而出。

    這股氣息,超出了師夢目前的認知次元,因爲當修煉到達一定境界時,自身的靈光便會發生蛻變,而這種比起靈光更加接近天地萬物的力量,便是靈力。

    當墨問院長道破了此時師夢的真身,就代表後者已然身處危險境地,他們已然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離開風吟城了。

    “你這是幹什麼,我並沒有惡意。”墨問院長撓了撓頭,然後搓起了手掌,一副賠笑的模樣:“是因爲這孩子帶給我的驚喜實在太大了,你瞧我這嘴...”

    “你應該清楚,人與修行這個課題,我早就沒什麼興趣了,至於待在這個風吟城還有請你成爲導師的目的...”

    “那個問題你也無法回答的話,我覺得或許能夠從這個孩子身上找到答案。”

    “當然,估計你也不會輕易相信我的話...”

    墨問院長微微沉吟,旋即袖袍一揮,一道白光便是射向了文晴,後者伸手接下。

    文晴稍作感應,愣了愣神,目光訝異的看向了墨問院長,不過她直接將那物件收了起來,周身氣勢也是緩緩消散。

    “這東西就先放在你這裏,師夢這孩子身上發生的事情也絕對不能讓別人再知道,所以如果你們選擇留下來的話,就讓他做我的弟子,繼續修行。”

    留下了這麼一句話後,墨問院長便是直接騰空離去,不再怵文晴的眉頭。

    這局勢變化的太快,師夢都還沒得及害怕...

    文晴转身回到房间里坐下,又翘起了二郎腿。

    “娘,现在是啥情况?”师梦问道。

    “你剛剛不是說你不想走嗎?”文晴擡眼盯着師夢,道:“現在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我們馬上離開風吟城,二就是留下來,不過你得接受那老頭的安排,在風吟城裏也就只有他能給你安排合適的身份繼續修行了。”

    “墨問院長給你的東西是什麼啊,不是如果不走的話,可能會有危險的嗎?”

    師夢問道,就是因爲墨問院長給了老孃某種東西,纔會讓她的態度轉變如此之快。

    “风吟城的护城大阵的钥匙。”文晴回道。

    “這...護城大陣鑰匙也能隨便給人的嗎?”

    就連師夢這種還不算真正踏上修煉的小白都知道風吟城有一座護城大陣,這大陣平日不顯,唯有當城市遭到危險時纔會顯現。

    能夠擁有護城的功能,這座大陣必然蘊含着師夢無法想象的威能。

    “有了鑰匙,我便能操控護城大陣,到時候就算整個風吟城裏的人加起來,我也能帶着你平安離開。”

    “这老头,也真是个疯子...”

    連文晴這種灑脫淡然的性格都被墨問院長這瘋狂的舉動有些驚到了,因爲若是她有歹心的話,這會直接動搖風吟城的根基。

    “而他这么做的理由,都是为了让你留下。”

    “我?”

    師夢忽然有一種自己的身價提高了無數倍的感覺,用護城大陣來向文晴賭他的去留,這確實就不是個正常人能幹出的事。

    “情況就是這樣,所以你想怎麼選。”文晴平靜的望着師夢,神情卻是前所未有的鄭重。

    “嗯...”師夢略作沉吟,道:“那就留下來吧,反正現在風吟城裏也挺安全的。”

    他看着文晴的眼神,忽然有些如释重负。

    “臭小子,你不離開的理由是不是在想,要是就這麼走了,以你這副突然長大的身體,平白無故的就失去了五年的修煉時間,並且可能還要東躲西藏,也許你就得像個普通人一樣去做平凡的工作,你不甘心是不是?”

    “被看穿了?”師夢心語,然後一臉純真的道:“娘,這波你的層數太高了,我雖然身體變大了,但腦子可還是小孩子,哪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想到這麼多的事情然後做決定啊。”

    “我只是覺得,要是離開了風吟城,您丟失了掛名導師的工作沒了收入,生活質量會直線下降,而這都是因爲我,做兒子的良心難安啊...”

    师梦顿时一副痛心的样子。

    “滾,你這是拐着彎的在罵我沒本事,怕我丟了工作養活不了你吧?”

    “沒有,絕對沒有。”師夢連忙否認,並且心裏嘀咕着:“指望着你養活,怕不是早就餓死了。”

    “不過你能有這份孝心,爲母還是很欣慰的。”文晴伸出手,長高了很多的師夢還得很配合的蹲下,讓她在自己的肩膀上拍了拍。

    “娘,墨問院長到底想用我來解開什麼問題啊?”

    師夢心裏還有最後一個疑問,那就是墨問院長這般瘋狂舉動的一切根源,到底是什麼樣的問題,連自家老孃都不知道。

    要知道,文晴之所以能如此清閒的在風吟學院掛着一個導師的職位,全是因爲她幾乎可以被稱爲修煉的百科全書,就連風吟學院裏的那些高層甚至院長遇到問題時都要請教於她。

    “这个嘛...”

    文晴從還背在師夢身上的包裹中取出一瓶酒,悠悠道。

    “风吟城的风吟声,究竟从何而来...”

    ...

    ...